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五章+第五百二十六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PS. 奉上今天的更新,顺便给起点』515粉丝节拉一下票,每个人都有8张票,投票还送,跪求大家支持赞赏!
  第五百二十五章:
  “不好意思,让一让啊!让一让!”楚铮笑呵呵的从人群穿过,一把搂起自家儿子,笑道,“又淘气啊!我和你妈一个没瞧见,你又折腾什么啦!”
  湛湛眨眨眼,看着他爸一副啥也不知道的模样,小脑袋转得极快,几乎是眨眼就明白了他爸这是在“避嫌”,便故意将小嘴儿噘的高高的,一副傲娇自得的模样。
  这小孩儿的演技杠杠滴,几乎眨眼间便懵过了许多人。
  “爸爸,您和妈妈等我一会儿,我和那个大姐姐越好射箭,人无信不立,我得言而有信才行,等我大展身手之后,咱再回去啦!”湛湛双手叉腰,指着被挪动的靶子方向说道。
  这会儿又变成“大姐姐”啦?听到小猴子这么称呼自己,之前被称为“大妈”的张仅仅,一点儿都不觉得欣慰。
  “你啊你!要不是看你答应人家了,我一准儿把你拎走!”楚铮笑着点点儿子的脑袋,说出来的话却是允许儿子折腾了。
  小家伙儿听话很会抓重点,听到自己想要的答案,登时喜笑颜开地转着大眼睛,连连点头应是。
  其实你们两口子可以强制把这只熊巴巴儿的猴孩子带走的!届时,我只要需做出一副挽留不得的样子就好啊!张仅仅笑得一张俏脸都僵硬了,想她十数载的演艺生涯,还真没哪场戏演得这么累的!
  “爸爸,妈妈呢?”湛湛在他爸爸怀里四处张望,遍寻一遍不得后,抬起他那胖爪子拍了拍他爹的肩膀,问道。
  “你妈妈啊……你猜?”楚大队长挤挤眼,坏笑着看他儿子的包子脸皱出了褶儿,便上手一捏。
  眼角余光看到靶子已然立好。楚铮就手拍拍儿子的.屁.屁,把他放到地上,mōmō他的小脑袋瓜,笑道:“行啦。你干正事儿吧!赶紧的,射完箭,咱们就该回家了。”
  他自己说完这话,也才意识到,此时已是红霞漫天、夕阳斜下之时。若是嗅觉灵敏些,都可以闻到山间袅袅炊烟的味道。
  “好吧!看我的!”湛湛对自己的能力自信满满,扭着肉乎乎的小身子,跑上了之前站的那块儿石头上,冲着抱着箭筒的大哥哥点点头,“我要开始咯!”
  话说,湛湛清点箭筒的箭、有检查了弓箭一番时,楚铮好像给儿子让路一般,倒退着向后退了几步。
  风轻轻吹过,将木栅栏上的尘土吹起。纷纷扬扬……
  恰巧站在栅栏旁的楚铮,好像眯眼了一般,将头扭开。
  视线相对相错之间,他明确的看到了人群里,自家媳妇儿微不可见的颔首。
  呵呵……不经允许的拍照,是要被强制消除的。
  此时此刻,作为喜欢随身带些有干扰电子仪器作用的微型物品的两口子,根本就没考虑到,他们的举动,是不是会让某些游客一天的游览成果报废。
  “下回你干脆给咱儿子身上别个二维码算了!”楚大队长笑着对走过来的媳妇儿说。“要不,就在咱儿子的短衫上正反面儿的印上二维码……以咱儿子这么喜欢闹腾的德行,到时候,只要有人不经允许偷拍咱儿子。就会不小心扫到二维码,届时,都不用你辛苦去转一圈儿,只消用木马就能把东西全删了!”
  “你是不是还得在你儿子脑袋上写上‘拍照前,必须扫描’啊!”韩子禾没好气儿的瞪他一眼,“你还想下回呢!这回回去。我就教教这小东西,保准一次.性.管够!”
  “你看看你!你也忒严肃啦!我跟你说,小孩子都这样儿,要不怎么有‘猴了吧唧’这个词儿呢!”楚大队长见自己媳妇儿眼底明晃晃的两簇正在摇曳的怒之火苗,赶紧出手灭火。
  只是,他刚说一半儿,便被他媳妇儿一把拧在腰上……嘎——憋词儿了!
  “呸!那是形容孩子的词儿么!”韩子禾不等楚铮说完,便嗔道,“楚先生,咱护短儿也别护到胡乱用词儿的地步,成不?”
  “呵呵。”楚大队长眼见自己媳妇儿打算把炮口往他这调,不由得连忙憨笑着装傻。
  至于自己儿砸那小.屁.股.会不会被揍这个问题——开什么玩笑!那个不孝之子,都把他妈惹生气了,难道还不该罚么?!
  楚大队长一副同仇敌忾脸的看向媳妇儿,坚定的点点头:“我也觉得咱家这小子该管管了!”
  韩子禾:……呵呵。
  ……
  暂时不知道自己被明哲保身的老爸当挡箭牌的湛湛,这会儿已经郑重的朝张仅仅点头:“可以开始了!”
  小家伙儿打完招呼,便神色一变,拈起一支羽箭。
  弯弓、搭箭!
  眯起眼朝靶心对焦的湛湛,心里同步升起了之前爹妈教他的射箭手势影像。
  一双虚空大手在他心中成像,轻轻地将他的小手和手中的弓箭的投影握住,慢慢地,就像爸爸那样专业、就像妈妈那样耐心,轻轻地将他小手的握姿扳正,放到最精准最巧妙的角度。
  那双大手和他的小手的虚影,一松。
  现实中他的手指精确的掌握着节奏,不差分秒的songkai
  刹那间,离弦之箭就好像被憋屈了许久一般,在甫一得到自由的的刹那,便兴奋得、肆无忌惮的狂奔。
  冲!冲!冲!
  箭头儿在和空气的摩擦中发出阵响,层层摩擦层层阻隔间,那根箭以披荆斩棘的斗志、划着弧线向那正中的红心飞去!
  第一支箭行至一半,湛湛心中了然,也松了口气,心中的计算告诉他这支箭正中靶心无疑!
  心中松快了,他便毫不犹豫地拈起第二支箭,依旧如之前那般泰然自若,也更加娴熟的搭箭射出!
  嗒!嗒!嗒!
  一支接一支,一连三支箭“唰唰唰”地跃出了弓弦。在前三支羽箭深深地陷进靶子红心的那刻,也追随者前辈的脚步朝着红心的空暇处而进!
  直到第十支箭准确无误地射到了之前九支箭围拱出来的中心点上时……
  整个现场,鸦雀无声。
  第五百二十六章:
  在场的所有围观群众都目瞪口呆的看着箭靶上那密密麻麻围城圆形的羽箭,那好若“钉”在靶心的箭。箭之翎尾还在同频共振中,颤巍巍的上下晃动。
  大家吃惊的不仅仅是这孩子的射技,更甚的是,大家难以接受的是这孩子手里的弓箭,似乎……和之前的演员们拿的弓箭大小无二!
  这孩子能把那让成年男演员都道苦的弓箭拉满……这孩子得多大的力气啊!
  之前曾经说过。演员们演戏用的道具,是经过特殊处理过的。
  只不过这次的导演是个较真儿的,他的理念就是“演什么戏用什么道具”,这里的道具,特指按照“一比一”比例做出来的仿真品。
  除却重量体积特别夸张的物品外,这位大导演严格要求剧组演员按照他的安排行事——这也才有了这次开拍前的集训!
  “拉弓射箭,是本剧的一大特色,既然是特色,就更要注重细节!只有大家拿真的弓箭上手用过,才能做出真实的姿势和反应。拍出来才会有真实的效果,而不至于显得浮夸无力!”
  当副导演提出“真实的弓箭难倒了剧组的所有男演员,是不是可以用道具代替时”,大导演寒着脸,说出了这话,并铿锵有力的发出命令,“练!一天练不出来,连两天;两天练不成样子,就换人!我就不信了,华夏影视圈儿人那么多。还挑不出一两个像样儿的!著名、知名演员里找不到,就从群演里挑!话说,各大影视城里常年有一批批人蹲着等机会呢!再者,实在不成。不是还有替身演员么?让他们上!我就不信找不出可眼儿的人呢!”
  大导演这话不假,华夏人数众多,这直接造成了华夏各行各业都人才济济的局面……只有怀才不遇的人才,还真没有失业的伯乐!
  所以,大导演这话一出,所有剧组的演员都老老实实的安静下来。恨不得一分钟掰出仨小时来的练,一时之间,剧组的氛围好了许多,训练效果也“噌噌噌”的往上飙。
  一开始训练的道具,是真实的弓箭;直到大家练习的差不多了,才换成了有电子功能的弓箭。
  说起来,这两者只见得差别,不在大小、不在重量,只在箭头和靶心上的电子感应器和遥感设备。
  之所以要安排两组道具,纯粹是导演和剧务财迷,不舍得用拍戏的那套“贵重”箭靶,免得在训练时造成不必要的损失和làng费。
  正是因为剧组安排妥当,所以导演才会在张仅仅刚接触第二套箭靶没多久,便将她轰回第一套前,其实他有很大一部分不良情绪是来源于对第二套箭靶的心疼……
  而湛湛弯弓射出的,正是剧组第一套箭靶。
  正因如此,导演和剧组中的管事儿的,才只是充当了一回看客,而没阻止。
  正所谓,越是真实的越显露水准。
  湛湛这一手技术,不但姿势亮眼飒利,精准度更可以说是百分百命中!
  这一惊艳的水准,在亮花了周围游客的眼时,也让一直关注的导演副导演张圆了嘴巴。
  旁人也许知道的尚不分明,可他们和剧组的这帮演员却是实打实的清楚那把弓的分量!
  那可是把剧组一米九、二百多斤重的纯汉子累的连着好几天都抬不起胳膊来的东西啊!
  没错儿,当湛湛拒绝了张仅仅提供的弓箭,亮闪着眼睛指着不远处放置道具的地方,要求要最上面儿那把弓时,导演副导演和几位重要演员都注意到了那把弓,那可是全剧组最重最贵的弯弓了!
  可是他们谁也没有阻止。
  副导演yù言又止,几位演员默不作声,纯粹是因为他们也是看导演脸色行事的。
  而大导演保持安静,其实也是存着看笑话的心思。
  你这个还穿.屁.帘儿的小东西,竟然在这儿闹腾,甭管是不是只冲着张仅仅那个惹事儿精,可也到底给剧组带来点儿不便……他作为导演,碍于形象,不好和一个小孩儿计较,那就让小孩儿你自己搬起石头打自己的脚好了!
  你不是想弯弓射箭打脸么?!
  那把弓可是你自己挑的!
  拉不开弓、射.不出箭的话,那可就丢脸咯!
  大导演是这么想的,也是希冀这孩子自己印证自己在吹牛皮说大话和捣乱,算是给剧组小小炒作一下的同时,圆了剧组的脸面。
  啧啧啧……
  这脸打的真带劲儿,都抽肿了!
  这要是抽在旁人脸上多好!
  大导演带着他那被抽肿脸的剧组,一起怔住了。
  “你、你、你……你!你!你!”连道了六个“你”的张仅仅,前三个“你”说得不可置信,后三个“你”叹的惊讶无比。
  你简直是个怪胎啊!这是张仅仅很想吼出来的心里话。
  但是,心里话么,就是憋在心里的,真想喊出来的话,还是要看周围的情境允许不允许。
  比若现在,猴儿孩子他爹妈就在一旁虎视眈眈,张仅仅自觉自己没那么大胆儿去虎口拔须。
  “我什么我啊!真是少见多怪!没见识啊!没见识!”湛湛射完箭,自觉功德圆满,心满意足之际,又恢复了他这个岁数儿该有的活泼和淘气。
  小家伙儿拍打拍打小手,掸去手心儿上不多的尘土,笑嘻嘻的从所站的大石头上一跃而跳,利落的蹦到了地面上。
  这小东西忒的淘气,刚一站稳,便扭着身子朝一脸惊异的张仅仅吐吐舌头,扒着下眼皮做出怪脸。
  这孩子快速的扭扭圆腰又摇了摇.屁.股,嬉笑着便将前几天张仅仅在茶楼奚落他们一家三口时的话,扔回给了她:“哼!没见过世面,土包子!”
  “你!”这小猴孩子的话,让张仅仅猛然想起自己前些日子说过的莽撞话,一时之间脸色五彩纷呈,说不出的尴尬和郁闷。
  “嘁!都说啦,这很简单啊!我才练了俩小时就上手了!偏偏你都做不出来!竟然输给了我一个小孩子,丢不丢人?丢不丢人!”湛湛坏心眼儿的伸出小指头,轻轻地刮了刮他自己的小脸儿,又蹦又跳的嬉笑道,“羞羞羞!羞羞羞!”
  【马上就要515了,希望继续能冲击515红包榜,到5月15日当天红包雨能回馈读者外加宣传作品。一块也是爱,肯定好好更!】(未完待续。)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