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三章+第五百零四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第五百零三章:
  湛湛这孩子很好哄,到了韩子禾的怀里,约么一刻来钟,便已经破涕为笑,咯咯咯咯地笑倒在他妈妈怀里。
  一直躲在一旁观察“敌情”的楚大队长见了,颇有些眼热的从角落里“飘”出来,想凑过去融合进这温情之中。
  却不想他儿子见他过来,立刻张牙舞爪的哇哇乱叫,分明是报复!
  楚铮重重的“哼”了一声,当即停下脚步,既不前进分毫,也不退离半分地抱着胳膊倚在一边儿,绷着脸,浑身上下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
  嘎?湛湛没想到他爹是这反应,小眼珠儿一转,便缩进他妈妈怀里隐蔽起来。
  韩子禾回头看去,好笑的发觉,堂堂的楚上校,眼底竟然明晃晃的写着“我很委屈”!
  “你也真行!和小孩儿还计较?”韩子禾摇摇头,心里也是对这家伙偶尔爆发出来的不输湛湛的孩子气服了。
  “我这人讲道理!明明是这小东西躲懒!你却只知道哄他!”楚大队长鼓着双颊抱怨着,好在这人到底记得自家儿子还在场呢,便将险些脱口而出的“不哄我?!”给吞了回去。
  “小孩儿不都这样么!”韩子禾对于儿子有时候表现出来的“没有定性”不以为然,“他不喜欢,换一种方式就好了,他这么点儿孩子,咱们教他也重在培养他良好的思维和行为习惯,只要能达到这个目的,哪一种方法,自然也要看孩子的喜好……难道你没有听过‘兴趣是最好的老师’这句话么?”
  楚铮听了,抿了抿嘴儿。又哼一声:臭小子,你以为我没看到你那双偷偷看过来的小眼儿么?
  “他在看乐儿!”楚大队长这会儿幼稚气占了上风,竟然再一次突破他媳妇儿对他的认知,蓦地指着他媳妇儿怀里的小东西,气鼓鼓道,“媳妇儿,这也能忍?”
  对于这个快要奔四的大男人的幼稚举动。韩子禾真心不想理会。她现在养一个儿子已经够累心了,难道还要半截儿再接受一个幼稚化的、返幼大男人?
  不过,当着儿子的面儿。韩子禾还是全了楚铮的面子,巴掌不轻不重地拍了拍儿子又肉乎了几分的胖.屁.屁:“不许这么欺负爸爸!知道么?”
  “湛湛没有!”湛湛还是个小孩儿,没听出他妈妈话里对他爸爸的打趣,只以为自家老妈的阵营要倒向他爹。赶紧抬起头,急急的摆着小手。争辩道,“湛湛有很乖的!都任命去不停的画.蛋.蛋.了!湛湛只是不想绣花花而已!”
  呵呵!好吧,又一个幼化了的家伙!
  还画.蛋.蛋!还绣花花!
  瞅了一眼给自家儿子撒娇卖萌启发的家伙,韩子禾但笑不语。
  起身的同时把儿子拎起来。直接塞进楚先生的怀里,韩子禾耸耸肩:“你们爷俩儿的问题自己解决吧,我要睡美容觉了。”
  说着话。她毫不留恋的给那对儿面面相觑的爷俩一个潇洒的背影,投身软软的床铺上。神游梦境去也!
  “哼!”
  “哼!”
  眼见自家媳妇儿/老妈竟当真做起那甩手掌柜的了,抱着娃儿和被人抱着的一大一小傻眼了,好一会儿呆望,直到确认自家媳妇儿/老妈香甜的睡熟了,这才反应过来。
  于是,爷俩儿很一致的大哼一声后,又特默契的将头一甩——左哼哼vs右哼哼,两张特别相似的脸、摆出极为相近的表情,倒是极有意思,只可惜唯一的看客已经睡熟了。
  ……
  “好啦,你刚刚也把刁状告啦,现在你妈妈明显是不准备理会咱爷俩儿了,那么……咱们继续?”楚大队长见媳妇儿很信任的把孩子交给自己,心情愉悦间,胆子也大了起来。
  再度把儿子带回阳台,顺便未免打扰媳妇儿的美梦,他还特别小心的把通往卧室的玻璃门关上,这才得意洋洋地冲着跑到角落里戒备的看着他的儿子,笑道:“来吧,咱们开始绣花!”
  “不是说画画么!”这会儿老妈不管了,湛湛也放弃了示弱,反而皱着小眉毛,很有勇气的攥着一双小拳头,准备抗争,“湛湛要画画!”
  “呵呵。”楚上校被自己儿子给气笑了,“我咋不知道我们家宝贝儿这么喜欢画画?以前让你描个摹,画一画简笔画你都头大!更别说,刚刚是谁想耍赖,不想画蛋的?!”
  “刚才是刚才,现在是现在,爸爸您教过我‘此一时彼一时’哒!湛湛是个好孩子!”湛湛撅起小嘴儿,这小家伙儿已经想好了,他要做个勇敢又正直的人,要勇于和“恶.势.力”周旋!反正他老爸也不好轻易揍他,万一这大人不讲究要揍人的话,他只要哇哇大叫+嚎啕大哭就好,他妈妈那么警觉,一定会第一时间救他的!
  小家伙儿想到这儿,不自觉的又挺了挺小xiōng脯儿,连带着一双黑.葡.萄.般的大眼睛里,更添几分坚定。
  哟嗬!这小家伙儿是准备一抗到底啦?
  楚大队长不由.舔.舔.嘴角,这会儿不知怎地,竟然感觉手心儿痒痒——小东西,你不知道你老爹我还没有啃不下来的硬骨头么?!
  “您、您、您不要吓唬人!湛湛才不会被爸爸的眼神儿吓跑的!”湛湛绷起小脸儿,给自己鼓劲儿一般冲他爹大声嚷嚷起来。
  “真呱噪!”楚铮手指伸进耳洞转了转,挑眉瞅向色厉内荏的儿子,哼笑道,“我说儿砸,咱都多大啦?称呼自己时,可不可以用第一人称啊!甭‘湛湛’、‘湛湛’的叫自己,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两三岁的小娃娃呢!要知道,你已经五岁半,快六岁啦!已经有‘自我’认知了。好不好?”
  楚大队长一副“我读过一些书,你莫要蒙我”的表情哼笑着,说的他儿子小小身子当即一僵,旋即,再次没好气儿的哼了一声。
  “乖!快绣!”楚大队长这是认定要让他儿子捏绣花针了,说什么也要让他儿子付诸行动一回!
  第五百零四章:
  哪怕就一回呢?他儿子也得做!反正不能làng费了他那拳拳的父爱之心!
  “没瞧见你妈都默许了么!”楚大队长也学会扯虎皮拉大旗了,“你妈妈那是心疼我为你的付出呢!你瞧瞧这些东西。虽然你看不上。可你爹我在这陌生的地方跑了多少地儿才凑齐啊!……小家伙儿,你的孝心呢?你就是这么对你爹哒?”
  楚大队长胡扯地忽悠他儿子,试图让他儿子产生难为情的愧疚心理。
  可惜。他儿子这性子随了他,脸皮和心态都极好,想轻而易举、再没有情境的情况下,呼唤出小家伙儿的愧疚。简直不要太难!
  “咳!咳!”看着自家儿子那倔强的小眼神儿,楚大队长差点儿捶xiōng跺足——他这是养的什么破孩子啊!这么不给他这个做爹的面子!
  “我不管!作为父亲。我就是权威,你这做儿子的,就得听话!”楚大队长软的不行来硬的,干脆命令道。“你!现在!给我绣花儿!”
  “唉!”湛湛定定的注视他爹几秒,接着,便轻叹一声。明显一副“我爸这么幼稚可咋整啊”的神态,摇摇头。张嘴便是一种老气横秋的语气,说道,“爸爸,不是我不配合你,只是绣花,就不是男孩子拿捏的玩意儿,你这样强求,岂不是要破坏我的男子汉气质?”
  “乱扯!”楚大队长哼哼道,“你不知道么?这世上,很多优秀的服装设计师都是男人,你以为他们不会拿针动线?得自己能做出衣服来,才会设计出优秀的服装,懂不?”
  “嗬!嗬!嗬!”湛湛用单音节发出类似嘲笑的声音,很快,便神色一转,双手捏着兰花指,学起了不知从哪儿看到的人物形象,用那种肉麻的语调演起来——“矮油!这衣服怎么皱了!真是的!你这个冤家,把衣服弄脏了,可怎么参赛呢?我的天呐!”
  “噗哧!”楚大队长实在没忍住,让他儿子这无厘头的表演给逗笑了!
  好家伙儿,一个虎头虎脑、看起来粉雕玉琢的小家伙儿,用那张萌萌哒小脸儿演起了这种娘娘腔的角色,那画面……实在太美了!简直美得让人无法直视!
  “咳咳!好啦!你给老子正经点儿!”楚大队长以拳抵口,忍住笑意,绷起脸,示意他儿子差不多就得了。
  只是他眼底的笑意实在太明显,明显到他儿子有恃无恐的又演了几分钟,直到演得尽了兴,方才罢了!
  “好吧,说起来你小子倒也有点儿悟性!”楚大队长饶是恨不得把眼前这熊孩子抓过来,按在腿上揍.屁.屁.拍他一顿,也不得不承认,他这儿子倒是挺会演戏的。
  熊孩子难养啊!
  纵使是在战场上无往不胜的楚上校,面对着自家这已经算是“特别”难缠级别的儿子,也不由得头疼起来。
  当你家小孩儿读过许多书,说起道理来头头是道,口齿伶俐的都快要舌战群儒了,聪明伶俐的让你无言以对的同时,长得还特萌,盯着你的小眼神儿辣么让你心醉的时候,要说不头疼,那是不可能的。
  可偏偏自己还下不去手!哪怕揍一顿给自己出出气也好啊!
  看着儿子一副“君子动口不动手,老爸你要动手我就逃走”的警戒样儿,楚大队长忍着把后槽牙咬碎的冲动,咧出一抹笑来:“你很天真啊!”
  湛湛:……?
  不明所以的看着自家老爹,湛湛的眼里浮现出些许的迷.糊。
  “咳咳!”再次干咳两声,楚大队长面上露出高深的表情。
  本着“既然说不动你,我干脆就忽悠你”的心态,楚大队长的演技也得到了提升,至少他这一变脸,让他儿子看不明白了。
  “你以为我让你绣花是捉弄你?是勉强你?是强人所难?”楚大队长呵呵一声笑,道,“你以为你爹的层次就这么浮浅?非要和你一个小.屁.孩儿一争高下?”
  楚大队长将头一扬,一双狭长的眸子斜挑向儿子:“怎么肯能!你爹我这是有意的再训练你!我的立志于将来成为将军的儿砸!”
  呃?湛湛的眼睛深处,开始有蚊香圈的雏形了。
  “你以为你爹我身为军人这一路走来,就单单是会扛枪打仗么?不!除却知识型战略人才和指挥人才外,你爹我还是多方面发展的多技能型人才!换言之,你爹我在执行任务时,可是百变人才呢!”
  说到任务,湛湛的眸子一亮!
  他最喜欢听他爸爸讲那些惊险刺激的事儿了!
  而楚铮,自然也没错过他儿子眼神儿的变化。
  “你以为执行任务时,你必须要做的都是你喜欢的、适合你的?错啦!大错特错呢!”楚大队长摆出一副严肃认真的、“我在和你说正事儿”的样子,让面前的湛湛不由得站直了身子。
  “就像绣花吧!”楚铮拎起绣线轻轻地晃了晃,“别说绣花了,你爹我当初为了全面发展从而适应任务的要求,还专攻过一阵服装设计,甚至还曾经亲手制作了数十套服装!从设计画图到亲手剪裁、再到缝纫装饰和熨烫,全都是亲手所为……”
  说到这儿,他转头直视上湛湛的双眸,问:“儿子,你自己想想,你会不会因为你爹我拥有这样的技能而觉得你爹我不够男子汉呢?”
  嗯……
  听了半天,湛湛面对自家老爸的问话,慢慢思索片刻,缓缓地摇摇头。
  “这就是啦!”楚铮心里的小人儿举起了代表胜利的剪刀手,面儿上却不露声色的点点头,“掌握一项技能,和你会成为什么样的人,没有直接的联系!至于你会不会成为真正的男子汉,那是取决于你的行动和你的心啊!”
  好吧!虽然我还听不懂,但老爸你的话听起来还挺有道理的,我就不.戳.穿你啦!湛湛瞧他爹一副入戏颇深的样子,无奈的撇撇嘴。
  介于把老爹的话听到了心里,湛湛倒是非常配合的点点头,接过了他老爹不依不饶非要塞给他的绣线,心里偷偷地轻叹口气。
  算啦!就当哄老爹开心啦!他也不容易啊!
未完待续。)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