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八章+第五百八十九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第五百八十八章:
  且不说韩子禾上辈子在地球上时是否信这些,但就看她从那一暴击之后,跑到这个时空过活,就这一点来说,韩子禾有不得不信的充分理由。,
  当然,这种相信,与是否信简之言的断言无关。
  这可不是韩子禾不知好歹,实在是……怎么说呢,自从打陈铭嘴里听到“真言珍言”这个名号之后,韩子禾嘴角的颤动就没停止过。
  这称呼……真幼稚啊!
  谁起的啊,这种水准在.成.人.之中,也真难找第二个了!
  韩子禾脑袋里的想法一闪而过,陈铭还在一旁喋喋不休呢。
  “我说你这人,可千万别不当回事儿啊!要知道我们阿言帮你看着一会儿,当真要费好大力气的呢!”
  这厮越说越像外面儿卖野药的了!
  好吧,甭管怎么说,简之言这么说也应该不是恶意,她领情就是了。
  “跟你说,这也就是你是我的好朋友,我们阿言才免费赠送的,知不知道?”陈铭的语速虽然不慢,但是声音却压制的很低,好像是怕打扰在餐厅的简之言。
  韩子禾看他说的这般尽心,也很给面子的点点头:“我知道啦!放心吧,我领情呢!呆会儿,你记得帮我跟谨语说我的谢意啊!”
  “嘿,你可真会巧使唤人啊!”陈铭mōmō鼻子,笑道,“你咋不自己个儿说呢!”
  韩子禾白了他一眼:“你又不是不知道我的.性.子!虽然和谨语颇有一见如故的感觉,可到底是头一回见面,这样干巴巴的说谢谢,总觉得很尴尬啊!”
  “嘿嘿!也是,我们家谨语也是特别反感你来我往的这种客套的人。”陈铭呵呵笑道,“当然,这种反感只限于和亲友的交往,在外面儿,我们家阿言还是很吃得开的。”
  “看得出来。”韩子禾点点头,倒是认可他这话。
  “对了!湛湛上学的事儿,你上点儿心啊!别只会嘴上说‘谢谢’,却一点儿都不往心里去,我告诉你,我们家阿言说话,可从来不会无的放矢。”
  “知道啦!”韩子禾笑他唠叨,“这种事儿还是宁信其有比较好,我明白。”
  “呵呵,真明白才好!”陈铭对韩子禾这种心思一时一变的家伙其实挺不放心的,“算啦,你这个能在临发稿前该故事的家伙,我还是保留意见为好……等湛湛要上学时,我得提醒你,嗯!提醒你!”
  “瞧你,比我还当回事儿呢!”韩子禾虽然调侃陈铭,心里却很受用。
  “诶?我记得能让我们阿言看不清面相,甚至要用上功力才看看看破半点的,除了他爹妈、还有我以外,就是你了,连他弟妹都不用这么费劲儿啊!真实奇了怪了。”
  陈铭mō着下巴,好奇的看着韩子禾,啧啧直叹:“难道天才都是这么与众不同的存在么?”
  韩子禾听他这好像自言自语的喃喃,不禁翻翻眼:“陈大总裁,你要是想自夸就直接点儿,不用这么绕着弯儿的自赏,成么?!”
  ……
  “怎么样,这回谈的?”手牵手在路边漫步,楚铮问韩子禾这一上午的收获。
  “挺好的。”韩子禾冲他笑了笑,慢条斯理的将简之言介绍了一通,又道,“中午给你打电话一起去吃饭,你都没来,你干什么去了?”
  “呃……查点儿事儿。”楚铮脸上的笑容顿了顿。
  尽管他表情回转的很快,几乎就是一两秒钟的事儿,却被他媳妇儿韩子禾果断捕捉到。
  “正事儿?”韩子禾不是个喜欢问东问西的人,尤其楚铮的工作经常涉及机密,她更不会问的太清楚,每次提到“正事”俩字,她便会主动换话题。
  “嗯……”楚铮条件反射想点头,只是头点到一半儿,又缓缓的摇了摇,“也不算是,就是有些事儿不查清楚,我心里莫名有点儿不得劲儿。”
  “哦。”韩子禾看看楚铮,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没再继续话题。
  倒是楚铮,沉默片刻,将想说的话在嘴里来回嚼了几遍,这才道:“媳妇儿,最近你也快开课啦,平时不要走单了,尽量坐部队的客车回来,要是有什么可疑的事儿、可疑的人,你自己小心点儿,别自恃一身的本事儿就轻敌,明白么?”
  他这话怪怪的,意思却很明显,分明是怕有人因为他报复到她身上来。
  韩子禾不禁有些担心楚铮:“你们任务出麻烦了?”
  “那倒没有,你也别多想,我就是白嘱咐那么一句,你记住就是了。”楚铮不愿意媳妇儿跟着他白担心一场,便没将话说透。
  好家伙,你都这么说了,我能不担心?韩子禾那只和楚铮牵着的手挣了挣,在他的掌心上掐了掐。
  “嘶”楚大队长瞬间就被他媳妇儿掐的疼出一身冷汗。
  “呵呵。”看到楚铮在自己手下吃瘪,韩子禾的心里这才舒服一些,“行啦,你放心吧,我是什么人你不知道?肯定不会大意失荆州的!放心吧!”
  呵呵,这下他更不放心了。
  楚铮无奈的看着自家媳妇儿瞬间战斗力爆棚的小眼神儿,心里那叫一个无语。
  媳妇儿啊,你一个当妈的人啊,这么有斗志,这么好战……真的好么?
  “我之前联系的是我以前在边界战上的战友,等从战线上退下来后,他就去了地方做警察,我则留在部队发展,中间也没什么联系。”楚铮想了想,觉得还是应该给他媳妇儿打打预防针,“今儿听老郑说……哦,我那战友姓陆,叫陆责明……老郑说,前些日子,老陆的媳妇儿差点儿让人给绑了,幸亏有在市局的朋友看见,带着下属给拦下了。”
  “警察?”韩子禾呐么呐么,看向楚铮,“他这职业也容易让有心人报复。”
  “是啊……所以我才跟他联系上了,实在是,时间点有点儿巧啊!”楚铮叹口气。
  “时间点有点儿巧?”韩子禾忽然想到了,“这事儿还是和影视城的那个外籍演员有关?”
  第五百八十九章:
  韩子禾能猜出这一点,也在楚铮的意料之内,毕竟他媳妇儿的观察力还是杠杠滴啊!
  “嗯,的确有这个可能。”楚铮的话没有说的百分之百,到底还是留了余地。
  “这事儿说不通啊!按你之前跟我讲的,他若是要袭击你的那位陆姓战友,已经是牵强了,毕竟时间在那儿摆着了……更别说再来找你的麻烦。”韩子禾的意思很清楚,那就是楚铮多虑了。
  按照正常逻辑,那些人根本找不到楚铮的身上;就算是时隔至今,他们找寻陆责明的不痛快,那都属于病得不轻系列!
  要真是人人这样没完没了的纠缠,那世界上还不得乱了套?毕竟世界上的战争并未停歇。
  曾经做过军人的韩子禾清楚,这种涉及国.与.国.之间的战争,这种战争的漩涡中的军人,就是保家卫国的国之利器!
  这种为自己.国.家.而战的利器之间的碰撞,无论如何争斗,无论生死存亡,都只是为公,若说敌我双方的两边军人为私仇,却是有些不恰当。
  情感上可以相互怨恨,但是付之于行动的报复,实在是少之又少。
  更何况,楚铮、以及他的队伍,并未与其发生过实际的碰撞。
  “要我说,就是太巧了,你才会多想的。”韩子禾看着楚铮,认真道,“除非你手里有确切的证据证明你那位陆姓战友遭遇的事儿,是那人所为,不然,我却觉得你是杞人忧天,未免有些多疑了。”
  楚铮静静地走着,认真的听着自己媳妇儿的分析,心里也有些动摇,只可惜,他的直觉不肯放过他,让他心里总有些七上八下的,不稳当。
  韩子禾也善于察言观色,眼见楚铮面儿上笑应着,眼底却仍有些凝重,便劝道:“再说了,你担心的无非是我和咱儿子……先说咱儿子吧!就他成天儿呆在军属区,开学了也是在军区小学,便是那些人再有想法儿,也没辙,不是么?”
  “嗯,我不担心他,毕竟要出军区,肯定得咱俩一起跟着。”楚铮点头。
  “那就说说我吧。”韩子禾笑了笑,“楚铮,我一直认为,只要身在华夏,外面儿的手伸得再长,也不可能太猖狂了……想我在国外毕业时,不是连他们的特工都揍了?照样儿安排我顺顺当当的回国了。那可是m国呢,又岂是那等弹丸之地可以比的?我连m国的特工的不在乎,会在乎那些莫名其妙的魑魅魍魉?”
  楚铮听媳妇儿这么说,也不禁想起自己媳妇儿曾经的“丰功伟绩”来,再想想自己媳妇儿的实力,楚铮不禁笑着摇摇头道:“这倒是,只要对方手里没有枪,随便来十个八个专业战斗人员,你也不一定会吃亏。”
  “嘁,十个八个的专业战斗人员进来?他们要是能进来,你们还没察觉的话,那你们可就是包子了!”韩子禾知道最近几载,楚铮他们的任务还包括了强度监控某些外来人员的出入境,这种把控之强,基本上很难让外境人员钻空子。
  当然这种把控也不是没有疏漏的,比若对方空手.越.境,也就是“偷.渡”,这种不太好抓的行动,倒是对方来华夏的唯一的“机会”。
  不过这一点,韩子禾知道楚铮肯定也想的到,只是两口子都不愿意对方担心,故而不提罢了。
  ……
  晚上,洗漱之后,楚铮和韩子禾睡意不足,便干脆踮着脚来到餐厅,一人面前摆出一排瓜果、饮料、冰淇淋,边吃边聊。
  “这天气都快入秋啦,怎么这么热啊?”楚铮血气足火力壮,比较怕热。
  最近天气已经渐渐凉爽下来,前几天还有的暑气也渐渐消散,只是晚上还是挺热的,躺在床上静静地呆着都会出汗。
  “心静自然凉,懂不懂?”韩子禾鄙视的瞥了楚铮一眼,大口大口的挖着冰淇淋吃着。
  “呵呵。”楚铮冲着他媳妇儿但笑不语——心静自然凉?心静自然凉你还吃的这么嗨皮?
  “唔,对啦!我有话对你说!”突然想起事来,韩子禾赶紧吐出嘴里的西瓜子儿,用手里的勺子敲敲楚铮手里的那半拉西瓜,道,“我今儿下午就想和你说的,结果给忘了……这不,一直觉得心里好像有事儿呢!刚.才想起来的。”
  “啥事儿啊?这么郑重其事?”楚铮一边儿用勺子刮西瓜上的子儿,一边儿笑着看看媳妇儿。
  “我跟你说啊……”韩子禾一五一十的把简之言跟她说的话学给了楚铮听,说到最后,她道,“虽然说这事儿听起来神乎其神的,但咱们既然知道了,总不好不重视,对吧?”
  “这真的假的啊!媳妇儿,你别是跟我编故事吧?”楚铮有些狐疑。
  “你说什么呢!”韩子禾一听,俏脸儿登时拉下来了,手里的勺子一挥,这回敲的不是楚铮手里的西瓜了,而是他的脑门,“我是那种人么?……再说,我要是想做的事儿,还需要跟你编故事?你敢不听?”
  “呃……那倒是。”被媳妇儿敲了一脑袋西瓜水儿的楚铮,点点头,“你这么跋扈,在咱家说一不二的,还真不需要跟我编故事……有想法儿,太座您老人家发发话,小的我就跑断腿也得给您啦办成了,不是?”
  “少跟我嬉皮笑脸的,你才跋扈呢!”韩子禾瞪了他一眼,这回却没敲他。
  眼见媳妇儿明白出在谈正事儿的架势,原本嬉笑着的楚铮也正经了几分:“不过,媳妇儿,这话可信么?”
  “可信不可信的,我也不太有准儿。”韩子禾有些嘀咕,“不过呢,若是按着他说的做,不也没有坏处么?”
  “也是!”楚铮点点头。
  这事儿要是搁旁人那儿,他一准儿得呵斥;可这事儿事关自己的儿子,那么,他不免也生出一点点“私心”,不免要宁可信其有来。
  “嗨,想这么多做什么,咱们原本不也是计划让小家伙儿在b大附小读小学么?”楚铮想的也开,心里有了想法儿,便说道,“等他念完学前班,就找找你那朋友,让咱儿子直接读一年级好了。”
未完待续。)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