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七章+第七百零八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第七百零七章:
  韩苗和韩芽姊妹俩怎么也不会想到,在这条过于僻静、几乎没什么行人的小路上,竟然会遇见堂弟韩田和韩云。,更没想过遇见时,会是这样种场面。
  “韩田,怎么着,耍着哥们儿玩儿,挺爽的,是吧!”个身材高大肌肉分明、浑身上下都布满乱七八糟刺青的半长发男人,脸贱痞的斜歪着眉眼,睨着三四步外缩成团的兄弟俩。
  他示威似得将扛在肩上的铁棍握紧,在空地上使劲儿的挥了数下。
  那长棍挥出的残影,带着冷金属特有的寒气,让本就吓得直哆嗦的韩田和韩云兄弟俩更是说不出话来。
  “田、田鸡,我不认识你,你不要乱来!”韩田比韩云大了两岁,到底还记得自己是哥哥,虽然他此时已经吓得快要跪了,仍旧把韩云挡在身后。
  “呵呵。”被叫田鸡的男人,冷笑着甩头,遮挡半边脸的头发被扫到脸侧,露出了挂在耳垂儿上的巴掌大的银耳圈,“耍无赖是吧?姓韩的,你够胆儿啊!睁眼说胡话,你当老子是傻子?你不认识我!你知道我绰号?!”
  “田、田哥的大名响当当的,我们想不知道也不成啊!”韩田干笑道,“可惜,我们无缘相识,只怕我听说过您,而您不曾见过我!”
  “哈哈!老大,这小子还挺会说话的吗!”围在田鸡周围的有个人,另有五六个人把韩田韩云兄弟俩团团围住。
  韩田韩云退到围墙处,已经退无可退,见对方人多势众,这哥俩已经隐隐明白,这回恐怕不能轻易善了了。
  “田哥,我们哥俩就是普普通通的中学生,没见过世面,也没什么见识,和诸位也是挨不着边儿,不知大家这是怎么个意思。”意识到对方手里还有家伙儿,韩田心里暗暗叫苦,早知道当初就不为了省事儿,翻墙逃避补习班儿了,若是老老实实的跟着老师补课,何至于让这几个家伙堵住?
  心里正暗暗懊悔的韩田,感觉到兄弟偷偷儿的拉了拉自己,接着,他感觉到他弟弟在他后腰位置上写了几个字儿。
  这是他们兄弟俩自小的游戏,在彼此身上写字让对方猜的游戏,已经让他们哥俩玩儿的炉火纯青。
  可惜,这回拼出弟弟给出的信息的韩田高兴不起来,无他,却是他们哥俩儿早上返校时走的匆忙,全都把手机落自家餐桌上了。
  怎么办呢!韩田脑袋上的冷汗瞬间滚滚而落,只刹那,他就感觉自己衬衫后背都让汗湿透了。
  “看我手势,咱们看准时机,强行突围!”韩田想起前几天小姑姑家的小表弟跟他们普及的军事手势,忙不迭的不引人注意的拢在背后冲弟弟打出来。
  好在他们哥俩这两天兴趣正浓,没事儿时起配合了好几回。
  正所谓熟能生巧,复杂的话打不出来,这种标志性语言还是可以的。
  “嗯!”韩云心提得高高的,尽管他也紧张到偶尔忘记呼吸,可他知道,这时候唯有兄弟齐心才能其利断金。
  “你说你不知道是怎么个意思?”田鸡杵着铁棍,冷笑,他看向韩田的眸光闪着冷意,“小子!你别跟老子这儿哩格儿楞啦!装糊涂?没戏!你以为我们不知道上回大附中返校时中央街发生的事儿,都是因为你报警!话说,爷们儿几个虽然差钱儿,可也没截过你们兄弟俩,不过是用手艺混口饭吃而已!竟然栽倒你小子这弱鸡手里!啧啧啧,丢人啊!这要不是和你算算账,老子也没法儿带着手底下十几个兄弟跟社会上混了!”
  “就是!姓韩的,你小子别想蒙混过关!”站在田鸡身后侧高个子,冷喝道,“你帮的那个小子和他妹子可什么都说了,就是你小子肚子坏水儿给他们出的主意,他们才会报警的!怎么着!你以为我们这些人闲着没事儿,过来找你叙旧啊!实话跟你说吧,今儿找到你了,不让你留下点儿什么,都对不起我们哥儿几个在社会上的累累战绩!”
  靠!韩田环视着周遭这些有步步紧逼之势的家伙,他腿肚子差点儿抽筋儿!
  刚听田鸡等人这番话,又见田鸡和他那几个手下不善的表情,韩田不禁心中暗暗叫苦早知道那兄妹俩那么不地道,他当初就不应该多管闲事儿!
  话说,大附中高中部斜对角是这座古老城市的古玩儿街的边角儿,而这处边角儿并没有林立各种铺子,而是条特别开阔的柏油马路。
  马路两边儿,则是溜儿特别整齐的地摊儿。
  和古玩儿街节假日人潮涌动不同,每天清晨蒙蒙亮到太阳高升这段时间,以及午后时分,都会有不同的人入驻这里摆摊儿。
  这些地摊儿主打“捡漏”,以相对低廉的价格,让有意投机或者锻炼眼里的顾客感兴趣。
  而这些地摊儿的主人,大部分的客户群,就是对面儿的大附中和不远处的大师生。
  现在把韩田韩云兄弟堵在角落的田鸡,就是霸占午后时分至傍晚这段时间半儿地摊儿的造假商户。
  田鸡这名字只是对方的绰号儿,至于那人真名叫什么,众人不晓也不感兴趣,只不过随大流起这么称呼而已。
  说来,田鸡这人,据传说曾经还是大附中的学生,从初中部被保送到了高中部。
  至今大附中还有关于他的传说,说他曾经是被大附中高中部保送到b大的储备生之,只是不知何故,他很突然的就被大附中开除,紧接着便失去的消息。
  等他再度出现在大附中周围时,他已经变成现在这般样子,成为古玩街边角儿的霸。
  当然,这些事儿都是十来年前的事儿了,韩田也不知道怎么滴,现在这么个被围困的情况下,他还能胡思乱想这些没用的信息。
  “田哥,这么说吧!我当时拦他们兄妹俩把,坏了几位大哥的生意,是我不懂规矩!我认错!”韩田咬牙,开口道。
  第七百零八章:
  “可是,我也是有缘由的!”韩田观察着田鸡的表情,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没有那么惊恐。
  “n!老子管你有没有缘由!你就是再有苦衷,也不关老子鸟事儿!”田鸡身后的大高个儿顺手将握在掌中的打火机扔过来。
  幸亏韩田直警戒着,这才身子侧,逃过被砸。
  咣当声,那金铜色打火机便被墙面反弹到地上。
  躲在自己哥哥身后的韩云低头看,不禁倒抽了口凉气乖乖!那打火机都变形啦!
  “田哥,咱们既然结了事儿,我也不是躲事儿的孬种,您和这些大哥要出气,我也我话可说可是,俗话都说冤家宜解不宜结的确,您田哥本事不凡,可我们兄弟俩也不是那种让人打了没人给还击的!不怕让大家笑话,我们家从警从军的近亲都有,警衔军衔都有看头儿,我们吃了大亏,家里人总不会干看着!”
  韩田狠狠心,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继续道:“各位大哥看就是做买卖的,做大事儿的,大家和气生财,总不好为了我们两个无足轻重的人,弄到自己无处安身吧?”
  “艹!你小子够胆儿!”围住他们的人里,个看着就特别暴躁的家伙,喊了出来。
  田鸡眯着眼,拇指搓下唇边儿,轻笑起来:“和气生财?小子,你口才不错啊!”
  他晃了晃腿,整个人换了个重心站着,笑道:“说真的,要不是你小子把老子弄进去小半个月,要不是你们哥俩都是大附中的,老子说不定就放你们马了!可谁让这么不凑巧呢!你们哥俩落到我们手上呵呵,别管我们怎么样,先收拾你们出出气,总是可以的。”
  说着话,他抬手向后挥了挥,接着,便有人拿着棍子走上前。
  “你不是想和我们达成谅解吗?成啊!”田鸡上上下下打量了韩田番,笑道,“小子,你看没看过戏?”
  “看过。”韩田心里冒气种不好的预感,只是敌强我弱,身在砧板,他也只能识时务些。
  “呵呵,看过?看过就好沟通啦!”田鸡抖了抖腿,脸的不怀好意,“小子!你既然看过戏,就应该知道古代有杀威棒说。”
  此时田鸡的声音轻飘飘的,可听在韩田耳中,那就是重若千斤,时间竟然把他给压的喘不过来气儿了。
  可惜,田鸡不会理睬韩田那毫无血色的脸,仍道:“既然你想和解,想自我辩解番!成啊!你田哥我也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不过,咱毕竟是在社会上混的,不能随便过来哪知阿猫阿狗招惹了,只动动嘴就能全身而退的!有道是,人活张脸,树活张皮,你说是立威也好、说是杀儆百也好,总得让你付出点儿东西,张张脑子啊!”
  “你也别说你田哥我不通情理,眼么前儿给你两条路:要么,你现在跪地上给咱磕百个响头,扛下咱人踹两脚出气,高喊百句你是龟孙子!要么,先吃了哥几个五十棒子,咱们慢慢儿聊。”
  “哥!”听这话,韩云气得喘不过气来,这也太欺辱人了!
  “哥,咱俩强行突围吧!”他用发电报的方式,抻着韩田的衣摆,告诉他哥。
  “再等等!”韩田开始听到这话,脑子便是懵,紧接着便是头脑充血,当即就想和对方拼了!
  可是不行!
  别说他现在还带了个弟弟,就是光他自己面对这十几个五大三粗的家伙,莫说突围了,就是跑都跑不开啊!
  时机!他现在需要的是时机!
  韩田现在倒是越紧张越冷静了,双手紧紧握住拳头,紧紧的盯着田鸡,问:“田哥,非要把事儿做到这种地步?”
  “臭傻!哪种地步?我们大哥够给你脸的了!咋的?给脸不要是么!”田鸡身侧大高个旁边儿的家伙,磨搓着手掌作势要冲过去,被田鸡拦住了。
  “韩田这么跟你说吧,就这两条路!”田鸡抽出颗烟,放到鼻子底下嗅嗅,笑,“你这个象牙塔里的人不明白,官老爷再厉害,也不能挡了我们的饭碗儿!江湖上混的,要得就是个脸面!就算你亲戚不依不饶,大不了咱们换个地儿,是爷们儿到哪儿都有地儿站!哪怕就是给咱几个搂进去,又能怎地?又不是没进去过!”
  “哈哈哈哈!就是!咱们再进次也无所谓!”
  “就是!可就是脸不能丢!”
  “老子就靠这张脸混呢!”
  “”
  周遭的人七嘴八舌的附和着田鸡的话,时间周遭很是嘈杂。
  可就是这么嘈杂,这条街上仍没有行人留意。
  嚣张!简直太嚣张了!韩云气得直哆嗦。
  挡在他身前的哥哥正让人欺辱,身为男子汉的韩云,感觉屈辱无力。
  头回啊!他长到现在头回感到后悔!
  早知今日,当初他就宁可吃苦受罪也要跟爷爷大伯练功夫了,哪怕就是和小姑姑学个招半式,他也能带着哥哥跟这些人拼拼,就算挨揍,也能拉几个下水!
  可现在看看哥哥瘦弱的背影,再看看自己苍白无力的双手,他眉眼嘴角耷拉下来就算现在硬闯,也只能是单方面挨揍吧!怕是连对方那些小卒子的衣角也够不到啊!
  想到这儿,韩云恨不得给自己来几个耳光!
  蠢货!
  韩云在心里这么怒骂着自己。
  而同时后悔,也跟心里骂着自己的,还有韩田。
  “怎么样,想好了没有?韩田,是男的,你就痛痛快快儿选个吧,别耽搁咱们彼此的时间!”田鸡催他,“你别以为拖延能拖延出个所以然来!怎么着?想不明白?这么跟你说吧,就算你爹是省长,打完你,我们进去了,不也还有出来的天?出来之后,怎么也得找你们哥俩好好谈谈,不是?”
  他这般威胁着,眼神已经向刚才那俩手下示意。
  田鸡挥挥手,嘿笑着告诉韩田:“你要是做不出选择,老子不介意替你选个爷们儿点儿的答案!”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