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九章+第五百四十章(第一更)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第五百三十九章:
  两个小时之后,陈铭拿着一叠画纸回来。
  “看,这就是那人的相貌图了,正面、左侧、右侧、背影的画像都在这里了。”他走到韩子禾和楚铮中间,将一张张画像翻了一遍,“楚铮,你昨儿不是看到他侧面了?你看看这右侧图对不对?”
  “差不多。”楚铮眯着眼看了看,点点头,“因为当时湛湛拉我,我也没细看,要说细节,倒是没注意,不过神韵看上去差不多。”
  “那就成!”陈铭也没指望楚铮能说出什么特别的来,毕竟当时大家都在场,就那一两秒的工夫,很难把某个细节定格放大,除非第一眼看到那个特别的细节。
  “哇!这人的耳朵上有画儿啊!”湛湛站在沙发扶手上,扶着他干爹的胳膊,踮着脚的惊叹起来。
  韩子禾三人听了,不自觉的随着他的话看去,只见这幅图的正面像上,左耳边儿纹着图案,细细看,像是一种花。
  湛湛口中的“画儿”,正是指这种纹身图案。
  “好儿子,真棒!”陈铭听着湛湛的童言童语,心中的郁气消散大半,呵呵笑着mōmō湛湛的耳垂儿,他道,“乖儿子,呆会儿干爹请你吃冰淇淋大餐,怎么样?”
  “哇啊!好棒!”湛湛这小家伙儿最好讨好了,一顿冰淇淋大餐,就让他乐得欢呼起来。
  充满欢乐、不知愁滋味的童音在屋内绕梁,顿时将整间房的气氛调节一番。
  都弄完小孩儿,大家还得言归正传,陈铭道:“之前有人汇报说,那外籍演员之所以能进剧组,完全是因为他外形俊朗、体型很棒,并且身手也不错,用他完全可以剩下替身,你们也知道,咱们国内替身演员虽然很多。但是外国人来当替身的,几乎没有,所以他就是用这个优势,让导演一锤定音。将他定下来的。”
  他微微停顿数秒,又道:“换言之,他和剧组其他外籍演员不同,她不是正规院校的学生。”
  听到他这话,韩子禾和楚铮一起皱了皱眉。
  “这也算是一种‘与众不同’了。”韩子禾特别在“与众不同”四个字上加重音。“这应算是又一巧合……巧合叠巧合,这也太巧合了!”
  “可,问题是,现在大家除却直觉外,根本没有任何证据证明资料库被黑是那个外籍演员干的。”楚铮将事情在脑袋里滤了一遍,指出关键来,“没有证据,所有设想都是无用功……陈铭,之前我和子禾还说了说,嗯。你想想,有没有一种可能,他是冲着你们图文娱乐去的?”
  “谁知道呢!”陈铭摇摇头,“商场之间,竞争是常事儿,互相给彼此下绊子也不新鲜,要说是,也不是没有可能,我们图文本来就是准备用《雇佣风云》冲击大屏幕的……可是,要说是这原因。他们动作也太小了些,我和负责这块儿的高层再蠢,也不会把完整的计划书放到一个小小的摄制组的资料库中。”
  “那……也许他是临时的?”韩子禾忽然道。
  “什么意思?”闻声,陈铭和楚铮一起看了过去。
  韩子禾抬眼道:“也许是因为和剧组的人合不来。或者剧组方面让他觉得受到冒犯,所以他报复一下?”
  “叮叮叮”
  她话音刚落,陈铭的工作手机便响了。
  他接通电话片刻,再撂下,看向盯着他的两口子,不免鼓起双颊长长地吐了口气:“刚刚我的助手说。有一个在戏里打酱油的配角演员说,那个人退出剧组很可能是因为片酬低于他的心理价位……至于受伤退出,也不过是借口而已。”
  “借口?”韩子禾挑眉看向陈铭,“剧组是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的?”
  “拍对打戏时,受个伤、脱个臼的,不要太容易!”陈铭耸耸肩,“况且,余导演的脾气有点儿大,要是演员自恃受伤而故意拿大,他不介意临时换角的。”
  “看来,这就是事情的‘真相’了?”韩子禾总觉得陈铭的语气,不像是特别认可这个理由。
  “刚刚说这事儿的演员,和那个人住同一间宿舍,他说那人昨天晚上和他们几个演员抱怨过片酬的问题。”陈铭紧锁着眉,眼眸深邃,“可关键是,他们宿舍另两个演员则说,那人从进剧组开始,就有些孤僻,不喜欢言语,那天的抱怨,大概是他们住在一起一个星期,他主动说的第一句话。”
  “这就有点儿突兀了。”韩子禾点点头,“等等!”
  她想到一点,问道:“你是说,他所谓的抱怨,是昨天晚上?”
  “确切的说是,昨天下午晚饭之前。”陈铭颔首,将时间说的更精确了些。
  “那时间点儿,应该是已经和你擦肩而过之后了吧?”韩子禾转头看向了楚铮。
  楚铮抿着嘴,慢慢点头。
  “这事儿又开始浓雾笼罩了!”韩子禾将手一摊,轻笑起来,“当然,这事儿也可能是咱们几个大惊小怪了……万一,真像我说的这样,咱们自己弄错了,人家退组就是一件挺平常的事,这事儿可就可乐了!”
  “要真是那样,我也还就省心了呢!”陈铭翻翻眼,丝毫没有被好友“宽慰”的感觉,“这事儿疑点颇多,我怎么着也要接着查下去。”
  “查下去也好,不过,你现在的当务之急,难道不是尽快确认一下资料库有可能会出现的损失,预想一下应对计划么?”韩子禾见陈铭的眉头锁成了个疙瘩,劝道,“你也别为这点儿事儿伤神了……不管怎么说,你现在的反应速度和应对,都应该比那人预料的快许多……俗话说得好,唯快不破嘛!你现在应该高兴些才对,有点儿庆幸的表情好不好?”
  陈铭听了这话,有点儿啼笑皆非:“你以为是动武功呢!还唯快不破呢!……不过也对啊,既然我提前知道了对方的不对劲儿,也许还可以做点儿什么。”
  第五百四十章:
  旅途的小插曲就是这么一件事儿,之后,陈铭便投入进了他的阴谋……咳咳。是他的战术上去,一时间,竟然忙的脱不开身。
  早在韩子禾他们回家前的一周,他便打过招呼。提前离开,奔赴“战场”了。
  旅行的日子过得飞快,也许是因为.身.心.都很愉悦的关系,一家三口儿在不同的景区都淘到了有意思的物件儿,等回去后放着作纪念。或者送人都是很拿得出手、也饱含心意的玩意儿。
  这天,已经到了快要回家的时候。
  机票订在后天中午,所以最后这两天留作整休。
  他们的休息也不是呆在客栈睡大觉,而是正好行囊,坐上观赏车,直奔大海而去。
  没错儿,这里,影视城既占据高地——山谷;有占据水域——海洋。
  而这,盖是因和临城合并规划而成的缘故。
  影视城的海域,和一般的旅游城市不大相同。
  它将海分成了好些区域。又通过.播.种.一般的发展人工岛屿,所以在这里,你既可以瞬间来到充满异域风情的海滩,又可转眼到达水上乐园尽情渡假。
  当然,这里的“瞬间”、“转眼”等字眼儿,完全是概念上夸张一下,每座岛屿或者每个岛屿群之间,都要乘游船或快艇穿梭往返,速度虽然不慢,却也不是描述的那样神奇快速。
  韩子禾楚铮和湛湛一家三口儿选的海域。完全是纯休闲区。
  纯休闲区的意思呢,就是租赁一艘小型游艇,将一整天或者两三天需要的饮水、吃食带上,一家人便奔赴自己选的海域感受海风、阳光、垂钓……等透着懒洋洋的活动……当然。你要是想游泳或者潜水什么的,也没问题,全看游客自己的想法了,反正在游客选定的区域内,除了海底生物和游客一家,再不会有什么人进来打扰了。
  一上船。正是发动发动机之前,楚大队长几乎是职业本能的从里到外检查了一遍,确认没有任何不妥、装备都已就绪,且也没有任何不应该出现的电子设备后,便将墨镜从头顶往下一拨,精神抖擞的看着和自己比肩而站的儿子,将游艇的方向盘一转,笑道:“起航喽!”
  “起航喽!”湛湛张开一双小爪子拢在嘴角畔,学他爹一样高声一吼。
  ……
  小两口在带着儿子游过泳、抓过鱼之后,便让游艇飘荡在海面上,随风飘摇。
  “他睡啦?”海风轻轻的吹,阳光和煦,正是舒舒服服的睡觉的好时候,楚铮看着媳妇儿轻手轻脚的给躺在遮阳伞下的躺椅上儿子带上小墨镜,披上浴巾,笑道,“要是睡熟了,你就过来吧!”
  拍拍身边儿的空位,他特意要求放上的双人躺椅呢!
  “还是我想得周到,怕那小家伙儿起哄,愣是多加了钱,要求游艇上放两张双人躺椅,明智不?”佳人搂在怀,楚大队长舒舒服服的舒口气,拿起手边儿平桌上的饮料喝了一口,意态舒闲的得瑟道。
  “少来!那边儿去,这么大地方,你挤得这么紧做什么!”韩子禾一胳膊肘奉上,又免费送他了一双白眼儿,嗔道,“你一个做爹的,成天算计自己.屁.大.点儿的儿子,好意思啊?!”
  “诶!韩子禾同志,话可不能这样说啊!”双人躺椅果然宽敞,楚大队长被捣开后,一翻身,便趴在了躺椅上,将墨镜往下一拉,不认同道,“怎么能叫‘算计’呢?我那是未雨绸缪!是为了减少咱儿子不必要的嗓子磨损度,懂不懂?这也是为了咱俩的耳膜着想,那小东西嗓子嘹亮着呢!”
  “嘁!”韩子禾妙目转过,再次一瞪后,端着果汁笑他,“快把你那墨镜戴好吧!要不就摘下来,要不就推到头顶上去,你这样子,就跟狼外婆同款啦!”
  “哼!”楚大队长嘴里的单音节表示出他“威武不能屈”的气节,动作上却飞快的将墨镜往上推了推。
  ……
  “媳妇儿?你想什么呢?”海风吹过,楚大队长舒服得伸了个懒腰,一回头儿却见自家媳妇儿不声不响的呆怔着。
  虽然媳妇带着墨镜,可从她的气息上看,应该是醒着无疑。
  “随便想想。”韩子禾被楚铮搅了清静,也不恼,轻声回应道。
  “介不介意说一说?”楚铮觉得自己应该绅士一点儿,他又不是扫描仪追踪器,很没必要必须知道自家媳妇儿在想什么,当然,倘若媳妇儿愿意主动吐露一二的话,他也不介意充当一会儿树洞就是了。
  “什么介意不介意,你想听,我就说一说也成啦!”韩子禾取下墨镜,侧身看向楚铮,启唇言道,“我呢,刚刚是在琢磨那天那个外籍演员的事儿呢!”
  “怎么还想他啊?不是把事儿都推给陈铭了么?”楚铮觉得有点儿不可思议,这事儿都过去将近一个月了,怎么还让他媳妇儿放在心上呢?
  “可……”韩子禾看看楚铮,慢声道,“可我怎么觉得他不太像是冲着陈铭去的呢?”
  “啊?”楚铮闻言,不仅撑起身子,惊诧道,“媳妇儿,当时你可不是这么想的啊!”
  韩子禾见他表现得一惊一乍的,颇为无语:“当时和现在,正好而是此一时彼一时,想的事情不一样,自然结论就会有区别,这很难理解么?”
  “哦,那倒是!”楚铮点点头,倚回去,道,“媳妇儿,那你说说,你又想了些什么?”
  “楚铮,那天听陈铭说的话,咱们都明白,那外籍演员自从进组开始,就沉默少言,内向的很,之所以突兀的说什么片酬低、不满意什么的,一听就知道是托词,故意说给别人听的,为他的退组找好障眼法,或者说是……受伤背后的‘真相’。”
  她说到这里略作停顿,才道:“楚铮,不管你信不信,我对于那个外籍演员……我始终有一种感觉,他这种改变,很大程度上是和咱们,或者说是你,擦肩而过之后才有的临机反应。”
未完待续。)
  PS:  今天还有两更。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