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五章+第五百六十六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第五百六十五章:
  楚铮的教育方法很直爽,直接告诉儿子他做错了;要想免责,得先把烂摊子收拾利索了。,x.
  很好,他给湛湛出了一道选择题:要么现在受罚,要么现在挨家道歉去。
  做,或者,不做,这是个问题。
  至于什么,“不教而诛是为虐”,这话题可以延后。
  楚大队长摊手表示:谁说他不会教育儿子的?等跟人家道完歉回来再说啦!
  “这样行么?”韩子禾看着湛湛无精打采的小模样,不由皱起眉头,“他现在连错误都没认识到,跟人家道歉……就算他说了对不起,认识也不深刻、诚意也不够啊!”
  “嗨,媳妇儿,这道歉也赶早啊!这大热天儿的,呆会儿正是热的时候,早早的跟人家解释解释、道道歉,回来正好儿休息!”楚大队长没想太多,毕竟谁也不指望小孩子说出什么花儿来,只要认真的说句“对不起”“我错了”,剩下的,还不是得交给大人们交流沟通啊!
  韩子禾脸黑了:……
  窝嘞个去啊!怎么这家伙越看越不靠谱儿啊!她真的很不放心,好么!
  楚大队长盯着自家媳妇儿那质疑的目光,坦然一笑道:“行啦,媳妇儿,甭想那么多了,你既然将任务交给我,就得顺便把信任一股脑儿的也丢过来才对啊!好啦!好啦!咱们该出发了!”
  笑哈哈的说完话,楚铮大掌一挥。带领着儿子雄赳赳气昂昂地推门而出!
  韩子禾在后面儿看着,愈发不知说什么才好,不知情的远远看着,根本看不出这是带着孩子道歉去的……他们爷俩儿这样子,看上去很像是准备去挑衅啊!
  ……
  不管楚铮一开始表现的如何不太靠谱儿,但是到了跟前儿,他做事儿还是挺有准星儿的。
  这不,拢共花了仨小时,韩子禾跟着楚铮带着湛湛,一起把早上被堵在二重门儿的人家都走了一遍。
  其中在胖胖家、明明家、妞妞家和睿睿家呆的时间最长。
  虽然早上被堵的人里。没有小白她妈妈。但是他们一家三口儿也得过去一趟,怎么说小白这样做也是跟他们儿子有样学样,这种“模范带头”作用挺反面儿的,只这一次。韩子禾都怀疑以后他儿子这六人小团队还存不存在!
  反正要是旁人这么带拉着她儿子这么调皮。她肯定是要把对方拉到黑名单上的!
  这也就是自己儿子。没办法,总不能一怒之下把他扔了吧!
  自己生的娃儿,跪着也得给他养大养好啊!
  好在这些人家都挺好说话的。虽然心底还有点儿气,却也不至于朝小孩子身上发——尤其之前已经在自己家小崽子身上撒过气了。
  反正,韩子禾一家敲门儿时,这些人家都挺热情的接待的——估计这些人家的女主人也是考虑到了大家都在同一军属区住,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不好闹僵,更何况各家的男人都在一处共事,还是以和为贵的好。
  不管怎么说吧,这一溜儿走下来,甭管是不是心里话,反正湛湛带着小朋友胡闹这一页儿算是翻过去了。
  他们最后走的一家儿,正好儿是妞妞家。
  当他们一家三口儿敲开妞妞家的门时,妞妞妈不但回来了,一大队的政委沈亮和也在家。
  身为被轮换回来整休的政委,沈亮和脸上挺滋润的。
  “嗨,就这事儿啊!不至于!不至于!”沈亮和听到楚铮的话,不等湛湛道歉,就摆手哈哈大笑道,“没事儿!没事儿啊!小孩子家家的闹腾闹腾,多有活力啊!哪里用专门而过来道歉的!湛湛!咱不用道歉!”
  “打住!老沈,我们这儿既是过来表达我们出心儿的歉意的,另一方面也是在教育孩子,你可别捣乱啊!”楚铮把湛湛从身后拎出来,往沈亮和爱人跟前儿推,“我不跟你这糊涂人说了,我跟嫂子说!来湛湛,跟伯母道歉吧!瞧你把小白带的,人家原来多乖巧一小姑娘啊!文静温雅的,哪像你,跟一泥猴儿似的!”
  “不用道歉!真不用道歉,楚队!”沈亮和的爱人跟之前的小白一样,优雅文静。
  不管人家夫妻俩底下怎么交流,但在对外时,她还是和自家丈夫步调一致的。
  因此,之前沈亮和说了不用,他爱人也连忙摆手,把要鞠躬道歉的湛湛顺势搂到怀里,mō了mō,笑道:“楚队和弟妹当真不用这样见外!虽然小白之前的作为我不怎么赞同,可有一点我觉得很欣慰,就是这孩子敢在大庭广众之下大声说话了!就冲着一点,我们两口子就应该感谢咱们湛湛呢!”
  说到这儿,沈亮和的爱人眼底的情绪更真诚了:“你们是不知道,以前,哦,就是我们没搬来之前,小白在外面儿上幼儿园,被欺负了,我都不知道,还是和她不错的小朋友学舌,我才知道的!楚队,弟妹,你们是不知道我当时知情后的滋味儿,我那时心都要碎了!要不是老沈长年累月不在家,要不是我也是老师,我真想找他们拼命!”
  提到女儿念幼儿园小班时被被小朋友欺负,沈亮和的爱人就不由得落泪。
  “嗨,现在还提那段儿干什么!现在咱们家小白性格也立起来了,她又有亲弟弟跟身后站着呢,这以后啊,断没有再敢欺负她的了!”沈亮和想起媳妇儿未随军的生活,也是唏嘘愧疚。
  “嗯!对,这以后的日子都只有更好的了!”沈亮和的爱人擦擦脸颊上的泪痕,抬手反mō过鼻尖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我失态了,楚队和弟妹别见笑!”
  “哪能呢?不会的!”楚铮和韩子禾夫妻俩听了双双摇头,他们怎么可能见笑呢?他们应该大松口气才是啊!
  “那就好!”沈亮和的爱人轻笑着点点头,叹道,“我们家小白现在也日渐开朗了,我和我们家老沈的心啊,这也跟着越来越敞亮……楚队和弟妹,我们之前说的是真心话,真不用湛湛过来跟我们道歉……要是你们觉得不得劲儿,那……那以后叫湛湛玩儿的时候别忘了我们家小白就成!”
  第五百六十六章:
  “真没想到今儿还挺顺利的!”回到家。楚铮冲自己给自己捶肩膀的媳妇儿笑道。
  韩子禾瞥了他一眼。没理他这茬儿,直接指着厨房吩咐道:“去,做午饭去!”
  “得令!”精力充沛、兴奋度满格的楚先生闻听,一个军礼行过去。笑呵呵的“出任务”去了。
  这也就是他岁数儿不小了。要是他再年轻个二十来岁。韩子禾充分相信这人会蹦蹦跳跳的走开的。
  “幼稚!”低声吐了句槽,韩子禾的注意力放到了正蹑手蹑脚往自己屋子里溜的湛湛,“站住!”
  “呃……”被抓包了!略有点儿做贼心虚的湛湛小朋友。一脸惊恐的看着他那个不动声色的老妈,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道等待他的惩罚是什么!
  好吧,有那么对儿时常在言语上放陷阱的爹妈,湛湛也表示自己滴心很累。
  早就抛却儿童才有的天真,湛湛打一早儿就毫不怀疑,他爹说的二选一,根本就是单选题。
  他很明白,他选择了道歉,惩罚也是不可避免的。
  而他之所以那么配合、那么听话,完全是他看透了这个选择题的本质——换句话说,那道选择题的本质还是一道选择题,即,主动去道歉or被动去道歉。
  主动道歉的话,可以被宽大处理,可以被从轻发落;而选被动道歉的话,他估计,那就该罪加一等,两顿板子伺候了!
  什么?什么?什么?为啥是两顿板子?湛湛小朋友泪流满面的表示,道歉前一顿揍,让他就范;道歉后一顿揍,算是清算!
  鉴于对自家爹妈坑儿子技能的深刻了解,湛湛很痛快的选择答题——道歉去也!
  好在效果不错,那么伯伯阿姨都没有怪他,这一趟下来,自家老爹老妈都没有受啥气,他也就不用被迁怒了。
  “妈妈,吃饭前不要生气哦!”湛湛在自己老妈的目光下,一毫米一毫米的往他妈妈跟前儿挪动,他一边儿挪,一边儿讨好的摆出萌脸,顺便不忘和他老妈晓之以理。
  “这话是我以前和你说的,你还记得?”韩子禾见小家伙儿鼓着一张小脸儿,问道。
  “当然啦!妈妈说的每一句话湛湛都不敢忘的,都记在脑袋里啦!”湛湛连忙讨好的点点头,小手儿点着自己的脑袋道。
  “俺滴天呐,好大一个儿蠢儿砸!”把饭煮上的楚铮,生怕儿子被揍,连忙踮着脚躲到墙边儿偷听,以便可以随时相护,
  只是他怎么也没想到,他媳妇儿不过略略踢出个小坑,他儿子自己便吧嗒一下跳进去了,太坑了点儿啊!
  算啦,看他媳妇儿那样儿,也不像是会动粗的,他还是老老实实地做一顿美味,让媳妇儿消消气儿才好。
  不忍心见他儿子踩雷的楚铮,抹着围裙转身儿回去做饭,只剩下他儿子自己跟那儿yù哭无泪。
  “呵呵,都记住了?不敢忘?好一个不敢忘!”韩子禾冷着脸,哼笑一声,斥问,“我教你与人为善、尊重长辈,你怎么不记得啦!”
  拍着桌面,韩子禾瞪着湛湛,怒问道:“你也看到了,一旦当你调皮捣蛋出了圈儿,给你收拾烂摊子,跟人家赔笑的,就是我和你爸爸!怎么样?今儿这一趟感觉好不好?”
  韩子禾自问虽然脸皮不算薄,但也是有自尊心的,从前世到今生吗,从小儿到大,她都没有这么丢脸过!
  之前强忍着心里的不满,就是为了不影响她儿子的情绪,以便让他先把道歉这事儿配合下来,而剩下的,她自然不能轻轻放过。
  “就因为你胡闹,你爸爸、你妈妈的脸就得快掉地上了!怎么样,聪明的、未来的大将军,这样的感觉,好么?”韩子禾用眼神儿抓住湛湛的目光不放,一字一句的问他。
  “呜呜……”湛湛被自己妈妈这样看着,突然有点儿难受。
  这种难受不同以往被打.屁.股.或者责骂时的那种难受。
  他妈妈这样一字一句的问他,虽然声音还没有以前批评他时大,可就好像能透过他的衣服,直直地透.进.身体,敲在他的心里——他虽然不懂这是为什么,可就是觉得自己的心好像被来回反复地敲啊敲,敲得他心里不安又空落落的!
  “现在你还小,做事儿做错了,或者过分了,一来杀伤力不大,二来旁人多少也会不和你计较,很多时候我和你爸弯弯腰就能揭过去……可你再大一点儿,具备行为能力,有伤害力了,岁数儿也不再是挡箭牌的时候,你怎么办?到时候是不是要我和你爸爸因为你惹出来的麻烦给人家磕头去?!”
  韩子禾话说的很严重,里面的确不乏有吓唬湛湛的意思,但更多的,却是她的担忧和憋屈。
  她从来不认为小孩子是无害的,甚至,她认为,小孩子天真的、无心的伤害,是最具伤害力的伤害之一。
  而她,也不愿意用“孩子还小,不懂事儿”做借口——哪怕做错事儿的,是她自己的儿子。
  对就是对,错就是错!这是韩子禾给湛湛设定的概念,是要让他真切明白的道理。
  有些事儿,对外可以含糊、可以糊弄,但是自己的心,是不可以欺骗的。
  不能自欺,才能不去欺人!
  韩子禾自问自己算是个正直的人,虽然在出任务时,敌方阵营不知道她身份时,普遍认为她不是什么好人。
  她上辈子是军人,这辈子是站在三尺讲台上教书育人的园丁。
  她和身为正直军人的楚铮一起生下的孩子,绝对不可以是个触犯底线的混账!
  要是那样,若是湛湛有一天长到那样儿,韩子禾觉得自己很可能会让他从哪儿来回哪儿去!
  这话也许旁人听到不会相信,可韩子禾自己相信。
  所以,这回,韩子禾准备借这事儿来敲打这小家伙儿,不管是吓唬也好、还是说透也罢,总之,这一回她决计不会轻松翻过去,必须要借这次机会让这小家伙儿心里知道畏惧才成!
未完待续。)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