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八十九章+第四百九十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第四百八十九章:
  “哟!哥们儿,你是军人啊?!”司机师傅把车停在军区大门口儿时,惊叹起来,“我说你这体力咋这么棒呢!我还寻思着,你这健壮的身材、那杠杠滴肌肉,是你爱人给练出来的呢!”
  感叹着,司机师傅一边儿收钱找钱,一边儿羡慕地朝楚铮的身上瞟了瞟,把楚铮瞟的一阵阵恶寒。
  “唉!想当年,要是我不退伍的话,咱也是一条好汉啊!”司机咂吧咂吧嘴儿,留恋的朝军区大门看了看,这才低叹一声,朝着韩子禾和楚铮两口子摆摆手,道声“拜拜”,便一溜烟儿地离开。
  “啧,这师傅真逗!”楚铮眺望着那出租车远去的方向,啧啧叹道。
  一侧首,诶?媳妇儿人呢!
  楚大队长赶紧转身一看,他媳妇儿已经甩手自己回去了。
  这回因为是在部队,又时不时地有士兵经过给他行礼,楚铮碍于脸面,不好高声喧哗,只能蔫儿蔫儿的跟在后面儿,力图不被甩掉。
  走到家门儿前,楚铮终于松口气,小声地跟正开门的媳妇儿道:“咱不把儿子接回来么?”
  这话一出,楚上校立刻遭到了媳妇儿的冷视。
  “你想让儿子听咱俩吵架?”韩子禾眼神一凛,冷声道。
  “吵、吵架?”合着这还没消气儿呢!
  原来刚才折腾他那一大通,根本没做抵消啊!
  恍然大悟的楚铮,紧跟着媳妇儿进了院儿门,生怕他媳妇儿一个不高兴,把他甩到门外。
  颠颠儿的把门关上,楚铮忙追上前,问:“媳妇儿,咱好好儿谈谈成不?吵架就免了吧!”
  “咕咚!咕咚!”韩子禾没理他,先是到厨房连斟了两大杯白开水喝下,方才感觉去了几丝暑气。
  她这边儿喝得过瘾。一旁看着的楚铮,干咽了咽口水,喉头肉眼可见的动了动。
  看样子是渴的狠了。
  韩子禾斜睨他一眼,没吭声。但到底把水瓶往他那儿推了推。
  “还是我媳妇儿疼我!”楚大队长见媳妇儿释放出善意,当即大喜,也顾不得喝水解渴了,恨不得舌绽莲花把媳妇儿夸一夸。
  却不想,韩子禾连个眼神儿都没给他。转身儿进屋冲凉去了。
  “唉!”目露失望的楚铮,耷拉着眉眼,无精打采的灌了几杯水,塌肩塌背的往旁边的洗手间而去。
  按照他对媳妇儿的了解,这会儿他要是敢跟进卧室,肯定会被“一身臭汗”为名,被嫌弃的踢出房的。
  无奈的摇摇头,楚先生自觉的进卫生间做个人卫生清洁去了。
  等他再出来时,韩子禾已经坐在开了空调的茶室,煮着清茶等他了。
  “媳妇儿。我知道错了。”楚大队长一开口就是认错,道歉态度很诚恳,看上去眉眼间皆是诚挚,看起来像是发自真心的。
  韩子禾听闻仍旧不出声,抬起捏着茶杯的手,晃了晃,下颌向对面一抬,示意他坐过去。
  “说说看。”韩子禾见他眼巴巴儿的盯着自己,那眼神儿迫切的,让她都觉得自己不说点儿什么都不合适。
  “媳妇儿。首先,我得为今儿的冲动道歉。”楚铮低了低头,算作鞠躬,“可是。我得声明一点,我今儿的冲动,虽然不应该,但那不是全都为了楚娉……若不是洛立名一开始把咱爸气晕了,对咱妈很不尊重,甚至嚣张的当着我们哥儿仨的面儿要对楚娉动手。我也不会那么失态。”
  “呵呵。”韩子禾嗤笑一声,终于正视起楚铮来,“楚铮啊,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你也不是初出茅庐的愣头小子了……你也是身经百战,经受过战火洗礼的军人啊!
  旁的不说,就说咱俩在一起之后,除却近一二年你不怎么出任务了,就只说咱俩在一起的这几载,我给你数着,你出的任务没有一百件,也有.八.九.十次了!就那任务的危险系数看,说你出生入死也不为过!
  楚铮,你拍拍良心问一问,你拿一句‘冲动’、‘失态’跟我做交代,你觉得合适么?我会信么?”
  看到楚铮张口要说话,韩子禾摇摇头,似有自嘲意味的轻轻一笑:“楚铮,我也不说你该不该给你妹妹出头……只是你所谓的‘冲动’、‘失态’,于我看来,不过是你心里没有我和湛湛!……你也别辩驳,你楚铮楚上校可不是个糙人啊!你能连自控力都没有?”
  说到最后,韩子禾近乎质问的提声连道:“你要但凡想着点儿我和湛湛,你不能够出手那么狠!你是受过专业训练的,那些训练我也晓得,称之为魔鬼训练也不为过!我不信你没有控制理智的能力!不过是不想罢了!你应该知道,那只烟缸砸到洛立名身上,会怎样?到时候,别说你军衔儿和军人身份保不保得住,说不得最后都能把自己搞进去!”
  韩子禾越说越激愤,眼底的愤怒和失望越发强烈。
  她那愤慨难过的神情看到楚铮眼中,心内升起无限愧意和惶恐。
  “媳妇儿!我、我冤啊!天地良心!我对你和咱儿子的心,天地可鉴!要是说我心里没有你们娘俩,就让我天打五雷轰!”楚铮急切的伸手攥住他媳妇儿捏着茶杯的手,激动道,“媳妇儿!你可以说我做的不好,但我真没有像你说的那样!我要是和你话里的那样!我、我……就让我出任务失败,再回不来!”
  “你混蛋!”韩子禾被楚铮的誓言气得直哆嗦。
  要搁在地球上时,她也不信这些誓言,可问题是,她就是因为在那最后一战中和对手同归于尽穿越而来的!
  因为有了这种跨时空的经历,韩子禾才会对像誓言这种虚无缥缈的事情小心翼翼。
  “这种话说的这么利落,更可见你心里是没有这个家的,不然,也不会拿回不来来发誓了!”韩子禾气得冷笑不已。
  “啊?!”楚铮傻眼了。
  说句良心话啊,之前的表示都是他出自肺腑的诚恳之言啊!
  只是一步错,步步错!
  他之前没做好,现在再怎么找补。在他媳妇儿眼里,都是错上加错!
  第四百九十章:
  韩子禾之所以这么和楚铮闹,自然不是因为楚铮以为的那样。
  她向来灵慧,上辈子又是干的和楚铮一样的活儿。敌人谈到她,无论是恨是怨,都要道一声“通透”。
  试想,通透如她,哪里会真的糊涂懵懂?
  她之所以这么闹。也纯粹就想闹闹而已。
  哪怕是胡搅蛮缠、无理取闹,韩子禾都要让楚铮打心底里知道、潜意识里记住他们这个小家的重要性而已!
  要说,她这样做,也实在是烦透了楚娉的破事儿。
  倘使楚娉能有那么点儿骨气,哪怕楚娉和她的关系依然如此,她也会默许楚铮去掺合掺合。
  可现在很明显,楚娉依旧是那拎不清的楚娉,闹出事儿来了,到最后她肯定还会站在洛立名那边儿反咬楚铮一口!
  既然这样,楚铮又何苦拖着他们这个小家一块儿.犯.贱?
  把脸扔给人家乱踩。很过瘾?
  骄傲如她,自己受不得这种腌臜气,也不可能接受自己的伴侣若无其事的受这样的气。
  韩子禾想的很简单粗暴——既然你楚铮碍于亲情和血脉,做不到对楚娉视而不见,那她韩子禾就要强扳一扳了,哪怕把你楚铮给扳的折断了骨头,她也在所不惜!
  既然楚铮你自己都不珍惜自己的尊严,她韩子禾又何必爱惜于你呢?
  ……
  “媳妇儿,我保证,我以后无论做什么事儿。都一定一定以咱们小家为先,好不好?”楚铮哄了半天媳妇儿,这才从二人的对话里琢磨出点儿味儿来,“之前是我想差了。总以为一奶同胞到底不同,无论之前说过怎样的狠话,真到事儿上,还是做不到不闻不问……
  可今天我彻底想明白了,楚娉就是那样一个人,改呢。是改不掉了!她自己过得挺高兴,我又何苦做恶人?
  自己的日子自己过,最该珍惜的还应该是眼前人!
  媳妇儿、孩子、热炕头儿……好好儿的日子,我何苦让她那种不值得的人给搅合了?”
  楚铮认真地反省着自己,边反省边说道:“其实,我早该看开的!大哥二哥恐怕都是明白人了!就我一个人糊涂!”
  这事儿啊,就怕琢磨。
  尤其是楚铮这种人,只要多回想几遍,什么想不透?
  正是因为想明白了,他才会苦笑道:“大哥是什么人?自小就是责任心爆棚的长兄,从来将楚家的责任系于一身……可眼前这几年,他对楚娉也淡了……就说这回,他和二哥过来,也是因为原本就要来这里买房,不过是提前一两日过来而已……说来说去,倒是只有我一个糊涂人!”
  韩子禾看着他脸上的自嘲,心里也颇为不是滋味。
  可是她不能心软,非是她故意和婆家不睦,实在是有楚娉那样一个小姑子,有楚母那样一个不分是非和能力对楚娉无底线包容纵容的婆婆,韩子禾每回接到他们的电话,哪怕是找楚铮的,她都心惊肉跳,总觉得她们二人会给楚铮惹出事端来。
  “……楚娉那儿,就随她去吧,咱日后只把她当成普通的一个亲戚就成。”韩子禾思绪纷扬的时候,楚铮还自我分析着,说到最后,总结道,“人一长大,就要离巢发展……虽然不是天南地北、各奔东西,却也都有了自己的生活,便是同胞的兄弟姐妹,也都不是彼此最亲近的人了。”
  他顿了顿,感慨道:“也不能说楚娉完全错,毕竟她内心中最亲近的人是洛立名……尽管她看人的水平已经到了眼瞎的地步,可他们才确确实实的是一家人,维护自己的最亲近的人,仔细想想,她也不是那么十恶不赦了。”
  原本苦笑连连的楚铮,说着说着,面容上露出了一丝释然:“连糊涂如斯的楚娉都分得清里外亲疏,我能比她差?
  连一家长兄的大哥和事事精明的二哥都和楚娉保持敬而远之的距离,我一个老小,又何必强出头?
  若是日后在遇到今日之情况,我只管报警就是,局里的主事儿的还是我当年和隔壁作战的作战部队的战友呢!收拾那么个东西,把柄有的是,何必我亲力亲为?”
  楚铮自我剖析着,韩子禾在一旁听着,也终于感到些欣慰。
  “你能这么想,那就最好不过了。”韩子禾终于回握住一直紧紧攥着自己手腕的属于楚大队长的爪子,安抚道,“你这样,我和湛湛才会有安全感。”
  安全感?!本来楚铮是应该感到安慰的,可是听到这仨字,他眼前便是他媳妇儿之前彪悍的一幕,再想起之前晨练时媳妇儿教他的拳法掌法,不由得立刻汗颜→他媳妇儿似乎武力值很不一般啊!
  想起他媳妇儿那小拳头的力度,楚大队长也不由得嘬起牙花子来。
  他……是不是该感谢媳妇儿没有用暴力来和他沟通呢?
  想到这儿,楚大队长不由得心里产生一抹庆幸来。
  “嗯!媳妇儿,你放心吧,只管看我的实际行动就是!”楚铮抬眼看到媳妇儿那双恢复了平日柔和似水的清眸,心里一甜,脸上露出一抹发自内心毫不勉强的温笑来,“我已经想得特别清楚了,兄弟姐妹再好,也都有自己的生活了……哪怕谁因此而变陌生了,我也无能为力无可奈何。我能做的,是自己保持初心如故,至于别人,值得帮的,自然要伸手相助;不值得帮的,也只能是爱莫能助了!”
  韩子禾看他翻来覆去的说着决心,也心知让他彻底做出这种决定,的确多少扰乱了他的心绪,让他完全接受他自己的心思,也需要时间。
  所以,当她确定他的确有这个决心,且做好了心里预期之后,便将这事儿放开,说起了还在家做客玩耍的湛湛。
  “走吧,也该接孩子去了!咱俩都回来了,还把孩子放他们家,不合适啦!”韩子禾笑着起身,准备把儿子先接回来再做饭。
  “别介啊!”楚大队长做好心理调整之后,便动了其他心思。
未完待续。)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