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五章+第五百一十六章(第一更)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第五百一十五章:
  傍晚时分,吃过晚饭的一家三口儿,到底是去了之前愉悦的包场地点,展开了一回射箭大比拼。
  说是比拼,其实也就是楚铮逗着媳妇儿来了次真实水平大展示。
  也别说,韩子禾只要轮到上场,手中弓箭一握,整个儿人的气质便浑然一变,全身.上.下.好像顿时被那若利剑般冷肃刚烈的气质所笼罩。
  顿时,她好像化为了手中的羽箭一般,带着势不可挡的气势,准备离弦而冲!
  “唰”!
  箭从弓弦中劈冲开来,锐利的箭头刺破重重相阻的空气,像鹰隼、又像霹雳,带着一种不可言说却又可震慑人心的杀气,连连.穿.透.数十片垂下来的柳叶,“腾”的一下子,从靶心穿过,直瞪瞪的了靶子后面十米处的观赏石!
  “哇啊!”在一旁有吃有喝的看着自家爹妈比赛的湛湛当即看傻了眼,小家伙儿一张小嘴儿惊得半天都忘记合拢,就连要往嘴里放的零食都定格在了嘴边儿,好半晌,方才反应过来,当即便将手里的零食准确的弹进了不远处的垃圾桶里,他自己则蹦跳着鼓掌惊叹起来。
  “妈妈好棒啊!”湛湛卖力的拍着小手,哒哒哒地撒开丫子朝他妈妈那里跑过去了,“教我!教我!我也要学!”
  小家伙儿带着热情洋溢的笑容奔跑而去,却在半路上被他爹好整以暇地拎了起来。
  “放开我!”被拎着后脖领子的湛湛,腾空胡乱地提着一双小肥腿儿,胡乱地挥着小胖爪儿,挣扎着抗议道,“妈妈!快救救湛湛啊!爸爸他故意充当路障捣乱,不让湛湛向上!好坏哦!……快放我下去,坏爸爸!爸爸系不系怕我天赋超群,学会本事儿超过您,以后再不能跟我耀武耀威。才这么捣乱哒?!”
  湛湛自认为冷静的猜出了真相,小家伙儿因此更加气呼呼起来:“快放开!快点儿!我要下去!”
  本来想替儿子说话的韩子禾:(─.─
  只是一时手欠,故意逗儿子的楚大队长:(o)
  一脸“纳尼”的瞅着自家儿子,楚大队长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为啥自家儿子这么自信。
  想不明白就动手试试,楚大队长在自家媳妇儿的目光下,伸出食指,点了点儿子的脸颊……
  点了一点——没啥感觉啊?!
  又点了一点——还是觉得和别的小朋友差不多的样子……要不,再试试?
  点一点→再点一点……我点!我点!我点点点!
  楚大队长跟玩儿上瘾一般。戳.起.了.自家儿子那胖嘟嘟的小脸儿,看样子,一时半会儿都不打算停了。
  这回,呆怔了的人变成了被自家不按常理出牌的老爹的湛湛,小家伙儿被他爸出其不意的举动弄懵了,竟然一时之间忘记了反抗。
  等他反应过来,刚要挣扎,却又听他老爹跟自言自语似得说道:“咦?!这脸皮也没感觉太厚啊!”
  我晕!
  湛湛还是很聪明的,他听出他爹这话是嫌弃他脸皮厚了,当即小脸一红。就要哇哇大叫着喊妈妈告状。
  不想,一回头儿,小家伙儿再次让他妈妈的表现弄懵。
  谁能告诉小小的他,为啥他老妈跟没事儿人似得自个儿跑靶子前面射箭去了?
  一支、两支……六支……十六支……二十支……五十支!
  十个靶子上五十支箭!
  湛湛郁闷得发现,根据他那高明的逻辑分析推论,他妈妈的战果告诉他,从他爹开始.戳.他脸时,他老妈就已经一个人自娱自乐去了!
  这个发现让小家伙儿有点儿垂头丧气,他好可怜哟!摊上这么对儿怎么看都很无良的爹妈,他实在太可怜了!他今天一定要多吃两根冰淇淋才能凑合安抚他那受伤的小心灵!
  ……
  人都说。“六月的天儿、小孩儿的脸儿,说变就变”,这原是用来比喻天气的,不过反过来也可以说明。小孩子的情绪转换很快,刚刚还一副生无可恋的呆怔样儿,过一会儿,自家家长招招手,用点儿甜头儿,便摇身一变。变成这世间最快乐的小孩儿了。
  湛湛便是如此。
  刚刚他还一副自叹自怜的小模样,可等他爹妈一招手,摆出送给他的小弓箭时,小家伙儿登时喜笑颜开,蹦蹦跳跳的抱着爹妈的大腿甜言蜜语起来。
  “我儿子也是个人才!”楚大队长挠挠他那板寸头,冲自家媳妇儿笑道,“这能屈能伸的劲儿,说不定长大了能干点大事儿呢!”
  韩子禾知道这家伙是玩笑话,只是看看自家那个抱着新得的弓箭乐得找不到北的儿子,她还是觉得应该说真话:“其实吧,咱儿子还真是‘为子肖父’呢!”
  到底是文化人,又因为是在外面,韩子禾说话打趣也还是给楚大队长几分面子,没好意思说出“凭你这厮滴节操,儿子长大了,也和你差不离儿”这样的话来。
  当然,这话停在理解力超群的楚大队长耳中,其实,跟那么直白的说也差不多了。
  太座大人哇,就算你说真话,也别这么不给面子啊!无奈的看看喜欢打趣自己的媳妇儿,楚大队长牙根儿一咬,心中暗道:得嘞!既然舍不得拿媳妇儿怎么着!那就拿我自己的儿砸开刀!做爹的指导指导儿子,严格一点儿,也无可厚非吧!
  想到就做!行动力超高的楚先生大步开拔,朝着站在靶子前、不停地比划着、仿造他们夫妻俩的姿势练习的儿子走去!
  当然,楚大队长这想法很好,前提是他儿子不要才五岁半……就像“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这样,尽管训练经验丰厚的楚大队长有千般手段、万般威严,奈何自家儿子还属于.小.屁.孩儿阶段,完全是“你跟他讲理,他跟你卖萌;你跟他耍横,他跟你耍赖;你跟他比声调,他跟你比胡闹”。闹到最后,楚大队长自己一头大汗不说,他儿子早就又蹿又跳吱喳乱叫了!
  看到这一幕,韩子禾耸耸肩。翻个眼,十分淡定的走到旁观区,往躺椅上一坐,悠闲地喝起了饮料来。
  第五百一十六章:
  “哇哦,今天真高兴哇!”走在夕阳下。湛湛一蹦一跳的在自己倒影的两边跃来跃去,一会儿兴奋的欢呼一声,一会儿哼哼着儿歌,那小脸儿上灿烂的笑容,看得出,这小东西格外快乐。
  此时夜幕已临,小镇上开始打出多姿多彩的灯光,游人们也大都走出客栈,三五结群的逛起了古色古香、充满古意的街道。
  这条铺就着青石板的小道,完全仿造了古代的集市。各种古色小摊上,摆着精致的特色玩意儿,新奇又好看,完全是作为礼品和纪念品的绝佳物件。
  此时,韩子禾和楚铮也带着乐呵呵的儿子走进了这片地段。
  “哇啊!那是花灯!我在电视里看过哒!”湛湛惊呼着瞪圆眼睛,迈着小腿儿就要往那花灯摊子上冲,若不是他那两只肥爪爪被他爸妈一人牵着一只,小家伙儿当真能“瞬移”过去。
  “别胡闹!没瞧见这么多人吗?!”楚铮拉住儿子,顺手给他一个脑瓜奔儿,说他。“瞧你小子这大惊小怪的样子!你得多没见识,才能见到花灯时这么兴奋!难道我和你妈以前没有带你看过花灯?”
  “爸爸!”湛湛抗议的捂住自己的额头,皱起小眉毛、背着小手,摆出一副大人样儿的严肃道。“爸爸,我们是出来玩儿的,要把情绪调节到旅行状态!就象这样儿……”
  这小家伙儿挑了挑眉毛,一副指点他爹的做派,虚空朝着那花灯小摊点了点,道:“就像那里。虽然那儿的花灯,有许多我见过的,可也有我没见过的样子啊!再说,我当初是在京城看的花灯,在京城看花灯和这里看花灯的感觉又不一样!”
  小家伙儿摇头摆脑的开始扯起长篇大论来,具体的意思便是说不同的情景看同样的物什,心情心境也会大不相同。
  别看小家伙儿越说话越散,但却无意中应了形散神不散,越说语意越分明,竟是句句都有哲理之意。
  当然,这段话纯粹是小家伙儿误打误撞说出来的,反正韩子禾觉得自家儿子再聪明,也没有到天才的地步,估计是看的书多了,无意中东用一句,西挪一句的,就这么巧合的凑出来了。
  这段持续了将近三分钟的话,听得楚大队长直嘬牙花子:好家伙,这……他儿子,也忒能嘚啵啦!
  “好啦!好啦!你老爹我读书少,没有你小子境界高,行了吧!走走走!看花灯去!”楚大队长被自己五岁多一点儿的儿子念叨的脑袋发懵,又见自己媳妇儿一直抿着嘴笑着看好戏,丝毫没有介入帮自己一把的意思,心里郁闷得都快像以头抢地了。
  唉,惹不起媳妇儿,舍不得揍娃儿,楚大队长长叹一声,一把捂住自家熊孩子那不停得啵的嘴,半拎.半.夹.的.把儿子带起来,脚步匆匆的往花灯而去。
  汗!总算不用让人围观了!
  ……
  小镇里很热闹,不禁各色摊位小店齐全,小吃繁多,更重要的是让游客参与进来的娱乐活动更是比比皆是。
  虽然这些娱乐但拎出来,未必多精彩,但是凑到一起、参与的人数一多,倒好像繁花锦簇中的单瓣花,再无单独观赏时略带的寡淡,竟然也有独树一帜的美感!
  就像现在,一队队影视城里的微缩特色建筑在或中式或欧式的马车上,被驮载而过时,湛湛惊喜的欢呼声就从没听过。
  这孩子调门儿虽然挺高的,好在周遭人群都很闹腾,倒也不把他显得太熊。
  “这小子又故意一惊一乍了!”楚大队长实在搞不懂现在的小孩子这小脑袋瓜儿是怎么想的,哦,就为了表现出旅游的情绪,就把自己搞得跟没见过世面似的,啧啧啧,反正他打小儿都不会这么幼稚的!
  韩子禾mōmō儿子的小脖子,发现小家伙儿这会儿折腾的都是汗,便赶忙掏出纸巾给他擦:“他高兴就得了,反正也没有扰到旁人,你管他呢!最要紧的是把他拉住了,可千万别让人.流.给冲走了。”
  “爸爸,抱我!”湛湛就跟和他妈妈有心灵感应似得,他妈妈一说完,他便抬起脑袋,要抱抱了。
  “哼,这是看不到前面儿了,才想起你爹我,是吧?”楚铮没好气儿的点了点小家伙儿的脑袋。
  不过说是说的,他到底大手一捞,把儿子捞到了怀里不说,垫在小家伙儿小.屁.屁.下的胳膊一送劲儿,就把儿子颠到了自己的肩上。
  “咱们往哪儿去吧,那里人少些。”韩子禾实在觉得周围人太多太乱,很不放心自家儿子,因此便不停地环首……寻么了半天,到底让韩子禾找到了一处相对安静一些、却视野极好的位置。
  楚铮按照媳妇儿说的一看,皱起眉来:“那儿是不错,不过好像那里是VIP的位子吧?我今儿忘带卡了……而且,咱们今儿是头天来的,就是刷脸也没人认识啊!”
  “贫嘴!”韩子禾拍了这家伙一巴掌,指着他看的那层观景台的旁边道,“我带钱了,咱们去那间茶楼坐坐,顺便歇一歇、吃点儿东西。”
  楚铮听到媳妇儿的话,这才发现那茶楼靠近观景台的地方还有几个空桌,当即乐得连连点头:“成,咱们赶紧过去!……啧啧啧,这些人们也忒想不开了,有那么空的地方不呆,往这儿挤,傻不傻啊!”
  傻不傻?人家自然不傻!只是现在人挤人的,道路有点儿堵,便是有发现位子的,也一时半会儿挤不过去。
  当然,这种问题可难不倒楚大队长,人家身形一闪,桌椅板凳、栅栏栏杆都能当作踏点帮他越过人群,分分钟越过人海到达对面哒!
  咳咳,当然,这也就是夜幕之中干这事儿,而且还是大家的注意力都在那一队队的马队上,楚大队长和他媳妇儿才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
  ……
  来到茶馆,韩子禾和楚铮把儿子放到木栅栏边儿上让他看景,小两口儿自己则点了一壶茶和几盘点心坚果,边休息边加餐,顺便照顾自家目不转睛的看着底下马车队的儿砸。
  “啊!那是南瓜车!”湛湛突然指着底下叫道。
  说是“叫”,可小家伙儿也是有公德心哒,他知道现在不是在外面,所以说出的话,虽然激动些,但声音还是收起来不少。
  “爸爸!妈妈!那南瓜车是不是你们给我讲的故事里,接那白雪公主的南瓜车?魔法变出来的?”湛湛歪着小脑袋,看得认真,“看看看!南瓜车打开了!打开了!哇!里面出来的是城堡啊!”
  这种可以变化的马车,湛湛是第一回见,虽然以往也看过不少可以变形的玩具和机器,但是,小孩子么,总会因为第一眼见到相对新奇的东西而兴奋。
  “嗯,是啊!真神奇哦!”楚大队长一边儿给媳妇儿剥坚果,一边儿敷衍似地点了点头。
  韩子禾也跟着颔首,故意摆出一副没见过的样子,逗儿子:“哇啊!真的诶!这回可开眼界啦!”
  她这么一说,湛湛的兴致更高了,小家伙儿充分发挥了他的口才,不停地对出现的景观惊叹着并解说着,韩子禾和楚铮相视一眼,笑着给他添油加醋,东拉西扯,一时间,一家三口儿都沉浸在愉悦的氛围里,其乐融融。
  “嗤”突然间,一个不和谐的冷笑声传出,意有所指的嘲讽道,“土包子,没见识!”
未完待续。)
  PS:  今天还有两更哟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