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中场休息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韩子禾回到家时,楚铮正穿着花边儿围裙在厨房里忙上忙下的。
  见他高高大大的个子,穿着一件儿可爱系的围裙,那种反差感,萌的韩子禾立时俯仰大笑,许久方歇。
  举着锅铲的楚铮见状,无奈地望望天:“我的专属围裙今儿早上刚洗完,还没晾干呢!”
  和楚铮相处的时间长了,韩子禾才发觉,这位小哥儿,很有些洁癖,只要他闲下来,家里院子必然会被他从里到外打扫一新。
  “窗明几净”这个词语,那简直是他们家卫生标准的最低要求,通常,他们家的角落里都很难扫出些许灰尘。
  所以,鉴于楚铮中校的勤快,倒纵得韩子禾索性将家务方面的大活儿两手一甩,只管最基本的卫生劳动,剩下的空闲时间,她便偶尔做做美食,弹弹古筝、品品香茗、赏赏风景,时常看个书、写个文、听个音乐、做个冥想……总之,悠闲自在地让人嫉妒。
  就连随和的贺嫂子,都三不五时的和她表示一番羡叹。
  当然,也有那多事儿之人,借着和韩子禾见过几面、打过几次招呼,便“倚老卖老”地,故意摆出一脸过来人的表情,做出一副苦心劝谏、谆谆教导的模样,和韩子禾说,说她这样清闲,简直不像是“过日子”,连她们这些旁观者看着,都觉得不踏实。
  有谁求着你旁观了么?踏不踏实的与君何干?……呵呵,平日里一个个儿眼睛像红外线、耳朵似雷达一般。谁家吃了什么、穿了什么、做了什么,必逃不过她们的眼睛,难道这就是过日子?这就踏实啦?
  韩子禾从来不是憋屈自己不反击的人,旁人指手画脚的话,瞬间就激起了她的嘲讽技能,不过她倒是有相当强的自控能力,那些能把人喷出几十里开外的话,终究只在她的舌尖儿上打了个转儿,便憋回去了,只是对于那些人的话。一笑置之。
  也是。和那些无聊人士计较这些有什么意思?
  不过,此类事儿,韩子禾向来不瞒楚铮,似娇似嗔的一顿赘述。她便闹得楚铮哭笑不得。
  楚铮为人向来豪爽。性格又开朗。从不把这些旁人的闲言碎语放在心间:“人生在世,有的人活个明白,有的人活个糊涂。有的人活个无事忙,有的人活个桃花源,有的人活个万事听人言,有的人活个自在顺心畅……各人有各人的缘法、各人有各人的活法儿,何必理睬他们呢!
  真明白的人不会当着你面儿胡乱指摘,糊涂的人你说了也白搭,反倒给她们更多的话资,何必呢?就好像你永远也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一样,你和堵住耳朵的人,讲不清道理、说不清话语,与其费那口舌,不若高高兴兴地过好自己生活里的每一分每一秒,他人之言就随他们去吧,不必理会。”
  楚铮的话,深得韩子禾的心思,因此,这对儿情趣相投的夫妻,感情日益加深。
  随着感情的一步步加深,楚铮回到家,在不违反纪律的前提下,很愿意和韩子禾谈论谈论自己的军旅生活;而韩子禾也乐意和他说说自己的各种工作情况。
  这不,今天的餐桌上,不奉行食不言寝不语的两口子,又开始互相谈论自己这一天的经历啦。
  到韩子禾讲述时,她便将商务管理c班的情况详述了一遍。
  说到最后,韩子禾故意含怨带嗔的瞥了正嘿嘿傻乐的楚铮一眼,语气里带着点儿撒娇的味道,嗔他:“看吧,这帮孩子还不服呢,要想制服他们,且有的折腾了。”
  楚铮晓得妻子只是嘴里说说,她却没有当真生气,不由得笑道:“听你话里说的,那帮孩子倒都挺机灵的,好好训一训,都是好孩子。”
  说着,他便走到韩子禾身后,给她按起肩膀来。
  韩子禾舒服得直哼哼:“若不是你这个说教政委,我得多省心啊,哪会像现在这么劳心劳力?”
  楚铮闻声,轻笑:“这也是积累经验,你就当是为了积累写作素材,体验生活啦!”
  “对啊!”韩子禾听言,眼前一亮。
  嘿!她怎么就没想到呢?
  让楚铮那么一提醒,韩子禾老师的干劲儿空前高涨许多。
  夫妻俩正说笑着,韩子禾的手机响起了铃声。
  她先后接了两个电话,回来时,脸色不禁有些古怪。
  “怎么啦?”楚铮见状暗暗纳闷儿,他媳妇儿现在这副表情,究竟是要笑啊,还是要笑啊?!憋着很难受吧?!
  韩子禾重新坐下来:“记得我跟你说过的那个杨泽吧?”
  楚铮听到这个名字,脑里立时浮现出一个蠢萌蠢萌的卡通形象:“记得啊,很有觉悟很、有眼力见儿的一个孩子,怎么啦?”
  韩子禾想起杨泽刚刚的话,就觉得有趣儿:“他刚刚来电话儿说,明儿我带的那个班的那帮孩子们,要给我来个空城计。”
  “什么?!”楚铮一脸吃到变质饭的表情,“现在的孩子啊,还真敢啊!可是,你怎么办?”
  楚铮替自己媳妇儿发愁了,他媳妇儿再有本事儿,也不能一个一个把人提拉到教室去啊,再说,你提拉的了一次,还能次次都提拉?没这个道理,也没这个精力啊!
  韩子禾对此,却不以为意:“你担心什么啊?我自然有办法让他们这一次就把记性长好了,下回上课比谁都积极。”
  楚铮见韩子禾这么自信,也不禁笑道:“还是你有先见之明,提前跟院长打招呼,让学校规定,准备军训的学生们不能轻易出校门儿。”
  韩子禾笑道:“什么先见之明,不过是见得多而已。”
  “对啦!你刚刚接的第二个电话儿,是谁打过来的?”想起自己媳妇儿刚刚的表情,楚铮眨眨眼,问道。
  韩子禾顺手将手机放在桌边儿,随口道:“我带的班的班长,佟有为,记得么?”
  这个人楚铮也有印象,他媳妇儿第一次进班,就把人家拍趴下的那位倒霉蛋儿。
  韩子禾见楚铮点头,晓得以他的记忆力,必然记得,便道:“那个孩子竟然也来通知我,明儿班里没一个人上课……”
  “很正常!”楚铮笑道,“但凡看的明白的,都该知道大势所趋。”
  韩子禾听了,想想,也觉得有道理。
  “诶,听你话里面的意思,明儿上课……他们俩也不过去?”楚铮说完,便又释然,“也对,不配合大家伙行动,人家一眼不就知道谁是内jiān啦!”
  见自己媳妇儿一点儿也不介意第二天的挑战,楚铮心里呐呐称奇,围着韩子禾一个劲儿的打转儿,连连询问她的对策。
  只是,韩子禾极为有忍耐力,面对楚铮的连连讨问,她偏就片言不说、只语不漏,弄得楚铮心痒难耐,偏偏又半点儿法子也没有,到最后,只得抱着韩子禾送给他的六个大字——“山人自有妙计”,闷头儿睡觉去了。
  深夜,楚铮口渴醒来,顺手往媳妇儿那一mō,诶?没人?
  连忙起身找出去,眼见对过儿的书房还有灯光,楚铮趿拉着拖鞋,轻步寻了过去。
  伸头一看,嘿,好家伙,他媳妇儿还在电脑前奋战呢!
  电脑屏前的韩子禾,正满眼兴奋地,驾驭着双手十指,让它们极为配合有度的在键盘上飞跃着。
  “啪!”楚铮打开灯,无奈地看看墙壁上挂着的表盘,开口:“媳妇儿,看看时间啊,差一分钟就凌晨啦,早些歇息,明儿才有精力折腾啊!”
  “知道啦!”韩子禾头也不回,仍旧忙碌着,“别急别急,再给我半个小时,我就能确保明天给那帮熊孩子们一个惊喜。”
  楚铮见此,也只能一个劲儿的低叹,自己搬把椅子坐到媳妇儿跟前儿,陪着她。
  看着韩子禾的认真模样,楚铮挠挠下巴,心底暗暗地为商务管理c班的全体同学哭泣。
  呵呵呵,让韩老师付出这么多精力,不连本儿带息的讨回来,可能么?!(未完待续。。)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