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零七章+第五百零八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第五百零七章:
  原本计划一家三口儿在宾馆里宅两天的想法儿落空了。
  嗯,或者说落空了一半儿?
  反正韩子禾和湛湛这对儿母子很好的执行了之前的计划,而自诩一家之主的楚大队长则违约了——他遇到了曾经的战友!
  好吧,身为军嫂,还是有这种觉悟的——韩子禾在楚大队长好话说了一箩筐之后,纤手一挥,批准了这厮的外出聚会申请。
  到底是曾经在一个战壕里滚过来的兄弟,曾经可以放心将自己后背交给对方的兄弟,楚铮在意想不到的偶遇后,心里也是特别的兴奋。
  “媳妇儿,你不知道,我最初在的.独.立.团的兄弟竟然大多分配到了这里!这会儿聚会,是我们一连的老人儿!嘿嘿,据说一个不少呢!”楚大队长一边儿翻着行李箱,一边儿傻笑着。
  “甭翻了,就是你把咱家行李箱都拆了,也拆不出一件儿军装!”韩子禾知他的心思,言道,“再说,你那些战友到现在,也都未必还在部队,不若干脆穿便装吧。”
  这么说着,韩子禾还是把窝在她怀里的儿子抱到一边儿,自己起身帮他挑外出的衣衫来。
  “就这件儿吧,浅灰色立领英伦休闲衬衫怎样?短袖的,还很薄透,穿着既大方合体,还不张扬,你这衣服架子一般的身材穿上,还挺有气质的……就选它了如何?”韩子禾将衬衫展开,放到自己身前,在落地镜前照了照,自己觉得还挺满意的。
  楚铮这人对于衣着方面并不挑剔,只要整洁利索便可,反正他长年累月在部队,穿的最多的是军装,所以对外面儿的衣服也不经心。
  他现在那一柜子的衣衫,都是他媳妇儿逛街时给他添的,其中有三分之二还没有上身。便是剩下的三分之一,包括这件衬衫在内,穿过的次数也都屈指可数。
  他对自己的衣着没什么看法儿,又信任自己媳妇儿。便索性将衣服的搭配权,全权委托给了自己媳妇儿,媳妇儿让他穿啥他穿啥,完全没有二话。
  “那就这件儿吧!”楚铮接过衬衫,也在镜前比划了比划。待从镜子里看到自家媳妇儿那欣赏的眼神儿,便爽声应下,心里则像刚喝过冰镇的酸梅汤一样,甜滋滋凉爽爽的,沁人心脾、好不舒心!
  韩子禾翻出衬衫,又找了一件儿可以和衬衫搭配的同样透气性相当好的休闲西裤,再将皮鞋、皮带和腕表准备出来放到一旁,算是给楚大队长第二天的聚会找全了行头。
  “你明儿早晨起来记得换上!”叮嘱了这么一句,韩子禾正弯腰准备拾掇被翻乱了的行李箱,一扭头。正瞧见楚大队长一脸傻笑的冲她站着,不仅好笑的抬脚踢了踢他的小腿肚子,命令道,“你!给我收拾东西去!”
  开什么玩笑,给你找东西,还得我收拾?什么道理啊!得!楚大队长一傻乐,他媳妇儿心里不平衡了。
  “你歇着去吧,收拾的事儿我来!”楚大队长是个热爱劳动的人,尤其是让他劳动的还是他媳妇儿,他自然甘之如饴。
  “妈妈。”湛湛看着他爸爸撸起袖子干活儿。连忙跑向走过来的老妈,揪着她的衣摆,故意虚着声音,说。“妈妈,爸爸是坏孩子,找东西把行李箱翻的乱糟糟的,没有做到从哪儿拿的放回哪儿去呢!湛湛就不这样儿!”
  “呵呵。”韩子禾一脸慈爱的mōmō儿子的小脸儿,这个惯会告状的小东西,根本就不知道他爹的那耳朵堪比蝙蝠呢!
  怜爱儿子十几秒。韩子禾也坏心眼儿的没有告知儿子他刚刚的话都被他爹听到耳朵里了,反正等楚大队长腾出时间和他儿子清算时,她又能看一出好戏呢!
  “呵呵。”同样呵呵一笑的,是被告黑状的楚上校。
  ……
  楚大队长有自己的朋友圈儿要忙,韩子禾也没闲着,将最后一场签售的事宜准备妥当,她便带着儿子在宾馆里折腾起来。
  而扔飞镖,是一个很不错的锻炼项目。
  当然,此飞镖,可不是湛湛在家里玩儿的玩具——小家伙儿以为自己可以瞒天过海,把被自家老妈勒令不许带走的飞镖“偷.渡”了过来,却不想魔高一尺道高一丈,他前脚儿将东西放进行李箱,他爹后脚儿便将东西不露痕迹的挪了出去。
  而他爹更过分的是,利用了他心虚的心理,竟然一直都没发现自己借力隐藏的那个暗袋竟然被他爹偷梁换柱的装了拼图!
  想到自己的小心思落空不说,还在自家老妈的面前丢了脸,这让已经萌生出自尊心的小男子汉觉得很不可接受!
  当然,小家伙儿心里别扭一阵儿也就算了,倒是他的这小小举动,给他妈以启发,这两天有半天倒是拉着他往宾馆休闲区的射击馆玩儿!
  这下子,别说是飞镖了,连射击的弓箭和枪.支.他都mō过好几回了呢!
  这样的经历,很让湛湛过了回瘾,等到离开宾馆时,他竟然还有点儿乐不思蜀的留恋。
  ……
  “媳妇儿……”楚大队长无语了,他原本的计划是把湛湛这个好动的家伙趁这两天按一按,让他压压性子,练一练忍耐力和自制力的。
  哪成想,就因为他出去见见老朋友的工夫儿,他媳妇儿就把儿子的性子又挑起几分,这会儿看着,竟然比前两天更欢实了!
  坐在飞机上,瞧着儿子手舞足蹈的和自己显摆这两天的“战果”,楚大队长忽地感到有些牙疼。
  有心和媳妇儿分说分说吧,又怕哪句话说不对再把人惹急了,这种不涉及原则的事情,他更希望和缓的说一说,最好像闲聊那样,谈一谈。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韩子禾给儿子擦擦汗,嘱咐他老实点儿,又叮嘱句“飞机要开了,从现在开始,你要保持安静了。不许吵到旁人,知道么?”,便把随包带来的故事书掏出来让他自己看,而她则扭过头。冲着楚铮轻轻一笑。
  第五百零八章:
  “不过,楚先生,您觉得咱们在旅途之中锻炼孩子沉稳,实际不?”韩子禾轻轻侧头,降低音量道。“不管怎么说,出来玩儿就是出来玩儿的,玩儿痛快了才是首当其冲的正事儿……人们都说,二十一天养成一个习惯,且不说这话是否准确,但也可见‘培养’这种事儿不是一朝一夕能做到的,与其这两天让孩子不痛快,从心里对日后训练的抵触,还不如让他开开心心的玩儿个痛快。”
  韩子禾是典型的那种“玩儿就专心致志的玩儿,学就心无旁骛的学”。她从心眼儿里是极不赞成两者相混的——那种所谓“玩儿着学”的,在韩子禾看来,极不可取;君不见,在某些领域取得成绩的人,从未能一心两用的。
  哪怕是上辈子,韩子禾对自己和自己队员的要求也都是“训练归训练、整休归整休”——训练时,便是魔鬼式训练,掉皮掉肉流血也在所不惜;整休时,便狂欢肆意,彻底.发.泄。
  也正是这般。从进入特战队到最后一场战争,这之间,她经历过重伤、也经历过濒危,她的队员有因伤退役的。也有心理受创的,可无论哪样,她带出去的队员,就没有带不回来的。
  至于那于她而言的最后一役,咳咳,不提也罢。反正她把自己都扔出了时空隧道,跑到这个时空里来生活了。
  ……
  “媳妇儿,你看哈,其实呢,咱俩说的问题,这之间是有出入的。”楚铮挠挠鼻子,试图将自己的想法儿说清楚,“当然,我不能否认你之前的话言之有理,可同样,事儿都有例外,就比如说这忍耐力和自制力还有判断力的问题,我恰好觉得,这旅途才是锻炼他的难得的机会。”
  顿了顿,瞄到媳妇儿脸上没有任何不满,楚大队长心里松口气:“我不是说你们娘俩儿去射击馆这事儿不对,哪怕你带他打打球儿、跑跑步、游游泳呢,都无所谓,可这小东西明显对射击和飞镖极感兴趣,为此,他都不惜和咱俩动心眼子!这也就是那他几把.枪.太大,目标太明显,带不走!不然,你看他会不会都偷偷儿带来!”
  “我也不是说要多严苛,只是希望他能对自己的想法克制一下。”楚大队长叹口气,见自家媳妇儿听得认真,又道,“媳妇儿,我知道咱家湛湛还小呢,别说是你,连我有时候都想,‘他才那么点儿大,性子还不稳定,咱们何必急于一时给他纠正呢,等他大点儿再说,也不玩呢!’”
  “可是,媳妇儿,这孩子良好习惯以及.性.情.的.培养,那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甚至有些人一辈子都培养不出来……所以,咱们还是应该趁早儿、在孩子还小时、可塑.性.还很强时,及早的把根基给他夯实了!这样以后,于他也好、于咱俩也好,都能省力省心。”
  楚铮一口气将心里的想法儿如实而道,说到最后,他更是低低的一声长叹:“媳妇儿啊,咱儿子要是一般的小孩儿那样,我也不会这样严厉……可咱儿子那小脑袋瓜儿转的太快,那小子实在是太聪明、太机灵了!……是!孩子聪明伶俐是好事儿,可人啊,有时候笨一点儿、拙一点儿,要比那聪明伶俐的过头儿的强啊!”
  “唉!”韩子禾跟着他低叹一声。
  要说呢,韩子禾对楚铮这话仍有不赞同的地方,要说辩驳,也有大把的话茬子等着他;可她听了楚铮这么长的一段话,便是心中再有千言万语,终究是不敌他那话语中慢慢的慈父之心。
  楚铮话里话外的对儿子湛湛的关切、担忧,也让韩子禾的情绪受到影响。
  她轻声慨叹道:“人都说,‘养儿一百岁,长忧九十九’……你这一片慈心,倒是应了那句‘惟愿我儿愚且鲁,无灾无难到公卿’。”
  “呵呵。”本来听到自家媳妇儿前半段儿话里的妥协之意,楚铮还挺高兴,可听到最后,只觉得有点儿不对劲儿,再一抬眼,正好儿看到自家媳妇儿那略带打趣的目光,哪里还不知道他媳妇儿有淘气了?
  这情绪转换的也忒快点儿啦!
  刚才还慨叹连连,咋这会儿就拿他开起了玩笑?
  楚铮实在是服了自家媳妇儿的本事!
  故意摆出一副“我读书少,你莫要骗我”的表情,楚大队长耷拉着眉眼,可怜兮兮的朝媳妇儿凑了凑。
  几乎把半个身子都压到了自己媳妇儿身上的楚上校,朝他媳妇儿耳畔哼哼:“媳妇儿,虽然你老公我很聪明,可我这聪明从来都是我的助力,可万没有‘被聪明误一生’……更何况,你老公我也没兴趣开‘群嘲’的技能!更不会拿自己儿子做由头,行那指桑骂槐的事儿,你莫要冤枉我!”
  “呵呵。”韩子禾如楚大队长愿的朝他凑了凑,轻笑道,“那是自然!”
  说着话,她笑眸一转,貌若含情脉脉的看着他,那双既好看的眸子里,流光溢彩间带出万种深情。
  她那一看,登时把楚铮看得投入其中,仿若刹那间陷进了她眸中的世界,不可自拔。
  “呃!”楚大队长忽地打了个激灵,瞬间从之前的痴迷之中清醒,再定睛一看,好家伙,他媳妇儿的纤手在他的喉结上轻轻地拂过几个来回儿。
  “媳妇儿,你这是威胁?”楚铮是真拿他媳妇儿没辙,也真心舍不得拿他媳妇儿有辙,只能自己在那儿苦笑。
  “NO!NO!NO!”韩子禾嘴角噙笑摇摇头,同时摇晃的,还有她那纤细的葱指。
  “那就是示威、警告了?”楚铮mōmō自己的脖子,现在还觉得后脖颈子那儿发凉呢!
  刚刚他不是被他媳妇儿mō醒的,实在是让他媳妇儿那一瞬散发的气势“吓到啦”!
  “你就这么看我?”韩子禾笑着歪头瞧他,那小模样儿看上去,跟他儿子犯错儿时一个样!都是那么无辜!
  “我呢,是想考验考验你,看看咱们楚大队长的警觉.性.如何而已!你啊,多心啦!”韩子禾眨眨眼,毫不掩饰的向楚铮展现出她眼底的狡黠。
  而她那根刚才还在他眼前摇晃的手指,此时更是已经滑到了他xiōng前,蜻蜓点水一般,轻轻地点了点,便挥一挥衣袖,毫不留恋的缩回去了。
  楚铮:……其实,我想说,傻眼已经不能形容我此时即将溃堤的心情,真的!
  ……
  此时此刻,倘若一定要让楚铮找一个词来形容他现在的表情的话,虽然他不很想承认刚刚被自己媳妇儿调戏的懵圈了,可一定要找形容词的话……
  他想说:虽然“蠢萌”听起来有点儿傻,可他还是想拥抱它!
未完待续。)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