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极品即将退散(下)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田云本来是劝韩子梁的,可是此时一听韩父这么说,心里便不痛快了。
  因此,她长长地“哟”了一声,不高兴地嘟囔:“爸爸何必这样说呢?子梁之所以是这个态度,那也是因为,小妹本来条件就好……这种事儿,搁在别人家,很正常啊。哪个家长不是希望条件好的子女,帮帮不如意的兄弟姐妹呢?
  可……这事儿放到咱们家,怎么就行不通啦?且别说,小妹每个月的高额收入,就是妹夫楚铮,人家一个中校,每个月的工资,至少是一个数儿!这还不说其他的奖金,什么的……况且,在部队里吃住,根本就不花钱,小妹的日子,滋润着呢!”
  “就是!小妹那么富裕,却是越有钱越吝啬呢!”韩子梁缩缩脖子,小声地跟韩父抗议,“爸爸每次都拿家产威胁人,还当过领导呢!”
  韩父闻声,虎目一瞪,怒吼道:“别人家是别人家!我们家是我们家!稀罕别人家,就去别人家那儿当儿子媳妇儿去,跑我这儿喊什么爹妈!还有你!”
  伸手一指,不复原先儒雅的韩父,已经气急了,他冲着韩子梁怒吼道:“你听好了!你老子没能耐,管不了你!可这点儿家产的归属,却也还是可以说话算数的!你有想分的想法儿,就是装,也得给老头子我装的顺眼点儿!不然,爱滚哪儿就滚哪儿去,老头子我一辈子的脸面,不能让你给丢光啦!臊得慌啊!”
  “老头子!冷静冷静!”看丈夫气的脸红脖子粗,韩母担心他的身体,一边拉着他坐下、轻拍着他的脊背安抚,一边转头对韩子梁夫妇说,“遗嘱我们早就写好了,虽然没有明确谁分多少,但是我们有每月一个关于生活质量的反馈,谁对我们好、谁气我们了,都有反馈……将来,即使我们没有交代财产细分给谁,可是律师会根据这反馈,和我们‘好孩子多分,平庸的少分;孝顺的能分,不孝的没份儿’这个原则,给大家分的。”
  “这么细的服务,得多少钱?”韩子麦听了,不等她妈把话说完,就一脸肉痛地嘟囔起来。
  “这钱是花你的啦?还是抢你的啦?”刚微微平静的韩父,又被三闺女给气到,“你啊你,你就是个挑事儿精!没有你,你二哥和老幺也不会犟起来!”
  “爸爸!您也太偏心啦!难道我们借钱也借出错儿啦?”韩子麦被埋怨,不依了,好家伙,要是让老爷子这话落实了,她在送到律师的反馈表上,岂不是就有污点啦?
  “这话,你跟老二说去!借钱的是他!”韩母不让丈夫再动怒了,她跟韩子麦说,“今儿这借条都打好了,呆会儿公证完,你们两口子就回去吧,过两天我和你们爸爸出去散散心,什么时候给你们电话,你们再过来。”
  韩子麦傻眼了:不是刚刚还说让她们两口子带孩子过来的么?
  杨准星看着媳妇儿弄不清的样子,心里一叹:你刚刚搅得哥哥和妹妹闹起来,还想让爹妈给你好脸子看,能吗?没数落你就不错了……
  想到这儿,杨准星顿了顿,郁闷之情更甚刚刚,要真是狠狠地数落一顿倒好了,最怕就是彻底失望啊。
  ……
  不管众人如何思量,韩父韩母在老大韩子栋的建议下,给常打交道的律师事务所打了电话,因为是熟人、且只隔了一条街,对方很痛快的表示会赠送。
  因为提前有准备,韩子栋、韩子麦这两家都带来了支票,至于韩子禾那份儿,和她在国外时一样,将钱划进了韩父的账户。
  一手交钱一手给借条,在律师的公证下,这次的家庭会议“圆满”结束。
  送走了律师及其助理,杨准星很有眼力见儿的拉着韩子麦告辞:“爸妈,我们俩下午还得去我爸妈那儿看看,就先走了,您们要是出门儿玩儿,需要的话,就给我们打电话,联系班机、订好食宿,我们年轻人更顺手一些……您们好好儿的,等您们愉快回来啦,我们再带着孩子们看您们。”
  杨准星的话很顺耳,韩父韩母点点头,目送他们出门。
  看着还坐在餐桌上看支票的韩子梁夫妇,韩父重重一哼,背着手走开了。
  韩母叹一口气,张张嘴,看着不受教的儿子,和又恢复到满不在乎状态的田云,郁闷的叹了口气。
  “妈,我妈那儿叫我们今天就回去,一会儿俩孩子醒了,我和子梁就搬回去住了。”田云突然抬头说了这么一句。
  韩母一怔,双眼稍稍迷蒙一下,旋即却又释然,好像如释重负一样道:“也好。”
  “妈,我们的意思是,我们今儿就搬走啦,去我岳母那儿住,等房子买好、装修好,我们就直接搬过去了。”也许是自己妈妈答应的太痛快,韩子梁不知为什么,下意识地就解释了一下。
  “挺好的……”韩母点点头,看向韩子栋,“老大一会儿要是没事儿,就在这呆会儿,帮着老二看看,别让他们有什么落下的,等我们出去散心了,他们有东西忘记拿,就不方便了。”
  韩子栋夫妻俩闻声知意,两口子忍着笑点点头应下,便陪着韩母回房看老爷子去了。
  这种漠然的态度,让韩子梁两口子由衷地感到别扭,而这种无视是他们从未受到过的。
  田云狠狠地瞪了韩子梁一眼,顺手拧了韩子梁一把:“看看,看看,这就是你们家人,借一点儿钱就把人往低了看,太欺负人了!”
  气呼呼地一巴掌拍在支票上,惹得韩子梁一个劲儿的惊呼:“慢点儿!慢点儿!你再给弄破了!到时候,老爷子指定不会再给咱们张罗了。”
  田云看着丈夫视若珍宝的捧着那几张支票,更是气不打一处来:“都是你!都是你!没出息!”
  被田云揪耳朵的韩子梁,哟哟哟地叫着,一边叫一边道:“要不是我就这样,你也进不了我们家啊!”
  “你说什么!”眼神一厉,被戳穿心思的田云,恼羞成怒了。
  “哎呀,气什么!”韩子梁乎撸乎撸被揪红的耳朵,无所谓的摆摆手,“别气啦,终归咱俩结婚啦,这就是缘分,注定咱俩扯也扯不开……既然咱俩是要过一辈子的,那么就该一致对外啊!何必你推我搡搞内讧,让人家拾笑话?……我爹妈这就不错啦!你那几个姐姐也不是善茬,要不然,咱们也不至于放着我爹妈这宽敞的大房子不住,挤你们家的小三室去!”
  想到自己娘家那儿还有的斗,田云也是一叹气,低声道:“要是咱们有花不完的钱就好啦,看谁还敢这么轻视咱们?”
  韩子梁歪着身子,将胳膊耷拉在田云的肩上,跟着感叹:“要是咱们有钱,非得高高的调着他们,让他们眼馋去吧!”
  “对!一定让他们后悔这么拿人,有什么了不起的!”
  “就是,人还能穷一辈子啊?风水轮流转,咱们也有起来的时候!”
  “对!到时候,谁也别想沾咱们一分!”
  “没错儿!到时候啊,咱们也让他们尝尝看的见够不着的滋味儿……”
  “……”
  餐厅里的韩子梁夫妇异想天开的在那儿畅想,丝毫不知韩母站在拐角处,听了许久。
  以“出去喝水为由头”出来的韩母,原想着过去问问老二两口子身上的零花钱还够不够花,可是却出乎意料的听到了这些话,韩母听的这心啊,立时拔凉拔凉的。也是从这一刻起,韩母这才算是真的和韩父一条心,彻底不指望二儿子韩子梁了。
  ……
  且不说韩子梁夫妇如何搬出韩家,也不说韩父韩母如何的交心,自此以后,一心一意的享受生活。
  只说韩子禾同学放下电话之后,仍旧觉得心里有些憋闷。
  尽管把能说的话都说出去,她也痛快了……可想到韩父韩母,韩子禾便觉得有些愧疚,因为她这么一闹,爸爸、妈妈肯定又会跟韩子梁生一顿气啦。
  正烦闷着,手边儿的手机又“铃铃铃”地响起,被惊得回过神的韩子禾,懒洋洋地侧目一瞧,嘿,是老公楚铮的电话。
  ps:感谢“丫丫很爱睡觉”童鞋滴打赏。
  感谢“uxgxyeo”童鞋滴打赏。
  感谢qq书城“candy”童鞋滴打赏!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