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五章+第三百八十六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第三百八十五章:
  韩子禾虽然对楚铮这种行为无语,但奈何陈筝这孩子太讨喜了,就算起初她有些心不甘情不愿,后来也乐意了。
  于是,在陈筝入门俩月之后,韩子禾开始了对他有计划的锻炼。
  到现在,刚刚接受俩月训练的陈筝,已经可以一口气跑下八百米了。
  听到老师的关心,陈筝连忙说:“有的,老师,我这些天一直按照您给我开的计划表来锻炼,每天都有记录。”
  “那就好。”韩子禾听到他这么说,欣慰的点点头,“我这些天要忙其他的事儿,暂时不能盯着你,你要自觉哦,每天按照我说的方法训练,先坚持一阵儿,等我忙回来,再看你的锻炼成果进行微调,或者调整,到时候再说。”
  “嗯!”陈筝和韩子禾已经算是熟悉了,可饶是如此,他说起话来,脸颊还会越来越红。
  这孩子听到韩子禾的话,连忙点头,一双烁烁发光的黑眸很认真,那样子就像要握拳加油一样,看起来很……萌。
  “小筝,原来老师给你开小灶儿啦?我说你这身体越来越棒啦!诶,要我说,你不如每周末都跟我出去散散心,咱们骑骑马、打打球、跑跑跳跳的,结合老师让你做的晨练,肯定能起到加倍的作用!”一直闷头读书的赵郡承突然抬起头,一双桃眼晕染着笑的看向陈筝,提议道,“老师,您说呢?”
  赵郡承扭过头,笑眯眯地看向韩子禾。
  虽然韩子禾不待见他的处世方式。但不能不承认,这丫儿的的确有勾人魂魄的能耐,用女流氓的话说,这丫儿的太有让人犯罪的冲动了!
  当然,身边儿有楚大队长那么一个成熟、俊朗、高大、英气、充满男。性。荷。尔。蒙。气息的家伙在,韩子禾老师自然不会对着一个看上去还有些稚嫩的学生犯痴。
  只是,这家伙在认真时提出的建议。的确有可用。性。
  “不错。陈筝,你们学长的建议很好,你可以考虑一下。”韩子禾之所以赞成。更主要的是,她希望赵郡承可以用他那开朗的。性。格和宽广的人脉帮助陈筝拓展一下人际交流能力。
  陈筝那孩子太腼腆羞涩了,这样的孩子,将来走上社会。会比较吃力。
  当然,韩子禾多少也要提点赵郡承两句:“小赵。你学弟这。性。子你知道,他是个乖孩子,你得注意一下。”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轻松,都不需要韩子禾多说。赵郡承就听懂她要说的意思——别让你外面的草草把好孩子陈筝带坏了,当然,也要带他见见世面。帮他改善一下他那腼腆的。性。子,帮他提高一下他的交际能力。
  “老师。您放心吧,我不会吓到他的……”赵郡承依旧笑眯眯地,他看看和他像个数个空位的陈筝,看他都快把脑袋低到书桌上的傻样儿,笑道,“当然,我更不会让外面的人把他吓到。”
  “那就好!”韩子禾笑着颔首,看着他们学长学弟相亲相爱(?)的样子,欣慰地松口气。
  她那儿是松口气了,却不知道跟小绵羊一样老实的好孩子陈筝快要哭出来了。
  他虽然入门晚,但对于身边儿这个看着就有压迫感的学长,他真是出心儿的发怵。
  因为怕他受欺负,他叔叔早在他入学前,就把他老师名下的俩学生的来历查了一下。
  学姐郑葶还好一些,靠自己的努力一步一步走出来;可学长赵郡承就不同了,听他叔叔说,这人来历不简单,家里面儿把“钱”、“权”、“势”都占齐了不说,赵郡承本人从小学到高中再到大学,都是不简单的角色,说他是一霸都不夸张了。
  叔叔时常叮嘱他要对这个学长敬而远之,而他,也因为赵郡承之前的经历引起了对初高中时不怎么美妙的事情的回忆,因此,从一开始,他就对赵郡承这个看起来对他很和善的学长心存警惕。
  要不是赵郡承太热情,他早就有多远闪多远,哪怕让他蹲角落里听课都没问题!
  韩子禾自然不清楚她这个小学生的心理,当然,要是明白了,也许她还会在问明赵郡承的意愿后,帮助他们接触,以让陈筝“以毒攻毒”地忘记当初的心理伤害。
  “老师。”赵郡承好像不想放过缩着脖子的陈筝,尤其是看他憋得鼻尖儿通红的可怜样儿,更是兴起了逗弄他的恶趣味。
  “老师,最近我们寝室要进行调整,正好儿我分配到了双人间,室友的名额还空着,小筝他们的宿舍也要整合了,听说,因为他们寝室的三个室友都不准备住宿舍了,小筝可能会被分到南院儿后面的宿舍,地方有点儿偏……您看,要不要让他住我那里去?”
  赵郡承这么一问,韩子禾也没想到,当时就是一怔。
  她第一反应是看看陈筝的意思再说,毕竟他们都是大人了,她必须要尊重他们双方的意见:“你问问陈筝怎么想吧?要是你们俩都同意,我会跟系里面儿说的,估计这两天就能调过去……小筝,你是怎么想的?愿不愿意和学长住一起啊?”
  “我、我……”陈筝可怜巴巴儿的看看老师,又看看盯着他笑的赵郡承,不禁打了个寒颤。
  就跟要入虎口狼窝儿的小兔子似得,陈筝想摇头,可在赵郡承虎视眈眈(?)之下,不敢说出“不”字来。
  他不知道,他越是这么一副含羞难说的样子,韩子禾才会越发地误会他害怕住到偏僻的地方、害怕和不是一个专业的人做舍友。
  于是,没什么默契的师生二人默默地对视片刻,韩子禾没接到陈筝脑电波,便想起了陈铎拜托她照顾侄子的事儿,心里叹口气。干脆替她这位腼腆的学生说出了心里话(你确定?):“那行,小赵,你以后记得要多关照自己的学弟啊!小筝就拜托给你了!”
  “老师您放心吧,我可是他的学长呢!亲学长,不照顾他还能照顾谁?”赵郡承答应的爽快。
  而可怜的陈筝同学,却是一副惊呆之极的模样,那怔忡地样子。当真跟五雷轰顶一般。把他轰得大脑一片混沌!
  第三百八十六章:
  却说韩子禾正好笑地打量着瞬间蒙圈了的学生陈筝,竟然还以为人家孩子是高兴得说不出话来。
  倒是知道内情的赵郡承表面儿上一副君子之风地欣慰笑着,实际内里窃笑不已——小样儿。叫你没事儿就躲着学长我!难道我是只虎,会吃了你不成?
  当陈筝正沉浸在不知所措的情绪中时,小教室的外面传出一阵喧哗的闹声。
  韩子禾耳朵尖,稍稍辨认便听出其中一个时隐时现的声音的主人正是她的女学生郑葶。
  眉头微蹙间。韩子禾按桌而起,正要过去一探究竟。
  不想屋里的赵郡承比她还要快上几分:“有事弟子服其劳。学生先过去看看。”
  说着话,赵郡承已然夺门而出,楼道里还传来他高声的呵斥:“你们什么人,怎么敢到学校里来。sǎo。扰。我们b大的学生。真当这里是谁都能进来胡闹的?”
  “老师……”陈筝跟在韩子禾身旁,看样子有点儿像是准备保护老师;不过,这孩子刚鼓足的勇气。在听到赵郡承那喝进人心、震撼人心神的一吼,当即便是一个寒颤接一个寒颤地哆嗦了几下。顿时像。春。雷。一般,将他的勇气瞬间驱散。
  他小心翼翼的看着韩子禾,双眼中带着几分请求:“老师,我、我还是不要麻烦学长了,我、我住学校安排的地方挺好的,也、也算是锻炼了。”
  “这……”韩子禾皱起眉来,她这会儿心神都在外面,一时之间也分辨不出这孩子说的是真心话,还是怕自己麻烦人的推让,“这事儿等会儿再说,咱们先看看外面是怎么回事儿。”
  “哦。”陈筝闻言,不禁有些懊恼自己话说的太不合时宜,抬手照着自己脑袋敲了一下,偷偷地数落自己,“我真是太没眼力见儿啦!”
  韩子禾潜意识地对这只小绵羊没有防范,自然也没有注意这孩子的自言自语,她将门一拉,迈步出来,正好儿看见赵郡承把郑葶护在身后,和一对儿中年夫妇以及两个人高马大的小伙子对上了。
  他们之间,另有一对中年男女貌似拉架,不停地冲赵郡承身后的郑葶说:“阿葶!你就不出来解释一下?我们是坏人?我们是你的家人!”
  “够啦!”郑葶此时情绪有些激动,一张煞白地小脸儿面无血色,一双明眸之下,代表着眼袋的黑影明显地驻留着,看得出,一周未见,这姑娘又憔悴了不少。
  明明是个不输影视明星的美人儿,近来却越发像让风雨。摧。残。的枝,让人见了不禁为之可悲可叹。
  “够啦!你们闹够了没有!我都说了,我没有钱!没有钱了!”郑葶眼神冷冷地,看向正在地上打滚儿哭闹的夫妇,恨声道,“你们要真是非得要钱,就干脆把我扒皮抽筋,分出肉和骨头论斤卖了算了!”
  “你说的这是什么话!”两个小伙子中个儿高的那个撇撇嘴,“姐,你这话说的没良心了,这儿是哪儿?京城啊!寸土寸金的地方,你能在这里扎下根儿来,怎么会没钱给在穷山沟沟里生活的爹娘弟弟钱?我看你就是不想管我们了,不然,你哪儿弄不来万八千的?”
  “万八千?”郑葶闻言,目光一愣,眼神儿直射向随儿子话点头的父母,冷声问道,“你们也这么想的?”
  “娃儿啊!你不能自私啊!就算你不管我们,你能不管你弟弟?他可是连初中都没毕业,你念的却是大学啊!”郑葶她爹带着哭声哀叹起来。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是我这辈子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啦!”郑葶忽地,跟发疯一样仰天大笑起来。
  大笑了片刻,她忽然面色一狠,将手里的包包使劲儿地甩到了她爸妈的面前,“喏,这里面是我所有的存折和银行卡,你们都拿走吧!都看去吧!看看里面能不能凑出万八千来!”
  “阿葶,你这是跟谁说话呢!”一直打和的男人不高兴了,指着地上的包包说,“捡起来递给你爸妈!”
  “呸!”郑葶也顾不上一直以来的维持的形象了,此时她就像是一直红了眼睛的恶狼,看到谁都恨不得给他来上一口,“你又是哪儿的!你装什么好人?要不是你撺掇,他们能过来?”
  “哟!你这是要疯啊!连自己的叔叔都嘛?”和郑葶叔叔在一起的妇女不乐意了,揪着她叔叔的胳膊说,“我就说不让你管、不让你管!你偏不听,现在怎么样?里外不是人吧?走!走!走!小蒿咱们走,他们一家子的事儿,让他们自己解决,咱们不劝了!”
  说着话,她就拽着郑葶的叔叔往外走,边走边冲郑葶似笑非笑地说,“不过,阿葶啊,别怪我这个做人家婶婶地没告诉你,要不是我们,你爸妈早就闹得你连书都读不下去了,你不识好人心就算啦,以后啊,你们家的破事儿也别再找我们!……二哥二嫂,你们以后再来京城,就别来我们家了啊!免得我们一家人不好做!”
  这话说完,一直站在郑葶亲弟弟身边儿的男孩儿摇着头叹着气的直道:“葶姐,我爸妈一听到我报信儿就过来帮你了!你啊!”
  话不多说,便跟着他爸妈转身离开。
  这之间郑葶一直怔怔地冷笑着,直把她对面儿的父母和弟弟笑得害怕了,才道:“你们也别老拿郑苗的学历说事儿,他不到初中辍学,那是因为他自己不学无术,整天跟外面儿的人混,让人家学校开除了!
  当初因为这个,你们还妄想让我也不要参加高考了,免得把你们儿子比对的太难看!要不是我从小到大一直是镇里的状元,学校老师惜才,我特么早就让你们给毁了!你们是不是觉得我活着太碍眼,非要把我逼死才甘心!”
  说到激动处,她推开一直挡在她身前的赵郡承,当真像疯了一样,朝向她的父母和弟弟的方向冲去。
未完待续。)(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