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邹大夫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午休过后,神清气爽的楚铮洗了个热水澡,穿着短裤背心、头发湿答答的小跑着出来,一脸认真的打开了韩子禾给他准备的小药箱。
  因为这是他媳妇儿专门儿给他准备的爱心药箱,楚铮很小心眼儿的不愿意假他人之手,于是,他很神奇的改造了一个按摩球,球上绑好毛巾,再按上个长把儿,手动按摩器就弄好了。
  小心翼翼地将药油倒在毛巾上,再反手按揉……嗯,虽然比不上自己媳妇儿的手艺,感觉也是不错不错哒!
  药油这么好,可不可以多弄出来一些,造福队友?楚铮迷迷糊糊地琢磨着,大概是药性发挥,腰间后背一阵阵的暖痒感,舒服得他不经意地呻.吟着,慢慢儿慢慢儿的,这位仁兄又补了一觉。
  这一觉一睡就近黄昏了。
  正所谓睡眠好心情就好,精力旺盛的楚中校箭步开拔,不是去餐厅,而是冲出大楼,直向花园。
  呃,楚先生,您头一回没有参加集体晚餐,就错过了你媳妇儿的精彩传说……啧啧啧,怎么说你才好呢!
  ……
  一口气绕着花园的小径跑了十数圈儿,心里估计着大概有一万米了,楚铮这才放缓脚步,慢慢儿地调整呼吸。
  此时的天空被红霞浸染,黄昏特有的日光投射在花园的每个角落。
  一整个炎热的天下来,连树间的知了都有气无力的长鸣,好像应付差事一般。
  调整好气息的楚铮,从脖子上将耷拉着的毛巾抽下,囫囵地擦了擦头上的汗。
  “邹老大夫,晚上好啊!”看到拐角的花坛上,静坐着一位老先生,兀自出神,楚铮爽朗的打了招呼,脸上也跟着露出一抹极为灿烂的笑容。
  大概是他笑容太盛、牙齿过白、眼眸甚亮,邹老大夫看到他时,微微一怔,旋即吹胡子瞪眼的哼道:“又胡说,现在只是黄昏!黄昏!你要是想问老头子我晚上好,等天儿黑了再说!”
  似乎是习惯了邹老大夫的脾气,楚铮不以为意地嘟囔着:“您就是这么计较!”
  说着话,一屁股坐到邹老大夫的身边儿,笑着问:“您老怎么在这儿坐着?屋里多凉快儿!”
  邹老大夫哼哼两声:“屋里什么时候不能呆着?这儿的风景,却是要不能常看喽!”
  “什么意思?”楚铮一愣,旋即又恢复了他吊儿郎当的模样,“哟,您这是想开了,准备离休啦?”
  “什么离休?什么想开了?哼,明知故问!”邹老大夫一边说着话,一边抬起手中拐杖,作势要打,楚铮一个轻跃,迅速地躲闪开来。
  他在距离邹老大夫两三米处落下,冲着邹老大夫嬉笑道:“您老这精神头儿向来好,走起路来虎虎生风,连这拐杖都只是充当揍人的工具!怎么急着就退啦?!”
  邹老大夫又哼一声,拍拍身边儿的位置,说道:“自然是老咯!老头子我被返聘回来,已经十载!也差不多该享享清闲喽!”
  说着,看向坐回来的楚铮,又道:“你以为,天天看着你们这群不懂得珍惜自己的傻小子,心情很好么?”
  楚铮笑笑没有说话,邹老大夫长叹口气:“人啊,老喽就是老喽,不服不行!以前,我这眼睛,从人身上一扫,就知道他是什么人!……现在,尤其是最近这几年,老眼昏花哟!啧啧啧……李逵当李鬼,李鬼当李逵,丢人啊!……还把人好好儿的小姑娘弄伤……”
  提到这儿,老先生似乎有点儿心虚,及时闭口不言。
  楚铮眉头一挑,还等着听呢,结果人家不说了,不由得接话:“邹老,您这可不是聊天儿的态度啊!哪有话说一半儿,不讲啦!”
  老先生貌似理直气壮的瞪过去:“老头子我乐意!你管呢!我、我、我就不告诉你!”
  楚铮不知缘由,只以为他老小孩儿的脾气又上来了,不免好笑。
  老先生要退的理由,他猜出几分,一直真心对待的学生结果是间谍,为了逃脱追捕,还将一直待他不薄的恩师劫持;而一直被老先生怀疑、不待见的学生,为了救老先生,身受重伤,不能在从事热爱的职业,这中背叛和愧疚、以及反差感带来的强烈冲击,使得老先生的心气儿受到了打击……也许退下去,的确对老爷子好。
  思及此,楚铮不再多劝,邹老先生是明白人,旁人不疼不痒相劝几句反而会招他不快。
  于是,楚铮开始没有正形的启动了幽默技能。
  邹老大夫见他识趣儿,暗自点点头,忽然鼻子动了动,问道:“嘿,别笑了,跟个傻小子似的!我问你,你身上是不是抹什么药油啦?”
  提到这个,楚铮愈发得意,开始显摆起来。
  邹老大夫被他天花乱坠的白活说的两眼发晕,立时摆手叹道:“罢啦!罢啦!老头子不听啦!我从事了大半辈子的西医,听不懂你说的,明儿我就正式回家养老喽,这些操心的,老头子可不听啦!”
  楚铮正说到兴头,见邹老大夫这么不配合,悻悻然地嘟囔着:“您可真不会聊天儿啊!”
  “老头子我这么大岁数儿啦,和你这个媳妇儿迷,能料到一块儿?”邹老大夫的愁绪被楚铮闹得,早不知道飞哪儿去啦,再次吹胡子瞪眼的,用拐杖敲敲地,气呼呼地反驳。
  楚铮自己挠挠头,傻笑着又乐了起来:要不是您岁数大,还不和您显摆我媳妇儿呢!
  邹老大夫在心里咆哮着:臭小子,你以为就你有媳妇儿啊!跟老头子比,差的远啦你!
  开玩笑归开玩笑,作为晚辈和曾经的战友,楚铮还是认真地和邹老大夫聊聊天儿,侧面去宽了宽他的心。
  看看天色渐黑,楚铮起身邀请邹老大夫:“老爷子,咱爷俩喝一杯?算我请您哒!嗯,算恭祝您可以颐养天年啦!”
  邹老大夫嘴上说着:“喝喝喝喝,就知道喝!知不知道自己来这儿是做什么的?休养!懂不懂?”不过还是将手搭上楚铮过来搀扶他的双手。
  “老头子利索呢!要不是给你个机会,才不用你服呢!”
  “是!是!是!多谢邹老给我面子哈!”对于邹老大夫的嘴硬,楚铮好脾气的应和着。
  “你以为老头子喝不过你?笑话!一会儿一定把你喝到桌子底!”
  “那是,老爷子您可是老当益壮,不让小辈儿啊!呆会儿您可得手下留情啊!”
  “哼,看老头子心情!”老爷子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得意。
  月亮到了轮岗上班的时间,渐黑的天幕下,路灯光的照明中,一老一少相扶着,朝着餐厅所在大楼走去。
  “爷爷!”就在邹老大夫和楚铮即将迈上台阶时,一个清越的女声,在他们身后响起来了。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