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八章+第五百九十九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第五百九十八章:
  “好吧,我尊重你的意见,但是我会坚持我的决定。【【小【说,”韩子禾耸耸肩,言道。
  “……”湛湛抿着小嘴儿,倔强的看着他妈妈许久,方才动了动两片小嘴唇,轻道,“是不是小孩子都斗不过大人?”
  “好啦,在你有完整的逻辑思维能力、推理能力、辨别能力等可以帮助你做出正确的决定前,你就不要想能不能斗得过大人这个问题了。”韩子禾笑眯眯的看着面前这个全身上下都透着不服气气息的小家伙儿,慢声道。
  “……”湛湛再度不知说什么好了。
  “在你这个岁数儿,我已经读二年级了呢!”韩子禾这么说不是显摆,而是想让孩子明白——即使你很早.熟,比同龄人都聪明,可惜你老妈我比你更接近天才,所有,你这点儿小手段在我面前根本就不够看!
  很好,韩子禾的“苦心”到底让她儿子听出来了。
  小家伙儿绷着脸自己跟那儿憋了半天的气,方才长声一叹,跟斗败了的公鸡一样,耷拉着小脑袋瓜儿,认栽了:“好吧,我再比您聪明前,我会听话的。”
  小东西尽管这么说,可眼底还是不小心露出几分茫然和无措。
  尽管他自认为要像男子汉那样很有担当的把这种情绪掩藏,到底还是让他妈妈看在了眼里。
  ……
  这天晚上,楚铮破天荒的回来的早一些。
  韩子禾正捧着大部头依靠在床头上静读,楚铮便推门进来了。
  打了声招呼,他便冲进洗手间进行战斗澡,五分钟之后出来,便蹿到床上,揽着媳妇儿跟那儿腻乎。
  ……
  激情时刻过后,楚铮搂着自家媳妇儿闲聊起来。
  “你不睏啊?”韩子禾好笑的看着楚铮那双勉强睁开、却不停地上下斗争的眼皮,笑道,“这一天天儿的,怪累的,你赶紧休息吧!”
  楚铮听了媳妇儿的话,吸吸鼻子,果断摇头:“才不呢!好容易早回来一天,下回咱俩再亲香,还不知道等到什么时候呢!我才不要把时间都làng费在睡觉上,来,媳妇儿,咱俩说说话呗!”
  “前儿,咱俩聊了将近俩小时呢!你还没聊够啊!”韩子禾好笑的捏捏他的鼻子,逗趣。
  “eng”出征被自家媳妇儿捏住鼻子,不好呼吸,只能顺势学着小猪儿哼哼起来。
  他这股子动动鼻子,摆出猪鼻子的样子,倒把媳妇儿逗乐了,也顺便高抬贵手,放开了他。
  “说吧,说会儿吧!和我媳妇儿聊天儿,就是见天儿的说,我也说不腻呢!”楚大队长真可谓是抓紧一切时机和他媳妇儿表忠心。
  可是我回腻烦啊!一直被要求说话聊天的韩子禾捂了捂额头,说话聊天儿什么的,很费脑子和嗓子,好吧?!
  只可惜,她上述这段心里话,终究没好意思说给楚铮听。
  尤其是对方那双和他儿子如出一辙的狭长的眼眸,圆圆的睁起来,眼眸里闪烁着期待和天真的光芒,韩子禾简直便不能免疫。
  “好吧,我先想想咱们俩聊点儿啥!”韩子禾想了想,脑海一亮,登时便有主意了,“就说说咱儿子昨儿下午的表现吧!”
  “唔……这个可以有!”楚铮点点头,忍着脑袋里传来的阵阵催眠信号,支棱着耳朵听起来。
  韩子禾说话声音轻柔悦耳,可模仿起儿子这种稚童的言谈举止来,竟然也十分形象。
  “诶,楚铮,你说……”韩子禾一直说到最后,蓦地想起了湛湛同意听话之后的眼神儿,心里有点儿不是滋味。
  “嗯?怎么啦?”尽管被大脑责令要求休息,楚铮还是“抗命”地打起精神儿将媳妇儿的叙述听了个将近完整。
  “算啦,你睡吧!有话咱们明儿早晨吃早饭时再说吧!”韩子禾看他那样折腾自己的样子,有点儿心疼,也不再多言,只是轻轻的胡乱哼着一首节奏舒缓的曲子,抬手同步同频慢慢儿的拍着他的肩膀,就像哄湛湛一样,把楚铮哄睡着了。
  听着身畔这个人舒缓悠长的呼吸声,韩子禾知道楚铮这会儿已然睡熟。
  轻轻地、一点一点的蹭下了床,韩子禾踮着脚尖儿小跑着冲进洗漱间,冲了个凉,顺便换了一件睡衣。
  从洗漱间走出来,韩子禾没有直接上.床,而是拿出一个抱枕,放到自己的床边儿,这才轻手轻脚的拧开门把儿,慢慢儿的走出去。
  直到推开湛湛屋子的门,韩子禾轻手轻脚的姿势方才没那么夸张。
  走到儿子床边儿,韩子禾搬过凳子坐下,定定的凝视着儿子的睡颜。
  虽然湛湛平时喜欢彪炳自己是个小男子汉,但在睡觉这个问题上,小家伙儿还是坚持给自己留一盏昏暗的暖灯。
  小家伙儿也很有意思,他怕黑不说怕黑,反倒说自己喜欢灯光下那一抹幸福。
  当时,小家伙儿说出这句话时,样子非常严肃,就好像是说什么正经事一样;那时,韩子禾可是费好大力气才忍住笑意的。
  这会儿,幸亏有这盏灯,韩子禾才看得意真切的看着儿子,也不需要担心会吵醒他。
  小家伙儿睡的香甜,那小模样儿,让韩子禾每次观看时,都会有一种她其实剩下的是一个小天使的错觉。
  难道……果然孩子还是睡觉时最可爱么?!
  轻轻的叹一口气,韩子禾难得的思索起来——我这样固执己见的要求他和我一样,真的没有问题么?
  这么小小的一个问题,足以让韩子禾对自己的教育产生连锁自问。
  他是一个有自己一直的生命体,尽管他是我生出来的,但是自从他从我.体.内.剥离出来,他就是一个.独.立.的.个体;
  这样一个神气而又让她珍视的小生命,哪怕是在嗷嗷待哺之时,其实也有自己的选择的——比若喝不喝.奶,喝多少.奶……
  而现在,他长得更大了,甚至于比同龄人更加.成.熟。
  无论他的想法是否正确,他终究是有自己意志和想法的了……
  那么,她这么要求他必须按照她的安排行事,真的就百分百正确么?
  第五百九十九章:
  韩子禾自认是一个意志坚定的人,甚至在某种程度上,她有一点点固执。
  可到底是为母之心,面对自己的孩子,她的那一颗心——曾经被敌人称为一颗冷酷的、铁石铸就的一般的.鲜.红.的.心,软化了。
  再一次轻轻的叹口气,俯下头轻轻的在湛湛额头中间儿印下一.吻。
  韩子禾的双唇在接触到儿子额头时,一声微不可见的叹息声从她口中逸出。
  “宝贝儿,就这一次。”韩子禾凝视着自己的儿子,那深深的充满无条件的爱的眼眸,好像看不够湛湛一般,用眼神深深的扎根在儿子的脸庞上。
  她那双纤细的手,不停地在湛湛脸颊耳垂儿上摩挲。
  “就这一次,你依了妈妈去念一年级,以后,妈妈对你的要求,会根据你的想法来改变……”韩子禾mō着儿子小小的、内内的小嘴唇,轻笑着,“妈妈以后不会再要求你和妈妈一样,会听你的意见、不会再强求你了。”
  轻轻的承诺着,韩子禾爱不够的拉起小家伙儿的小肥爪子,一遍一遍地摩挲着。
  若说是没有一点儿愧疚,那是不可能的。
  可是开弓没有回头箭,韩子禾就算心疼儿子那一闪而过的不知所措,也不可能出尔反尔。
  相对来说,她更加看重她身为家长的威严。
  这种威严,她是准备积攒起来到湛湛.青.春.期、叛逆期时,用来对付管教他的工具。
  otz——不得不说,就韩子禾女士这种未雨绸缪、思略甚远的脑洞,很值得大家给她点个赞!
  ……
  “吱——”不知道坐了多久,直到身后的门被轻轻地推开,韩子禾回头看到了找过来的楚铮。
  “你怎么醒了?”韩子禾不解的看过去。
  楚铮见她一副无辜的茫然,气笑不得的指着湛湛屋角上的小表,“你还问呢!你看看几点了吧?”
  “啊?”韩子禾看着已经拨向“1”的时针,有些哑然。
  她记得,她来时,刚刚十一点半过一点儿呢!
  “这天儿有点儿热,我睡不着,过来坐坐,就准备呆个两三分钟的。”韩子禾也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好像自从来到这个时空,她原先经过几十载打磨的近似于本能的控制力,就越发的不可控了。
  “呵呵,两三分钟,恐怕你已经在这儿坐了几十个二三分钟吧?”楚铮哼了一声。
  他迈步过来,第一件事儿不是拉起媳妇儿就走,反倒是探过身子,也跟着轻轻的mōmō儿子那肉嘟嘟的小脸儿一把,嘴里笑喊着:“这个臭小子!”
  虽然嘴里含着“这个臭小子”,可楚铮的眼底,却是实打实的宠溺之色。
  静静地和媳妇儿肩并肩的稀罕了儿子一会儿,楚铮这才握住媳妇儿的手腕,轻轻地把她带回了屋。
  ……
  “我现在睏劲儿也消散不少……咱俩谈谈?”楚铮这会儿的精气神儿的确好了许多。
  “谈什么?你明儿还有一堆事儿等着呢,赶紧歇着!”韩子禾揉着脖子躺好,说话就要关掉床头灯,却让楚铮先一步拦住。
  “明儿就算再忙,我也得把媳妇儿安抚好了!正所谓‘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让媳妇儿孩子得不到应有的关心,那就是不能‘齐家’,不能‘齐家’的话,怎么又能为祖国‘平天下’?”楚铮的嘴巴也很利索,可以见得,湛湛在口才方面儿,肯定是继承了他和韩子禾的优点了。
  “快打住吧!你们啊,根本就是.国.家.的.利剑,上面儿让你们打哪儿,你们打哪儿!你们要做的事帮着祖国‘平天下’,便是‘齐家’能力不足,对‘平天下’也影响不大。”韩子禾“纠正”道。
  要想追溯,上辈子,她和他.干.的.一时一样的活儿呢!身为过来人,韩子禾觉得,她和楚铮,在部队上的那些事儿上,谁不了解谁呢?说的挺高端的,可关键时刻,为了任务的完成,还不是要舍家撇业、舍生忘死?
  齐家与否,真的只能是看个人的能力和品行了。
  “瞧你这能说的劲儿!”楚铮笑着捏捏韩子禾的脸颊,“我说‘齐家’,又没说要影响‘平天下’!我这不是抓紧一切可以的时间,来关心媳妇儿孩子么!”
  韩子禾见他这幅惫赖样,明摆着是要不达目的誓不罢休了,她能说什么?
  反正在纠缠的功力上,她很不如他!
  “不务正业的家伙!你应该抓住一切时间,好好儿休息!”韩子禾气得在床上蹬了他一脚。
  “嘿嘿。”面对着媳妇儿的“惩罚”,楚大队长挠挠脑袋,笑起来,那样子,就跟他媳妇儿刚刚踢出去的那一脚,好像是奖励他一般。
  “时间就是一块儿海面,挤一挤也就有了啊!放心吧,媳妇儿,你老公心里有数儿,不可能把自己累到,我可是有妻子儿子的男人啊!”楚铮正经话说一半儿,话音一转,又开始挤眉弄眼的朝他媳妇儿言道,“更何况,我若是不照顾好自己,咱家的老二那得啥时候才能来啊!对不对?”
  “滚!”韩子禾在楚铮那一双辣、赤.luǒ.luǒ.的目光下,感觉无可遁形,只能外强中干的瞪他一眼,把身子扭了过去!
  这家伙真过分!刚刚他看她的那眼神儿……也忒么地撩人啦!
  “媳妇儿,别睡啊!和我说说吧!我想听你的心里话呢!”楚铮这厮,面对他媳妇儿的时候,大多数时候脸皮都很厚。
  他对他媳妇儿采取的方式,一向都是“山不来就我,我就去就山”。
  所以,这会儿他媳妇儿把一个后脑勺留给他瞧,他也觉得很正常,长臂一伸,直接把胳膊放到媳妇儿的腰间。
  要说呢,这手臂,你愿意放也就放了,韩子禾她也不至于为这点儿小事儿,欺负他。
  可问题是,这家伙太欠了!
  他拿手不但不老实的来回动作,就是他那小腿也不老实的准备攻城.掠.地……招欠!
未完待续。)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