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五章+第三百九十六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第三百九十五章:
  “媳妇儿!媳妇儿!”好容易把儿子哄出门儿,让他“祸。害”大院儿的小盆友去,楚铮溜到媳妇儿跟前儿,笑得一脸垂涎样儿,看得韩子禾寒毛直立。
  “你干什么啊?这幅样子!”韩子禾朝窗外看看,“这太阳……也没打西边儿出来啊!”
  “说什么呢!我这不是稀罕你么!”楚铮这家伙愣是挤到他媳妇儿坐的椅子上,非得和媳妇儿揽着肩、并排看电脑。
  “哎呀,你这大块儿头,再挤我,我都要掉下去了!”韩子禾挣着胳膊把楚铮往另一边儿推,“没看到我正干活儿呢!”
  楚铮坐着的另一端是放在窗台旁的软塌,此时它的一边儿和韩子禾所坐的凳子侧面无缝。连。接。在一起,楚先生即使掉下去,也是摔坐在软榻上,所以韩子禾同学推他推得很放心。
  “别介啊,媳妇儿!都好长时间没腻乎了,你不稀罕我了?”楚先生露出宠物特有的卖萌眼神儿,可怜兮兮地耷拉着唇角,看上去好不可怜。
  “装!你接着装!”韩子禾本来已经打开文档,准备开篇新文,谁想到楚先生这会儿兴致颇高,搅合的她都没辙了,只能关掉文档。
  “这不是难得么!”楚铮轻声自语地嘟哝着,“自从有了湛湛那个臭小子,咱俩的二人世界就没出现过!上次约会,还是大半年前呢!”
  楚铮抱怨着,韩子禾一听,也有点儿愧疚,也是,她这里不是忙工作就是忙孩子,的确对楚铮有所忽略;尤其是他前不久刚刚出任务回来,这十天的假期还没歇两天呢!
  “好吧!这个周末归你了!”韩子禾是个爽利人,既然意识到自己所为不周全,自然也痛快承认。也愿意弥补一下。
  “好极了!”楚铮听此,眉飞色舞地拍手,忙不迭的合计着接下来的二人之旅,“媳妇儿。你们这不也快放暑假了么,暑假一到,你就要开始签售之旅了,不如……这两天咱们采购去吧!买一些出去旅行必备的东西,然后吃几顿làng漫之餐。看看电影、逛逛夜景,算是放松一下,更多的精力,咱们留在出行好啦!反正到时候带着那个臭小子,咱俩肯定轻松不了!”
  “都听你的!”韩子禾笑着点点头,这种小事儿,楚铮愿意决定,她也乐意听之。
  不过……
  “孩子怎么办?”韩子禾想到他们俩人二人世界去了,湛湛这小家伙儿咋办呢?
  “这几天老郑两口子在家,我专门儿问了问。他和弟妹都不出去,咱们把孩子搁他们家就行,反正以前也不是没这么做过。”楚铮安排的理所当然,“而且老郑他儿子睿睿不是最喜欢和湛湛玩儿?正好儿咱俩成全这两个小家伙儿。”
  “呃……好吧。”韩子禾想了想,欣然同意。
  “我说楚上校啊,您出息了啊!听您这么一安排,我再傻也能听出来了,您这是早有预谋啊!”韩子禾纤细的食指点在楚铮的肩窝,似笑非笑地睨着他,那双仿若会说话的眼眸。带着无限旖旎的风情。
  她那么一笑嗔,瞬间将楚上校的神魂勾得入境,小两口儿的脑袋越靠越近……
  呼吸与呼吸相触,彼此的。体。肤。尚未接触。对方的气息已经打在了彼此的脸庞。
  那一息一息的微喘,一点一点地放大,伴随着彼此跳动的心房,一下一下,敲击在彼此的灵魂之上。
  情与情的。相。接,好像的涟漪。一点点敲动着未说出口的情谊。
  含情脉脉与刹那永恒相牵相引,若水的眼眸在情海中闪出无法遮挡的光芒。
  进一步,再进一步……
  一点点的靠近,额头与额头轻轻地触在一起,让彼此的灵魂同时地轻轻战栗,带着说不出的激动和兴奋,带着讲不尽的欢喜和投入……
  “爸爸!妈妈!我要去动物园!”
  小孩子稚嫩地叫闹声,比大门突然而开的声响还要惊人,让两个即将muamua的小夫妻一个激灵,刹那便拉开了距离。
  “咳咳!没礼貌!”楚铮尴尬的干咳两声,瞥到媳妇儿红润了脸颊,整理着衣领闪到了一旁,赶紧拉开自家儿子的注意力。
  湛湛无辜地睁圆双眸,往左转头看看他爸,又向右转头看看他妈,不明所以地咬起手指,纳闷儿地说:“你们怎么不理我啊!”
  “理、理什么啊!你、你不是说出去和小盆友们玩儿了吗?怎么这么快?平时也没见你这么乖,今儿怎么净捣乱呢!”被打扰了好事儿的楚大队长没好气儿的说着儿子,心里也暗暗决定,呆会儿一定要把媳妇儿带出去约会,有儿子呆的地方,他根本就别想得逞!
  “呜呜,妈妈,爸爸他欺负我!”小湛湛一听他爹口气不善,凭借着小动物般的趋吉避凶的本能,吱溜一下跑到他妈身边儿,抱着他老妈的大腿告状,“妈妈!爸爸欺负湛湛,湛湛好怕怕啊!”
  这小混蛋,哪有半点儿害怕的样子?楚大队长看着他儿子用那吓吓唧唧的语气去告状,但那张小脸儿却不满了得意和嘲笑,气得他头发都快要炸起来,这小混蛋,就是故意给他捣乱的!这小东西简直是老天爷扔下来给他添堵的!
  “你瞪他干什么!”韩子禾整理好情绪,没去注意她儿子的表情,只是mō着小家伙儿的脑袋,瞪了楚铮一眼。
  “不是!媳妇儿啊,偏心眼儿没有这么偏心眼儿的啊!”楚大队长有理没处儿说去,气得至绕圈儿。
  “行啦,他这么小的孩子,懂什么,你跟他计较,有意思不?”韩子禾好笑的瞥他一眼。
  “我就是觉得这小东西太鬼了,咱俩得好好儿教育教育,不然等长大了,得把咱俩都琢磨进去!”被破坏好事儿的楚上校乎撸着他那毛茸茸的短发,咬牙切齿地表示要对湛湛施以小惩。
  韩子禾看他这么幼稚,也懒得理睬他。干脆拉过儿子,轻抚着他那小脊背,轻问道:“怎么想起来要去动物园了?不是说好和睿睿他们做游戏么?”
  第三百九十六章:
  “没什么好玩儿的!”提起做游戏,湛湛有些没精打采。“玩儿来玩儿去都是那样儿,又不是正式的打仗,过家家而已,没意思!”
  “嘿!没意思?!”楚铮一见他儿子这个劲头,立刻呲起牙来。
  “妈妈!爸爸他要咬我!”湛湛一见他爹这样。小眼珠儿一转,立刻扭着小身子躲到他妈妈的身后,欢声尖叫着。
  “嘿!媳妇儿!你别拦着!我今儿非要让他知道知道谁是爹谁是儿子!丫儿的竟然骂我是狗!”楚铮撸起袖子,作势要拎起他来揍,他这幅架势,把湛湛吓得嗷嗷儿地尖叫着大笑。
  “好啦!这大热天儿的,你们不嫌闹腾!”韩子禾带着湛湛跟楚铮玩儿了会儿改编版的老鹰捉小鸡儿,直到湛湛跑红了小脸儿,这才推推玩儿。性。不减的楚铮,让他见好就收。
  替儿子乎撸着脑门儿。韩子禾半。搂。半。抱。地。跟他说:“好啦,玩儿高兴了吧?”
  看到儿子点头,韩子禾笑呵呵地用脸颊蹭蹭他的小脸儿,那肉嘟嘟地。质感,好玩儿的韩子禾蹭了好多下,知道儿子哼哼地抗议了,她这才说:“可是,妈妈昨天分明听到你和睿睿打电话,说是要和小朋友们玩儿攻坚战的,不管游戏好玩儿不好玩儿。你都不应该食言而肥哦!”
  “我没有说话不算数。”湛湛嘟起嘴来,“妞妞的舅舅给他们家打电话,说是要聚会;明明哥哥昨天有些发烧,陈阿姨不让他出来。就剩我和睿睿了,不好玩儿!”
  “不是有小白和胖胖么!我刚才还看到他们俩跑过去呢!你和睿睿找他们俩玩儿去!”楚铮怎么可能容纳这么一个大灯泡闪在他酝酿许久的二人世界计划里,赶紧给他儿子出主意。
  “我才不要呢!”湛湛也是个有要求的孩子,对于组队人员的素质还是很看重的,别看他岁数小,可他也有自己的坚持呢!
  “小白一碰就哭。不像妞妞那么聪明,和她组过几次队,每次都拖后腿,有一次还把妞妞碰倒了,妞妞的胳膊肘都紫了好长时间呢!”湛湛语言清晰地表达着自己的不满和理由,“还有那个胖胖,胖也就算了,可每次和南院儿的孩子玩儿,被俘虏的他是第一个,被俘虏也就算了,每次他都投降。叛。变!”
  小孩子快言快语,原就童言无忌,韩子禾听了也就是一笑置之,顶多再教育教育自己儿子,对待小朋友要宽容,不能那么挑剔。
  可她没想到楚大队长却喜欢较真儿,一听他儿子这些正当理由,立刻皱起眉来:“叛变?!哟!这习惯可不好,赶明儿个我看到老魏,一定得和他说说,小孩子得从小教育,别等长大了成习惯了……”
  “你胡说什么呢!”韩子禾听他这话,不免推推楚铮,说他,“你这么大个人,这么做可就没劲啦!小孩子之间的玩笑而已!哦,你把这话和魏参谋一说,人家面子上能挂的住么?挂不住了,他又不能和你发脾气,那回去,可不得找孩子算账?你说你这人,不是没事儿找事儿么!”
  “话可不能这么说!”楚铮可不认同他媳妇儿的看法儿,“俗话说得好——‘这三岁看大,七岁看老啊’!他们是什么孩子?啊?他们是军人的孩子!军人的孩子就不能跟一般的小孩儿那样!起码儿,不能老子英雄儿。软。蛋!铁骨铮铮,懂不?”
  楚铮和媳妇儿争论着,瞄到儿子一脸好奇地听他们说话,便低下头,拍拍儿子的肩膀说:“儿子,你记着,不管你将来参不参军、入不入伍,都没关系,只要你高兴!但有一点,你记着,身为一个人、一个男人、一个出身军人家庭的男人,要永远在心里铭记着‘铁骨铮铮’这四个字!要记住,男子汉大丈夫,流血不流泪!掉肉不掉队!别说投降。叛。变,就是打断了脊骨也要挺直了xiōng膛!”
  好家伙,楚大队长这么激昂的一通说辞,把他儿子的情绪都感染的亢奋不已,小小的一张脸通红通红的。
  “嘿!嘿!嘿!”韩子禾分别拍拍楚铮、推推湛湛的小胳膊,提醒,“我说您两位,差不多了吧?这是在家里呢,你们爷俩儿这是干啥咧?演讲呢!”
  “这是男人之间的对话,不管是在家里还是外面儿,都很郑重的!不要捣乱啊!”楚铮将头一昂,给他儿子现场表演一下什么叫“宁折不弯”。
  “就是!这是男人之间滴对话,妈妈不要捣乱!”湛湛那稚嫩的小声音也跟着响起,小大人儿一般地板着小脸儿,直直地挺起xiōng膛,好像要向他妈妈昭示他是男子汉一样。
  “好好好,两位男子汉大豆腐!我说,咱们在人后面儿打小报告,当真大丈夫?”韩子禾看着这爷俩傲娇的小模样,无奈地笑起来。
  “这……”刚刚还满通道理讲的爷俩儿,瞬间瘪茄子了。
  一大一小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约而同地抬起手挠挠脑袋,有些无语。
  “可话不能这么说啊!”楚先生辩解,“我的想法那不能叫‘打小报告’,怎么说呢,我告诉老魏,那叫‘防微杜渐’,‘防患于未然’!再说,这种事儿,有则改之无则加勉,小树苗儿要勤剪枝修叶才能长成参天大树啦!”
  韩子禾懒得理他强词夺理,只说:“管好你儿子就成!人家的儿子你别多管闲事儿!”
  “嘿!韩子禾同志!你这种思想可不对啊!你这么做,那不就成了‘各人自扫门前雪,莫管他人瓦上霜’了么!咱们这是部队,不是外面的社会,这种冷漠的思想可要不得!”楚大队长搬出在队伍里的架势,说道。
  韩子禾见他这副样子,也不理睬,只是拉过站在一边儿,满眼不解的儿子,问他:“儿子,你跟妈说一说,胖胖每次在游戏里投降。叛。变。这事儿,魏叔叔他知道不知道啊?”
未完待续。)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