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第三百九十八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第三百九十七章:
  “知道啊,魏叔叔每次都把胖胖揍得四处乱窜!”说到不待见的小伙伴被揍,湛湛有几分得意。
  “小坏蛋!就会幸灾乐祸!”韩子禾笑嗔着刮了儿子鼻梁一下,抬头跟楚铮说,“怎么样?人家知道!你说你这人,平时也挺谨慎的,今儿竟然这么孟làng!你想想,人家儿子的问题人家能不知道么?你这么跟人家一说,都是你们这种大男子。主。义。的。人,你让人家面子上怎么挂的住!”
  “这不都是战友,都是铁哥们儿么,要是别人的事,我也不回管不是?”楚铮悻悻然地mōmō鼻子,强拽出个借口给自己圆面子。
  韩子禾也不和他纠结,mōmō儿子的额头,笑道:“湛湛啊,你记得前些日子妈妈说要有礼物送你么?”
  嗯?湛湛闻言,一双大眼睛登时放出光来!
  礼物!
  小盆友对“礼物”这种词儿特别特别。敏。感,尤其是这种突袭般的惊喜,更让他对礼物有所期待。
  湛湛小朋友的记忆力相当不错,但凡是他爸妈许诺过的事情,甭管过了多长时间,他都不会忘。
  记得有一次,湛湛刚上幼儿园的时候,有一天突然就找他爸爸要机器人模型,他这么一张口,把楚铮都给问愣了,mō着脑袋半晌也想不出他儿子怎么突然来了这么一出儿。
  还是韩子禾问湛湛,这才知道,湛湛刚两岁的时候,楚铮给他讲故事时,曾经许过给他买会变形还会动会讲话的机器人模型给他玩儿。
  好吧,自己许过的东西,就是跪着也得把东西买来。
  于是,楚上校在他媳妇儿的白眼儿和他儿子的期待下,足足跑了半个来月,才托人卖到刚在m国发行的新型玩具。
  好啦。咱们把话往回说。
  韩子禾这里刚提起玩具,湛湛便立刻变成了小八爪鱼,一跳半米高的蹿到他妈妈的。身上,抱。住。他老妈的腰。说什么也不撒开,扭着小身子开始撒娇。
  “走!咱们看看去!”韩子禾抓住儿子的小手,往院子走去。
  说到这里,咱们要说一下韩子禾楚铮两口子现在的居住环境。
  因为调到了B军区,楚铮的位置又往上调了调。于是,部队安排给他们的住所就又变了,不再是军属楼,而是带前后院儿的六间房,走进一看,跟四合院儿似得。
  大概是上面儿跟楚铮透露过话,他这回调到B军区,基本上没有特别的变动,就要在这里干下去了,除非调到。中。央。不然这房子他们得住到退休了。
  所以,他们两口子也得到了对房子稍稍变动的权利——只是,大方向不可以更改。
  看看将要在这里住上几十年的地方,韩子禾和楚铮特有干劲儿的安排起来。
  韩子禾和楚铮的家在军属大院儿群的东院儿,一进门儿就是宽敞整洁的小院儿。
  小院儿虽然叫“小院儿”,但是面积却不小,加起来将近二百平米,一共平均分成左中右三部分。
  小院儿的左手边靠院门的位置是仓库,是放各种工具和杂物的地方。仓库的面积占了左手边空间的三分之一,另外三分之二则是沙土地。沙土地上边儿安置了各种运动器材。
  和左手空间相对的右手边儿,则是铺满了青草的草坪,面积约么六十平米,其中二十来平米的空间安装了各种滑梯、秋千、跷跷板等简易的游乐器材。
  小院儿三面墙。每面墙都爬满了青青的藤蔓,藤蔓上面间或点缀着各种或红、或黄、或白、或绿、或紫、或蓝的小花儿,花朵儿并不大,分布得却很密实,星星点点地铺撒开来,当风一吹的时候。此起彼伏,好像花海在翻涌,在阳光的照耀下,在淡淡地香气的散绕下,散发着独有的安谧和幽宁的气息。
  从小院儿往里走,则是呈一排矗立的六间大平房。
  用“大”来形容这六间房,确实不为过。
  因为这六间面积相等的房子,每一间都有五十平米。
  中间的两间被韩子禾和楚铮合并到一处,一百平米的大空间被前后等分成了五十平米的长条形房间。
  前面的被安排成了客厅。
  客厅也用隔断分成了三部分,最大的部分是正中间的区域,足有三十平米。
  客厅分出来的左右两部分,分别有十平米。
  左手边的地方,被三口儿人称为“亲子区”,里面装饰看起来很有西方田园风——有壁炉、有厚重的沙发、有皮躺椅,还有钢琴和吧台。
  客厅右手边儿的部分,则是被安排了“待客”功能,三口儿人称之为“待客区”。
  待客区的风格则有华夏之古风,里面有榻和各种古式桌椅,香炉袅袅间,琴瑟筝笛之声浅浅地隐现,伴着清茶之香,在从格子窗投进的温煦的阳光下,很能让人忘记身处红尘之中。
  隔断采用了苏州园林的圆月门,微型笑竹子一根一根地串成的帘子,远远看去仿真的同时,也颇有趣味。
  茶具和青花瓷里的干花枝遥相辉映,长圆形的紫砂盆中,几尾鱼儿在假山之间流动的水中畅游,缩小的亭子隐藏在同样被缩小的树林之中,山间的电子鸟儿,时不时地浅唱高鸣,让这小小的一处空间,变成了世外桃源。
  客厅的主要区域,则采用了现代简约风,在装饰品不断进入之后,这宽敞明亮的空间,带给人清新和温馨。
  和客厅面积相等的后半部分空间,由客厅左上角的隐形门相连,客厅的右上角,则对称的装饰出一处假门。
  推开客厅左上角的隐形门,怎进入了另一处空间,门正对着的地方,是厨房。厨房的两边儿,面积相等,约么有十六平米。
  厨房的左手边儿是卫生间,分为干湿两部分,因为卧室都配有卫生间。所以这里被韩子禾主要用作了洗衣间和烘干间。
  至于厨房的右边,自然是餐厅了。
  而厨房连同通向左右的小走廊,一共约么十八平米。
  第三百九十八章:
  六间平房,正中间的两间合并在一起了。于是以这处合并空间为中心,左右对称的四间房子便被安排成了卧室和客房。
  用楚铮的话说,他们可是要生两胎的,这投胎是一个儿,万一第二胎是俩呢。房间还是要多多益善为好。
  于是乎,在他的无赖纠缠下,韩子禾女士只能放下把房子继续合并的念头。
  客厅左手边的亲子区,直通湛湛的卧室。
  因为他还小,所以韩子禾两口子把他的房间竖着分为了三部分,最靠里面的,自然是十多平米的洗漱间;中间是将近二十平米的卧室,最靠外面的,是二十多平米的书房,当然。现在湛湛还小,书房暂时充当了玩具房来使。
  为了让小家伙儿长大了不抱怨自己没有。隐。私,韩子禾把和他们夫妻卧室相同的门留在了书房。
  这样,将来孩子即使长大,他们夫妻从书房进出也不会对他有什么影响。
  客厅右手边的两间大房的装修,也是照着湛湛的屋子来的,用楚铮的话说,孩子们的待遇都得一样,他们两口子不偏不倚了,孩子们的心态才会正常。
  好吧。为了现在还没影儿的孩子(们),那两间房间早已经收拾出来,只等着小家伙儿出世,再根据数量和。性。别。来细装。
  要说这两口子也够搞笑的。当时装修时,他们可是连湛湛还没怀上呢。
  他们小两口儿这举动,往好听上说呢,叫“思量长远”;要是往不怎么好听上说呢,就是“想得太多了”。
  好吧,这一对想得太多的璧人。给自己的卧室的格局的安排,又有不同。
  因为楚铮工作的性质,韩子禾认为他的书房应该有一定的保密性,于是,经过一番调整,同样分为三部分。最里面的部分自然是书房,二十多平米;剩下三十来平米的空间,左右分成两部分,靠里面区域划出十来平米做洗漱间,靠外面的二十来平米作为卧室,这样,即使小家伙儿(们)会好奇的进来,也不会闯进书房。
  韩子禾在这方面的细心让楚铮非常欣喜和感动,为了和媳妇儿的举动相应和,这家伙又在通往书房的门上安装了保密锁,oK!这下就更安全了。
  对于韩子禾家里有两处空房,楚父和楚母曾明确表示想住过来,帮忙带湛湛。
  对此,不用等韩子禾说话,楚铮先非常明确的拒绝了。
  开什么玩笑,他爸妈住过来,他那二嫂子和妹妹不知又该怎么说了。
  楚铮对问题想的很深刻,尤其是他媳妇儿时常“教育”他“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君子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所以,他和部队里的许多战友都不同,不会忽视大家庭的对小家庭的影响因素。
  更何况自从随军之后,他媳妇儿成天给他摆大院儿里婆媳不和的真实案例,这些吵吵闹闹把他听得都胆战心惊,他自然不可能傻乎乎地自己一头栽进去、身体力行地自己去体验一番。
  而且,自家事儿自家知,他很清楚把他爸妈引进来之后,他们家估计就成了儿童乐园了,他兄弟的孩子肯定也得跟过来,到时候他怎么跟媳妇儿二人世界?
  小两口儿之间的柴米油盐酱醋茶,那叫生活得情调;但是要掺合进其他人的柴米油盐酱醋茶,那就叫鸡毛蒜皮和枯燥无味!
  他楚上校,很快就要晋升的楚大校,可不会那么傻!
  当时楚铮拒绝了他爸妈的善意,楚父和楚母老两口儿还挺不开心,私。下。里。说起话来,自然也是认为是小儿媳在里面出的主意,自己儿子一定是“迫不得已”才出头的。
  为此,那年回楚家,老两口儿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
  韩子禾倒也光棍,你们既然不待见我,我就抱着孩子回娘家过年去,没啥大不了,反正你们也不是我亲爸妈!
  要说,这种光棍劲儿有点儿混,但谁让这招好使呢?!千言万语比不上这么一动,到最后,老两口儿让跟媳妇儿跑的小儿子埋怨几句,也只能窝着气,柔和了脸色,再不敢给韩子禾脸色看。
  被自己老爹老娘骂作“没良心”的楚大队长,倒是为此得到了连续一个月的“嘉奖”,这个尾巴长的大公鸡,美滋滋地佳人在怀,对于他爹妈的数落和怒其不争的几棍子棒打,全当作是挠痒痒了。
  也是,这皮糙肉厚的家伙,别说是他爹妈打两下了,就是他俩哥哥给他来两拳,于他这个究竟摔打的人而言,也是不疼不痒。
  咱们言归正传,接着将韩子禾和这家伙家里的后院儿介绍完。
  六间正房左右两边儿,各有一条古色古香的长廊通向后院儿。
  两条走廊对应相称,是夏天乘凉、雨天看景、雪天散步的好地方。
  最近湛湛喜欢上了滑旱冰,于是这种有扶手栏杆、可坐可站、空间宽敞、地面平坦的地方成了他练习滑旱冰时的最爱。
  两条走廊都通后院儿,而后院儿也被韩子禾和楚铮打理成了后花园。
  所谓后花园,自然有亭子、有流水、有小桥、有花草了、
  因为后院儿和前院儿面积相等,划出百十来平米,便可以精心打造成一处花园景观。
  溪流浅浅地从鹅卵石铺就的沟道蜿蜒而过,一条木质打造的木桥横跨在花群和六角亭之间。
  小亭子隐在茶树之中,亭中桌凳齐全,一副象棋摆在石桌之上,那象棋棋盘凌乱,初一看以为是主人疏于收拾,仔细看去,却是一副残局,等着来客一解局势。
  花园之中,韩子禾自己上手,训出几只画眉,和鹦鹉放养其间,每日里听着鸟语、闻着花香,用楚大队长的话说,这简直是神仙眷侣的日子。
  不管是韩子禾和楚铮的怡情自赏、还是小湛湛带着小朋友来家里欢畅地跑跳,韩子禾和楚铮对于小院儿的设计和布局,在军属大院儿里确确实实地引起了一阵风潮。
未完待续。)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