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三章+第三百五十四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第三百五十三章:
  “媳妇儿,我跟你说,咱们家湛湛这样可不行啊!他太淘气啦!”晚上,夫妻俩在卧室里说着话,楚铮头疼的将下午发生的事儿缩了一遍,到最后,语气里有着无力,“虽然冯老不介意,可我心里总是……我不是那种扒着领导往上爬的人,可是,湛湛这小家伙儿这么淘气,有特别的胆大妄为,现在这么小还没事儿,可等他长大了,还这样,咋办呢?”
  “你这人就是喜欢杞人忧天!”韩子禾放下手中的文件,冲着楚铮叹气道,“要我说,孩子今儿下午做的就很好!孩子这种自我保护意识就是要从小培养的……你别不服气,你想想,今儿下午是遇见了冯老,可要万一遇到的事坏人,你说孩子这样做,是不是就自救成功了呢?”
  “话不能这样说,咱们军区大院儿,能有什么危险的事儿?”楚铮对于自己媳妇儿对儿子做的各种训练,已经无力点评了,反正点评他媳妇儿也只有选择的听。↑點小說,
  “楚大队长,你要明白,你儿子是会移动的人,他有自己的意识……他不肯能总是在大院儿呆着吧?他是不是得去学校?是不是会和小朋友交往?学校会不会举办春游?就算是咱俩带着孩子出去,保不齐还可能会有马虎的时候……这些时候,是不是需要孩子有良好的心理素质和反应力、行动力?”
  “好吧!”楚铮就知道自己说不过妻子,只能低头自认不足。“可是……小家伙儿未免太没轻没重一些,他脑子快,人聪明,在大院儿里的孩子,模样人品都是头一份儿,我就怕小孩子在这样的氛围里,容易养成自负的性子。”
  楚铮的话也有些道理,韩子禾点点头:“你说的也对,这一点的确得重视……湛湛不但需要拓宽朋友圈儿,还得多见识见识更聪明的人。他的视野必须开阔!”
  想到这里。韩子禾来精神儿了,她直起身子,推推有些困倦的楚铮:“你知道不知道,b大附小就要招生了。我想着。找找人。把湛湛安排进去。”
  “这有点儿早吧!”楚铮一听他媳妇儿的话,立刻就不困了,“媳妇儿。咱们家孩子是聪明吗,的确应该培养,可咱们也不能为培养孩子,就把孩子的天性束缚住啊!他还是孩子呢!那么小就进竞争力那么强的地方,我怕他吃不消。”
  这话就是不赞成了。
  韩子禾听出来,便有些不乐意:“你说什么呢?什么不竞争啊!你看看这个军属大院儿里,这些孩子之间就没竞争啦?谁比谁聪明,谁比谁有号召力……等等等等,不都是竞争吗?人生活的阶层越高,这人与人的竞争,就越不可避免,咱们做大人的,应该教会孩子怎么处理与同学朋友的竞争关系,而不是先带头帮他逃避。”
  “媳妇儿,咱们话说远了啊!”楚铮一听他媳妇儿较真儿了,不禁苦笑起来,“你不知道咱家湛湛生日小么?他得七岁才能上学,怎么说也得等下次招生了,你可别折腾了,要我说,顺其自然最好!咱们慢慢儿引导孩子对学习的兴趣,免得强压过去,孩子厌学了怎么办?”
  “你就会说这种话!”韩子禾听楚铮话里的意思,气得揪起抱枕就冲着楚铮轻砸了几下儿。
  “我说的是实际!媳妇儿你心里肯定也有这样的担忧!我说的对不对?”楚铮好声好气地接过抱枕,哄起媳妇儿来。
  “你别哄我!”韩子禾从楚铮的环抱中挣脱出来,认真的说道,“我不管,这次说什么我也得给他送到b大附小,你这个做爹的要是不管,我就自己找朋友帮忙!”
  “你!”楚铮对他媳妇儿真是没辙了,说到最后只能举手投向,“好好好,都听你的,成了吧?也别说你找人,我找人,这不离招生还有一个学期的时间么?咱们先问问湛湛的想法儿,他要是愿意到新地方交新朋友,咱们俩就找人,给他办到b大附小去,行不?”
  这话韩子禾爱听!
  满意地点点头,韩子禾将头放到楚铮的肩膀上:“我也不是那种整天嘟囔着孩子学习学习再学习的家长,可我觉得吧,这人啊,要想有成就,就得从小儿奋发图强,一点儿都不能松懈,这样,长大了,才能有大把大把的时间享受生活、享受自己的奋斗成果!”
  “你这是说你自己么?”楚铮听着媳妇儿的话,多少有些认同,“可是,媳妇儿,你要知道,像你这样小小岁数就拿到那么高学历的人,简直凤毛麟角,不要太少啊!你不能把你这样儿的个例,用到咱儿子身上,这样对他很不公平。”
  “我知道!”韩子禾笑道,“我也没想着.逼.他怎么着,就想着给他创造一个良好的学习环境和氛围,至于他怎么学,只要不学坏,我都尊重他的想法儿!”
  真能这么做到才好!
  楚铮无语地在心里发出一声感叹。
  “不过……”楚铮想起之前相和媳妇儿说的正题,立刻道,“我想着吧,要不要给小家伙儿准备一下军事化的训练呢?”
  “军事化的训练?”韩子禾一听这话,便知道楚铮这是要把儿子当兵练了,不禁问道,“怎么练?你不会真以为你儿子能站得住吧?”
  “咱们不试一试怎么知道他成不成?再说,他是男孩子,从小儿建立正确的观念,对他未来的人生都有莫大的好处。”楚铮怕媳妇儿心疼孩子不舍得,连忙道,“再说,很多功夫都要从小练起,这孩子筋骨好,学东西也快,正是这样。咱们才要及时教会他懂得身上的功夫应该什么时候使,应该怎么使。”
  楚铮这话同时引起了韩子禾的重视,也是,自从湛湛出生,她又是给他泡药澡,又是教他一些从小打基础的动作和呼吸,到现在,虽然拳脚功夫没学什么,但是湛湛的力气和灵活劲儿,却已经甩同龄人很远了。
  第三百五十四章:
  这样下去。凭他的天赋和领悟能力。读到初高中和大学时,应该可以达到高手才有的功力,那时,要是他还像现在这样。不懂得约束自己的聪明和能力。那对他而言。的确算不上是好事了。
  想到这里,韩子禾内心深处已然是赞同楚铮的建议了。
  不过,她这会儿没说出来。楚铮自然不知道媳妇儿的心思。
  他怕媳妇儿会阻拦,便又开始历数他家儿子从小到大的淘气事儿:
  “媳妇儿,你别以为我是危言耸听啊!你记不记得咱儿子做过的‘好事儿’?你要是不记得,你听我一件一件数落给你听!
  之前因为和韩云吵架,这小家伙儿竟然把韩云的笔记本儿电脑放在了他要做的地方,他借着他人小动作利索,蹲在椅子后面,就等着人家韩云往下坐呢,人家刚要坐下,他就把笔记本儿推过去,让人家韩云自己把自己的笔记本儿坐坏了!”
  韩云是韩子禾二哥韩子梁的二儿子,比湛湛大六岁多,因为被他爸妈宠得不像话,又因韩子禾和韩子梁夫妇的关系几近冰点,所以这孩子总是找机会欺负一下湛湛。
  幸好湛湛聪明不说,动作利索,力气也不比韩云那个身体痴肥的家伙小、有特别会学话,这才让韩云的欺负不敢放到明面儿上来。
  加之,湛湛又有个特别会护短的妈,有一回韩云不耐烦的推了湛湛一把,韩子禾就差点儿把韩云他爸韩子梁抽一顿,愣是.逼.得.韩子梁和田云两口子把韩云给揍了一通,方才罢休。
  “你净说这话,你怎么不说他怎么欺负咱儿子的!”韩子禾原本对韩云只是一般,现在她却是听都不想听人提起这个侄子。
  “怎么欺负?他能怎么欺负?湛湛是那种吃亏的人吗?上一回,他们俩吵架后,湛湛不是把韩云的作业本儿扔进了韩云房间的垃圾筒里,这孩子,愣是让田云亲手把韩云的作业本儿扔掉了!”楚铮提起这个就来气,要不是他媳妇儿拦他,他肯定把这孩子教育八百回了!
  提起这个令人啼笑皆非的话题,韩子禾也忍俊不禁:“好啦,好啦,他这小家伙儿是过分了点儿,可那回之后,咱们不是也教育过啦?咱们可不带清算已经批评过的事儿啊!”
  楚铮听他媳妇儿这语气,就知道他媳妇儿没走心,立时认真地说:“小孩子不能这样放逐!你说咱们教育过他了,我原本不想提,既然媳妇儿你说出来了,那我就得说说了,你自己想想,他是自己交代、主动承认错误么?他那是被咱俩回家之后戳穿,才交代的!”
  韩子禾知道楚铮心里的担忧,只是她觉得,他们俩基因在这里摆着呢,湛湛就是再调皮,也不至于犯错。
  “韩子禾同志,你不能犯这种想当然的错误!”楚铮每次这么称呼他媳妇儿,就代表着他要严肃认真地和媳妇儿谈谈了,而这时,韩子禾也会端正态度,和他认真讨论商量的。
  “好吧,楚上校,你说。”韩子禾无奈地点点头,打起精神,准备听楚铮说个一二三四五来。
  “湛湛是小孩子,这肯定没错儿,可小孩子才没有是非观,才不懂得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不然,也不会有人说,孩子们具有一种天真的残忍!这不是说他们这些小孩儿人性怎样,而是说,咱们做家长的,的确任重而道远,对于孩子,哪怕一点点儿的不足,都要特别重视,而且需要及时对他们进行矫正。”
  韩子禾点点头,这道理她接受。
  见媳妇儿仍旧特别明理,楚铮心里松一口气,又道:“他和韩云的事儿,可以说是个例,但,媳妇儿,他可不止和韩云闹啊!就说他和杨嘉的矛盾吧!这孩子,竟然把谷子放到了杨家的头发夹子里,咱爸妈楼下不是有一家人养鸟儿么?他用的就是那家人专门儿给自己家鸟儿吃的谷子,结果,愣是让杨嘉被鸟儿追着啄!你说,他这样对不对?”
  杨嘉,是韩子禾三姐韩子麦的小女儿,也比湛湛大了六岁多。
  那小丫头因为是韩三姐夫杨准星家唯一的女孩儿,所以自小娇宠着长大,略微有些小性子,因为她和韩云岁数儿相当,自小玩儿到一起去,所以因为韩云,便不怎么待见湛湛。
  别看湛湛岁数儿笑,但他看得懂别人对他的好赖,故而,他也没少折腾时常对他酸言酸语的表姐杨嘉。
  “你别说杨嘉怎么对他,不过是酸他几句,他一个男孩子,难道还要和女孩子计较?”楚铮在他媳妇儿开口替儿子说话前,便出言拦道。
  韩子禾也觉得自己儿子有些睚眦必报了,当然,“睚眦必报”这个词儿是楚铮说的,韩子禾心里只是觉得这小家伙儿有点儿记仇而已。
  “不要说而已,咱儿子做的事儿,可不止这些!”楚铮也是越说越觉得儿子的情况必须重视起来,“杨嘉咱们也不提了,就说说她亲哥哥杨诺吧,那孩子比咱们湛湛打了将近十岁,平时虽然有些不对付,但到底是因为他妹妹不喜欢湛湛,他就跟着冷着湛湛而已,平日里并不像韩云那样找茬儿。
  可就是因为杨嘉,咱们湛湛竟然把杨诺背后对班主任的埋怨话录下来,存到u盘里,照着杨诺记下来的班主任的邮箱,竟然给人家班主任发过去了!你说说!他这是不是非常非常小肚鸡肠啦?”
  提起这事儿,楚铮便气不打一处来:“男孩子,哪怕互相打打,或者动一动小心思,都可以理解!可湛湛倒好,竟然玩儿起打小报告的手段来!用这种小人的方法来黑人,你说,他这样做对不对?”
  “我怎么不知有这回事儿?”这不是韩子禾护犊子偏袒儿子,她当真不知道这事儿。
  “这不是……”楚铮终于明白啥叫作“言多语失”啦,这事儿原本发生在韩家,韩父、韩母也是无意中发现的,知道这事儿后,他们就立刻将事情给抹掉了,只是背后跟楚铮说了说。(未完待续。)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