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第三百六十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哈,两个小时之后换回来,比现在多几百字,算作赠送哈
  ……………………………………………………
  虽然二老也不赞成外孙孙这么不光明磊落,可到底心疼小外孙,不忍心让三女儿知道,不然,以三女儿韩子麦那性子,她一定会把事情闹出来,到时候,对小湛湛可不好。+點小說,
  当然,以二老对小女儿的了解,他们更不敢把这事儿告诉小女儿韩子禾,不然,小湛湛一定会让他妈好一顿教育。
  因此,二老这才将事情告诉了楚铮,并且嘱咐小女婿,等小女儿出差回来,一定也要保密,不然以后,他们什么事儿都不告诉他了。
  对此,楚铮是保证过的。
  他这种以军人为荣的钢铁男儿,那可是一个唾沫一个钉,说到就要做到,对此,二老是特别放心的。
  只是,韩家二老怎么也想不到,他们那说话算话的小女婿,竟然说漏嘴了。
  “我找这个小家伙儿问问去!”韩子禾也是说风就是雨,这会儿生气了,起身就要去儿童房找那呼呼大睡的小家伙儿算账,全然不顾这会儿已经是该睡觉的时间,说着就要出去。
  “你这是干什么!”楚铮一把拦住媳妇儿,哭笑不得的手,“媳妇儿,你看看时间!都几点了?这会儿湛湛正睡得香呢!你就是把他叫醒,他也是迷迷糊糊的。恐怕连你说的什么都不知道呢!时间有的是,你只要知道怎么教育他、从哪方面着手板正他,还愁没工夫管他么?来来来,咱俩说话呢!管教孩子又不急于一时啊!”
  “你好意思说呢!”韩子禾也知道这会儿出去不妥,便冲楚铮发脾气道,“你好意思说呢!你口口声声要好好儿教育孩子,说孩子这不对那不对,可真到了该管教的地方,你怎么就不和我说啦?难道我还会吃你儿子不成?”
  楚铮自知理亏,也不争吵。只是一个劲儿的劝:“媳妇儿。那次我把那臭小子也当真是狠狠地修理一遍,小家伙儿自己也知道错了,也知道什么叫‘大丈夫须得光明磊落了’,我瞧他那样子。是真知道错了。便想着给他一次改正的机会。这才遵守约定没和你说。”
  楚铮这样解释,时过境迁到现在,韩子禾不信又能怎样?
  “还生气呢?”楚铮笑嘻嘻地凑过来。被他媳妇儿一把推开。
  “你接着说湛湛他到底还做过什么!”韩子禾看向楚铮,示意他接着往下说。
  楚铮笑道:“有,自然还是有的,只是那些你都是知道的,我们瞒你的,也只有这些啦!”
  韩子禾闻声,这才减少了些怒气。
  楚铮见妻子神色见缓,方才又道:“湛湛这个淘气包儿啊,去岁不是趁着楚剑平午睡的时候,把他头发给剃光啦。”
  楚剑平是楚铮二哥楚铸和妻子章荟的次子,比湛湛大了将近八岁。
  韩子禾听到这儿,想起楚剑平一觉醒来时,委屈的小表情,也不禁笑了起来:“那也是他自找的,谁让他趁着湛湛午睡,在湛湛脸上画小乌龟的?你没瞧见他妈章荟都没说什么吗?”
  “那也是二哥提前嘱咐章荟的,要不然,她能善罢干休?”楚铮看他媳妇儿笑得娇俏,也很没辙,这护犊子的女人啊,真是不能用常理来看。
  “当然,咱们也不怕她闹,咱们就说这个事儿,你说湛湛那孩子,怎么就这么淘气?”一提到儿子淘气,楚铮的话就不少。
  “这也就算了,他跟二哥家的俩孩子就特别不投缘,楚剑平的事儿就算了,你说人家楚剑鸣怎么着他啦?他比湛湛大十三岁呢!平时看着也挺稳重的,结果咱们湛湛倒好,往人家睡觉的地方放老鼠夹子!要不是人家随手往床上扔了本儿书,那可就被夹住啦!”
  这事儿是楚母告诉楚铮的,虽然她很心疼大一点儿的孙子,但到底没造成什么伤害,因此,她也只是偷偷儿问了问湛湛,并不敢直接告诉三孙子楚剑鸣什么,生怕让二儿媳章荟知道了,找小孙子的麻烦。
  这次,楚铮对于儿子做出来的事儿,毫不隐瞒的跟媳妇儿说了,哪怕之前他妈特意嘱咐过他,不要告诉韩子禾。
  为此,湛湛的小屁股在他妈妈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后,立刻就受到了加厚版的待遇,那白白胖胖的充满.肉.质.感.的.小屁股啊,一直到第二天晚上,还隐隐约约看到上面儿的红色的手掌呢。
  不过,教育孩子是一回事儿,但是在背后和楚铮说的时候,又是另一回事儿。
  “咱教育孩子归教育孩子,但道理咱俩得说明白。你们家那边儿的孩子也好,我们家那儿的孩子也罢,就你说的这几个,最小的也有十三四岁了罢?就现在孩子们的营养水平和思想进度看,那刻比咱那会儿的十岁的孩子还成熟呢!
  好好好,咱就按他们的实际岁数儿算,他们平均年龄比湛湛大十来岁呢!不知道照顾、不知道让着点儿弟弟就算了,那也不能没事儿就找茬儿欺负表弟/堂弟吧?
  楚铮,你自己想想,扪心自问一下,咱儿子是那种没事儿找事儿的么?他们不理他,他自己玩儿的也挺好!但是,他们要是欺负他,咱儿子也不是那种任凭人欺负不反击的!
  要我说,咱们俩当着孩子面儿,应该给他树一树正确的行为规范;但底下,你也得说说你妈那边儿的人,管好自己的孩子!不然,真让湛湛把他们怎么着了,可别跟湛湛计较!”
  “你说你这人,怎么一遇上自己孩子。就特别护犊子呢!”楚铮对自己媳妇儿这种态度,哭笑不得,“咱俩现在说的不是其他人!是咱们对自己孩子的教育问题。”
  “我倒觉得是一回事儿!”韩子禾睨了楚铮一眼,“反正我自己娘家那边儿,我是撂下话了,既然几个孩子那么没缘分,就少接触一些,省得大家都抱怨……你那边儿没说吧?”
  “我能不说吗?家里有这么一尊加强版的监军,我要是不说,还想好好儿混?”楚铮这话笑着说出来。便立刻遭到了他媳妇儿若暴风骤雨般的拳雨。
  “不过……”韩子禾见楚铮识趣儿。便也不纠结在之前的争论上,毕竟教育孩子是大问题,事关孩子的一生,不能小觑;这不是可以闹脾气赌气的事儿。所以。韩子禾本身。自己也认真琢磨了很长一段时间,“这孩子的确应该学会什么叫‘分寸’,免得他仗着本事儿胡来。”
  “诶!这就对了啊!”楚铮听到此。方知自己媳妇儿之前只是生气那些孩子对湛湛的态度,但是关于湛湛本身的问题,他们夫妻来还是很有默契的。
  “可是,该怎么教他呢!”韩子禾在和楚铮达成一个共识,立刻又抛出了一个更重要的问题,“湛湛虽然听得懂咱们的话,可说到底他还是个五岁出点儿头的娃娃,小孩子,你也知道,忘性大,性.子.也不定,就算这会儿点头答应了,说不定过两天就让他跑到爪哇岛去了。功夫白费不怕,就怕他不受教!”
  “我又不能总打他啊!”韩子禾说到打孩子的时候,不自觉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掌。
  楚铮见此,嘴角不可自抑地动了动,他想起自己媳妇儿教育孩子的方法来,那就是三步走:
  闻声细语讲道理→道理不通就动手→动手之后再讲理
  这手段搁谁身上谁立时服软!
  主要是媳妇儿她动起手来,那气势太吓人啦!
  楚铮自己想起来,就觉得“狂风暴雨”这种带着场景描述喻意的词汇都不足以描写他媳妇儿教育孩子时的场景的百分之一。
  “我看,棍棒教育,就算了吧!”虽然“管教湛湛”这一论题是楚铮提出来的,但到底他很心疼儿子,不由得先给他儿子谋个福利,至少先将儿子从那暴力教育中择出去。
  其实,楚铮也想不明白,她媳妇儿要不是遇到过分的事儿,一直听温柔的,也不因为能力本事儿而强势,怎么一遇到教育孩子这问题时,就不由得动手?
  “你说的没错,咱们的确得温柔一些,不然让小家伙儿产生逆反心理就不美了,现在他还小,不懂什么,再大点儿,真到了青.春.期……不行!一定不能把教育问题拖到他的青.春.期!孩子们大了,就不容易教育啦!”韩子禾越说越认真,说到这里就好像真的遇到了青.春.期.不服管教的湛湛一样,那小模样那叫一担忧不已。
  该温柔的,应该是媳妇儿你吧?人家我好像一直很有耐心的,好不好!楚铮心里默默吐槽。
  等听到他媳妇儿跨越时间式的担忧后,更是想望望天,他媳妇儿这思维飞跃模式,他根本跟不上啊!
  “那就……潜移默化?”楚铮见他媳妇儿越想越皱紧的眉头,试探地说道。
  “对!潜移默化!”韩子禾闻声,眼前一亮,“小孩子不就是应该潜移默化么?将正确的行为方式和思考方式在生活里慢慢养成,时间那么一浸润,可不就习惯成自然啦!养成了好习惯,只要咱们多关注他,就不怕他学坏!”
  好吧,想长远一点儿就长远一点儿吧!未雨绸缪总比啥都不过心的好!楚铮细腻想着。
  “那……”楚铮见他媳妇儿兴奋之后,又深深地陷入沉思之中,生怕他媳妇儿又升起什么“奇思妙想”来折腾他们爷俩,立刻启口提出建议,“媳妇儿,你看哈,咱能不能通过睡前故事,来给他讲讲道理?”
  “睡前故事?咱俩不是一直给他讲么?”韩子禾眨眨眼,似乎抓到了楚铮话中的意思,只是因为满脑子都是儿子的事儿,一时没反应过来想明白。
  “我的意思是,咱们是不是该给儿子讲讲他这个年龄段可以听得童话故事?”楚铮见他媳妇儿一副懵懵懂懂的样子,压下内心里真实的.蠢.蠢.yù.动,放在被子里的右手打了那只想捏捏他媳妇儿小脸蛋儿的左手,干咳两声,呵呵地笑着说,“你看哈,媳妇儿,咱俩是不是应该调整一下教育思路?
  湛湛说到底还是没上学的孩子,咱们天天儿的给他讲实战故事,是不是这步子迈得有点儿大了?听到最后,我怕他分不清故事里的是非曲直,万一太崇拜暴力了,可咋办呢!”
  “可我一直在故事的最后,给他辨清故事里面的是非曲直啊!每次都是湛湛自己把道理说清楚的!”韩子禾有些委屈地瘪瘪嘴,正要辩驳呢,忽地目光一凛,有点儿凶巴巴地点着楚铮的肩膀,问他,“诶!楚大队长,是不是你给儿子讲故事时,把故事吧唧一下扔过去,讲完就拉倒?”
  拉住媳妇儿的小手儿,楚铮开始了怨夫模式:“你说自从咱们在b市定居下来,你就一点儿一点儿开始便忙了,尤其是儿子出生之后,你更是经常出差……媳妇儿,你自强奋斗是挺好的,可是,你不能忘了家里还有一个老公和一个儿子吧!”
  “委屈啦?”韩子禾听楚铮那可怜兮兮的声音,不禁笑看过去,“这话让你说的,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天天的在外面儿乱跑不回家呢!”
  “可也不是原来那样,我一回家就能见到你了!”楚铮没有得到他媳妇儿的回应,有点儿不满的嘟哝着。
  “那你把我变小,搁你口袋里时刻带着好不好!”韩子禾没好气儿的伸手戳了楚铮脑门儿一下。
  不过,楚铮的话也让她有些感触,她自觉不能将儿子大撒把给楚铮,而且楚铮也不容易,他风里去雨里来在危险的任务里出没,她怎么也要多关心一下他。
  想到这里,韩子禾叹口气,话里的语气也渐渐软下来:“这次巡回签售事宜一结束,我就和陈铭谈,把工作减轻一些。”(未完待续。)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