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七章+第三百四十八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第三百四十七章:
  “你写的是这句话?”
  其实,韩子禾想说的是:第一次开枪,您老人家就写这句话?这心理素质!
  看看人家想想自己,人家第一次开枪,是热血澎湃;自己上辈子第一次开枪,是接连数天不振,要不是队长用上激将法,恐怕她还要低沉一段时间。
  这对比对的,也太辛酸了!
  “怎么,媳妇儿,你觉得我会写哪句?”这会儿楚大队长头脑频段儿显然没和他媳妇儿的波长对上,当然,他也想象不到他媳妇儿会对他当时的表现略微吃醋,他以为他媳妇儿和他评判诗词呢!
  “我认为?我以为你会来一句‘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呢!”韩子禾嗔了楚铮一眼。
  当然,这话也是韩子禾的心里话,楚铮在她心里,一向是率性中带着几分侠气的人。
  “噗哈哈!媳妇儿,你是不是武侠小说看多了!”楚铮对于他媳妇儿利落的回答,大笑起来,没别的,就是这诗句从他媳妇儿口中吐出,仿佛瞬间把他带入一卷卷古色古香的武侠篇章中,凛然与铁血间,又带着不仔细体会便难以察觉的柔情。
  “洒脱!真洒脱!”楚铮一看媳妇儿杏眸圆睁,典型的要拿他撒气的表情,立时递出举起来的大拇指,赞道。
  “贫嘴贫舌!”韩子禾也让他逗笑了,抿着嘴儿也难以将嘴角的弧度压下。
  “来。媳妇儿,咱们坐在这石头上,听你老公我跟你讲讲当初那战斗的故事!”找到了最有纪念意义的地方,楚铮也不再提带着媳妇儿去坡地看落日了,反倒将外套脱下,垫在石头上,环着媳妇儿一起坐下,仰头看着近在咫尺的树干上的诗句,轻轻地晃着身子,慢慢地讲了起来。
  这一讲。便是一个下午。
  直到日近黄昏。夫妻二人方才站起身,意犹未尽地看着这处让人的心和精神都感受到幽静的地方,准备离开。
  “以后有时间,我再带你来!”楚铮的保证信誓旦旦。却招来他媳妇儿轻轻地一拳。
  “这话说的。跟你想来就能来似的。这一回,也是人家田上校看在你提供信息有功的份儿上,才破一回例!你要是拿着鸡毛当令箭。不用多,只一回,人家田上校也好,雷中校也罢,人家立刻就不认识你了!”韩子禾笑着伸出食指,照楚铮的额间点了点。
  楚铮随弯就弯,照顾着他媳妇儿的手指,将脑袋往他媳妇儿的指尖上递了递,笑道:“天下的好地方多的是,你老公我战斗过的地方俩手都数不过来呢!等有时间,我一一带你去看看!”
  对于楚上校的话,韩子禾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楚铮见状,也不再多言,只是心里暗暗下保证,保证以后尽量挤出时间多陪陪媳妇儿。
  ……
  夫妻俩走出雨林,再往里走,就是z市那座原始雨林公园的第二区域——真人军事模仿实战的地方。
  小两口悠哉悠哉地摇着十指相握的手,享受着夕阳晚霞的经过这里时,没想到竟然让他们遇上了两个熟人。
  “是你们俩!”正对面儿走来的一行人,打头儿的女子见了他俩,不禁叫出声。
  正说笑着的韩子禾和楚铮夫妻俩,早就感觉到前面儿来人,只是想着对方的气息并不危险,脚步也看不出受过训练,便都不以为意,正想着他们两口子人少,给对方让路时,前方的人竟然看到他们便叫出声。
  二人抬头一看,没想到还真是熟人。
  前方唤他们的,不是别人,就是前一天在赛车场莫名其妙跟他们别劲儿的原妙。
  而她身边儿,还跟着付广。
  瞧二人的站位和不同于前一天的气息,韩子禾看看楚铮,小两口儿心里都明白,这二人恐怕是交往了。
  不过,对方于他们而言是陌生人,他们之间关系如何,韩子禾小两口儿也不关心。
  “楚先生,韩小姐!”付广见原妙一惊一乍的,不由得宠溺的看她一眼,拉住她的小手儿,笑看向韩子禾二人,礼貌的颔首,打招呼道。
  “付先生,原小姐。”对方是男朋友站出来,楚铮自然要赶在他媳妇儿开口前说话。
  韩子禾见他这般,也不争,只是跟着楚铮一起朝对方点点头,算是打招呼了。
  “二位,这是去原始雨林观赏风景啦?”付广见他们走来的方向猜道。
  当然,他再怎么猜也猜不出这两口子是从禁区回来的。
  “是啊。”楚铮露出得体的笑容,点点头,“诸位这是得胜回还?”
  付广笑道:“算不得得胜,之前和朋友打过好几场平局,这不,我们用过餐,又过来,准备赶晚场玩儿个痛快,至少今天得分出胜负!”
  “你们要不要一起玩儿?”原妙盯着韩子禾半晌,方才开口道。
  此时,楚铮已经寒暄够了,准备离开,听她这么一说,不禁看向韩子禾。
  他这般动作,看在付广眼里,以为是韩子禾做主;看到原妙和其他人的眼中,则是楚铮有些心动,想问问媳妇儿/女朋友的意见。
  可真实的情况是,楚大队长觉得,对方的女朋友开口了,作为异性,他应该让自己的媳妇儿上前对话。
  韩子禾回视他一眼,转而看向原妙,笑道:“可惜原小姐的好意了,只是我们夫妻俩还有其他安排,就不在这里耽搁大家的时间了。”
  “你怕了吗?”原妙闻声,面色依然,却紧紧地盯住韩子禾,反问道。
  “什么?”韩子禾没想到她会这么问,有点儿想笑。
  “妙妙!”付广见原妙这么开口。立时捏捏她的秀手提醒她这么说话不合适。
  可是原妙这会儿可不领情:“昨天你在赛车上赢了我,今天你敢不敢在这里和我一决高下?”
  前一天,韩子禾和楚铮非常生猛的把匪徒绑起来的事儿,因为部队没人说出来,故而她和付广都不知道。
  她现在这么一提,付广怕韩子禾和楚铮下不来台,赶紧笑着冲他俩报以歉意的一笑,拉住原妙,赶在她开口前,便和韩子禾楚铮说了再见。
  可惜。原妙并不领情。她很不配合的将自己定在原地,挡在韩子禾的前面,说什么也要和她较量一回。
  第三百四十八章:
  “原小姐,”韩子禾看着面前这位势做拦路虎的大小姐。终于正视地开口道。“原小姐。您这么执着,究竟是因为好胜,还是输不起?”
  她这么一问。原妙神色一变,好胜和输不起,是有非常显著的差别的,前者用在年轻气盛的年轻人身上,是中性词;后者无论放到哪个年龄段的人的身上,都不好听。
  “对不起,韩小姐,妙妙一见到厉害的人,就手痒,总恨不得和人家比试一下,找找自身的差距,从而提高水平……她这人性子直,不太会说话,遇到熟人,大家彼此了解,倒还好说,要是遇上了不熟悉的人,总是不免误会。今儿我们着实打扰二位了,还请见谅。”付广适时地将话扭转,话里话外都表示原妙就是个好奇心强,且又喜欢不断提高自我的女孩儿。
  这话讲得颇有水准,一下子便见原妙从不懂事儿、没心xiōng的泥沼里择出去。
  韩子禾又不是和他们搞辩论、亦不是跟他们吵架,没必要揪着关键词不放,既然有人眼色颇佳,她自然乐得立即脱身。
  “就不能比一比么?”刚刚付广一接话,原妙就知道自己之前太冒失了,心里也知道对于面前的二见之人,一笑了之是最好的选择,可她心里就是不甘心,总觉得当初对方替她当人质,多少有些自恃本事儿居高临下的意思,她很想找机会用自己的实力说话,哪怕一次,只要赢一次……不不不,哪怕打个平手,她心里都好受许多。
  可怜巴巴儿的看着韩子禾,固执的任付广如何劝说,脚底下扔不肯一动。
  她这形象,和素日里泼辣开朗的形象大为不同,别说她身后的那一干队员看傻了眼,就是付广见了,虽然喜爱她平日的样子,可这会儿瞧着,内心深处也不禁发软。
  “原小姐,我瞧着您的步伐身姿,想也是练过身手的,只不知,您练这身手,是为了什么?强身健体、自我保护?还是满世界的找人挑战比试?”韩子禾见她这么犟,不由得开口道,“恕我直言,若是您练武、赛车,只为了到处和别人比对,那您还不如和电脑比试,等您把这种数据化的对手百分百赢过,再和别人比吧!”
  天地良心,韩子禾这话纯粹是告诉原妙不要太过争强好胜,练一身本事儿的根本目的是为自己服务的。
  可也许是她说出来的话有些绕,听到原妙耳中,就不是那么回事儿了:“你这是看不起我?还是说,你认为自己比你口中的数据化对手要强。”
  原妙的愀然色变,令韩子禾大为吃惊,到现在,她头一回遇上这种说不清的主儿。
  “原小姐,我的话翻译一下,就是,武者,在于止戈;同理可见,赛车也好、这种野战游戏也罢,玩耍一下,只是取悦自己而已,强求和别人较个高低上下,完全没有必要不是吗?”要是输了的话,如你一般的人,心情岂不是更加地糟糕?
  “我要是偏要和你比你!”原妙纠结半天,决定还是干脆一点儿,她即使不占理,也要刁蛮到底,反正她心里这么想的,便总要如愿才是。
  原来是个任性的孩子啊!属性还是“熊”!韩子禾了然的看看她,又看向了付广:“付先生……”你们家的熊孩子,你们家的人到底管不管?
  “抱歉。”付广估计是太晓得原妙的性子,又或者他也不舍得让她不高兴,便嘴角含着歉意的笑,冲楚铮和韩子禾耸耸肩,表示他也没辙了。
  嗯,你管不了?明白了!
  韩子禾点点头,她这人有一副侠义心肠,最喜欢教育教育不懂事的熊孩子怎么做人了。
  楚铮是谁?
  楚大队长一眨眼,便看透他媳妇儿眼底的雀跃。
  他媳妇儿的那股子难以排遣的兴奋,让楚铮楚上校立时提起十二万分的警惕。
  轻轻地扯一扯自己媳妇儿的袖口儿,眼神儿示意她:媳妇儿,万事留一线啊,别折腾的太过哈!
  韩子禾眨眨眼,表示:收到,明白。
  扭回头,她冲原妙露出一副和善的笑。
  突然,毫无防范的打了个哆嗦,原妙不知怎地,看着面前的韩子禾,总觉得心底有些不得劲儿。
  当然,如果她愿意深究的话,便会知道,此时心底的不痛快,有一个名词,叫作“惧意”。
  “法不轻传,功夫不能轻易示人,若是原小姐执意要和我比试,那就看看追不追的上我吧。”话音落,韩子禾悠哉悠哉地迈着步子,直视大道前方,一步一步的走开了。
  和原妙擦肩而过时,她还朝她挤了挤眼睛,笑道:“要努力追哦!若是走出这里,我可就直接回家啦!”
  说完,便笑呵呵的举起手向后找了找:“阿铮,跟上!”
  “知道了!”楚铮见她这样,眼前一亮,心里不免也跟着较起劲儿来。
  他冲付广等人点点头,便大步流星地追着媳妇儿而去。
  原妙睁大眼睛,直呆呆地看着那夫妻俩依次和自己擦肩而过,直到付广轻轻地拍拍她的肩膀,她才缓过神儿来。
  “队长,你到底追不追他们啊!”她身后的队员忽然问道。
  “我这是被忽悠了?”看着越走越远,怎么也不像被人追的韩子禾,原妙气恼起来。
  “我瞧着不像,兴许都是有真功夫的。”付广叹口气,拉住原妙劝道,“萍水相逢而已,何必那么较真儿,也许这辈子都不会再遇一回,何必为他们伤神儿呢?……你不是想打夜战么?走,咱们先过去办卡儿,再有一个小时就该开始了。”
  “你是说,他们没有骗我?”原妙的思维还留在刚才,又问道。
  付广见她这样,无奈地点点头。
  “这样……”原妙轻咬着下嘴唇,片刻,一咬牙一跺脚,倔强地说了句,“我就不信我练了二十来年的长跑,还跑不过她那么个小个子!”
  言毕,她将姿势一摆,迅速地追了过去。
  “诶!”付广一个没拉住,原妙便向灵活的兔子一样蹿了出去,只能苦笑着安排众人,“你们先过去办卡挑地儿,我现在过去追她,最多一个小时,咱们在赛场聚,电话联系吧。”(未完待续。)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