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六章(加更)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第三百四十六章:
  楚铮没想到,他竟然在准备给老领导回答的当天,听到了他媳妇儿给出的答案,而且这种答案,竟然完全是他心底所希冀的!
  “媳妇……”楚铮说不出话来,喃喃地开口,半晌无言。
  他很感动,也很愧疚。
  “楚大队长,”韩子禾不喜欢这种带着忧伤的氛围,此刻阳光明媚,他们当真不该把这大好时光làng费在伤感中,“我琢磨着,你在特战队再打拼,也不可能打拼到五十来岁吧?人啊,不服老不行,你就是身子骨儿再棒,该给年轻人机会的时候,就得往后退……
  什么时候说什么事儿,该用体力的时候,就不能过分压榨那可怜的脑容量;该用脑力来利国利民的时候,就别老胳膊老腿儿的和年轻人比健壮,此一时彼一时么!
  所以,我等你退到办公室,到时候,再让你好好弥补。”
  “……”楚铮闻言有些纠结,按说,他媳妇儿这带着宽慰的话,应该让他感动之极,可他现在为啥有些啼笑皆非的感觉?
  啥叫“过分压榨可怜的脑容量”?啥叫“老胳膊老腿儿?”
  媳妇儿啊!你这是嫌弃我比你大啊?还是觉得我头脑简单四肢发达?
  楚上校虽然知道他媳妇儿言语的正解,可就是控制不住地不免多想。
  好吧,多愁善感这个词儿,根本就不适合他们俩。这两口子搁一块儿,就应该二了吧唧的傻乐呵。
  韩子禾自然不知道楚先生的怨念,这家伙自从韩子禾念叨过三岁一个代沟之后,便特别介意自己和韩子禾有三道代沟。
  韩子禾现在的注意力,其实还在楚铮之前说的那棵树上。
  作为一个有点儿追求完美主义的人,韩子禾挺讨厌那种不完善的感觉的,他们两口子过来一趟,主要目的没达成,怎么着都有点儿不对劲儿。
  “等下!”韩子禾原本无意的一瞄,让她发觉出些一样。扯了扯和她牵握在一起的楚铮的手。“快,咱们去那里看看!”
  话音未落,韩子禾便拉着楚铮三跳两蹦的往西南方二十多米的地方跑去。
  几乎在他们落定的一瞬,楚铮立时惊道:“哎呀!我想起来了。当初刻树的地方就是这里。”
  韩子禾顺着他指向的地方看去。楚铮抬起二人相握的手。指向斜前方那块儿足够两人大的石头:“媳妇儿,你瞧,我当时就是踩着这块儿石头开的第一枪!”
  韩子禾闻声。直觉一道道黑线仿若瀑布一样,从额间而下,这人还能靠谱儿点儿么?这块儿石头和刚才那块儿,没有根本上的区别,好么?
  估计是韩子禾鄙视的眼神儿太强烈,饶是楚上校那等皮糙肉厚的人都有点儿扛不住,干咳两声,干笑道:“内什么!刚才就是因为这两块儿石头太过相像,才弄混的!……不过,这次绝对不会错!”
  楚铮说着说着,又兴奋起来,他拉着媳妇儿走到石头前,蹲下:“媳妇儿,你看,这石头缝儿里,还长着小花儿呢!……当时,这种笑话儿长在石头边儿上,没想到这么多年过来了,它们竟然相处的很好,都相依为伴了!”
  韩子禾听着楚大队长温柔似水的声音,她看着他那五官几乎柔和了以往岁月所有温情的模样,不禁……狂汗!
  韩子禾同学:好家伙,楚上校,您啦写故事去呢!您现在未免也忒有想象力啦!……好家伙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您重回幼年时光呢!
  “好吧,看来是.春.风.把种子吹到了石头缝里”韩子禾站起身,揉揉有些稍稍酸麻的双腿,扭头四处寻么起来,片刻,她就着楚铮的袖子,笑道:“楚队要是欣赏过眼前的美景,就看过来吧!你看,这里的这些花,是不是就是石头缝里的那些小花儿?”
  “嗯!”楚铮对于自己媳妇儿的话,执行能力都挺强,他媳妇儿说让他回神儿,他便转过来研究他媳妇儿指给他的东西,“就是它们。”
  确定花还是当初那片花,楚铮起身沉吟片刻,朝着东南方向走了几步,在一棵瞅着挺顺溜儿的树前,摩挲起来。
  好半天,时间长的韩子禾都看过好几棵树了,楚铮这才哈哈哈地笑起来:“媳妇儿!快来!就是这棵树呢!”
  韩子禾此时和他相距五六棵树的距离,一听他相唤,转身便到:“就是这棵树?”
  “对,就是它,这回不会错啦!”楚铮笑呵呵地在树干上方的一处地方不停地摩挲,他手放在的地方,比韩子禾还高了两个头。
  “我忘记它也是要长高的!”提到之所以花这么长时间找寻的缘由,楚铮不好意思地半低下头,mōmō鼻翼,“当时,我记得是在我鼻尖这个高度刻的字,没想到现在都比我还高了!”
  “嘿呦诶!难得楚大队长效仿一回古人!”韩子禾瞧他这副难为情的样子,觉得甚为稀奇,不免蹦到他跟前儿,调笑道,“这也算是佳话一段啊!古有楚人刻舟求剑,今有楚队刻字寻迹……嘿呦喂!都沾一个‘楚’字!”
  说起典故,韩子禾这才想起来,那刻舟求剑的古人,是战国时期的楚国人。
  楚铮一沾他媳妇儿,脾气便奇好无比,加之此刻又是小夫妻间的打趣,虽然他是被打趣的一方,却也觉得甘之如饴:“是是是!让韩教授看笑话了,我这大头兵遇上你这小秀才,也是没招儿啊!”
  他这是把“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这典故化出来说笑。
  “没招儿就对啦!男人,有本事有招数及该对着外人使,只有无能的家伙,才跟媳妇儿斗心眼儿耍威风呢!”韩子禾老师会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机会,给楚大队长灌输“正确的丈夫观、男人观。”
  “是!媳妇儿说的对。”楚上校挠着脸,赔笑谄媚道。
  韩子禾睨了楚铮不老实的目光一眼,伸手放到树身上,也轻柔地摩挲起来。
  按照指尖上传过来的手感,韩子禾不觉一字一字地辨析出声:“犯华夏者,虽远必诛!”(未完待续。)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