第四十七章:韩子禾的弱项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奔驰在归途的长途汽车上
  和出发时的清静不同,韩子禾回来时遇到了熟人——贺嫂子。
  因为要补办随军家属的工作申请,贺嫂子和几个相熟的军嫂约好一起出发去市里,顺便在找旅馆时住在一起——因为办理手续,需要两天。
  贺嫂子几人上车时,韩子禾正闭目养神,昏昏yù睡,此时距离发车尚有三分钟。
  车上来了人,韩子禾自然有所警觉,那些人一开口,她就将耳熟的几个声音和对方的样貌挂上钩,只是懒得周旋,故而她接着保持着睡姿。
  只是不成想,贺嫂子太热情,不管三二五的,张口就呼唤。
  人家都跑到跟前儿来打招呼了,韩子禾也不好装睡下去,只得睡眼惺忪地看过去(为韩子禾童鞋地演技,点个赞),笑着应承着。
  贺嫂子更干脆,见她身边儿的座位没人,笑着道:“弟妹里坐坐,咱姐俩坐一块儿!”
  韩子禾心下无奈,暗道着这一路有的受了,动作上却不耽搁,坐进里面去了。
  于是,这一路上,高分贝的笑声嘎嘎嘎地,不间断地传进了韩子禾的耳朵里。
  两眼蚊香圈儿滴韩子禾同学:﹏……
  三姑六婆般的八卦,臣妾真的不擅长啊!o(>﹏<)o
  好吧,大家要见谅啊!不是韩子禾同学太清高、不合群儿、看不上人儿,而是,作为曾经的特战队员、女军官,韩子禾同学的八卦唠嗑技能,始终木有get好。
  别看面对强敌、出任务时,她精神抖擞、力大无穷(诶?好像用词不太合适哦),可一旦碰上关于“张家长李家短”的命题八卦时,这妞立刻耷拉着耳朵,蔫儿下来。
  车上,贺嫂子剑韩子禾有些无精打采,赶紧找话题:“弟妹?你是不是晕车啊?”
  韩子禾:(─.─……好吧,反正都是晕啊,晕车还是晕八卦都是一样一样一样滴哇!
  贺嫂子挠挠头:“哟,这可不好办,嫂子这儿也没带,等等,我给你问问其他人带没带晕车药。”
  说着,不等韩子禾拦她,贺嫂子张嘴就问开了。
  这群军嫂别看一个儿顶一个儿的嗓门儿大,但是都挺热情,这个说没带晕车药,但有些酸梅可以顶用,那个道她那儿带着没开瓶的矿泉水,倒在纸巾手帕上捂一捂,也管用。
  于是,被晕车的韩子禾,脑门儿上敷着湿答答的纸巾,嘴里含着一颗生津的酸梅……otz
  不过,她含上酸梅时,为啥有那么多暧昧的眼神儿扫过来呢?
  被大家热情闹的晕头转向的韩子禾,大脑迟钝啦!(骗人!大家不闹,你也不懂!)
  见韩子禾提起些精神,贺嫂子松口气,悄悄儿地靠过去,神神秘秘地在她耳畔问:“弟妹,你和楚队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啊?会不会……”
  贺嫂子,虽然您很热情,这种私密性话题也不好在大庭广众下说吧!韩子禾看到贺嫂子的视线转移到她的小腹,停下、驻留,立时囧然。
  贺嫂子拿韩子禾的窘然当羞涩,笑着说道:“我的傻弟妹!这可不是害羞的时候,你年轻没经验,说不定真有了,自己不知道啊!”
  大概是贺嫂子的表情太过认真,一时间韩子禾都差点儿当真,不过……
  呸呸呸,脑子真生锈了!韩子禾心里痛骂自己白痴,她和小楚同志仍处在拉拉小手儿的阶段,哪里来的孩子?她就是再无知,孩子也没法儿从他的大手钻进她的小手儿里,然后在她肚子里落地生根哇!
  眼见贺嫂子还要再劝,为了自己智商,韩子禾也得开口啦!
  她小声的说:“还没有呢!我们原等着他休养回来再说。”
  这一句话说的她自己牙根儿都酸倒了,心里的小人儿,立刻化为两个一模一样的小个儿韩子禾——面对面的,对着互抽。
  终于,这种让韩子禾同学抓狂的话题结束啦,军嫂们又开话题,大家唧唧喳喳地谈得极为投入。
  细心的贺嫂子怕韩子禾冷清,转头和她说笑起来:“诶,弟妹,你上来的早,知不知道刚刚的新鲜事儿?”
  韩子禾:(_)?
  贺嫂子见她没理解,补充道:“我们姐儿几个来时,听外面儿的人说,广场那儿闹了大笑话!可惜我们来的有点儿晚,没赶上!再要细问,周遭的人知道的都模模糊糊的,全都是听来的,谁都知道的不太清楚,我们几个拼来凑去,才有个大概,为这个差点儿把班车耽误啦!”
  韩子禾:(0)……真服啦!为听个八卦,都太拼啦!
  不过,韩子禾听着心里起了不好的预感,她们嘴里的大笑话,该不会是……
  “弟妹,你来的早,知道广场平台上发生了什么吗?”
  贺嫂子一说这话,韩子禾顿时感觉“唰唰唰”数十道视线射过来,盯住她不放。
  韩子禾吞了吞口水,果断直接摇头——不能承认!当真不能承认!要不然,这些大姐们,还不知道将话传成什么啦!
  也许很快军区就回传成——“大力女拳打劫持男,劫持男原来是男兵在演练!”亦或是“军嫂误闯演练地,一拳打伤队员?”
  韩子禾一时间脑洞大开,想出来的几个可能性,都让她汗毛竖立,心里更是坚定刚刚的想法:为保证自己的良好形象,一定坚决不能承认!
其实,韩子禾同学还是多虑啦,自从她跟魏芸闹的那一出儿,她在军属区就传开啦,其形象和闯入现代社会的猛兽,没啥差别,要不然,车上就不会只有贺嫂子一个人直接和她对话啦!o(v)o)
  “不知道啊!”贺嫂子那语气听起来,简直是遗憾之极,“也是,弟妹的性子也不是爱看热闹的!”
  要说,贺嫂子这人特别想的开,这会儿认为韩子禾不知道,便积极地跟她讲起来:“弟妹,你可不知道,听人说,刚刚平台上一个特别威猛的姑娘,把部队的演练给搅黄啦,是这样的,我跟你说啊!blablabla……”
  韩子禾:(┬_┬)……整个过程,我比您熟知啊!咱能不能换个话题吧!谈谈生孩子也成啊!再说下去,咱们就得友尽啊!
  其实,韩子禾同学啊,你根本不孤单,因为你的老公楚中校,即将在无知中,听到他媳妇儿你的“壮举”喽!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