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三章+第六百六十四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第六百六十三章:
  韩子禾和楚铮不太样。
  或者说,上辈子的韩子禾和楚铮,同样都是军人,但他们做任务的方式不太样。
  楚铮这样的人,做任务时,心中仍有把标明砝码的秤,无论做什么、无论演的谁,他们内心深处都以军人的标准来要求自己。
  而韩子禾却略微不同,她为了完成任务,会将敌人标上标签,注明他们的.异.己.性,使自己时刻铭记对方的不同,这样便可以毫无压力对付对方。
  你坏,我比你还要坏;你阴险,我比你还阴险;你卑鄙,我比你更卑鄙……在保持人性和良知的前提下,肆无忌惮的使用手段对付敌人的方法,让韩子禾许多次从敌营里从容的走出来,活下去。
  这也是敌营许多次内部清剿行动,都会把她漏掉的原因。
  自从来到这个时空,换身份重新活回后,韩子禾便将这种行为方式封了起来,她自己也没想到,有天会用带有这种风格的手段对付小姑子的婆家。
  要说洛泽无辜么?她个小孩子当然无辜,上不上学、上什么学都由不得她。
  这道理楚铮清楚,韩子禾自然也是明白的。
  可那又如何?
  受益的人是她,切因果也是源于她。
  在孩子问题上,韩子禾纵容了自己的小心眼儿,也不打算避着楚铮表现出来。
  洛家的事儿,楚铮早晚也会知道的,既然这样,还不如大大方方的让他知道。
  韩子禾早就预料到楚铮的不认同,可那又怎样?只要让他知道她可以做的更过分,那么现在这种结果,他不自觉的就会容易接受了。
  这种心理战,韩子禾做的面不改色。
  生活和婚姻,既需要精心呵护、仔细经营,也需要策略。
  ……
  “媳妇儿,咱们得给儿子以身作则。”楚铮头疼的揉揉眉心,不知道怎么跟顽固的媳妇儿讲道理。
  “我就是以身作则的告诉咱儿子,不该伸手的东西,就不要乱动,尤其是不要觊觎别人的东西,否则,让人家把手剁了,那也是自作自受,怪不得旁人!”韩子禾说的理直气壮。
  瞬间,楚铮差点儿让他媳妇儿说服了。
/□\)
  “好吧,咱们退两步说,咱报复归报复,不要牵扯旁人,成吗?”楚铮试图妥协。
  韩子禾听了,却不为所动,紧锁着眉头看他,问:“什么叫牵扯旁人?……等下,你先不要.插.话……没错儿,之前的计划,动作的确不小,因为牵扯到了洛立名的单位,我才放弃了那个法子……至于现在的方案,除了洛家,不会有旁人受到连累……所以,我不明白,你这个提醒,有什么意义?!”
  “媳妇儿,咱不赌气成不成,不要把我当成敌人,我们心平气和的谈谈,不好吗?”楚铮听出了媳妇儿话里的火药味儿,生怕两人说着说着又闹起来,当即拉住她的手腕儿,拉到自己身边儿,让她坐下。
  韩子禾这回到没有试图挣开他的手,从善如流的和他坐块儿。
  “我的意思是,洛立名的父母岁数不小了,咱们给洛家闹得动静太大,大惊大喜、大起大落之下,他们要是有什么个好歹……”楚铮觉得,自己良心会不好受的。
  “和你有关系吗?”韩子禾不以为意,“楚铮,你莫要告诉我,这事儿他们不知情!洛家不仁,你难道要怪我不义么?别说他们那种人,不会这么轻而易举出事儿,就是出了,那也是报应不爽,和我有什么干系?”
  说到这儿,韩子禾不耐烦的看着楚铮:“怎么着,难不成你还要我对他们这种人家尊老爱幼啊!……既然他们当初敢这么做,那就该有被报复的觉悟……好啦,我让你知道我想做什么,不是让你给我上思想教育课的!要讲道理的话,我比你还能说呢!这事儿就这样了!你要真看不过眼,你尽管通风报信儿好了!”
  “啧!你这说的是什么话!”楚铮心里愈发憋闷起来,“我就是觉得,咱们还是要控制下力度……”
  “楚铮,要么我那你亲妹子出气,到时候让你爸妈割了肉,你别怪我无情;要么,我就拿洛家出气,洛家人有个什么好歹,是他们自己德行不好,与人无尤……两条路你选吧,选好了就别在我耳边唠叨!我听得烦!”韩子禾觉得自己直在妥协,楚铮就该知足才对。
  可偏偏,楚铮本身对自身的道德要求比较高,对于这种不管老幼的无差别报复,有心理包袱。
  “楚铮,你们出门儿做任务,就没遇到过因为所谓的老幼,坑过自己的情况吗?”你要是遇到过,你的心就不会这么软了。
  韩子禾想到曾经的战友遭遇过的事情,心里愈发烦闷起来。
  最近这些事儿.交.杂.在起,让她关于前世的某些记忆愈发清晰,原本那些被压下去的心理障碍,原以为已经消除,却没想到它们只是暂时蛰伏,有情况便迫不及待的跳出来,想当看不见都做不到。
  “媳妇儿,你怎么了?脸色这么不好!”楚铮正被媳妇儿出的选择题搞得头疼,抬头,就见她面色难看,当即吓了大跳,也顾不得其他,赶紧关切的围着她转。
  “我没事儿!”韩子禾扭头躲过楚铮的碰触,皱着眉道,“我就是让你嘈嘈着闹得烦了,会儿就好。”
  “……”楚铮看着面色不豫的妻子,心里做了好番斗争,才终于下定决心,准备睁只眼闭只眼,“好啦!这事儿,怪我多嘴多舌,成不成?我不管了,好不好?”
  语气轻柔的安抚着媳妇儿的情绪,楚铮的心情也跟着平静下来:“只要你真能把握住‘度’,我不再多掺合了,好不好?……只是,你做什么事儿,都多想想儿子、多想想我,想想咱们家,咱们还要起幸幸福福的生活下去呢!所有不如意的事儿、不开心的问题,都让它们统统走开,出气也好、报复也罢,也只是时痛快,有什么能比得了咱们全家和睦来的重要呢?对不对?”
  第六百六十四章:
  “道理我都懂……”韩子禾点点头。
  她忽然发现,最近不知道怎么了,随着开学的临近,她好像有点儿烦躁了。
  “道理你都懂,只是意难平,对不对?”楚铮拉起媳妇儿的手,摩挲着安抚,“好吧,要出气就出吧,总比憋在心里强。”
  “也比憋在心里记恨你父母强,是吧?”韩子禾似笑非笑的瞥他眼,“你放心,我不会那这种手段对你爸妈的!不管我认不认他们,他们总归是湛湛的爷爷奶奶,让孩子知道了,心里未必好受,我不会做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儿的!只要你别硬拉着我见他们,大家自然相安无事!”
  楚铮被媳妇儿针见血的说中了心思,难免有些尴尬。
  不过,从媳妇儿嘴里得到保证这点看,却相对显得更重要些。
  楚铮松了口气。
  以前是他媳妇儿太通情达理了,以至于他很不适应这种夹心饼干的生活。
  夫妻俩相视眼,都没有在说话。
  而这事儿,似乎平平淡淡的翻过去了,心里也都没有烙下什么心结。
  可他们现在都不会预料到,不久之后,个小小的变故,竟然会向滔天巨làng般,险些将他们三口之家这艘船打翻。
  当然,这自然是后话。
  ……
  “媳妇儿!我假期申请下来啦!”过了没两天,楚铮兴高采烈的从外面儿跑回来,拿着假期批条乐呵呵的跟韩子禾显摆。
  “哟!你们领导这是……实在忍受不了你的死磨硬泡,终于点头了?”楚铮回来时,韩子禾正在给湛湛设计衣服。
  这手艺,她有好阵没发挥出来了。
  “爸爸,您可以和我和妈妈起去姥姥姥爷家了,是不是?”正在给他妈妈当模特的湛湛比他爸爸还要兴奋。
  别看小家伙儿嘴里总说着最喜欢妈妈,可在他心里,家三口儿出行才是最好的,少个都不成。
  之前知道爸爸可能不去,湛湛自己在心里偷偷儿的难过好几天。
  大概是前不久的事情对他还有影响,他现在很害怕爸爸妈妈同时不在家、不在他身边的情况;为此,韩子禾还推掉了图文集团临时安排的书友见面会。
  “你站好了!”韩子禾正给湛湛量尺寸,把拉住扭动身子的儿子,皱眉道,“就差几个数据了,你安生点儿,我量好了,你再和你爸爸胡闹去!”
  “哦……”被妈妈说了几句,小家伙儿瘪着小嘴儿朝他爸爸卖萌。
  看着儿子湿漉漉的大眼睛和那委委屈屈的小眼神儿,楚大队长心软了片刻,将头转,当没看到。
  正所谓“死道友不死贫道”,他前两天差点儿让他媳妇儿集中火力对付他,这两天好不容易缓和的又和他有说有笑了,他才不要为儿子又惹媳妇儿不开心呢!
  “好啦!量好了,找你爸爸玩儿去吧!”韩子禾把数据记录号,将设计了半儿的图纸收起来,看向楚铮,“既然准备好了,那么咱们周六出发。”
  “啊?还没买好票啊?”楚铮眨眨眼,忽然发现自己被忽悠了。
  韩子禾好笑的看着他,嘲笑:“拜托,楚大队长,不给你点儿压力,你怎么会这么有效率?”
  “媳妇儿,你可真坑老公啊!”楚铮听了媳妇儿的话,愈发yù哭无泪,“要是没这压力,我用常规手段,也能申请下假期来,不过是晚几天工夫儿而已啊!”
  “啊?你做什么非常规的事儿了?”韩子禾好奇的瞪圆眼睛,看着楚铮。
  就连刚刚因为老爸的反应而伤了自尊的湛湛小朋友,都支棱起耳朵,边儿鼓捣着他的模型,边儿听着。
  楚铮想起自己之前的蠢事儿,更是泪流满面:“我这不是侦察到我们领导藏私房钱的地儿了吗!就说,他要是不给批假,我就告诉嫂子他藏私房钱的地方,还要向嫂子举报他藏私房钱的惯用手法儿,顺便教嫂子侦查方法……哎哟诶,为了这次假期,我可是豁出老本儿去了!媳妇儿,你是不知道,我们领导批假条时笑得那叫个阴森森啊!这回来可怎么活啊!”
  想想当初,他收拾给他捣乱的队员的手段,楚大队长不寒而栗了。
  “呵呵。”韩子禾看着面前这个耷拉着脑袋的家伙,只想送他句话——die啊!
  “有点儿同情心好不好?夫妻爱、子女爱呢!”楚铮看着自家媳妇儿的嘲讽脸,看着自家儿子笑得连手里的模型都掉地上了,登时气得直捶地,“人与人之间的友爱呢!说好的同情心呢!”
  “同情心都让你蠢飞了!”韩子禾拍拍他的肩膀,好像在安慰的说,“行啦,事已至此,你就认了吧!……回来之后怎么样我是不知道的,不过,你现在还是‘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吧,也免得你玩儿也玩儿不痛快,回来还得受罪。”
  “媳妇儿,这就是你的安慰啊!”楚大队长丝毫没觉得自己被安抚了。
  “喏!这是咱爸妈从国外寄来的酒,你拎到你领导那儿,让他灌你回,他气消了,面子也有了,自然不会再想着收拾你了。”韩子禾好笑的拍拍他的大脑袋,将酒放到他手上。
  “好主意!”楚铮眼前亮。
  ……
  “阿嚏!”某领导坐在办公室里,冲着窗台上的合影,露出了阴恻恻的笑,“好小子啊!还学会威胁老子啦!等着瞧吧,先让你美两天,等你回来,呵呵……老子非要让你知道知道,老领导的威严!……嚯嚯嚯嚯,好像非洲那块儿有训练交流的任务……哦哈哈,南美似乎也有,嗯!都是不错的选择吗!臭小子,这回非要折腾折腾你不可!”
  ……
  “诶?我又打了俩哆嗦!”楚铮mōmō脖子,问他媳妇儿,“媳妇儿,你说,是不是我那领导琢磨我呢!不然我咋心里那么不安稳呢!”
  韩子禾正帮湛湛找零件儿呢,闻言,耸耸肩:“那你还不赶紧去请他喝酒,你醉了,他就不小心眼儿了。”
  “有道理!……媳妇儿,那我开拔啦!别等我吃饭啦!我走啦!”楚铮点点头,也顾不上接着吃大西瓜里,赶紧拿起毛巾抹抹手,拎起酒,飞般的跑了出去。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