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九章+第五百三十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第五百二十九章:
  影视城的旅行开始了,韩子禾和楚铮这两天带着儿子跑来转去,照片儿拍得都换了一张内存卡了。
  这相片儿没少照,美食也没少吃。
  说来,这影视城的另一大特色便是在这“吃”上。
  华夏民族有“民以食为天”之语,煌煌五千载文明传衍下来,精神世界之文化,好似宇宙之上灿烂星河,瑰丽多姿。
  其中一支文化,被曰“饮食文化”。
  从古至今,文化大家,大多以“大饕”自称,更有甚者,著书立作,皆为美食文化。
  韩子禾便是这些大饕精神上的追随者。
  想她从上辈子至今,就没少从古书上按照模糊不清的饮食方子做吃食,但说一个红楼梦,就让数不清的瓜果蔬菜惨遭她手。
  这回来影视城,其中特色饮食便是她的关注点之一。
  “唔唔,这里的麦饼真好吃!”湛湛这小东西举着手里那块儿从他爹手上抢过来的一块儿烧饼,连吃带点评的,煞是可爱。
  此时,他们一家三口儿正溜到华夏文明景区的宋朝街道。
  “这里每处景区的吃食都是该景区所代表的地方的特色美食,就像你现在吃的这饼子,听说也是这里的经营者找了许多宋代文献发掘制作出来的。”韩子禾mōmō儿子的头,轻笑道。
  “哦。”湛湛点点头,也不知听懂没听懂,反正他的注意力都在吃上了,低下头拈起一粒掉在衣服上的芝麻,迈着小腿儿往不远处的垃圾箱跑去。
  “你和他说这么多没用!他那么点儿人,知道什么!”楚大队长揉揉肚子,脸色有些发苦,这一整天,他就是帮忙打扫小吃的!他媳妇儿和儿子为了可以把这里的小吃都品尝一遍,便每种都买。买来却只吃一小口,剩下的就全归他了……虽然他饭量很大,可也没吃过这么撑啊!
  “我想我得买些消食的药了。”楚大队长看到不远处那古色古香的药铺,眼前一亮。
  “可是……我估计在那儿买药。你得先让坐诊的大夫给你把把脉才成。”韩子禾指着药铺大门旁的“说明牌”,说道。
  “我只是买西药!”楚铮惊诧道。
  “呵呵,你真有想法儿,到‘古代药铺’买西药!”韩子禾同情的拍拍他的后肩,还是指着那牌子。道,“喏,你看清楚了,人家特别说明了,只卖中药和中成药,西药的话,你就得出门儿左转,过了这条街,去前面儿的休息区了。”
  “我买中成药!”楚大队长还是不太难受,这会儿莫名其妙的和那药铺较上劲儿了。“我就是吃撑了,买点儿消食儿的药,还得把脉?”
  “我看你也是吃撑了!”韩子禾好笑的睨他一眼,“实话和你说吧,这里坐诊的大夫,都是中医学院的老师带着学生来义诊,以便通过‘见多’来达到‘识广’的目的,用这影视城的庞大人流量,来练就自身的医术。”
  “这也成?!”楚大队长突然发现,若是自己也进去……那么药铺里是不是又多了一只小白鼠儿?
  韩子禾多了解这人啊。一看他的表情,便知道他脑袋里又不知联想到什么了。
  “傻瓜!人家那些学生也都是准博士啦!至少他们若是无有‘行医资格证’,那是别想来这儿坐诊的。”韩子禾对影视城还是有些了解的,当初陈铭以“公司的作者都不了解公司的产业。像什么话”为名,给她好一通介绍呢!
  “走吧,咱们见识见识?”韩子禾黛眉一挑,拉着楚铮便要往药铺进。
  “啊!那还是算了吧!我这会儿觉得已经消化不少了,过一会儿就没事儿了!我看就不用再多此一举了,是药三分毒啊!”楚大队长一见自家媳妇儿脸上露出了看热闹的表情。当即把头摇得好像拨làng鼓一般,“算啦!算啦!我看还是算了吧!……你看,前面儿排着十来个人呢!”
  韩子禾见他怕被mō脉,就晓得他怕人家给他开药方。
  别看这家伙块儿头那么大,又在枪林弹雨中走来,可这人最怕吃“苦”了,便是西药那种包糖皮儿的药片儿,他每次喝都呲牙咧嘴,更别说那种中药的苦药汤子了!
  “爸爸?妈妈?”扔完那粒芝麻,又原路跑回来的湛湛,看着他爹妈几乎没动地儿,不由得回头看看自己刚才的行程……唔,他只跑了两个铺子那么远啦!
  “儿子,你爸爸肚肚不好受了,看他偏偏不听话,说什么也不去药铺看大夫,你说怎么办?”韩子禾看到儿子眼中的不解,双手按在小家伙儿的肩上,俯身说道。
  楚铮一听媳妇儿这话,心道糟糕,哪里肯让她找到儿子这个有力外援?
  当即半蹲下来,和他儿子对视道:“儿砸,你爹就是吃的有些多,溜达溜达消化消化就好,真不用看医生……你瞧,前面儿那么多人啊!咱们一会儿不是还要去‘华夏主题公园’玩儿么?要是在这里làng费时间,咱们今儿可就玩儿不成了!你可是从昨儿早晨就开始盼着呢!”
  楚上校一副“看,儿砸,你爹多为你着想”的样子,期盼儿子的支持,只要儿子给他投赞同票,他保证他会头也不回的跑开。
  哎呀,真是的!好好儿的要吃什么消食药啊!
  ……
  “唔……”从药铺出来,楚大队长心里的小人儿已经是迎风落泪了,那两条宽面条泪啊,已经落到他心底里成了两条长河了。
  “媳妇儿,我为啥要喝这苦药汤啊!”楚大队长苦着脸,斜睨着自家媳妇儿手里拎着的纸袋,那里面可是让他喝一周的药水儿呢!
  “你知足吧!没让你和中药汤就不错了!”韩子禾见他一副避之不及的模样,又是心疼又是气笑不得的瞪他一眼,“告诉你,你可别想躲过去,我会盯着你亲口喝下的!”
  自己丈夫是什么样儿,韩子禾心里门儿清。
  她敢保证,只要她一眼没看到,这人就真能做出把药水儿偷偷地倒掉的举动!
  真的!别看这人在外面端着一副“硬汉”模样。其实,他在家里面,很多时候都是这么幼稚!
  第五百三十章:
  “妈妈,我会帮您看着爸爸的。保证完成任务!”湛湛一直乖乖的陪着爸爸妈妈,这会儿听到妈妈说教时,爸爸竟然一副不服的样子,尤其是爸爸那双骨碌碌乱转的眼眸,他一看就知道。爸爸肯定是想坏主意啦!
  哼!爸爸、妈妈都教过他,眼睛是人心灵的窗户。
  这人是怎样的人,是憨是滑、是机灵是愚钝、是老实是狡诈,是平静听话还是像主意对付……这么些真实情绪,都能从人的眼里看出呢!
  他爸爸这样,他一看就知道,爸爸他肯定是不会听话哒!
  小家伙儿活学活用的在心底给他爹的表现打上了标签儿——哼,他不听话时就这样,他爹这样表现,肯定是也要不听话的!
  得!小家伙儿还学会“逆推”啦!
  楚大队长不知道他儿子的心里话。不然他非得改变一下平时的“睡前故事教学”了。
  当然,就他儿子这么跟起哄,就足够楚大队长有苦说不出的!
  说实话,他刚才的确是打着“阳奉阴违”的主意呢!
  哇啊!有什么比出师未捷身先死,还叫英雄泪满襟的呢!
  “哼,小跟.屁.虫!”楚大队长也学会柿子要挑软的捏了,反正媳妇儿他无论如何也是惹不起、且不敢惹的,那只能把满腔的怨念都.发.泄.在.儿子这儿了。
  要不是这小家伙儿刚才那么坚定的摇头,他怎么会被媳妇儿拎进药铺呢!
  呵呵……其实,楚大队长忘了。就他媳妇儿那堪称神力的力气手劲儿,只要她想,就算儿子湛湛刚刚没有摇头,他媳妇儿也照样可以把他“拎”进药铺去的!
  这就是媳妇儿力大无穷的“后遗症”……尤其在自己没有点亮“力量”这个天赋点的时候。更显悲催。
  “你这是什么眼神儿?我又没把你怎么着!”韩子禾被楚铮那饱含着“千言万语的碎叨”眼神儿看得鸡皮疙瘩直起,有些莫名其妙。
  她自忖自己还是很注意细节的,一直都记得在外面时要给楚铮面子,所以刚刚她也是好言好语地劝说,外加“民.主”投票,这才拉着他进药铺的。
  “就算投票结果不是二比一。你也不会让我那么走开的!”楚大队长幽怨的瞥了媳妇儿一眼,对于自家媳妇儿的两手准备心知肚明,“媳妇儿,说实话吧,你系不系一开始就打算让我来诊脉?”
  “那怎么可能!”韩子禾觉得冤枉,“我之前也是灵光一闪,突然来的灵感,好不好!”
  要真是提前有打算,她还用商量?就算是踹也把他踹进去诊脉去了!
  呃……楚大队长虽然没听到他媳妇儿这么“凶残”的心里话,但是她那明晃晃的眼神儿,已经足以说明她心里想说的了。
  当然,对于楚铮这回的诊脉结果,韩子禾是有些愧疚的。
  虽然大夫说没什么大事儿,不过是脾胃上有些虚寒,好好儿调理调理也就好了。
  只是,要说医术,就中医而言,她也不差这些大夫什么,甚至于,因为自家师父医术精湛,名师出高徒的她,说不定比那些专家也不差些许。
  当初在一起后,韩子禾几乎是每隔一段时间就要给楚铮把脉调养的,楚铮现在这一听到诊脉就变色的习惯,就是当初那段时间.养.成.的,毕竟她给的调养方子,除却食补之外,也有不少药汤要让他喝。
  可是后来,再有了湛湛之后,韩子禾的大部分注意力就被挪到了儿子身上,加之她自己的工作也发展到了繁忙期,故而投放到楚铮身上的精力,就少之又少……尤其是当楚铮的工作内容发生变化,鲜少再去出那种让她担心的任务后,她便在楚铮提出可不可以不再吃药时,欣然允许了。
  当时她诊脉得出的结果,楚铮的身体上下所有部位都是杠杠滴健康,可没想到,就是这么几载的疏忽,这家伙又快把自己折腾成“一朝回到.解.放.前”了。
  “心里的愧疚+对楚大队长‘毫无自觉.性、不知爱护自己’的不满”,使得韩子禾心里的情绪快要凝成固体。
  无处宣泄的情绪,在韩子禾放任之下,顺着人性中习惯.性.的.推卸责任和迁怒这两条路线,顺利地将炮口直指楚铮。
  “老公你要是不听话的话……呵呵。”韩子禾浅笑着mōmō楚上校的耳垂儿,轻道。
  “呵呵。”楚上校在感到媳妇儿那微软柔滑的手指肚儿时,不由得打了寒颤,全身上下的毛孔都立刻咆哮着要他警戒起来。
  别以为他没听出她话里的威胁之意!
  别以为她只是mōmō他的耳垂儿,他就不知道她其实更想拧他耳朵!
  呜每回主动喊“老公”,都是这种情况!害的他现在一听自己媳妇儿喊自己“老公”,就有种主动去找搓板儿,主动跪地求饶的冲动!
  楚大队长的内心是崩溃的,明明他在外面、在部队都是钢铁男子汉啊!为啥一见到媳妇儿就怂了,绕指柔都比他刚强!
  “爸爸!”湛湛在一旁,虽然不知道自己爹妈就这一会儿工夫,已经你来我往一番;更不清楚,他妈妈一个眼神儿,他爹已经缴械投降。
  小家伙儿只知道自己眼睛看到的——他爹很不听话!
  他妈妈已经那么温柔的劝说了,竟然还不知足!
  要知道,若这事儿搁他身上的话,他妈妈直接就用灌的了!——小家伙儿很清楚的记得,自己小时候不肯喝药水儿时,他妈妈就把他双手双脚的抓住,然后托着他下巴,就干脆的灌下去了。
  面对着不知足的老爹,湛湛小盆友摆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劝道:“爸爸,您可不能讳疾忌医啊!”
  嘿!他儿子还会说这么个成语呢!楚大队长乐了。
  楚先生的乐,可不是无的放矢哦!
  从他儿子的小表情和话语来看,小家伙儿对吃药水儿这事儿,也是感同身受么!
  这样看来,他可是很有把握把儿子说动,给他望风遮掩!
  嗯……至于,会不会带坏儿子?
  哼!他是那种立场不坚定的人么?
  要是轮到儿子喝药水儿啦,那……他肯定是要百分之一百的支持媳妇儿——“灌下去”哒!
未完待续。)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