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九章+第六百六十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第六百五十九章:
  说是回老家探亲,也不是朝夕就能成行。
  从请假到准备礼物,都是需要时间的。
  这段时间楚铮倒是挺闲的,平时也就到队里打晃便回来。
  韩子禾这么看他这般过了几天,不禁有些纳闷儿:“你们都不训练了么?”
  楚铮耸耸肩,抬手,接住他儿子不小心投偏了的棒球:“训练啊!只不过现在跟外省进行友好交流去了,队里的队员们被打散,分出去做任务,时半会儿回不来,我手头儿上没什么事儿,才这么轻松的。”
  “哦。”楚铮说的简单,但韩子禾也知道内里不那么简单,做过军官的她,也清楚部队偶尔会有些给做任务的队员提供条件的变动,很正常,她也不想多问,便点点头,转换了话题,“那你申请的假期批下来了么?”
  “呃……”楚大队长应儿子的呼唤,把球儿扔了回去;他自己则望望天,有点儿无语。
  说来,他那个领导忒吝啬了,不就是批个假么,弄得好像割他肉似得,真不道义!
  “怎么着?这是没申请下来?”这厮顾左右而言他,韩子禾就知道肯定是心虚了。
  不过,她到没有多么生气,早在当兵的时候,她就知道军人很多时候身不由己,推己及人,虽然现在不当军人该当军属了,可这份理解还是在的。
  “那成吧,过几天我和儿子去,你就在家看家吧!我们会尽量早点儿回来的。”韩子禾利索的点点头,自认为特通情达理的表达了她的想法儿。
  哪想到,楚大队长对于他媳妇儿的这份理解,感到老伤心的:“不是吧,媳妇儿,这么痛快就把我扔开啦?”
  “啊?!”韩子禾第时间没有理解这厮的脑回路。
  不过很快,她就反应过来了:“嘿!我说你这人!怎么想的?合着我善解人意,你还别扭是怎么的?假期你自己申请不下来,还不让我和儿子回家探亲啊!”
  楚铮这厮见媳妇儿动怒,当即气势变,特谄媚的凑过去,嘿笑着:“那不……内什么……我好久没有看望岳父岳母大人了,你好不容易带孩子回去趟,我能不跟着?”
  “少来!”韩子禾把他推到边儿去,“想跟着去,就自己请假去!告诉你,咱出发的日子我都订好了,你请不请来假,我都那天出发,你自己看着办吧!”
  “媳妇儿,你这么果决啊!”楚铮愣了愣,没想到他媳妇儿动作那么快,“嘿!媳妇儿,你掸我脸水!”
  楚铮正要跟过去,没想到他媳妇儿把准备晾的衣服朝他抖了抖,登时,便让从衣服上淋出来的水浇了脑袋。
  ……
  “媳妇儿,湛湛……”楚铮想问问他儿子接下来的学年怎么安排,总不能让他失学吧。
  可是开口,他便又觉得不妥。
  好容易他媳妇儿看着像是忘了这茬儿了,这会儿提出来,他生怕他媳妇儿再度迁怒于他。
  被自己媳妇儿冷淡的滋味儿,他尝过回,就不想再尝第二回。
  “怎么啦?有话就说吧!”韩子禾正在校对自己的稿件,等开学之后,她还得准备新书的发布。
  这会儿趁着夜晚天凉,正好儿可以多校对些。
  不过,再有心力,旁边儿坐着个紧盯着你不放,还会儿来次yù言又止的家伙,任谁也不好全身心的投入到工作里。
  当楚铮这么开口又闭嘴的第“十n回”,韩子禾终于忍无可忍的将文档保存,关上电脑,转头看向他:“楚上校,你好歹也是个上校军官,咱能不能利索点儿,有话就说!我这儿堆事儿呢,让你搅合的,我什么都干不成了!”
  “呃……”楚大队长被自家媳妇儿突如其来的吼给吼懵了,好会儿才反应过来样,尴尬的挠着后脑勺儿,抬起红脸颊,悻悻地说,“我、我就是问问,湛湛有时间和咱起出去么?这走可就是个星期呢!”
  “个星期不挺好的,等他回来,学校都开课了,小朋友们也都回来了,他正好儿不愁没有玩伴儿了。”韩子禾闻音知意,听楚铮开口,就晓得他真正想问的是什么,不过她可没那么好心给他善解人意!
  既然你楚铮也知道儿子上学的事儿不好办,那正好儿再感悟感悟你们楚家人的“地道”吧!
  韩子禾没好气儿的瞪他眼,没解气;便又抬腿,照他小腿肚子不轻不重的踹了脚。
  “哎哟!”楚大队长挨的这脚其实不疼,不过是故意夸张求同情罢了。
  韩子禾了然的看他眼,她那似笑非笑的眼神儿,看得楚大队长愈发的心虚起来。
  “媳妇儿,我的意思是说……”楚铮看他媳妇儿这样子,也清楚她的态度了,哪敢接着耍心眼儿?
  “我的意思是说,咱家湛湛……这学年怎么办?”楚铮给自己鼓鼓劲儿,终于说出了口。
  “怎么办?”韩子禾挑眉斜睨他,“凉拌!”
  “凉拌,不也得办么!媳妇儿,咱不赌气啊!”楚铮挠挠头,干笑着哄道。
  韩子禾本来也无意把他为难的下不来台,小小的刁难下儿也就算了:“等咱们回来再说吧!实在不行,就带他上点儿学习班,培养点儿兴趣爱好、特长什么的,将来他要是想出去留学,这些本事也能用得上。”
  “上特长班儿啊!”楚铮有点儿不知道怎么接话,从本心上讲,他不很看好这种零零散散的业余班……可现在他也不太好意思插话,谁让是他爸妈把湛湛弄到现在这个局面的呢!
  “怎么着?听你这口气,似乎不赞成啊?”韩子禾却听出他话音儿里的不情愿,“看不上外面儿的课班啊?”
  “那也不是!”楚铮真没有这种看不起的想法儿,“我就是觉得不太正规的感觉。”
  “正规?”正规的机会不是让你们家给搅合了?韩子禾忍了忍,到底没拿这话奚落楚铮。
  不过,楚铮的话却提醒她了,这快开学了,有些事儿,她也该准备准备啦!
  第六百六十章:
  “媳妇儿,你干什么去?”楚铮看着自家媳妇儿说着说着话,忽地站起身,施施然的走开了。
  “干正事儿去!”韩子禾回头冲他招了招手,“你要不要过来?”
  “啊?”楚铮看着他媳妇儿冲他笑得满面春风的样子,当即,便打了个激灵。
  直觉告诉他,这可美好事儿啊!
  可就是知道又怎样,楚铮也只能咽咽口水,颠颠儿的跟过去。
  自从来到b军区安家,韩子禾便将原来的工作室也复制了个。
  没在别的地方,就在餐厅的个暗门后面儿,那里原是准备留给储藏室的空间;只是在修好后,韩子禾心血来潮,突发奇想的将储藏室修改番,变成了秘密工作室。
  当然,她也不是没事儿就干那些需要技术含量的活儿,其实,在有了湛湛之后,这里更多时候,被她用来当洗片室和剪辑室了。
  “有相片儿要洗?”楚铮看着媳妇儿把他拉进屋,反锁了房门,纳闷儿道。
  不过,他刚问完这话,就知道自己问拙了——他媳妇儿打开的灯,是普通的日光灯;同时,她又打开了屏蔽信号的干扰仪。
  “不是,媳妇儿,你这是要做什么啊!”楚铮觉得自己心慌慌的,有点儿不安。
  “啧!你还是身经百战的军官呢!就这心理素质啊!”韩子禾被他吵得头晕,眼瞪过去,“你有什么好怕的,我又不吃人!安静点儿!”
  “哦。”被数落通的楚大队长,安心了。
  老老实实的窝在个角儿上,看着他媳妇儿在几组电脑前鼓捣了阵儿,楚铮胆子渐渐大了,走过去,坐在媳妇儿身旁,看她发送指令。
  诶?指、指令?
  “媳妇儿,你这是给谁发信儿啊?”楚铮瞪圆了眼睛,他惊呆了。
  从前的任务经历清楚的告诉他,他媳妇儿明摆给他看的信息路径,分明是给某个国际地下信息倒卖组织的。
  “我以前的个同桌,就是这里的个自由掮客,可以帮着做点儿小交易……”韩子禾没回头,双手仍旧快速敲打着键盘,嘴里却给楚铮解释着,“我曾经救过他命,所以,找他帮点儿小忙总是可以的。”
  “什么意思?”楚铮发现嘴唇有些干,别看儿子都快六岁了,可他发现,他对媳妇儿的了解……好像还不全面。
  “就是说,我准备让他帮个忙,让洛家自己偷鸡不成蚀把米!怎么样,主意不错吧?”韩子禾冲着楚铮展颜笑。
  “媳妇儿,你准备怎么做啊?我、我的意思是,咱不至于为他们犯法啊!”楚铮心里哆嗦,他原以为这事儿就算过去了,没想到他媳妇儿这儿还有后续呢!
  “我当然不会让帮渣滓脏了我的手。”韩子禾翻了翻眼睛,眼底有点儿期待的兴奋,“哼,你真以为我好性儿啊?我儿子上不了b小,他们也别想得逞!想在我眼底下嚣张恣意,他们再修炼个几百载再说吧!”
  “媳妇儿……”楚铮倒也不是真心相劝她住手——主要是他也知道他就是劝了,那也白搭,弄不好还会招来冷待。
  不过,对媳妇儿的关心,他是发自肺腑的:“那个人可靠么?还有,你准备怎么做啊?”
  “我那个同桌还算可靠,毕竟这点儿小事儿,没有多大的利益,他犯不着为些不足够的砝码来找麻烦。”韩子禾轻描淡写的回了句。
  听到楚铮耳中,觉得有点儿不对味儿:“媳妇儿……你……你是怎么救得他啊!”
  “你想知道?”韩子禾看了看他,好心的笑了笑,“我怕吓到你。”
  楚铮:…
  这感觉怎么跟去看恐怖片儿似的?
  这种想看又不敢看,不敢看呢,心里还特别痒痒的感觉,不要太纠结啊!
  “你说说呗,我听着就是了。”楚铮mōmō鼻翼,还是觉得自己应该多了解了解媳妇儿。
  韩子禾早就知道他得好奇,也做好了讲述的准备:“行,你想听的话,我就说。”
  其实,这段经历,韩子禾早在从前身的记忆里捕捉到时,也是惊诧不已。
  她没想到原身和她竟然还有这么段高度吻合的经历。
  “那时,我不是到m国留学么?当时因为所在的社团组织去酒吧聚会,当时正值欧洲战赛开始,所以大家也准备去那里边儿看球赛边喝点儿酒聊聊天儿什么的……我当时接到通知,琢磨着也没什么事儿,便跟着去凑凑热闹了……没想到,球赛过半时,有些欧罗巴人嘴里不干不净,对着我们社团里的几个华夏同学挑衅,大家时不忿,跟他们打起来了。”
  “媳妇儿,你没出手吧?”楚铮听着媳妇儿平缓的描述,试探着问道。
  “我怎么可能那么粗鲁?”韩子禾藐视的瞥他眼,又道,“不过是趁乱,踩了某些摔倒在地的欧罗巴人几脚。”
  “几、几脚?”楚铮觉得他媳妇儿不见得有那么好心。
  “谁还没事儿边踩边数啊?又不是神经病!”韩子禾瞪着他,“我就是溜儿踩着他们的手脚走过去出门儿的!谁知道踩了几脚啊!”
  “呃……”楚铮哑口无言,“媳妇儿,你说得对!”
  “哼,算你识相!”韩子禾瞥他眼,道,“当时,我琢磨着,这群架也打完了,怪没意思的,干脆散散步好了。”
  其实是你没打痛快吧?楚铮觉得自己已经可以捕捉到他媳妇儿的思维方式了。
  “没想到走到河畔时,碰上几个欧罗巴的男女渣滓堵了两个华夏女生的道,看意思,是想欺凌下,你说,我能不管么?”说到这儿,韩子禾不自觉地皱起了眉头。
  “媳妇儿,你把他们怎样啦?”楚铮觉得,还是直接听结果好了。
  “什么怎么样?我当着女孩子的面儿,怎么可能那么粗鲁?”韩子禾觉得,前身和她上辈子的这番举动,简直相当合拍,“我不过是帮他们到动物园和猩猩住了晚而已啊。”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