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你退我进要攻守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你说什么?”韩子禾瞪圆了眼睛,吃惊的看向面前的男人——楚铮。
  楚铮见韩子禾停下手里的活计,歪着脑袋、张圆了小嘴儿,眼睛眨巴眨巴的,竟好像精致的洋娃娃一般,不禁觉得好笑。
  他伸手轻点着韩子禾的鼻尖儿,笑道:“我说……我们大队要到你们军训的那个营区搞选拔训练呢!”
  同一时间、同一地点,选拔训练和军训?……楚大队长,你真的不是公器私用么?
  呃,头有点儿晕,让我好好儿捋捋信息。韩子禾抬手挥开楚铮作怪的手,顺势抚在额头上。
  刚刚她一边收拾行礼,一边儿跟在一旁打下手的楚铮说自己要随班军训两个半月的事儿。
  谁想,她刚说完,一边儿的楚铮就淡定地表示,他们大队也要去那里训练。
  otz……这也太巧合了点儿!
  “这两个半月封闭式训练,你得多带点儿吃的,军营里的伙食……你懂的。”楚铮忙忙碌碌地拾掇着,一会儿给她的行李箱里放上几根真空包装的火腿,一会儿拿几盒罐头,就是榨菜和辣酱都没少往里面放……
─.─
  至于的么,学校安排的地点,就是部队在市区边儿上的驻点儿,那里可不缺物品供应!
  据学校的老师说,营区的小卖部就是一家小型超市,人家那里什么都不缺,好不好!
  再说啦……楚中校。身为一名合格军人,不过就是媳妇儿随班去军训,您有必要这么兴师动众的么?╮(╯▽╰)╭
  等等!韩子禾正在心里吐槽吐得起劲儿,忽然想起来,嘿,自己让姓楚的给忽悠了!
  她赶紧拉着楚铮问:“不对啊,哪有那么巧的?你们最近也太闲了点儿啊!”
  楚铮被自己媳妇儿的双手困住脸,只能看着媳妇儿的大眼睛装傻。
  “傻笑什么?!”拍拍楚铮的额头,韩子禾紧盯着他的双眸不放,“说。是不是我猜的那样?!”
  “你说呢?”楚铮目光也不躲闪。反而饶有兴味地回视过去,看着自己一脸痞笑的模样在自己媳妇儿的眼眸里倒映出来,心里反倒一阵阵地窃喜。
  其实,他也算不得公器私用啦!不过是队伍里最近在整合特别行动队。他们这块儿现属于待定训练中。难得几个月的清闲。他自然可以给自己找点儿福利——反正在哪儿训不是训啊!前年他们还扮作老百姓。到国外的居民区里训练潜伏观察呢!……反正报告打了,上面儿批啦,他们就不算违规啦!多好。一举多得!
  韩子禾看他一副不正经的样子,忍住笑出来的冲动,故意正儿八经地翘起一双柳叶眉,斜睨着杏核眼反问:“楚中校,本夫人那么想……该不会是自作多情吧?”
  说着,还装模作样地抬手掸掸楚铮的衣领,旋即双手圈在楚铮脖子后面,微微后倾着身子,恐.吓道:“要想好了说哟!不然突突了,可不含糊。”
  “呵呵……”低沉的笑声,从楚铮的唇齿之间飘出,他反手圈住韩子禾的楚腰,笑兮兮地点头:“太座容禀,您用那无双的智慧,一眼就看穿小的计谋,让小的心生爱慕,不知今夜……是否有幸共赴巫山一观?”
  得到确定答案,乐于卸磨杀驴过河拆桥的韩子禾同学,果断纤指按向楚中校的额头,微微使劲儿,把这高大英俊威猛帅气的楚大队长戳了个踉跄,她自己却笑得前仰后合,连泪珠儿都沾在睫毛上面,摇摇yù坠。
  楚铮气不得笑不得,颇有些狼狈可怜的就势蹲在地上,伸着手指画着圈儿圈儿,无路如何都不肯起身。
  见他这幅惫赖相,韩子禾也不急也不气,只身上前mōmō他的脑袋瓜儿,嘴里说着安慰的话:“考核期间,原本不许贿赂准考官哒!尽管你不遵守规定这点很要不得,不过……看在你这可怜吧唧的份儿上,本考官网开一面,就罚你……睡地板吧!”
  说着,便直起身,拍拍一脸由惊喜到惊悚的楚先生,韩女士摇摇曳曳地往盥洗室而去。
  任凭身后某个才反应过来的中校,在原地跳脚抗议,韩子禾都很冷酷地将其拒之门外。
  门从盥洗室里被关上的那刻,楚铮大队长一改刚刚的囧态,反而颇有兴致地挠挠下巴,往身后的大床上一靠,嘿嘿嘿地自己笑起来。
  从他媳妇儿今儿的表现看,虽然距离观云看雨的日子还有些时候,但是……慢慢修远兮的路途前方,已然出现指路之明灯啦!可喜可贺啊!
  倒在床上得意地乐呵的楚中校决定:今晚做一桌美味,来庆祝一下!o(n_n)o
画外音:囧,你个吃货啊!活该你这么大岁数儿还抱不到媳妇儿!)
  不提楚铮心里盘算着晚餐的菜品,只说在盥洗室里的韩子禾,她也在一旁美滋滋的琢磨着:矮油!人家学生大太阳底下苦哈哈地训练,做老师的在树荫下约会什么的,好羞涩啊!
画外音:果然你们是两口子啊,这不着调儿的劲儿都一样呢!……不过,你不用想太多,等军训起来你就晓得啦!想约会?哦呵呵呵……做梦!)
  ……
  军训开始前一天,是正式的假期,韩子禾和楚先生很难得的睡了个懒觉。
  直到太阳高照,阳光透过单薄地窗帘投射进屋内,照的里面的人再难装作天还黑着、照的二人良心松开了对生物钟的压制,这俩货才不情不愿的睁开眼——啊!梦尚未做完呐!
  楚铮及时松开放在背对他的媳妇儿腰间的手臂,嗯,不要问他为什么从地板搬回了床上,在违反媳妇儿不合理的惩罚时,咱们楚中校就是这么爷们儿!
  楚大队长睁开眼的第一件事儿,就是蹑手蹑脚,以出任务时的速度,立刻跑回地板上,趟在昨晚特意留下的铺盖里。
  在他躺下的下一秒,韩子禾也睁开了眼。
  看着窗帘外的明亮,韩子禾撇撇嘴:幼稚的男人!当她不知道他过来么?!笨蛋!
  同一时间,楚大队长也勾起嘴角儿:试探第一步——成功!哦也!……嗷儿!
  别误会,省略号儿前的惊叹,是楚铮心底的小人儿举着剪刀手在欢呼;省略号儿之后“嗷儿”的一嗓子,是楚队长破口而出的惊叫。
  无他,他媳妇儿以精准的手法,抛出一个刁钻的弧线,让楚铮刚刚忘记带走的袜子球儿,准确无误的在楚铮傻乐的嘴上着陆啦。
  于是,大清早儿的,楚铮的小院儿不再清静无声,反而一连串的笑闹叠叠传出。
  路过院门外的人闻声,不觉笑道一声“年轻真好”。
  而事实是,楚中校被自己的臭袜子(洗过的啦)“亲过”嘴儿以后,他便追着媳妇儿要公道……楚某人心里小琢磨着,怎么也得混上个亲.亲才好罢休哦!
  于是,被媳妇儿给拍成不倒翁的楚先生,以他顽强不懈之毅力,让媳妇儿韩子禾苦不堪扰,到最后,终于有所进益——亲了老婆香颊一口,可喜可贺啊!(未完待续。。)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