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一章+第五百零二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第五百零一章:
  “这熊孩的忍耐力是个问题。”韩子禾说完,想了想,思及自家儿子的韧性还是不错的,便改口说,“或者说,这孩子的容忍力还需要锻炼。”
  对此,楚大队长特别认同,他点点头,以“媳妇儿所言特对”的心态,道:“这小东西贼记仇,可小心眼儿了,现在看着好笑,长大了再变成曹操!睚眦必报什么的,也得分事儿不是?”
  楚上校在自己媳妇儿跟前儿挑儿子的理儿,挑得那叫一个义正辞严、眉飞色舞!
  还在这家伙还有点儿眼力见儿,瞄到自家媳妇儿那愈发沉下来的脸色,当即换了说法:“要说呢,心xiōng啊xiōng怀啊,这种东西,就跟气质一个样儿,得慢慢儿培养,急也急不来,需要日积月累,见得事儿多了、经的事儿也多了,一点点儿的,头脑、知识、眼界、内涵、阅历,等等等等吧,堆积起来,经过岁月的风干之后,才见效果,现在咱们逐渐地开始着手培养就是了。”
  这会儿这人说的才像了点儿样儿,韩子禾的面色也和缓下来,仍旧是先瞪了身边儿人一眼,才感叹道:“当初听人家说小人儿难养,原也不以为意,现在一点一滴的上手,才慢慢发现,这话当真不假……”
  扭头看看仍旧睡得昏天黑地的儿子,韩子禾摇摇头,轻笑道:“这才多大点儿人呢!现在就让咱俩这般.操.心,等再大点儿。再赶上什么.青.春.期、叛.逆.期的,还不定怎么累人呢!……累人倒也不怕啊,怕就怕是累心呢!”
  “嗨!要我说,什么青.春.期、叛.逆.期的,就是家里给宠的不知天高地厚了!”楚大队长对于自己媳妇儿的担心颇不以为然,“那就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的结果!……要我说啊,甭管什么时期,家长的威信都不能被踩踏!顶嘴?顶嘴就该大把掌抽过去!什么自尊心啊!尊严啊!这种东西就是对外的!跟自己爹妈来这套,我看就是从小到大挨得揍少!”
  楚大队长越说越义愤填膺起来。也不知是不是和他媳妇儿相处的时间长了、还是整合上那句“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反正这家伙的脑洞容量和脑补能力也是噌噌噌的往上飙。
  这不,他越说越愤慨,说到情绪.高.潮.处,那眼睛还不断的往和周公对弈的儿子身上瞄。这也就是他媳妇儿在旁边虎视眈眈的坐着。不然。他非得把湛湛摇醒来说道说道。
  “诶!诶!诶!”韩子禾手指越过儿子,戳.了.戳.楚铮的肩膀,似笑非笑的挑眉道。“我说楚上校,您老人家也是你爸妈棍棒底下教育出来的?”
  “呃……”正滔滔不绝发出感想的楚大队长,蓦地脸红了。
  诸位别误会,以楚上校这种脸皮厚度来说,他媳妇儿的问话便是敲响了他的心门,也不足以让他不好意思的脸红,他现在这种生理状态,纯属是憋的!
  没错儿,就是憋的!
  楚上校本着老婆说话就要应答的原则,刚把到了嘴边儿的演讲吞下去,便发现他媳妇儿这话说的,他还有点儿不好回答!
  要说没挨过揍吧,跟媳妇儿说谎,系不系不太好呢!而且,就是理直气壮的说出来,也亏心啊!
  可要说以他当初那种“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的德行,不说一天三顿揍吧,反正也是三天一数落,五天揍一揍……咳咳,内什么,他虽然现在很沉稳哈,但是小时候,毕竟是老小啊,家里两个哥哥在上面儿顶着呢,父母多宠他一些也很正常。
  好吧,话说回来,他要是如是禀报的话,将来可怎么教育儿子呢!不好意思啊!
  一问一答间,上述的心理活动便在楚大队长的心里过了一遍;等他脸上的红意退下,才挠挠下巴,干笑道:“我这是修辞手法,意图说明孩子的教育问题不能放松,在父母面前的姿态,不能因为到了什么时期就变化……媳妇儿啊,你要领会精神!精神!”
  语重心长的说着心虚的话,楚大队长竟然也面色如常,看得韩子禾满脸堆笑的把脚放到了他的脚背上,不轻不重的踩了踩、转了转……
  这一招下去,疼不疼呢,韩子禾表示不清楚,反正楚先生有些呲牙咧嘴就是了。
  出了气的韩女士,抚了抚头发,帮转了转身子的儿子衣服抻平,方才对身边儿这个一脸可怜巴巴的家伙道:“既然你这么多说辞,那从今儿起,咱儿子的‘判断力’和‘自制力’问题的解决,就交给你了!”
  “这没问题!”楚大队长答应的极快,心里还美滋滋的——瞧!媳妇儿还是听我的话吧?!说了半天,她也认同了儿子需要锻炼他的“判断力”和“自制力”呢!
  看着身边儿这位咧着嘴傻笑,笑得还很自我的楚大队长,韩子禾不禁扶头轻柔,她怎么忽然觉得有点儿累心呢?
  嗯……其实吧,不得不说,这两口子过得挺好的,和楚先生面对媳妇儿时傻了吧唧的、抓不住重点有很大干系呢!
  ……
  咱们言归正传,自从飞机上,韩子禾楚铮这两口子商定了儿子近期的教育问题,湛湛就觉得自己好苦啊!
  小家伙儿从醒来时睡饱了的满足,到来到新地方的新奇和开心,再到现在对着画纸一脸苦命的yù哭无泪,这个过程很连贯,也就是几个小时的工夫。
  “爸爸,我为什么要对着一个蛋不停的画啊!”好傻的,有没有!
  湛湛好像把手里的画笔扔掉!
  不过他不敢,要知道他爹那个.暴.力.分.子.可是会踢他的。尤其是在他妈妈在洗漱间冲凉、不在跟前儿的时候。
  “这叫画鸡蛋!”楚大队长抱臂挑眉,提醒道,“要知道画家达芬奇就是这么练基本功的!人家能成,你咋就不行!赶紧的,接着画!叽叽歪歪的,像什么样子!”
  好想哭啊!湛湛苦着脸,心里的波动,简直可以用万马奔腾来形容。
  话说,他根本就不想当画家哒,好不啊!他一个致力于努力学习、努力锻炼。将来步步高升。在军衔儿上压过他爸爸的娃娃,做什么去练画画儿的基本功啊!太屈才啦!也不对口儿啊!
  第五百零二章:
  “或者……你想练习绣花儿?”楚铮见儿子一副“敌不动、我不动;敌就算动了,我也不动”的架势,准备跟他打拖延战术的磕着。不禁挑眉一笑。他那阴森森的坏笑。当即让不停飞眼儿观察他的湛湛打了个冷战。
  别管小家伙儿有时多不靠谱儿,可他的警觉性和孩子天生的.敏.感.让他顿时一凛。
  有所提防的小家伙儿,刚想开口。便被他爹抢了先:“也对,小孩子嘛,没什么耐性,对你开展的锻炼手段还是应该多种多样的……来来来,看看你老爸我这儿都有什么!”
  楚大队长根本不管自家儿子的表情,手按床垫一跃,跳到床的那头儿,开始翻起包包来。
  这两步走就到的地方,也要跳!跳!跳!这才是炫技吧!湛湛心里吐着槽,嫌弃的撇撇嘴。
  哼!他才不承认他现在的身量,就算跳得高,最多也是跳到床中心的样子呢!
  哼!等他长大了,他也可以这么帅哒!
  嗯?他又说他爸爸这招很帅吗?不是吧,虽然他小,他也知道,帅不帅的,身姿动作是一方面,主要还是看脸呢!
  “嘿!你这小东西,又胡琢磨什么呢!这么心不在焉的?”又原样跳过来的楚铮,看着儿子眼神儿乱飘的样子,拍拍他的小脑袋,把她的注意力叫回来。
  “你看看这是什么?”楚大队长献宝一样把手里的兜子展开,给他儿子瞧。
  就那一眼!一眼便万年啊!
  我可不可以晕掉!心里当即咆哮而过数以千万计的神兽后,湛湛第一反应是要跑!不过显然,他即使在东西南北中五个军属大院儿的孩子中做到称.王.称.霸,可以越级把大自己五六岁的小男孩儿压着打,他也不是他爹的对手!所以,当他爹在他要跑前,提前预料到一般,把他拎住时,“我可不可以晕掉”这句话又开始在他的小脑袋瓜里刷屏了。
  “不要做出这种生无可恋的表情!”楚大队长把儿子拉到身前儿,单指.戳.了.戳.自家儿子那又圆了几分的脸颊,拍拍他的小肩膀,提醒道,“人家做这种表情是呆呆的,你这包子脸也跟着做,那就叫‘萌’!看上去让人特别想欺负的样子哦!”
  呃……有这样性格多变的老爸,湛湛忽然有种辛酸的赶脚!
  惨.无.人.道.啊,有木有!yù哭无泪啊,有木有!
  “好啦!不要摆出这种我欺负你的模样!”楚铮听到洗漱间的水声停下来,耳朵动了动的他,捏着儿子的小耳垂儿,提示,“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耗时间,小家伙儿,不要那么天真哟!你妈妈过来,你绣花儿的任务也不可能删掉!不过,我觉得吧,要是你妈妈看到你绣花的话,说不听还会乐得拿相机给你拍照录像,作为影视资料保存呢!……话说,我亲爱的、立志于日后做大将军的儿砸,你要不要给将来某一天成为将军的自己留下这段黑历史呢?”
  呵呵……也就是楚铮这样没正形的老爸,才会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在自己儿子身上使出这种连说带吓唬,笑呵呵威胁人的手段。
  不过,这种手段还挺好用!
  至少在湛湛身上,此话一出,莫能争锋啊!
  小家伙儿终于任认命一般,耷拉着脑袋,老老实实的接过了他爹递来的绣布绣架和针线。
  “得啦,别这幅憋屈的样子,你老爸我才辛苦,好不好!”楚铮大掌乎撸了儿子的头发一把,道起辛苦来:“你知不知道,为了让你有兴趣,我跑了多少地方才买到这种东西,这人生地不熟的!把你爹我的腿都跑酸了!更别说还要把这些颜色的绣线凑齐了!你想想你爹我的辛苦,你好意思不听话么?”
  “那又不是我要您这样做的。”湛湛嘟着嘴,小声的嘟囔着,表达着他的不满,“我还不想要这些东西呢!”
  “嘿!我说你小子!”楚铮瞧着眼前儿这个只道自己腰间高的小家伙儿,瞅着这小家伙儿身上散发着浓浓的不满,那不满的气息浓郁得都快凝结雾化了。
  “本来就是嘛!”湛湛扯着自己背心儿的一角,晃了晃小身子,抬起小脑袋,仰头看着他爹,勇敢的道出自己的新生,“爸爸,我还是去画.蛋.蛋.好啦!绣花什么的,是女孩子才会玩儿的东西啦!哦,不对,小白姐姐都不会玩儿它呢!”
  “胡说!”楚大队长才不妥协呢,“你要这么说,我更得让你多练练绣花了!”
  “才不要!我要画.蛋.蛋!”湛湛一脸倔强的反抗着,小家伙儿脸上的委屈越发明显,要不是他瘪着嘴,估计已经哭出来了,“人家不要绣花花嘛,人家要画.蛋.蛋.啦!”
  小家伙儿终于忍不住眼眶的水花,抬起胳膊抹了抹眼睛,这不抹还不要紧,一抹,倒把泪花儿都缀在上下睫毛上了。
  这样看去,小家伙儿显得更可怜了。
  “哟,你们爷俩儿在这干什么呢?怎么啦,这是?”
  韩子禾的声音响起,湛湛一听,原本一抽一抽的小身子当即一顿,接着,小家伙儿便像离线的箭一样,唰的一声,拔腿便从宾馆房间的阳台抛开,冲向走过来的韩子禾。
  一把抱住自家老妈的大腿,小家伙儿心里的委屈终于忍不住了,就像没了闸门阻挡的洪水一般,咆哮奔腾着.倾.泻.而下,转眼就眼泪哗哗的。
  “哼!他也就是这个岁数儿显得可怜而已!”在儿子一把抱住他妈妈的腿,委屈的苦起来时,楚大队长也心虚的缩缩脖子,“解释”着。
  “怎么啦,我们的小英雄怎么哭啦?”韩子禾耐心的蹲下来,搂住湛湛,温柔的安慰着,顺便抬眼瞪了眼前这个“罪魁祸首一眼”。
  “来,跟妈妈到床上去……哎哟,瞧瞧我们委屈的哟,这一小脑袋瓜的汗呢!”韩子禾干脆抱起儿子,任他窝到她的肩上,脚步顿了顿,向洗漱间走去,“来,这么热,妈妈带我们湛湛擦擦汗去……哦哦,不哭了啊,咱们不理爸爸。”
  楚铮:“……”
  看着眼前的母子俩走开的身影,楚大队长觉得,自己就跟风中的那落叶一般,被媳妇儿儿子抛弃了。
  呜呜,明明是媳妇儿让我管的啊!楚大队长mōmō鼻子,可怜巴巴的站在阳台上仰天一叹,他才是那个更应该哭的吧!
  呜呜,妈妈,我好想回家啊!(未完待续。)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