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七章+第四百九十八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第四百九十七章:
  从一个签售地到另一个签售地,往往相隔了好几个省事,故而,为了尽量缩减用在行程上的时间,飞机,无疑是最好的交通工具。
  机场候机大厅里,韩子禾打开笔记本,心里思量着下一场签售后的安排。
  主要是查询一下当地的特色,为他们三口的行程做个补充。
  虽然这种功课原该是提前准备的,奈何这三口儿之前天天都把自己玩儿到筋疲力尽,甭管在外面儿多么精神抖擞,可回到宾馆便阖眼就睡,哪里有时间和精力鼓捣行程表?
  这也就是从家里出发前做了个粗略的安排,不然恐怕他们还真的从“零”做起。
  这会儿距离他们等级还有将近俩小时,之前已经把这候机大厅里里外外转了一圈儿,实在没甚意思,故而韩子禾便放楚铮带着湛湛四处溜达,而她,则一边儿看位子、看行李、一边儿找点儿事儿做。
  “呜哇!”一声嚎啕大叫把韩子禾的注意力从图片上转开。
  大概是有点儿母子感应,那个陌生的孩童哭声,让韩子禾皱着眉头循声望去。
  这一看,便让她眉头不禁一皱。
  “怎么了?”拨开人群,韩子禾拎着行李走了进去。
  说是行李,其实三个行李箱已经办理了托运,搁在手边儿的,也只有两个加大的背包儿。
  随手将背包儿扔到了手边儿的楚铮怀里,韩子禾看着自家儿子一脸无辜的面带鄙视的看着制造噪音的那个孩子。
  那孩子身边儿。还有一对儿怒气冲冲的年轻的夫妻。
  韩子禾一眼打过去,便对这三人有所了解。
  那孩子看上去约么九岁年纪,胖乎乎的,周身上下能看出被骄纵的痕迹。
  而他身后那对儿不断口出指责的夫妻,便是这孩子的父母,约么三十来岁。
  男的看上去衣冠楚楚,言语神色之间带上些许优越感,听他的遣词造句,观他仪态气质,韩子禾可以粗略断定。这人应该是一家公司刚刚起步的小老板。
  他身边儿的妻子。穿戴得光鲜又亮丽,只是那话说出来,却带些无礼,可见是个花瓶儿美人。没什么文化更没什么素质。
  当然。上述观察不排除韩子禾本人的主观色彩。但她上辈子的能耐也不是中看不中用的,至少在观人这方面,她还是有自信的。
  “怎么回事儿?”韩子禾从过来到看人。也不过几十秒的工夫,这会儿看到对方不依不饶的冲着楚铮爷俩咆哮,就差口沫横飞了,便有些不乐。
  再看看楚铮和湛湛那对儿爷俩,对于对方的不满,一个冷笑以对,一个不掩鄙视,对他们为人处事相当了解的韩子禾,便知道这事儿理亏的一方不是他们。
  “你是什么人啊!”那女人看到韩子禾的一瞬,眼眸缩了一缩,旋即神色更是不喜的冷言问道,那口气相当不善。
  “我是什么人?你和你丈夫指责的是我的丈夫和儿子,你说我是什么人?”韩子禾冷声道。
  说实话,韩子禾不是个好脾气的人,这也就是在这个时空,她因为身份的转换而把性子中的暴烈因子有所收敛、加之她那张能蒙人的柔和俏脸,方才给人一种好说话的感觉。
  这种感觉不能说是错觉,也可以说是幻觉。
  总之,你要是认为韩子禾其人如看上去那么好欺负,那就大错特错了。
  若是韩子禾在地球上的对手听到了,估计会痛彻心扉的告诉你——谁敢说韩子禾是个名副其实的好人,他/她都亏心!
  好吧,咱们再把目光拉回到机场的矛盾现场。
  “说话就说话,指人做什么?难道你的家教没有告诉你,随便指认是一种很没礼貌的行为?”
  刚刚韩子禾自报身份后,那男人便语带不满的把这冲突的缘由说了一遍,说到激动处,他长臂一挥,一下一下指着湛湛控诉。
  这男人的手虽然和湛湛相隔了半米,但看在韩子禾眼里,那就是足足的威胁恐吓和挑衅。
  当着她的面儿,恐吓她儿子?这也能忍么?!
  自然不能!
  所以,韩子禾快手一展,食指和中指那么一捏,眨眼间便“叼住了”那男人的指头;接着,她手腕一动,便将那男人的手指攥得咯咯响。
  这也就是她手上有分寸,搁二个人手上,那男人的手指都得落一个骨折!
  “诶!打人啦!小的欺负人,大的也要打人啦!”那女人一看他丈夫脸色惨白,哎哟哟的直呼痛,当即高叫着。
  韩子禾也不傻,只是吓唬吓唬他们,故而在那男人受到教训后,便松了手。
  “别叫了,机场保安已经来了。”韩子禾笑道,“你要是觉得机场保安级别不够,你们报警也成。”
  “哼!你别嚣张!我告诉你,你这是故意伤害!我们会保留追究你刑事责任的权利!”那女人气呼呼的吼着。
  韩子禾闻言,耸耸肩:“故意伤害?我伤害你们哪儿了?大不了验伤,要是验不出什么来,到时候你们别怪我反诉你们夫妻诬陷哦!”
  “怎么会没有伤?”男人手上的痛感缓解许多,这才开口道,“我这都快骨折了!”
  说着话,他便把手指伸出来展示给周围人看。
  他手指那么一展,不仅是他媳妇儿,便是他都神色一变。
  “这哪里有伤啊?!”周围围观的群众哄笑道。
  “这手指好好儿的,连红都没红半分!哪里就会骨折呢!”
  “就是!就是!我们刚刚都看到了,你们这两口子也太会装了!人家女士不过是把你男人的手指挥开。怎么就变成了伤人呢!”
  “可不是么,就是撅根儿手指头,也得好几秒吧,人家就是随手一挥,就能伤到你啦!笑话!”
  “就是!就是!这位女士,你别担心,就是警察来了,咱们也跟你作证!”
  这帮围观的人,不只是起哄还是热心,一个个儿看热闹不怕事大的。你一言我一语。七嘴八舌的纷纷说道:“刚才就看他们两口子不顺眼了,小孩子之间混闹,至于大人出头?要不是人家小孩子的爸爸过来,你们说不得就要对人家丁点儿大的小孩子出手呢!”
  第四百九十八章:
  “这位先生。您的手指完全没有受到任何伤害。”检查过那男人的手指后。机场医务室的医生托了托眼镜架。以很职业的口吻说道,“当然,您要是不放心。也可以自行到医院去拍片子……不过,我以我医生的职业道德和经验技术来保证,您即使去拍片子,找出来的,也只是完好无损的骨头……或者,您想给自己的手指骨照相留念?若是那样,只要您花钱,自然随意。”
  听听这话说的,原本在听到检查结果后有些恍惚的两口子,在听到机场值班医生的话后,当即气结。
  不过,也可以看出来,那医生似乎很不满这些人耽误làng费他们医务室的资源。
  “大夫,这位先生手指的确没有伤么?您确定?”那对儿夫妇在刚刚不久,也就是进医务室之前,到底是把值班机场的警察招了来。
  接到电话后,过来的两位警察中,岁数大一些的那位,在听到医生的诊断结果后,不禁问道。
  “你不是也看过了么?”医生似乎不满对方对自己技术的质疑,剑眉一挑,犀利的眸光从眼镜片后反射出来,“要是你不放心的话,也可以把你们队里新来的那位叫过来,反正他今儿也值班儿,我恍惚记得,他调过来前,是做法医的?”
  这位看上去二十出头的男性医生,看上去神情淡淡,说出来的话,倒是把人一噎一个准儿。
  好家伙,一时间,不算被医生这话噎得险些晕过去的两口子,当事双方都跟没事儿人似得,看起戏来。
  嗯,当事双方哦!
  韩子禾、楚铮和湛湛也就算了,反正距离登机还有一个半小时呢,怎么打发时间不是打发?
  只是抱着“既然你自己找上来,那就别怪我们抽回去”想法儿的夫妻俩,怎么也没想到还能看到现场版的毒舌大招,啧啧啧……小两口对视一眼,彼此都觉得这点儿麻烦值了!
  不过,让他们两口子比较无语的是,那两口子的儿子竟然跟他们一样,眼看着自己爹妈让人家拿话噎得一愣一愣的,笑得那叫一个欢实!估计看一场喜剧都没这么多笑点。
  他竟然还笑得出来?!一家三口儿在发现这枚奇葩后,不禁面面相觑。
  这儿子是怎么养的啊?!
  就在韩子禾三口儿目瞪口呆之际,一直气得浑身发抖的两口子,爆发了:“我不信!你一定是让他们收买了……哦,不不不,也许你们本身就认识呢!警察!警察!你不管管?!”
  那对儿夫妻相扶着看向面前的两位警察,那目光灼灼的,竟然把另一个看起来就像刚毕业的小警察看得极不自在,脚步一挪,当即便躲到了同事身后。
  当然,他的躲开也是有理由的:“我拿录音笔给你们录音。”
  “我们要求看视频!”那男人到底也是见过世面的,在最初的惊搓之后,便冷静下来。
  他自己手上受没受伤,他很清楚——作为当事人,手上的疼痛感,他是再清楚不过的,便是被医生断定没事儿之后,到现在他,他的手指还是一阵儿阵儿的抽痛,怎么可能没有受伤?
  他清楚,像候机大厅这种地方,肯定有摄像头,加之他们之前争论的地方,恰好视野开阔,他肯定他们之前的闹剧被拍了下来。
  用证据说话!
  男人坚定的说道。
  “愚蠢。”医生在听到他的话后,冷笑一声,看向警察,“需要我的事情已经结束,你们接下来怎么做,随你们的便,你们现在可以把医务室的地儿腾了。”
  岁数大的警察闻声,点点头,认同的看向那对儿夫妻:“你们确定要翻摄像?说实话,这种没有实际伤害的冲突,我们还是建议你们双方和解的……毕竟,你们双方都是带着孩子出来的,拖家带口的出来玩儿,图的就是个开心,闹成这样儿,说真的,到最后呢,也是不了了之……与其到那时大家都败坏了兴致,还不如各退一步,你们说呢?”
  这人说罢,年轻的警察便接话道:“就是呢!大家出门在外,都省点儿事吧!本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都是孩子的事儿!小孩们,一会儿坏一会儿好的,当不得真,你们现在闹成这样儿,说不定俩孩子一会儿倒玩儿到一起去了!你们看,你们家儿子这不乐得挺高兴的么!”
  小警察这么一提醒,原本没有注意那小孩儿的众人都看了过去。
  那对儿夫妻看过后,刚刚没被医生气昏的他们,差点儿让拖后腿的儿子给气晕了。
  “我们坚决要求看视频,不管怎么说,我们得弄个清楚!”男人闭上眼缓了缓,再睁开眼后,眼底却闪烁着坚定,“这已经不是小孩子之间的事儿了,这也涉及到了我做人的原则——我没有撒谎!”
  说着,他特意看了看一旁整理办公桌儿的医生。
  他意有所指的话让那俩出警的警察有些为难。
  说真的,像这种调动录像的活儿,也不是那么好干的,虽然机场会很配合。
  “嗤”一旁的医生再度冷笑着刷了存在感,“我说你们两个,还不成全他们,用事实说话才能尽早解决问题,不是?”
  岁数大的警察闻声,无奈的低叹一声,颔首示意当事人双方跟上。
  ……
  “怎么会是这样?”那对儿夫妻看着视频里的画面,大惊失色。
  “明明!明明是……”做妻子的不可置信地看着画面里的镜头,那个女人明明把她丈夫的手指攥住的,怎么这里看上去,就像是……就像是当真挥了一下一般!难不成,那女人把这视频都修改了?
  想到这儿,那做妻子的看向警察的目光都变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拿到的是原始视频材料,你们要真不相信,那就拿去鉴定!”年轻的警察到底有点儿沉不住气,让人家用怀疑的目光打量一番后,当即不乐意了,说出的话听起来也有点儿呛人。
  “算了!不用了!”男人突然出声,拦住了他妻子要说出来的“好啊”。
  “你!”那妻子瞪圆了眼睛,看着丈夫无力的点了点头,方才抿着嘴,不再出声。
未完待续。)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