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一章+第六百六十二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第六百六十章:
  “噗!”楚铮庆幸自己这才刚刚喝了小口儿水,不然非得把水喷到对面儿的仪器上。
  “媳妇儿,我数学是看门儿的大爷教的,你可别骗我!”楚铮擦擦脑门儿的汗,“那欧罗巴人种胚子大,别说男的了,女的都人高马大的,加块儿,你就算力气再大,也不容易弄走吧?”
  “我看你物理是收发室大妈教的吧!”韩子禾鄙视他,“帮你块儿,拴上几个.轮.子.拉,不久成了!”
  “你还有随身带滚轮的习惯啊?”这装备也忒齐全了!楚大队长不能理解。
  “笨啊你!”韩子禾这会儿等着对方的回信儿,也不着急,上手儿给他个脑瓜奔儿,“他们有俩人呆了滑板,我再把旁的垃圾箱的滚轮拆了,组合组合不就成啦!”
  “……”楚大队长对自己媳妇儿的行动力服了!这种拆卸组装对于他媳妇儿而言,特有吸引力。
  “不过,动物园儿……我记得,猩猩馆似乎不是露天的。”楚铮mōmō.下.巴,他以前去m国时,也曾去那里转过。
  “是啊,不是露天的,游客需要从玻璃窗往里面瞧。”韩子禾点点头。
  “……”那你是怎么把人弄进去的?楚铮嘬着牙花子,有点儿不敢想象。
  “拿钥匙开门啊!”韩子禾回的理所当然,丝毫不觉得自己这会儿的话是在挑战自家老公的神经。
  说实话,她这么说,绝对绝对不是装x,也不是显摆,实在是这种事儿,对于她而言,手拿把攥,太不算个技术活儿了!
  当难度在她眼里下降的时候,她潜意识里也不觉得自己做这事儿,有什么了不起的。
  加之,她自觉不自觉的,思维方式和思考角度,还是会受上辈子的经历、阅历、本事的影响。
  所以,韩子禾不觉得自己说的这些有什么了不起的,反正楚铮做任务时也不是没做过这类事儿;而她,从以前就用话语和行动告诉过楚铮,她可不是平常意义上的乖宝宝。
  因此,韩子禾讲述起曾经的“丰功伟绩”(并不是)时,很坦然,点儿都没有心理压力,也不会觉得她这样,会让楚铮有任何不好的看法儿。
  可以这么说,她想表现给楚铮的形象就是“本我”和“真我”,个真实的韩子禾,个上辈子和这辈子融合在起的韩子禾。
  至于这样的她,会不会吓到楚大队长。
  呵呵,韩子禾老师表示——我就是我,很特别的烟火!
  ……
  “你有钥匙?”楚铮还是把他媳妇儿想的太乖巧温顺了。
  这不,紧接着就遭到他媳妇儿的鄙视了吧!
  “你傻啊!没钥匙不许拿啊!”韩子禾说的理所当然,有瞬,楚铮都误以为,m国的动物园,会把动物馆进出门的钥匙.对.外.开放!
  “好、好吧!”楚铮没再多问,他已经可以想象他媳妇儿的手段了。
  先用电子手段进行干扰,然后便实施“妙手空空”的技法拿到钥匙,紧接着便将被她打混的几个倒霉蛋儿暗渡陈仓弄进动物馆,哦对了,之前应该会把摄像头进行小小的修改,到最后将门关,钥匙归位!ok!
  “媳妇儿,你不怕那猩猩……那猩猩会把那几人给.玩.儿.残.了?”楚铮不认为自家媳妇儿是个没计算的。
  “跟我有关系?”韩子禾眨眨眼睛,好笑道,“既然他们欺负华夏留学生的时候不知道手软,我干什么làng费自己的同情心啊!……再说了,都是灵长类的!怕什么呢?何况,人家猩猩说不定还没有他们那么畜生呢!让人家.玩.儿,人家也许还不乐意呢!把自己的毛发弄脏了,得多恶心啊!”
  “那后来呢?”楚铮有点儿好奇那几个人的下场。
  没想到,他媳妇儿瞪了他眼:“我很闲啊?没事儿还关注那几个渣滓?人种不同,我可没那么大兴趣去làng费时间在他们身上!”
  呵呵,原来他媳妇儿不是很闲啊!楚铮觉得,自家媳妇儿的时间宽松度根本是随即的么!
  “诶?!对啦!媳妇儿,咱俩不是说你那个同桌的事儿么,咋就扯到这儿了?”楚铮终于想起来,他们两口子又偏题了。
  对于他们两口子谈话就谈偏这个问题,韩子禾已经习以为然了,点点头,言道:“我从动物园出来,就准备往学校走,结果听到阵枪响……”
  说到枪响,韩子禾的眼睛都亮了。
  这主儿根本就是个唯恐天下不乱的。
  楚铮看了心酸的想哭,真庆幸她不是部队的人,不然,他得为她.操.碎.心啊!
  “因为传出枪响的街道是会学校的必经之路,我也只能走过去,没想到,在个角落里,遇上了浑身是伤的同桌。”韩子禾说完,又简单的补充了句,“他昏迷前说怕让人见到,我就把他拉走了。”
  “拉?”楚铮知道他媳妇儿说话不会无的放矢,既然用了这个动作描写,那肯定是写实还原了当时的场景。
  “是啊!”韩子禾挑起眉,“不拉他,难道我还要举着他走?别开玩笑了,我可不想蹭到他的血,到时候让人知道了,可都说不清呢!”
  很多时候,事情无关自己人的时候,韩子禾总会有些她自己都没发觉过的凉薄。
  “救他的时候,你不怕惹麻烦?”楚铮也不认为自家媳妇儿会这么好心。
  “从当时的枪声,我可以判断出来,子弹明显是从m国特工常用型号的枪口中.射.出.的,既然这样,敌人的敌人,不定是朋友,可留着它,说不定可以给敌人造成麻烦呢!”韩子禾当时就是这么想的。
  那时候的她虽然还未参军,但是海外的生活让她看到太多m国对华夏的添堵行为,既然这样,她有样学样给对方添点儿未知的小小的隐患,何乐不为?
  “嗯……看来以后,我不能让你个人出国门儿啊!”楚铮心有戚戚焉的坚定了这个想法儿——他媳妇儿太能惹麻烦啦!这么个艺高、人又胆大的,他很难想像她脑洞开,又会干出什么来。
  第六百六十二章:
  “那你现在要做什么?”楚铮看着电脑屏幕由远及近出现个带翅膀的程序,问道。
  韩子禾闻声,没有立即直接回答他,而是笑道:“你知道我那个昔日同桌最擅长干什么吗?”
  “什么?”
  “他特别擅长,利用正式的渠道,发出欺骗.性.的.信息。”韩子禾注视着楚铮的眼眸,笑道,“听起来很想电信.诈.骗.吧?……事实上,他用这种方法,给数不清的国际.黑.社.会.组织,还有军.火.商们造成了打击。”
  “他是国际刑警?”楚铮没想到媳妇儿的同桌还挺正义的,怪不得说,人以类聚物以群分呢!
  “才不是呢!”韩子禾撇嘴,“他不过是拿了那些倒霉的.组.织.对头的钱,帮他们的对头把他们弄进陷阱而已。”
  “……”万箭穿心是什么感觉,楚铮不能理解,但是千万个巴掌来打嘴的感觉,他现在真有感悟啊!
  “那你想怎样?”楚铮不理解他媳妇儿干什么要把她那同学请出来,大材小用。
  “什么小不小用的,反正他对我也没什么大用,真有要紧的事儿需要帮忙,你觉得我敢找他么?太不安全了!”韩子禾摊摊手,又开始敲起了键盘。
  “能让我听听具体安排吗?”楚铮试探着问。
  “当然,你是孩儿他爹,当然有权利知道细节啦!”韩子禾倒也不防他,“很简单,他们洛家不是心大吗?我就成全他们把又何妨?……洛泽她爹好像是洛立名的二哥吧?听说最近正想出国进修……你说,要是有个特专业特著名的机构朝他伸出橄榄枝,他会不会心动?”
  “m国?”
  “是呢!不但是m国第大城市,还可以提供带二的福利,他去进修,可以带着妻子儿女起出去,并且为他的妻子提供补助,为他的孩子提供教育。”
  韩子禾笑眯眯的说着方案:“当然,还有个大馅儿饼不能忽略,机构会告诉他,只要他足够优秀,能做出成绩,那么m国国籍和花园别墅都不是梦想!啧啧啧,够.诱.惑.吧?”
  “这……是不是太夸张了?馅儿饼的馅儿太足了,可容易让人起疑啊!”楚铮觉得不太靠谱儿。
  “你以为人人都是你这样理智的人?要真这样,也不会有那么人别骗了。”韩子禾嗤笑,“你不知道吗?对于那些自视甚高、又没自知之明、还心大眼空的家伙,他们只会认为这些丰厚的条件堪堪可以配得上他们,而不会认为这是对方的欺骗。”
  韩子禾说的笃定,楚铮也无话说,据他对洛家的了解,洛家那几个儿子,还真是这种人。
  “要是这事儿做成了……”楚铮虽然恨洛家,更多的是恨洛立名和楚娉,对于这些不算无辜、却又没有直接接触过的人,他没有太想追究的意思,尤其这里面儿,还涉及个比他儿子只大岁的小女孩儿。
  “当然能做成了!我儿子没上得了b小,鸠占鹊巢的东西,还想上?做梦!”韩子禾可没有楚铮的心软,她现在敌视切占据他儿子好处的人,哪怕对方是个小孩子!
  “楚铮,你说,你爸妈要是知道洛立名,或者说洛家,把他们苦心抢走的名额,轻而易举的放弃的话,会是什么个心情?”软刀子割肉,她总得让他们别扭别扭。
  “你只准备对付洛泽家么?”楚铮没敢接话,这种时候,把嘴管住才是关键。
  “怎么可能?你没听说过这话么——冤有头债有主!洛立名那混蛋,想过好日子,也得看我的心情不是。”韩子禾按了个键,电脑关机了。
  转过身子,韩子禾笑道:“听说洛立名直在股市有投资,而他在单位还是管账的?……你知道我之前计划是什么吗——你说,要是让他动用.公.款.玩.儿.票,把自己.玩.儿.进去,有没有意思?”
  “子禾同志!”楚铮脸沉了下来,气势变,严肃的看着她,厉声道,“你这做法可是违法啊!……子禾同志,你可以发.泄.不满、可以报复,但是不能用这种违法犯罪的手段!你这样做!这是把自己置于何地呢?”
  “呵呵。”韩子禾可有可无的把.玩.儿.着.自己的指甲,嗤笑,“你这么认真做什么?还‘子禾同志’,你变脸变得这么溜儿,跟四川师傅学过是怎么的?”
  “子禾!你注意态度!咱们俩这是在做有效沟通,你不要这个样子!坐直了!”楚铮自己把xiōng挺直,皱着眉头轻斥。
  “我态度挺好的啊!你当我是你手里的兵啊!”韩子禾不以为然的瞥他眼,哼道,“你放心好啦!我既然敢跟你这个正直的上校先生说出来,自然就不准备那么做……他洛立名不是东西,可也不好让他的单位受损失,要坑,我也是坑他和他们家而已。”
  “子禾,我觉得咱俩还是应该好好儿谈谈。”楚铮觉得自家媳妇儿这种任意而为的态度,有点儿问题,“这种念头,你都不应该有!这太危险了!”
  “泥奏凯!”韩子禾抬起腿,拦住要靠前步的楚铮,瞪着他道,“我又不是小孩子,该怎么做,我心里有数儿!……你放心,我即使让他洛立名倾家荡产,你妹妹也不会流落街头的,不是还有你爸你妈接着她了么!”
  “媳妇儿,咱俩说的是两件事儿啊!”楚铮气势..泄,头疼的揉起眉心,道,“我不关心洛立名和楚娉,我关心的是你的……”三观。
  “我三观挺好的,有怨抱怨有仇报仇……又知道该适可而止,对于‘度’拿捏得也不错……有什么问题吗?”
  韩子禾站起身,准备往外走:“不过,我对于敌人,可不会讲什么三观,只有打到他们再踩上脚,才能让他们知道,只有做社会和家庭的和谐.分.子.这条路,才是他们唯的、也是最佳的选择和归宿……这样做,不好么?”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