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九章+第六百三十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第六百二十九章:
  楚铮好说歹说,终于把韩子禾暂时安抚下来,转头拉着儿子让他说清楚。
  湛湛看着满面怒气的妈妈,再看看一脸无奈的爸爸,小心的轻咬着嘴唇,讷讷无语。
  “快说啊,儿子!”再不说咱爷俩都得被三振出局了,亲哪!
  楚铮看儿子明显是被吓到的样子,只能轻拍着他的脊背,温声道:“儿子,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啊!你赶紧交代吧!……反正已经事发,你不说总有人会说……你真忍心为别人而伤害自己的父母么?”
  湛湛瑟缩地抬头看看父母,一双眼睛红得和兔子有一拼,好半晌才喏喏开口:“我、我只是不想去B大附小而已……”
  他的声音极小,却很清晰的传入韩子禾和楚铮耳中。
  “先别提这个!”楚铮一听儿子开口,便知大事不好,连忙捂住他的嘴。
  却不想,他这反应,还是晚了一步。
  对面儿的媳妇儿已经拍案而起,指着儿子骂起来了:“你还敢这么说?你知不知道你这是什么?你这是欺骗,是有预谋有措施的伤害!我跟你说楚剑行,你要是真不愿意去B大附小,没关系!……你说清楚啊!这边儿假装答应我,那边儿就跟外人串通,你这是拿刀子戳我的心啊!
  我怎么会有你这样分不清好歹的孩子?要知道你这样,我何苦为你.操.心.来.操.心.去.的?还不如随你的变呢!
  楚剑行,我告诉你,你放心啊!从今往后,你别说上不想去B大附小读书了,就算你想,我也不管了!你爱怎么长就怎么长吧!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把你生出来,供你吃供你穿,已经仁至义尽了,哪怕你以后连书都不想念了,都随便你!我要是再管你,我都不算人!”
  “哎呀,你这是干什么啊!”楚铮一听媳妇儿这话,当即挡在她和湛湛中间,连忙劝道,“孩子还小,不懂事儿!人家一蒙他他就上当了!小孩子难免有点儿小聪明,虽然有时候做的事儿不对了,可他本.性.不坏,你可不能这么说他!”
  “你放心,以后我都不说他了!”韩子禾气得脑袋发涨,只觉得自己身上掉下来的那块肉、她费尽心力养育的、爱若至宝的儿子背叛了自己,这种痛彻心扉的痛,比楚父楚母不着四六儿的作为更让她恼怒不已。
  “啧!你别这样,听到孩子心里,会认真的!”楚铮记得一脑门子汗,眼瞅着怀里的儿子吓呆了,可媳妇儿明显在气头上,根本听不进去劝,他现在这立场又太过尴尬、于他媳妇儿跟前儿很没有说服力。
  “认真的?你以为我不是认真的吗?你以为我说着玩儿呢!”韩子禾反手一样,将楚铮要拉她的手挡开,恨声道,“你别碰我!我现在看见姓楚的就烦!你别逼我动手,我跟你说!”
  “媳妇儿!这话不能什么都说,说出去就收不回了,孩子还小,心里会有阴影的!”楚铮无奈的抓着头,脑子飞转,恨不得立刻想出好办法来。
  “收不回就收不回!我以后当不当他妈妈还不一定呢!他有阴影,我就不受伤么?”韩子禾气笑了,只是她那脸上的笑看上去格外凄凉,“想我要强半辈子,一再的栽在你们家手上……忍忍忍,让让让,我跟我二哥二嫂还没这么好脾气呢!就是冲着你冲着他,结果呢,哈哈,我就是一场笑话!”
  韩子禾吸吸鼻子,忍住眼底的酸涩,瞪着楚铮厉声言道:“楚铮,你听着,这事儿没完!你别想着我能忍下去,咱俩大不了一拍两散,孩子我都不要了!”
  “媳妇儿!这事儿、这事儿我冤啊!”楚铮听出他媳妇儿话里的坚决,心知这一会儿工夫她一定动了好几次离婚的念头,不然,以她处事的做派,决计不会把话说的这般没有余地。
  他正着急忙慌的想说好话安抚媳妇儿,哪知,他怀里的湛湛突然反应过来一样,从刚刚吓呆的状态下缓过来,小脑袋一扬,登时“哇”的一声,嚎啕起来。
  “哇啊!对不起,妈妈!湛湛不是故意的!湛湛不是坏孩子,您别不理我!别不要湛湛啊!”小家伙儿哭得脖子上的筋都显出来了,小脸儿哭得通红,几乎眨眼间,便已经泪流满面。
  倚在他爸爸的话里,小家伙儿张开小手往他妈妈那儿伸,小身子前俯的厉害,要不是他爸爸扶着,他那个前俯的程度都能让他一跟头栽下去。
  “媳妇儿,孩子知道错了!你看,他这不都承认错误了么?你就大人不计小人过,饶他一回吧!”楚铮乎撸了湛湛的额头一把,给他把脑门儿上的汗擦下去,顺带往韩子禾跟前儿凑,一边凑一边要把湛湛送到她怀里,“你看,孩子都要抱抱了!你接过去,和孩子好好儿说说,也给他讲讲道理,咱儿子那么乖,他以后都不会再这样了……对不对,湛湛?”
  他这最后一句话,是对怀里的湛湛说的。
  “嗯!”小家伙儿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小爪子一边儿擦脸,一边儿往他妈妈那儿伸,待听到他爸爸的话,忙不迭的抽噎着点头应是,嘴里还不停地叫,“妈妈抱抱湛湛!湛湛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
  可惜,他们爷俩儿表现得深情投入,韩子禾看了却嗤笑一声,转身躲开。
  定定的看着楚铮和他怀里的湛湛,韩子禾沉默半晌终于开口道:“我现在需要冷静一下,在我冷静下来之前,我不想看到你们俩人的表演,哪怕片刻都不想!你们俩别喊我,也别和我说没用的话!除非让我知道事情的真实缘由,不然,你们闭嘴!”
  说完,韩子禾倒退数米,看向楚铮:“你也别和我耍心眼儿,你儿子嘴里现在是问不出东西来了,你去找别人问,问清楚了,再跟我说……我倒要听听,我韩子禾怎么对不起你们楚家了,能让你爹你妈做出这种下作事儿来!……我等着你的回话……当然,你要是实在为难,也没关系,我现在就去你爸你妈那儿,我自己问清楚!”
  第六百三十章:
  “别介!我去!我去!我去问去!你别急啊!别急!我去问!你稳住!稳住!给我点儿时间哈!”楚铮一听他媳妇儿的话,忙不迭的连声拦道。
  好家伙的,他知道他媳妇儿的脾气,能主动让一步,没有当即杀到他们家去,已然是手下留情,给他们俩人的婚姻和未来留有余地了。
  要真让她亲自过去,让她亲自过问,那还能有好儿啊?
  就他媳妇儿那暴脾气,你要是不招惹还好,要是把引信给触动了,那结果很难预料啊!
  到最后,她能把她自己和他都.逼.到无路可退的地步!
  所以,楚铮心里很清楚,无论如何,他要把媳妇儿拦在这里,有什么事儿他出头去!
  只要他媳妇儿气不消,他是决计不能把她带到他爸妈跟前儿的。
  这小祖宗见了他们,就算能忍着不对二老动粗,也肯定得把楚娉那祸害给生撕了!
  那种可能太暴力,还是不要出现的好。
  楚铮也不废话了,抱起儿子,和他媳妇儿匆匆说声稍等,便快步跑到他儿子的卧室,打电话去了。
  韩子禾怔怔的看着那条通往湛湛小屋的通道,半晌无语,静默了好半天,方才心情郁郁的回了主卧室,有很多事儿,她需要好好儿的想想了。
  ……
  且不说韩子禾在主卧室里如何琢磨,只说楚铮把儿子待到小屋后,将门一关,便带着他先去洗漱间冲了个凉。
  小家伙儿经历了之前的战战兢兢、经历了刚才的狂风暴雨,这会儿被吓得又哆嗦又嚎啕的,肯定好受不了,给他冲个凉,安抚安抚他的情绪才好问话啊!
  “儿子,你也看见了,你这回的糊涂事儿把你妈妈起到了,这回的怒气等级可是已经快到红线了,你可得明白啊!”给儿子洗完澡,楚铮抱着他坐到窗台旁,苦口婆心的说着,“这回可不同以往,你撒娇卖萌、我在旁边儿敲敲边鼓说说好话就能过去的……你要是再不把知道的如实说出来,你妈妈可真肯能就不要咱爷俩啦!”
  “呜呜……对不起……”湛湛刚收了泪,一听他爸爸的话,便又难过起来,已经哭红的眼睛再度眯起来,眼泪翻滚而下。
  “好啦!先别说对不起啦!”楚铮叹口气,抽出一旁的纸手帕给他擦眼泪,“儿子啊,咱俩是让你爷爷奶奶给坑惨了!你还好啊!至少你妈妈冲你发飙,你也不无辜!可你爹我冤啊!我完全是被坑儿坑爹了一回啊!”
  越说楚铮觉得自己越.苦.逼:“这叫个什么事儿啊!你爷爷奶奶脑子不清楚,你不是挺伶俐的么?怎么也干出这种糊涂事儿来呢!这事儿能瞒吗?你瞒得了一时、瞒得住一世么?你看看,之前你胆战心惊,现在呢,更是局势不明!这种损己利人的事儿,你怎么能干的出来呢?好人好事儿不是这么做的啊,儿子!”
  楚铮也是一肚子苦水无处倒:“你说你!你说你!……你爷爷奶奶老糊涂了,你怎么就不明白点儿呢?现在可好,这可怎么办?你妈妈那关,不好过啊!……甭管为了什么,现在明摆着呢,你爷爷奶奶做错了,可我能怎么办?是跟他们耍一通混?还是断绝关系?
  唉,你爹我现在才是进退维谷啊!
  其实,你妈妈生气也好、说狠话也罢,我都不怪她,谁让我这边儿没遇上好人呢!爹妈糊涂坑人啊!啧……怎么办啊!”
  楚铮自言自语的嘚啵半天,终于把心里的怨气抒发泰半,跟前儿的湛湛情绪也缓过来许多,他这才言归正传,问了儿子来龙去脉。
  从儿子嘴里问出东西的楚铮,没有立刻找他媳妇儿说清楚,生.性.严谨的他,还需要找人再补充一下信息。
  他拍拍儿子,跟他说:“行啦,你也别委屈,怎么说这事儿的错儿你也有一份儿……你也别责怪你妈妈,她是真疼你,可越疼你,才会觉得受到来自你的巨大伤害……这么着吧,你先别出去,自己在那儿想想自己做错了么?哪儿做错了?为什么会犯这样的错,想清楚了,自己写一份道歉信,等你妈情绪好起来,你给她送过去,到时候,你妈妈就原谅你了。”
  湛湛听他爸爸这么吩咐,低头瘪着小嘴儿的点点头,一声不吭的自己搬着小椅子往小桌前反省去了。
  打发了儿子,楚铮心里盘算着把电话打给谁好,正琢磨着呢,手里的手机.震.动.起来。
  低头一看显示屏,是他大哥的电话。
  “喂,哥……我这儿家庭风暴呢!……什么?爸……住院了?怎么回事儿?严重不严重啊!”楚铮惊呆了。
  接着,他大哥的质问,让楚铮急了:“你还问我呢!我现在还要找人问问原委呢!谁气的!都是楚娉那不是人.干.的.好事儿!你找她去!……谁犯浑了!大哥,你知道么,就为了洛立名的侄女儿,她伙同咱爸咱妈把湛湛上学的名额顶了!
  谁跟他们闹了!我们今儿刚知道,家里刚刮完一阵飓风,后面儿还有事儿呢!我这儿还闹离闹合呢!
  行行行!咱爸没事儿就行!我现在腾不开身,怎么也得下午过去!
  啊?嘛事儿?我亲哥哥诶!我不得弄明白怎么回事儿,我媳妇儿那也说不通啊!人家给湛湛弄来的名额,让你妹妹抢走了!你说能有完吗!
  你还想把她招去给你们刮台风啊!她要真过去了,你让楚娉洗干净脖子等着被撕吧!”
  楚铮气哄哄的把电话挂上,心里其实也是焦急忐忑的,虽然他爸也不太地道,可到底是他爸爸,这会儿住院了,他心神能安定?
  就在他手脚都不知道往该哪儿放、心里乱轰轰的时候,他二哥的电话果断追过来了。
  原来,楚铸当时正去洛家把楚娉揪出来往医院走呢!
  路上接到了大哥的电话,楚铸才知道湛湛的事儿,气愤难当之际,也顾不得是在路上,他便严词厉色的.逼.着.楚娉交代了事情的缘由。
  等到了医院,楚钢楚铸哥俩又拉着爹妈又哄有吓唬的详问。
  等他们二人把楚母和楚娉,还有楚父的话一拼凑,拼凑出了个原委之后,这才由楚铸急忙忙打电话,告诉了楚铮。
未完待续。)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