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极品即将退散(上)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小妹,你可不要胡言乱语!一家子兄弟姐妹,有必要闹的这么不可开交?”田云早在看到丈夫惊疑不定的神色,心中便有几分肯定,又联想到丈夫的为人,心中一凛,赶紧阻止韩子禾继续说下去,“小妹啊,你好好想想,你二哥就是这脾气,之所以会跟你这么直白的说,那也是不见外……你看看他这个大个子,有这样的哥哥站在身后,多有底气?何必非要撕撸开了,大家都别扭呢?”
  韩子禾呵呵一笑:“二嫂,你别看二哥个头儿大,可我还真不敢让他站我后面儿,我怕他给我来一闷棍!他站那儿,是让人有底气!可那是让对面儿的人有底气!”
  “怎么可能呢!”瞥了眼脸色涨红的韩子梁,田云干笑两声,心道:其实,还真有可能。
  “怎么不可能?”韩子禾反问,“且不说他从小儿就欺负我、算计人——毕竟,再怎么闹,也是在家里,属于人民内部矛盾;我若非抓着不放,也没有意思……可是,我上初中时,二哥那时是读大专吧?我记得特别清楚,我念的附中和二哥的学校就是一墙之隔……
  附中呢,是市里数一数二的初中,在里面读书的学生,大多都是出身富裕家庭,因此,那时学校周围,时常有一些坏学生连着在社会上的混子,堵附中的学生要钱。有一个学期,不知道他们怎么就盯上我了,为这个,我连打了一个学期的架……这期间,二哥没少看热闹吧?”
  提到这个,韩子梁就表示不服:“读初中时,你身手就已经初露锋芒啦,打那些人都是分分钟的事儿,我上去也帮不上忙!”
  韩子禾轻笑两声:“是,二哥能在一旁看乐呵,那也是你发善心呢!……很多时候,二哥都孜孜不倦的在旁边等着时机——人家动手,你递家伙儿……吃里爬外,胳膊肘往外拐,也不外如是吧?
  我说,韩二啊!咱俩之间的问题,要说划到敌我矛盾的阵营,不为过吧?……事到如今,我能不计前嫌,一直喊你为‘二哥’,你要用钱了,我还能痛快的出手就是两万,这已经是大度大方的很了……搁有些人眼里,我这就是妥妥儿滴圣母行为啊!”
  韩子梁被堵的没话说——确切的说,是被他爹妈那一串串儿的眼刀,“咻咻咻”地,射.得抬不起头了,只是嘴上却不肯服输:“你别把自己说的那么老实!……说到和别人打架,你以为我没看出来啊,那一个学期,你根本就是将计就计,耍着他们练手呢!要不然,之后那儿方圆几里地,也不会那么清静!”
  “啊呀,好啦,你少说一句吧!”等韩子梁说完,田云推了他一把。
  接着,她又一种对“无理取闹、频频计较的小孩子”说话的语气,对韩子禾说教起来:“小妹啊,我当是多大点儿事儿呢!原来是为这啊……这都过这么多年啦,还提这个干什么呢?小时候么,大家都无知,拿小时候的‘恩怨’说,可显得忒小气啦!”
  “二嫂,你先问问我二哥比我大几岁吧?我十三的时候,他可是二十二的大人啦!作为一个成年人,这种行为,也可以被归为小孩子无知啊?……真有意思啊,这可真是听你一席话,三观碎不知啊!”
  虽然韩子禾嘴上嘲讽着,心里却对对方无意间的配合,极其满意。
  她今天说这些,是有用意的,相信将这个“往轻处说,是无同胞之谊;往重里讲,是人性不好”的事儿说出来,以后她对于处理韩子梁要求的余地,就大了。
  对于日后韩子梁的要求,她若是同意帮忙呢,那是有情有义;若是她不愿意搭理呢,那是情有可原。
  不过,凡事都要把握好度。
  因此,讥讽过后,韩子禾话音一转,继续说:“以前那些事儿,可以翻过去……可是,我就想问一问,二哥二嫂,你们俩是怎么想的?这脑回路也太清奇啦!……我来部队这几个月,你们一个电话都不打也没关系。可是,你们这一给我寄信,说的就是借钱,竟然还在信封里,又夹了一封信,还是专门写给楚铮,找他借钱的!请问,你们这是想干什么?!
  连邮局的便宜都占,借钱借到尚未见过面儿的妹夫头上,你们俩还要不要脸啦?你们俩不要脸,我还要呢!麻烦你们,能不能给我留点儿面子!你们知不知道,部队对来信是有检查的,我这脸都丢到部队里去了!你们……让楚铮怎么看我?”
  韩子禾的质问,让韩父原本就风云密布的脸,瞬时雷电交加,仿若暴雨即临一般。
  可韩子梁却还不知所觉,仍旧不着调的嘀咕着:“要是妹妹好,我能找妹夫开口么?”
  此言一出,韩子禾气乐了。
  一旁静听的韩母,一把拉住就要暴怒的丈夫,出声数落起韩子梁来:“混账!这话是做哥哥能说的么?这要是没有你小妹,人家楚铮认识你是哪个啊?!”
  韩子梁对于他妈,还是敢顶两句的:“认识不认识的,他现在都是我妹夫!大舅子借点儿钱,怎么啦?”
  “请注意,”少言的韩子栋再度开口,“老二,你的措辞有问题,大舅子是我……而我,没有找小妹夫借钱。”
  “呃……”被大哥恶心住,韩子梁哼了一声,继续跟小妹韩子禾歪缠,“二舅哥,也是他哥哥!我们借钱又不是不还,怎么就不能开口了?”
  韩子禾冷笑道:“借钱?那得看是什么情况?他收入是不低,可那是他浴血奋战、拼着命挣来的!这种血汗钱,可不是给你这种不思进取的人,用来享受、提升生活品质的!”
  “我不和你说了!”说又说不过、打又打不过,还有偏心的父兄在一旁虎视眈眈,韩子梁干脆将话头一转,“我不和你说了,男人之间的话题,就该男人们自己说,人家楚铮人好,一定同意借!”
  韩子禾突然觉得自己真无聊,跟这么个幼稚且没有尊严的人啰嗦,简直làng费时间:“呵呵,他人是好,可惜他同意借钱给你也没用,钱都在我这儿存着呢,我不点头,他再答应也不成。”
  “你!”这回轮到韩子梁气结。
  看着丈夫气的说不出话来,身边儿的公婆又是一脸的不认同,田云连忙示弱:“小妹啊,你哥哥得养你两个侄儿呢,这压力和辛苦啊,不说也罢!……他脾气急一些,口没遮拦的,你和他计较什么呢?”
  话音一转,把错儿推到韩子禾身上,田云给了看过来的丈夫一个“你真傻”的眼神儿。
  刚刚让韩子麦搅合得,她都忘了,这会儿韩子禾给多给少,有什么关系呢?反正无论韩子禾出多少,老韩家全家也只会给他们凑十六万。
  既然这样,他们夫妻又何必现在就把韩子禾惹急了?
  若真惹得韩子禾翻脸,那以后再用钱,怎么办?
  反正日子还长着呢!他们有两个儿子在手,别说公公婆婆,就是韩子禾本人,也就厉害厉害嘴罢啦!
  到时候,该出的钱,自然还得出。
  田云是这么想的,她也是这样示意给韩子梁的。
  可惜,韩子梁那刚过及格线的智商,这会儿没上线。
  因此,破天荒的,他没有看懂田云的眼色。
  他自己没有眼色,可是韩父韩母已经看够了他的歪缠:“老三,我不许你再给老幺写信啦!也不许你去找楚铮了!否则,这家里的财产,一分钱都没有你的!”
  低吼之后,韩父心里升起一种无言的悲哀,他发现,自己能管住韩子梁的,就是这点儿家产了。
  ps:感谢“隨ㄛ意ㄘ”童鞋地打赏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