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四章+第六百二十五章(第一更)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六百二十四章:
  “一次也没去?”楚铮听了媳妇儿的话,似吃惊,似自语地喃喃道。∮∮点∮小∮说,
  “你说呢?”韩子禾看着他,眉目中带着些许隐隐的担忧,“今天打完电话,我这心就乱糟糟的,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就是觉得不稳当。”
  楚铮闻言,抬头一看,果见媳妇儿眼底愁绪淡淡,似是在担心着什么,不由得劝道:“你就是这事儿赶事儿闹得,心里不踏实……只是活动没参加,不要紧的,等他下周一返校,咱们三口儿就都要为他下下周开学忙活了,到时候你就没那么多时间犯愁了。”
  韩子禾对他这话不置可否,眉间的轻皱起的浅纹并未散去。
  楚铮看了,也不多劝,自己的媳妇儿自己了解,这事儿她自己不想通了,谁也没办法。
  好在他媳妇儿是个心宽的,愁一会儿自己就会撂开,故而,他也不是特别担心,只想着等返校就好了。
  就像楚铮期盼的那样,时间不负他所望,一点一滴的过去了,日历一天天的翻开新的一张。
  可和楚铮的期盼不同的,是湛湛。
  虽然小家伙儿表面儿上安安稳稳的,但也正是他这表面上的安安稳稳,更显出他的不对劲儿。
  小家伙儿最近也不找小朋友们玩儿了,自己跟小院子里呆着,有时怔愣着发呆,有时耷拉着脑袋不知道想些什么。
  起初,韩子禾和楚铮都很担心,可偏偏只要他们一出现,小家伙儿就跟学了变脸一样,当即便眉开眼笑乐呵呵的,让他们两口子一肚子话说不出口。
  这小家伙儿也是挺让人没辙的,你跟他套话、他也跟你闲扯,可扯来扯去聊来聊去的,就别想从他嘴里听到点儿什么有用的信息;你要说不理他吧,人家自己跟自己玩儿的也有来到趣儿的;你要是主动和他玩耍,人家孩子也愿意接招儿;便是他的小队的小队员们找来,他也是合群的加入其中的,只是没有了最初的带头精神。
  好在他的小朋友们也挺忙的,不像以往那样来的频繁,倒让小家伙儿看上去松了口气。
  ……
  “不行!他这样子太奇怪了!”楚铮从窗户往外瞧,盯住院子里双手各拿一个遥控器、玩儿陆空战斗的儿子,跟身边儿的额媳妇儿说道,“我得想办法再和他谈谈!”
  “算啦,甭问啦,这会儿你还看不出来么?他要是想说早就说了,既然他打定主意不开口,你就是再去步步.紧.逼,又能问出个什么所以然来呢?”韩子禾看着自家儿子跟那儿进行“左右互搏”,不仅摇摇头,“这孩子聪明得很,思维能力很强,你看他左手右手各自操作、互不干扰……这能力,便是你也不及吧?”
  “这倒是!”楚铮点点头,他还真试过他儿子这种玩儿法,只是每回坚持不过一分钟,接下去不是坦克翻了,就是飞机掉了,反正没他儿子玩儿的这么溜儿!
  “可是,这和咱们问不问有什么关系吗?”楚铮不觉得做爹的承认自己在某一方面不如儿子有什么丢脸的,正所谓“青出于老而胜于蓝”,人家要是见了他们父子,不在心里暗自赞一声“雏凤清于老凤声”,那才让他难过呢!
  “你别看这孩子平时玩儿.性.大,看起来一团孩子气,可心里有数儿呢!”韩子禾笑道,“这小东西心里比很多大人都明白,既这般,你觉得他会像一般的小孩子那样让你套话吗?”
  “可是、可是咱们也不能不管他啊!”楚铮是真替儿子着急,这会儿他看起来很淡定,其实心里跟热锅上的蚂蚁一般,急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算啦,现在着急也没用,等返校时再说吧!到时候,该清楚的也就都清楚了。”韩子禾有种直觉,湛湛这种反常的表现,肯定会止步在返校的第一天。
  这种感觉很强烈,强烈到韩子禾不得不直视它。
  “……”楚铮被这种等待型的话说的无语,他那急性子本来不愿意这么被动的,可更好的方法也没有,犹豫半天,也只能认可了,“看来,咱也只能这般啦!”
  “可不是么,这种事儿,在咱们眼里是天大的事儿,搁别人看来也不过是个小事儿,若一惊一乍的闹大了,也没意思,反倒像咱们显摆或者不经事儿一样。”韩子禾劝楚铮稳住心神,“反正就这两天就是返校日了,这么多天都等了,也不在这一两天了。”
  楚铮点点头:“就这么着吧!”
  ……
  当楚铮看着院子里自己跟自己玩儿的挺投入的儿子发呆时,远在市里的他的父母也在愁眉不展的说着话。
  “老头子,你说咋办呢?后天可就是返校的日子了,这、这……可怎么是好啊!”楚母坐在沙发上,一个劲儿的叹气抹泪儿。
  而坐在他对面儿的楚父,板着脸看着她,自己也是一脑门子的官司:“糊涂啊!糊涂啊!早知道你这么糊涂,我当初就不应该去和老同学见面儿!不过走了五六天,你就敢干出这种事儿来……我!我看你怎么和老幺两口子交代!”
  “你喊我做什么!我这不也是没法子吗!”楚母说起来,也自认为委屈,“当时你不在家,娉娉跟我面前儿哭,我有啥法子?”
  “你别跟我提她!”楚父一听老伴儿提到楚娉,当即便吹胡子瞪眼的拍着桌子,怒道,“她就是个搅家的东西,十足一个祸害!我跟你说,赶明儿个咱就搬回老家去,再不过来了!”
  “哎哟,你个老头子,作死呢!花了这么多钱买的房子,你说不要就不要了?”楚母一听老伴儿的话,心中当即一抖,急忙叫道,“现在几个儿女都搬过来了,你又说要回去,要是这样的话,当初还折腾什么?”
  “那不是你非要折腾的?”楚父想起这事儿心里就是一阵憋屈,“在这儿呆着?在这儿呆着还有意思吗?你还好意思见老幺两口子?!”
  第六百二十五章:
  “你还有脸见老幺两口子么?”楚父拍着桌子连问了两遍,直把老伴儿问的面无血色,方才恨恨的一声众叹,面容瞬间憔悴起来,看上去比平时苍老许多,“前几天老幺过来,我就心虚,可为了你们,我硬是不讲理的说昧心话,你以为我好受?”
  “我活了这一把岁数儿,却让你和楚娉给我.逼.的.把这把岁数儿都活回去了!我亏心啊我!”说到激动处,楚父的拳头砰砰的捶着自己的xiōng脯,双目泛红含泪,嘴唇都哆嗦起来。
  楚母见老伴儿情绪激动,吓得忙跑过去拦他:“老头子,你这是做什么哟!你这身体最近不那么硬朗,大夫说让你情绪平稳不能激动,你这样,可不是想要我的命么!”
  说到最后,楚母抱住楚父捶他自己的拳头,呜呜的哭了起来:“我知道我对不起他们,可这事儿也分轻重缓急,我这不是平衡来平衡去才这么决定的么!我真没有坏意!”
  “好一个平衡!”楚父听到这儿更是气氛,xiōng脯起伏不定的恨声道,“你却是个精明的,拿着老幺家的本事儿平衡楚娉去,你、你、你……”
  楚父恼怒的一把将手从楚母掌中挣脱开,颤抖着手指着她道:“你还要不要脸呢?啊?你们还要点儿脸吗?”
  说到“要脸”这个问题,楚父更是激动的收回指着老伴儿的手,展开手掌照自己脸颊上狠狠的拍了数下:“我这张老脸都让你们丢尽了!丢尽啦!我、我……晚节不保啊!作孽啊!”
  “老头子,你跟我闹了多少天了都?”楚母也被老伴儿说的颜面扫地,心里憋得一揪一揪的,“骂也骂过了、闹也闹过了,楚娉让你闹得也不敢来了,你还想怎么着呢?”
  “这话你有本事跟老幺说去!”楚父气得不想看她,“老大老二他们过来,你都小心翼翼的不敢吐露半点儿风声,可见你也是心虚的!楚娉不来?那是她不敢来!”
  “那、那……事已至此,你说咋办吧!”楚母被老伴儿闹得头又开始隐隐作痛,本就有些烦躁的心,在听到老伴儿不依不饶的话后,当即也有些恼了,“反正事儿也做了,谎你也跟着撒啦,大家梅香拜把子,都一样!你还真就别站在道德的台阶上俯视我们!”
  “你!你!你这个泼妇!”楚父让老伴儿的话一将,当即捂着心口,指着她说不出话来。
  此时,楚母还一个劲儿的抹着泪抱怨:“我们不对,你也有一份儿!将来要是儿子不认我,还不是也不认你!你跟我这儿装什么好人?!”
  “对!对!对!我是帮凶,成了吧?我也不是好东西,行吗!”楚父气得嘴唇失色,好像喘不过来气一样,扶着沙发晃晃悠悠的站起来,就要往回走。
  他刚走到楼梯扶手那儿,一个没扶住,咣当一声,摔倒在了地上!
  “啊!老头子!”本来还暗自埋怨老伴儿的楚母一听动静,当即面无血色的跑过去,险些摔倒。
  蹲在地上扶着老伴儿,楚母大惊失色的喊道:“老头子!老头子!你这是怎么啦?啊?!你别吓唬我啊!来人啊!来人啊!”
  ……
  “小秦,新生报到的花名册在哪儿?”秦歌回到办公室,打开电脑翻了翻信息库里的学生信息,不仅皱起眉头,因为知道这会儿新生信息还没有输入完全,故而她想了想,拿起的电话拨给了自己的秘书。
  秦歌是b大附小的校长,也是韩子禾的大学室友,她们二人自从韩子禾随军到b市后的一次偶遇,便再度联系上了,平时也是时常联系,偶尔打打电话、发发信息、或是在群里闲聊闲聊,或者一起相约逛街,总之相处下来,因为脾气相投,倒是比从前更.亲.密.了。
  也正是如此,韩子禾才会将湛湛上学的事儿托给她,谁让秦大校长是湛湛的干妈呢!
  要说秦歌也是把湛湛放在了心上,老早就给她干儿子留下了个直通车的名额,要不是因为有长达百天的出国进修,她都恨不得每一步盯着小湛湛完成。
  这回也是,她刚从国外回来,一上班儿就关注起湛湛来。
  “校长,这就是咱们心生报到的花名册了。”小秦秘书抱着厚厚一沓文册过来,放到秦歌手边儿,想了想又道,“因为明天才是正式返校报到时间,所以花名册也不完全,还有一部分在录入组手里,他们正用着呢,我没拿过来。
  秦歌闻言,点点头:“行,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有事儿我叫你。”
  小秦秘书说了一声是,便转身离开了,出门时还很贴心的把门关上。
  秦歌这边儿略略翻了翻花名册,按照姓名拼音查了半天,都没查到湛湛,不禁有些纳闷儿。
  “按说不应该啊,怎么没过来报到呢?难道有什么事儿牵扯住了?”秦歌不解的想了想。
  她也知道好友韩子禾假期出国出差了,甚至于在她转机p国的时候,还在街上和韩子禾见过一回,虽然当时聊天的时间不长,但也知道湛湛是放在他爷爷奶奶那儿了。
  “该不会是老人家糊涂,忘记了吧?”秦歌有些不放心,她知道好友的丈夫是军人,最近也是忙得不着家,生怕湛湛的爷爷奶奶把事儿耽搁了,不免赶紧拿起电话拨了出去。
  先是拨了韩子禾家里的电话,没人接,又拨了韩子禾的手机……嘿,还占线了。
  她正要继续拨,就听内线电话响了起来。
  “喂,校长,是我,小秦。”来电话的是秦歌的秘书小秦,她的声音有点儿匆忙,“校长,教育局的领导来电话了,让您赶紧到局里开会……还让您准备好行李,这次的座谈会时间有点儿长,起码得在那儿带五六天呢!”
  “行,我知道了,你也跟着准备准备,半个小时后咱们一起出发。”秦歌心里叹口气,放下电话看看一旁的俄手机,心道,等我到了局里闲下来再打电话吧!
  只是她没想到,这次的会议因为涉及到了即将到来的小升初加分拟考,所以她们一到局里制定的休养所,电话什么的就都被没收了。
未完待续。)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