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三十九章+第四百四十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第四百三十九章:
  “小姑姑啊!我现在还是个孩子啊!您这些话可把我吓到啦!”韩苗抚着.xiōng.口,脸上露出一副“偶好怕怕”的神情,若非眼底带着几分打趣,光看韩苗那张天生粉白粉白的小脸儿,不知情者定会以为她受到什么惊吓了。
  “小姑姑啊,您说话呢,尤其是对着像我这种刚刚成年才几天的孩子,最好别这么直白别这么.粗.暴,这也就是我神经粗啊,要是搁韩芽在这儿,说不定直接让您给吓哭了呢!”韩苗嘿笑道。
  “放心,我这是因材施教,韩芽和我聊天儿不会被吓哭的。”韩子禾白了韩苗一眼,“尤其是韩芽不会像你一样想一出是一出,关系未来的选择都是心绪来潮,对于自己未来的职业规划,连个详细的计划都没有,就连对职业环境和本身内涵以及未来发展的了解都是零。”
  韩子禾鄙视的目光让韩苗缩缩脖子,瘪瘪嘴:“小姑姑,对您亲侄女儿我,就不要这么毒舌了啊!”
  “呵呵。”韩子禾抬眼看她,“你知足吧,你也就不是我生的,不然……”
  有时候未尽之语很吐艳啊!
  韩苗接话:“打一顿?!”
  韩子禾瞧着韩苗说这话时兴奋都都合不拢嘴,无言地望望天。
  “小姑姑?”韩苗一见韩子禾这般做派,心知自己又被鄙视了,不免为自己的结论添油加醋,哦,不!应该是为自己做出的结论给出理由,并且给理由添砖加瓦。
  BLABLABLABLABLABLA……
  说出一堆理由的韩苗,在韩子禾斜睨她反问一句“你见过我打过我们家湛湛?”后,立刻瘪茄子了。
  “真不是打一顿?”韩苗不甘心地追问,“可我觉得打一顿效果比较好诶!”
  好吧,这姑娘似乎忘记了,若是她这话被领取了。那么,等她回家以后,面对的应该就是她爹和她妈给出的一顿男女混合双打了。
  “NO!”韩子禾已经不准备给这个侄女儿纠正她的思维方式了,有时候傻人有自己的傻福儿呢!
  韩子禾才不承认自己刚刚有点儿心累呢。她有问必答的告诉韩苗:“若是我生的娃儿像你这么迷糊,我肯定会用语言的艺术把他们说的恨不得立刻钻回我肚子里重生一回!”
  韩苗闻之,一张惊诧脸定格在原地五六秒。
  好家伙啊!小姑姑这战斗力,杠杠滴啊!
  要知道,“被自家大人恨不得塞回肚子重生一次”和“自己主动地恨不得钻回自家大人肚子重生一回”。这是赤.luǒ.luǒ.地.俩概念啊!
  前者代表有熊孩子的非熊家长的郁闷,后者代表知道羞愧的熊孩子的自我反省。
  这两者之间的暴击指数,相差得简直可以算是天差地别了。
  被自家小姑姑用语言会心一击之后,瞬间脑补出整套的逻辑推理后,韩苗同学觉得自己还是不要讨论这种比较容易引发不稳定暴击的话题了。
  “好吧,小姑姑,您看天色这么美妙,咱们还是谈谈làng漫的话题吧……比若,早恋。”
  说出“早恋”俩字之后,韩苗恨不得将话收回来。
  当然。作为一个自认为有格调的人,韩苗面对脱口而出的口误时,还是要描补描补一下的:“嗯,‘早恋’这一用词,虽然我照搬了您之前的话,但是我还是要提醒您一下,我可没有早恋!”
  韩子禾听她自辩,觉得蛮有意思的,看看腕表上的时间,此时方才十点刚过。楚铮尚未回来,倒是有大把的时间来聊天儿,便轻笑着做洗耳恭听之态,只想等着看看韩苗怎么说。
  “小姑姑。我认为呢,所谓‘早恋’,其实是指在彼此双方的思想、思维、逻辑行为和感情都很幼稚时,在不懂得分辨喜欢和爱意的时候,莫名其妙的、因为赶时髦而接受对方的不成熟的感情。”韩苗毫不迟疑地,飞快地把她自己给“早恋”标注的内涵说出来。
  “当然。年龄也是一方面,可身为已经成为.成.年.人.的我,理智如我、成.熟.如我,自然知道自己想做什么、想要什么!在不违背道德和法律的时候,我认为我拥有自.由.自.主.选择爱人的权利。”
  韩苗话音一落,韩子禾便好像很理解她地点点头:“韩苗啊,你这话说的挺有意思,有些地方也的确有点点道理……估计,公孙龙先生他于当年说出‘白马非马’时,也是这么个逻辑。”
  韩苗:(瞠目结舌,无语状)
  当然,年轻人大多数时候都是很有朝气,且不服输的,身为蝉联三届N大附中辩论冠军的韩苗,自然也要用她认为的理由来辩驳和抵消刚刚的哑口无言。
  BLABLABLABLABLABLA……
  韩苗的论述时间,韩子禾安静地听她一条条举例反驳她之前的定论。
  知道小姑娘说到最后,口干舌燥地将一大杯冷饮一饮而尽后,她方才悠悠开口:“苗苗啊,你说这么多,其实不就是说你现在已经脱离了‘早恋’这种底阶段的行为,而是认识到了‘不以结婚为目的的谈恋爱就是耍流氓’吗!”
  呃……
  韩苗(瞪圆眼睛):我说这么半天,都二十分钟啦,您有必要这么言简意赅么?!摔啊!摔!
  好吧,韩苗的不平和忿忿取悦了她的小姑姑。
  到此时,韩子禾方才伸出手揉揉眼前这个气呼呼地鼓着双颊、在一双乌溜溜充满灵气的大眼睛的陪衬下好像仓鼠一般的、露出孩子气的侄女儿的头发,笑道:“好啦,不要跟个小屁孩儿一样反应……说真的,你现在真想去谈恋爱呢,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反正你老爸和你老妈在初中的时候就是一对儿了。”
  OH!MYGOD!
  她这是听到了啥子惊天秘闻哦!
  韩苗被她小姑姑突然投出来的炮弹炸的坐不住了。
  好吧,她懂了。
  她真切地体会到——大人就是不讲理啊!
  不过,这一些都不如她对自家小姑姑的做法来的震惊。
  “小姑姑啊,您这是……您到底向着谁啊?难道,您不是我爸妈请来的说客?”
  第四百四十章:
  面对侄女儿的吃惊。韩子禾坦然地告诉她:“我谁也不向着!反正我呢,也只是你的姑姑而已,无法真正决定你自己的决定,咱俩现在呢。就是简单的聊聊天儿而已,若是聊天儿的过程中,能够让你知道一些你从不知道的事情,从而可以让你对自己的决定进行深思和反省,从而有所删减和更改的话。那就更好了。”
  韩苗听着韩子禾这么说,有片刻的愣神。
  半晌,她方才干着嗓子说:“小姑姑,您要是不介意的话,我想问问您,是不是……是不是像您这样留过洋的人,说话都这么的理智和直白?”
  “怎么?你有出国留学这样的打算?”韩子禾不答反问道。
  “呃……我还没有想好呢!”韩苗挠挠头,“我一直觉得,要是出国的话,还是大学毕业之后吧。否则,太早接触西洋文化,我怕自己被他们的行为方式同化,那样的话,在咱们华夏,总会显得太过疏离也有些不近人情。”
  “不近人情?”韩子禾不介意这个成语是否安到她身上,上辈子的特战队队长,不近人情有时候才是最大的人情味儿。
  韩苗不知道韩子禾的内心活动,听到自己小姑姑重复了一遍那个颇有些贬义意味的成语,不免有些尴尬。
  她很清楚韩子禾这位小姑姑对她和她妹妹着实很好。尽管有时候说出来的话让人牙痒痒。
  面对真心关心自己的小姑姑,韩苗恨不得把自己的嘴缝上。
  “呵呵,小姑姑,咱们还是说说‘早恋’问题吧!”为摆脱这种尴尬局面。韩苗也不在乎自己是不是早恋了。
  “早恋?”韩子禾却似乎没有受到这种尴尬气氛的影响,反倒似笑非笑打趣韩苗,“你确定是‘早恋’,而不是‘单恋’?”
  呃……
  大晚晌的,月亮如此明亮之夜晚下,刚刚对自己小姑姑怀有歉意的韩苗。顿时遭到了她小姑姑加强版的“会心一击”。
  心里的小人儿几乎吐血三升啊!
  勉强擦擦嘴角儿上的血迹,内心世界的小人儿顽强的站了起来。
  韩苗虚弱地(其实是精神虚弱)冲她小姑姑微微一笑:“不可以是‘一见钟情’么?”
  韩子禾实际上不知道她和陈锐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但从之前陈铭话语中的意思,百分之八.九十是这孩子自己一头热。
  当然,韩子禾不会这么直说,一而再再而三地打击这姑娘的自信和自尊很不好,作为辅修过心理学的韩子禾,自然不会做出这种没有实用效果、反增负面影响的行为。
  “确切的说,对于‘一见钟情’这种词汇,我相信存在,却保持质疑。”韩子禾微微地一笑道,“我想,您的政.治.课.的老师和课本儿都应该教过你,这世间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万事万物都在运动……哪怕是彼此相互吸引的荷.尔.蒙。”
  看看让自己忽悠的一愣一愣的韩苗,韩子禾仍旧微笑言道:“所以说,这感情之事,还应该是细水长流的好——至少,‘日久见人心’的考验,遇到渣男的几率远远低于‘一见钟情’,从损益角度来看,怎么选择显而易见,不是么!”
  韩苗听了半天,也不确定自己到底是否听明白了,只是心底浮现那一缕不赞同还是让她开口辩道:“可是,爱情不是应该最最纯真么?这么算计着得到和付出,那它还是最最纯洁的爱情么?”
  对此,韩子禾眉尾一扬,笑道:“傻孩子!这哪里是算计啊!这分明是经营!”
  “经营?”韩苗眨眨眼,这种论调她在杂志上也曾看到过。
  “对,是经营。”韩子禾笑着点点头,“只凭一面之缘、一眼之缘便定终生的,那叫脑子有坑!要是能遇到正确的人,也只能说是运气不错……可要是遇到那种伪装的渣男,或者遭遇背叛,那也是符合大概率事件原理的,仔细说来,也是自己识人不清、自作自受。”
  “这话说的……听起来真不舒服啊!”韩苗尽管不愿意承认,却也不得不承认,她好像被她小姑姑说动了一丝丝。
  哇啊,难不成她的意志竟然这么薄弱?
  在韩苗对自己产生一丢丢的质疑时,韩子禾的声音再次响起:“听起来不舒服就对啦!正所谓是‘逆耳的忠言’!人这一生,爱情不是唯一之主题,但凡是有良心有责任感的人,就应该知道这一点,否则,那种男人不叫‘重情重义’、也不叫‘痴情不已’,那叫‘拎不清’!”
  韩子禾见韩苗将她的话听进去,且也的确开始进行思考啦,便再接再厉,准备给自己侄女儿灌输一些可以让她不吃亏、不容易受感情之打击的言论来:“人和人之间需要经营,只有经过自身努力和付出的东西,才容易把握在自己的手心里……爱情也好、友情也罢,单单靠荷.尔.蒙.和缘分,其实挺不靠谱的。毕竟,爱人和友人之间,无论哪种,彼此都是没有分毫血缘关系的,时间一长,彼此感情的联系,自然更重于在细水长流的日子里,彼此的付出。”
  “当然,就算是亲戚之间彼此感情的远近,还不是要靠日常走动?你对我好,我才会对你好!好换好,才能长久。”韩子禾顿了顿,又道,“其实便是至亲之人,也是使用这种道理的。”
  “嗯……小姑姑,您这段话听起来,我只感觉自己好像在读大部头。”韩苗的逻辑思维完全被她小姑姑带乱了。
  “我说的很枯燥?”韩子禾看到韩苗脸上的困惑,意识到自己在灌输给她这些想法时,可能太急切了。
  意识到这一点的韩子禾立刻住嘴,只说了一句:“好吧,你只要记得,哪怕是在热恋中、哪怕你爱到奋不顾身,也请记得带上自己的脑子和理智。”
  说完这话之后,韩子禾拍了拍已经变成懵圈脸的侄女儿的肩膀,让她换换脑子,说说她是怎么攻略陈锐的。
未完待续。)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