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六章+第五百八十七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第五百八十六章:
  “惊喜?”韩子禾笑了笑。
  她从陈铭的微表情里看到些端倪,加之各种细节佐证,加以逻辑推理,联系到现在身处的地方,韩子禾轻而易举的猜到,这人说不定是想将精彩时光咖啡厅的老板引荐给她。
  要说呢,精彩时光咖啡厅的老板是他的朋友,和韩子禾没什么交集,他二人便是挚交,也无需让她和对方认识。
  除非……
  “你猜到了?”陈铭眨巴眨巴眼,没想到他的“惊喜”在韩子禾看来,竟然一点儿神秘.性.都没有!
  “你不觉得很好猜么?”韩子禾端起咖啡杯冲他一点,笑道。
  “也对,你毕竟是大作家么!”陈铭干笑着挠挠头,“嘿,你……真不愧是见过世面的啊!”
  韩子禾耸耸肩,没搭理他这没话找话的言语,只问他:“还不把人请过来啊!”
  “这……你得跟我走一趟啦!他在旁边儿烤东西给咱们吃呢!”陈铭转头看向斜前方一处玻璃门,那里是地下一层的开放式厨房和餐厅。
  “ok!”韩子禾点点头,起身跟他走了过去。
  ……
  “阿言,这是我跟你说的,我从那边儿回国后交到的第一个好朋友,韩子禾……我通常叫她英文名字——freda。”推开玻璃门,陈铭把正在低头点缀糕点的人拉过来,爽朗的笑着和他介绍起韩子禾来。
  “freda,这就是我跟你说的——精彩时光咖啡厅老板,简之言。”陈铭笑着看看简之言,扭头和韩子禾介绍道。
  “你好!”“你好!”
  初次见面的二人相视一眼,双双轻笑着握起起招呼来。
  “诶!你们俩还挺投缘的啊!看样子有做朋友的缘分诶!”陈铭还没看到什么呢,就咋咋呼呼的叫起来。
  这一下子,原本还颇为生疏的俩人,到因为他略带耍宝的举动,拉近了不少。
  简之言人如其名,是一个话不是很多、但坐在那里却不会让人产生尴尬情绪的帅哥。
  他较之陈铭那种安静时好像邪魅总裁、说笑时又像花花大少的家伙不同,他站在那里、不动不摇、不言不语,便给人一种扑面而来的“公子温润如玉”的感觉;若是他轻轻一笑,雄.性.荷.尔.蒙.的.激发下,让他不失男子气概的同时,又偏偏颇为矛盾的产生一种“浓妆淡抹总相宜”的感觉。
  真是个充满复合.性.质感的男人!
  “听说韩小姐也有过海外游学的经历?”简之言的声音不同于陈铭的爽朗,却有一种特别的温柔随和,就像一泓溪流潺潺流过,润人心脾。
  “诶!阿言,你对我很重要,freda也是我特别好的朋友,你就别那么生疏了!叫什么‘韩小姐’啊!要不,你也跟我一样,就叫她‘freda’好啦!”陈铭习惯.性.插.话道。
  简之言听了他的话,轻轻一笑,看向韩子禾:“只要韩小姐不介意,我自然愿意了。”
  “简先生客气了,您叫我‘freda’就好。”韩子禾笑着点头回应。
  她这话也引来陈铭的一堆牢sǎo:“嘿,我说韩大作家,我说我们家阿言不假,可这话对你也特别适用啊!我们阿言都叫你‘freda’了,你还叫他‘简先生’,合适么?要不你叫他……”
  说到这里,陈铭卡壳了。
  这家伙那张英俊的脸因为纠结都皱成了包子样儿了。
  “哎呀呀,好不甘心啊!”陈铭捂着xiōng口,夸张的“哎呦”起来,“说是让你叫我们家阿言‘阿言’吧,总觉得被侵入领地一样……让你叫我们阿言‘之言’吧,估计你老公听见了得吃醋……若是让你叫‘小言’吧,好像连我都比你小了一辈儿!……要是让你喊全名吧,听起来和‘简先生’没啥区别!哎呀呀,好苦恼啊!”
  他拨楞拨楞头发,就差俩手开揪了!
  这家伙这模样,看得韩子禾都不忍直视了。
  不就是个称呼么,他有必要这么纠结啊?韩子禾默默的摇摇头,这奇葩的世界啊,她果然不懂!
  “呵呵,让freda你见笑了。”简之言显然被陈铭那堪可录进表情包的脸.取.悦.了,他先是低下头翘起嘴角低沉一笑,接着便眨着明亮乌黑的眼眸看向韩子禾,“他读书少,不用理他……你以后叫我的字就好,家父曾替我取字为‘谨语’,你平时唤我‘谨语’便好。”
  “谨语?”韩子禾轻轻的喊出来,咂mō咂mō,不禁颔首赞道,“令尊取得好字!”
  简之言闻声,轻笑道:“的确……只是因为现在的时代不同了,所以鲜少用上它。”
  “的确,这种带有君子之风的‘字’被人们渐渐遗忘,确实挺可惜的。”韩子禾点头。
  这俩人都不是特别活泼的.性.格,可即使在不熟悉的彼此面前话语不多,却也不会冷场,他们俩你有来言我有去语的慢声聊着,竟也将一个问题带着另一个问题缓缓展开。
  一来一去间,倒也将彼此的.性.情.大致了解了一些。
  这期间,陈铭陈先生似乎被他们遗忘了一样,扔到一边儿没人理。
  “你们俩到说的热闹!”陈铭不满的.插.话,意图显示他的存在感。
  韩子禾:……
  简之言:……
  他们俩这种特别适合静吧的聊天模式,也能叫“热闹”么?
  “呵呵,freda,又让你见笑了,他这家伙读书少,不太会遣词造句。”简之言眼神儿都没给陈铭一个,举起咖啡杯朝韩子禾致意。
  韩子禾也和他一般做派,轻笑着回应道:“没关系,这些载的相处,我也适应了……他这样,这么天真,也挺好的。”
  “的确。”简之言闻声,看着韩子禾眼中一闪而过的促狭和了然,不禁笑得更真心了。
  似乎这位漂亮的女士,当真有可能和他成为朋友呢!
  “喂喂喂,你们俩这么做合适么?”陈铭陈副总忍无可忍的拍拍桌子,抗议道,“你们两位这是在做什么?拿我来做.交.流.沟通的桥梁么?”
  第五百八十七章:
  陈铭耍宝耍够了,也让屋子里的氛围更融洽了。
  三个人围桌而坐,品尝着简之言刚刚烤好的西点,不时的喝两口他亲手煮好的咖啡,一时间倒是悠闲之极。
  虽然韩子禾和简之言是第一次见面,但彼此都从陈铭的嘴里认识对方很多年了,也算.是.神.交.已.久。
  二人交谈的久了,倒真有点儿投缘;他们从彼此的言谈中,倒真捕捉到一些志趣相投的意思来。
  三人刚刚说了一轮儿话,简之言便定睛盯住韩子禾的面部看起来,不语。
  他这样一做,韩子禾倒是一愣。
  不过瞧陈铭的样子,却是司空见惯的,不但没有任何介意的意思,还有点儿她捡到宝了的感觉。
  尽管简之言这样做明显有些失礼,但他盯着她目不转睛看的眼眸却是清澈之极,毫无冒犯之意。
  韩子禾面色不变的等待着,她知道,简之言也好,陈铭也罢,都会给她个说法儿的。
  时间一瞬而过。
  也许是五六分钟,也许是十来分钟,又也许是一刻钟,总之这个时间段倒不算短。
  等简之言的眼睛恢复了眨动时,韩子禾笑了:“不知谨语之前这样,是为哪般?”
  “哎呀,你别说的这么文绉绉的,我在一边儿听着都累得慌!”陈铭摆手道,“你直接就问他,问他为啥盯着你瞧不就得了?”
  他这次.插.话,又招来韩子禾和简之言几乎是同时的侧目……以及无视。
  “我听着不累不就成了?”简之言笑了笑,明显没领陈铭的情。
  “我听说,freda你的孩子已经快要六岁了?”简之言和韩子禾道,“陈铭是他的干爹吧?”
  “的确是这样的。”韩子禾点点头。
  简之言又道:“刚才我那样有所失礼,只是为了看清你的面相,只可惜,我本事不济,刚刚宛若雾里看花一般,勉勉强强看出点儿东西来,却是和你本人无关。”
  他顿了顿,开口说:“你儿子应该是叫‘湛湛’吧?……他这个岁数的孩子,在国内,应该还是读幼儿园吧?”
  韩子禾不知道她这样绕着弯儿的是想说什么,但瞧他笑容底下的认真,她也不免提起心来:“他这个暑假刚从幼儿园结业,现在已经跳级,准备念学前班了。”
  “跳级了?”简之言眉尾一抬,笑道,“果真像陈铭说的那样,湛湛是个特别聪明的小孩儿……既然他可以跳到学前班,那么再跳一级,直接读一年级应该也能跟上进度吧?毕竟,你这个做母亲的底子在那儿呢!”
  他对于韩子禾的学历也很清楚,估计是从陈铭手里的资料库上看到过她的简历。
  韩子禾听到他说跳级到小学,心,突然间,不规则的跳了一下儿。
  “我倒是有这个想法儿,可惜孩子自己不愿意离开小朋友,孩子他爹本身也不特别热衷跳级……这么着,我们便依着他自己的想法儿,让他读学前班了。”
  “这样啊……你说了没有,从今年开始,从外校学前班转到名校的学生,岁数不到七岁的,可能会多读一届学前班,然后进到五年制的系统里学习。”简之言继续着他这场在韩子禾看来有点儿奇怪的对话。
  “这不还是要读六年么!”陈铭习惯.性.的.吐槽道,“要我说啊,这些学校就会乱折腾!没意义啊!”
  “啊?这事儿我倒真是没听说过。”韩子禾也很意外,她的朋友并没有跟她说过这些。
  “我若是你,会想办法让孩子直接到要去念小学的地方读学前班,直接进入六年制的系统里学习。”简之言笑容如旧,“或者,少读一个学前班……也省得làng费时间。”
  左右都是要读六年,哪里叫作làng费时间呢?除非他这话里有另外一层意思。
  简之言这话说的颇为迂回隐晦,但韩子禾听来却很快抓住了他言语中的重点——他这意思,莫非是暗示她,不要让孩子在b大再多念一个学前班了?
  这根本不难啊……韩子禾记得,自己的好友已经万分肯定的表示,湛湛学前班毕业后,小学一年级的重点班,肯定有湛湛的位置。
  昨儿她好朋友还给她发过信息,她儿子……似乎是读六年制的。
  “谨语说的没错儿,我也给他联系了,校长那边儿的意思也是这样,等他在这儿结业,直接去念一年级。”韩子禾轻声道。
  “那样就好。”简之言眼中闪过一抹释然,只是他那微皱的眉头,不知何故,竟然没有展开。
  “能早点儿上小学,就早点儿上吧,有利无害呢!”简之言又看了韩子禾两眼,缓缓地合上双眸闭目静歇起来。
  “你跟我来。”陈铭见状,轻轻地拉拉韩子禾的衣袖,示意她跟他先出去一下。
  “怎么了?”走出餐厅,重新回到大厅的沙发那儿,韩子禾不禁问道,“谨语刚刚说的话,我听着怎么觉得另有深意?”
  虽然她和简之言谈起话来比较尽兴,可毕竟是刚认识不久,和他说话,怎么也不可能像和陈铭说话这样随意。
  “深意还真是有的,只是我听不太明白。”陈铭挠挠耳朵,看上去,他好像在试图找一种可以让韩子禾信服的理由。
  可惜,他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合适的,鉴于韩子禾的智商,他还是决定如实相告:“跟你说吧,其实,我们家阿言在外面儿,很有名气……外人因为他的本事儿,还送了个‘真言珍言’的别号。
  意思就是,他轻易不开口,一旦郑重其事的说了,那必定是真真切切紧要的,不可不当回事儿,定然要珍惜的意思。
  你是不知道,外面儿的但凡听说我们家阿言本事的人,多少人捧着一保险箱一保险箱的钱排队等着听他说一句话呢!
  可惜,我们家阿言也是有原则的人……除却亲人、特别亲近的朋友和投缘、有缘的人外,他都一直保持着谨言慎行的原则,几乎就不给他人做断言!”
未完待续。)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