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可怜被殃及的楚中校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楼道对峙事件落下帷幕,事后韩子禾将商务管理c班全体学生叫到一块儿,准备训话。
  只是,当三十多个大脑袋一起仰望着她时,滚到韩子禾嘴边儿的炮轰——停止了滚动。
  到最后,她也只是长叹一声,语重心长地将他们这回行为的得失分析了一下;又叮嘱他们今后要听教官的话、跟着规矩走;最后,留下一篇“同样的事儿,在深思熟虑之后你们会怎样处理”的自省作业,韩子禾便挥挥手,让同学们解散回去。
  其实,韩子禾是明白,今儿这事儿,实则起源于“商务管理c班”这块儿招牌;不过,她对于这次的冲突颇有些不以为意。原因无他,因为学校之前那些届“商务管理c班”都是平平安安、圆圆满满地完成军训。
  可是,正所谓“智者千虑必有一失”,韩子禾老师忽略了一点:原先那些届商务管理c班的学生都是混过去的,可她带的这一届,因为她在准训期期间对他们的训练,加之任教官言语上的刺激,从而造成了这一届的c班不同以往的心气儿,这帮孩子心里都憋着一口气儿,准备一鸣惊人!
  因此,有些事情发酵,也是偶然中带着必然的。
  且不说接下来几天会出现的状况,只说韩子禾解散了队伍,一个电话儿拨过去,又把楚铮队长叫出来了。
  而这次见面的目的却是——拧耳朵!
  刚刚那个电话儿,依旧是楚铮拨过来的。这位粘媳妇儿队长是想看看媳妇儿是否顺利回到宿舍,正巧儿赶上那么一出儿。
  因为当时韩子禾正顾着反击呢,因此楚铮的电话没接着后,她干脆用手机发了条儿短信。
  短信上只有三个字——“等着瞧!”
  楚铮电话没打通,还接到一条媳妇儿手机发来的、疑似恐.吓的短信,不由得有些坐立不安,连队员过来打趣儿,都毫无兴致地挥手赶人:“奏凯!奏凯!老纸想静一静!”
  这好容易过了将近一个小时,媳妇儿主动回电了吧,嘿。那冷森森地语气哟——楚铮苦着脸颠颠儿地再度赴会去啦。
  “说!你和那个姓任的少尉女军官是怎么回事儿?老实交代!”在一处无人的角落里。韩子禾一手叉腰,一手拧着楚铮的耳朵,气哼哼问道。
  “姓任的?我哪里认识姓任的女军官啊!”楚铮双掌合拢着,虚握住媳妇儿拧他耳朵的玉手。连声告饶。那yù哭无泪的表情还挺真实。
  韩子禾咬着唇。运用上一世的职业手段观察一会儿,这才确认楚铮没有说谎,终于开恩。松开手掌:“你可能不认识她,可她未必不认识你啊!”
  说着,她语速颇快地将刚刚楼道里发生的一幕,一五一十地讲述出来,顺便将对方提到她约会时的眼神儿也都生动地描述出来,那细微劲儿,让楚铮深情地表示:“媳妇儿,你拿高校教授当主业,实在是太屈才!你应该来我们特战队啊!”
  “老实点儿!”韩子禾一副审查官的表情,看得楚铮不敢再贫嘴,立时开动大脑,努力调查记忆库。
  到最后,他干脆一个电话儿打给:“老郑,查查那个商务管理c班的责任教官——姓任的女少尉……滚你!老纸是会报复的人么?!哎呀,让你查你就查!哪那么多贫话!……诶!先别撂电话,记得,保密啊!行啦!撂吧!真啰嗦!”
  放下电话儿,楚铮一脸讨好地凑向韩子禾,一改刚才对的嘴脸,很真诚地眨着眼睛表示:“等一会儿啊媳妇儿,咱们慢慢儿查,不急,不急哈!”
  到此时,韩子禾已经看明白了,楚铮这厮还真是一无所知。
  既然判定对方不是装模作样,韩子禾的态度自然也略有好转。
  没过多久,的电话儿回过来了。
  楚铮听完,神色渐渐认真,大约是想了十来分钟,不知道是不是在组织语言,反正思索之后,这家伙说起来顺溜儿极了。
  “媳妇儿,你听我说啊,这事儿吧,说来话长。”楚铮楚中校抹抹额头上的虚汗,干笑着和他媳妇儿解释道,“其实吧,这位任教官,人家是厌恶我的。”
  “什么?她竟然厌恶你?凭什么!”韩子禾听到这儿不乐意啦。
  楚铮mōmō脑袋,略显憨傻地笑:“其实吧,她是邹静之的表姐……”
  “邹静之又是哪个?”韩子禾抓住关键,很危险地眯起了眼睛——楚中校,你很好啊,认识的女性真不算少哦!
  “呃……”楚中校忽然觉得喉咙发干,吞.咽了口口水,这才慢声道,“邹静之是邹老的孙女儿,邹老是咱们军属医院的老大夫……”
  邹老?邹大夫?韩子禾听着楚铮娓娓道来,脑海里不禁浮现出她刚穿越过来时,在军属医院见到的邹大夫的形象。
  直到楚铮绘声绘色地描述到当日他语战邹静之的表现时,韩子禾根据邹老大夫的表现,已经确定他就是她来到这个世界第一眼看到的那位老先生——呵呵,这是因为她的昏厥而做的弥补么?
  想到这儿,又听楚铮为了她,愣是把自己的绅士风度给嚼了的表现,终于一改刚刚的暴力女战士的状态,变回了温柔小媳妇儿的角色。
  果然,世界上那些无端纠缠,主要是因为男人不坚决不果断,才让人有了插.足婚姻的可能……若都能像楚铮之前那样坚定,恐怕也不会有人不要颜面的胡乱绮思,不守道德啦——因为没有操作空间啊!
  “估计邹静之将和我之间的对话说给她表姐听了,所以这个许少尉才会厌恶我、才会故意盯着我,这才可能发现咱们俩约会,进而胡说八道!”楚铮一脸愤慨模样地说着。
  虽然他表现得很不开心,但是韩子禾知道,他这个人是不会和女人动手的,甚至于报复都不会。
  这一点,也很让韩子禾满意,只有懦夫和蠢货才会朝女人动手。
  有时候,绅士风度,不仅仅是气质,更重要的,是那颗心的绅士——而作为华夏人,韩子禾更愿意称其为“教养”。
  知道因由而放松下来的韩子禾,终于同意楚大队长递上来的关于精神补偿的申请——因为韩子禾刚刚吓得他小心脏噗通噗通地直乱跳。
  在看准没人的时候,韩子禾跳起来,按住楚铮的肩膀,抱.住.他的脖子,蜻蜓点水一般地,在他额头上留下一个无形地唇.印儿。
  ……
  风飘过,轻抚着缱绻相伴的身影,带着不尽的欢喜,无限眷恋地,在她和他相.交的手心儿间来回穿梭。(未完待续。。)
  ps: 感谢“丫丫很爱睡觉同学”的月票。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