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一十九章+第七百二十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第七百十九章:
  “妈妈,咱就不能玩几天回家吗!我想看苗苗姐姐军训诶!”湛湛坐到行李箱上,双手双脚起扒着行李箱杆儿不放,不停地扭着小身子和他妈妈讨价还价。
  旁跟那儿看热闹的楚铮和韩品,则好笑的抿着嘴,谁也不准备出声支援,哪怕湛湛暗地里给他们使了不知多少眼色,小家伙儿的眼皮儿都快抽抽了,这大小还是明智的装傻,谁都不肯“吱”声。
  “不可能!”韩子禾地n+1回把湛湛提拉起来,警告,“你再敢爬上来,我保证咱明儿就回家!”
  “不讲理!”湛湛气呼呼的朝行李箱就踢了脚。
  “要反啊,是不是?”韩子禾本来就跟他较半天劲儿了,心里早就存着气呢,只是隐忍不发而已;可湛湛刚才那很不礼貌的举动,让她忍不住了。
  要不是楚铮反应快,把夺过儿子,湛湛的小.屁.屁,又要好看了。
  “有话好好说吗,不要那么暴力!动不动就动手,这可不是好的示范啊!”楚铮把儿子放到边儿,挡在媳妇儿跟前儿,笑着拦道,“孩子现在正好儿到了招猫逗狗讨厌人的时候,人嫌狗憎的岁数儿,就跟青.春.期、和更年期样,是人成长必经的阶段,咱们做爹妈的可不能没耐.性!”
  “哼!你也知道他现在讨厌人啊!”韩子禾随意的用手背抹去发间的汗珠儿,嗔向楚铮,目光所及之处,恰好看到从楚铮背后探头的湛湛,当即便伸出食指,朝小家伙儿气愤的虚点几下。
  湛湛这会儿正心虚呢,虽然他爹是很好的安全盾牌,可谁让他老妈战斗力太强呢,他真觉得,要是他老妈定要收拾他的话,他爹未必扛得住。
  “好啦!好啦!和自己儿子生这么大气干什么!人家孩子也没做什么太不对的,媳妇儿咱得有雅量啊!”楚铮说笑着,把抓住要往回缩的儿子,单手背后、用巧劲儿捉着儿子的小背心儿,把把他揪了出来。
  “来,儿子!跟你妈道歉!”楚铮朝湛湛使眼色。
  小家伙儿倒也配合,很干脆的迈着小短腿儿,给他妈妈遍敲腿遍嘿笑着讨饶:“妈妈,都是湛湛不对,您大人有大量,原谅湛湛这回啦!好不好?”
  “哼!”韩子禾瞧他这幅惫赖样儿,和他爹很有拼,不由得点了点小家伙儿的脑门儿。
  当然,出气了,刚才那篇儿便也算是翻过去了。
  韩子禾让湛湛老实的到边儿清点自己的行礼,转头,又叫过韩品,让他也把要带的东西列出清单,会儿核对。
  “这回咱们回b市,可不是俩月就能回来趟了。”韩子禾拍拍外甥肩膀,笑道,“你小姨夫工作原因,咱们轻易也不得空回来探望,大多数时间都是在军属区生活,所以,有要带就都带走吧!”
  说到这儿,韩子禾觉得可能会让韩品想家,便又补充道:“当然,到假期的时候,你要想回来,也没问题,反正这和b市很近,送你接你都不麻烦!”
  “嗯!”韩品知道小姨这是体贴他,也听出他小姨的言外之意,便很懂事的点点头,“我不会和小姨小姨夫还有湛湛见外的。”
  “那就好!”韩子禾笑着点点头,便让他也到边儿忙自己的去。
  “妈妈!您参加过军训没有啊?!”湛湛要带的东西不多,尤其他们是周末回家,所以这会儿需要放好的东西少之又少。
  而韩子禾之所以让他收拾行李,也是省得他没事儿找事儿折腾人玩儿。
  所以,湛湛清点东西的速度很快,也就十来分钟,他便搞定。
  清闲下来的小家伙儿,还惦记着韩苗的军训了。
  “小家伙儿,不要试图引导话题啊!首先,你得按时回家,因为你之前的错误,你现在算半个失学儿童了,知道不?”正所谓知子莫若母,湛湛开口,韩子禾就知道他动什么心眼儿了。
  “其次,你就算不想上学,你小表哥还要办理相关的户籍学籍手续,这些都是正经事儿,全都耽误不得,所以,收起你的小心思!”
  韩子禾掰着指头警告儿子:“第三,你苗苗姐姐是去部队军训,你就算是想参观,也进不去……不许瞅你爹!别说你爹也不好带你过去,就算他想带着你胡闹,你也得看看你老娘我同不同意!”
  警告儿子的同时,还不忘给楚先生个警告的眼神儿。
  “人家就是问问而已啦!”湛湛才不承认自己的想法儿都让他老妈给堵上了呢!
  “那就好。”韩子禾给他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儿,没再次揭穿他——儿子再小,也是有自尊滴,该给留面子的时候还是要给他留点儿面子的。
  “妈妈,您到底参加没参加过军训啊!”湛湛乖乖的安生了没两分钟,又巴巴儿的凑过来,摇晃着他老妈,又问遍。
  韩子禾瞧着儿子副不问清楚誓不罢休的坚定样儿,无奈的拍脑门儿,长叹声——她怎么会有这么会缠人的儿子啊!
  “呵呵。”楚铮见媳妇儿儿子的互动这么有趣儿,不由得低沉着声音偷笑。
  就连坐在沙发上清点行李的韩品,也不由得停下手里的活儿,捂着嘴轻笑起来。
  “妈妈!您到底参加没参加过军训啊!”湛湛干脆爬到他妈妈腿上,不依不饶的问。
  “小祖宗,我服了你啦!我告诉你还不成么!”韩子禾不重不轻地照着湛湛的小.屁.股.蛋儿拍了几下,投降的摇摇头,告诉他,“当然参加过啦!你老妈我参加过好多次呢!在学校训练的、去部队训练的,学军学农,都参加过呢!满意了吧?”
  她瞅着儿子眼巴巴儿好奇的眼神儿,心中软,揉揉小家伙儿的头发,笑道:“等你将来读书啦,也会参加军训的,这没什么好羡慕的,不是吗?”
  “小学也有?”湛湛急切的摇摇肉乎乎的小.屁.股,迫不及待的问道。
  第七百二十章:
  “怎么可能?!”韩子禾好笑的,在儿子希冀的眼神下,摇摇头,“你们还是帮小不点儿呢!训你们还不如训军犬有效率!”
  “妈妈!您怎么可以这么说自己的孩子呢!”湛湛听他妈妈说他还不如警犬,当即就不乐意了。
  小家伙儿表现得还挺严肃,腆起小肚子,皱起小眉毛,很郑重其事的举手抗议,顺便还找外援:“爸爸,您难道不会说说您的妻子吗?怹太过分啦!”
  “呵呵。”楚大队长辜负了他儿子殷殷期盼,耸耸肩,很不讲义气的甩头,“在咱家,我是负责让你老妈数落的,你是负责让你老妈管教的,咱俩可没权利反抗,乖乖的接受你老妈的教育吧!”
  “……”湛湛小朋友的人生观出现条小小的裂缝。
  目瞪口呆+哑口无言,湛湛眨眨眼,不准备继续这话题了。
  “不过,你妈妈说的也没错啊!”在湛湛心里被话到妻管严范畴的楚上校,笑道,“你们这么点儿大的娃娃,很少真正知道什么叫组织.性、纪律.性,个个儿的不用推就能把自己绊倒,让你们训练能干什么?最多也就是走两边正步走,还不见得能走规范了。
  这说不得、训不得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哭鼻子,要找爸爸妈妈的,多麻烦?部队可不是幼儿园,教官也不是小孩子的保姆,没事儿哄你们闹腾,真还不如带上几只军犬,做练习有意思!”
  好吧,他爹和他妈不愧是两口子,个负责泼他冷水,另个负责顺手补刀。
  湛湛小盆友在他爹妈前后“夹击”之下,恍恍惚惚的呵呵下,扭头找他小表哥玩儿去了。
  ……
  “妈妈,军训还不能带手机么?”受过打击的湛湛,在小表哥的带领下,给韩苗表姐打了电话,小家伙儿在电话里表示,等韩苗军训时,会时不时的打电话慰问她,结果,却从韩苗嘴里得到她带不了电话的消息。
  “怎么会呢?可以带啊!”韩子禾这会儿正和楚铮玩儿军棋呢,听儿子问话,便随口说了句。
  屋子安静下来了。
  韩子禾不解的抬头,她儿子、她外甥、她老公,齐定定的盯着她瞧。
  “怎么啦?”韩子禾有点儿纳闷儿,“我说什么啦,你们这么看我?”
  “妈妈!我问过韩苗表姐,也从韩芽表姐、韩田韩云表哥那儿得到肯定,去部队军训其间,是不可以带手机的!但是可以带电话卡,在规定时间可以去电话亭和家里报平安。”湛湛冲他妈妈摇摇食指。
  小家伙儿将双小手往后辈,副教导主任逮到违反规定的学生的架势,问她:“那么问题来啦,妈妈,您是怎么把手机带进去哒?”
  “……”这回轮到韩子禾无语了。
  胳膊往后捣,回头警告的看楚铮那个幸灾乐祸正偷笑的家伙眼,韩子禾挠着眉尖儿,心里琢磨着该怎么说。
  其实,这话吧,倒不难说,她就是怕教坏小孩子!
  提到学生时期的数次军训经历,韩子禾不得不高叹声有缘啊!
  话说,她上辈子在数次军训期间.干.过.不少“与众不同”的事儿,而恰好,这个世界里,她那个前身,也干过,只不过,两个世界里,那么些事儿的时间顺序不大相同而已。
  “妈妈,您就说说呗!”湛湛这孩子特聪明,见他老妈这反应,小家伙儿就知道他妈妈肯定干过不少好玩儿的事儿。
  因此,他更不可能让老妈蒙混过关。
  “好啦!说就说啦!”韩子禾看着眼前这六双闪着亮光的、充满好奇的大眼睛,不由得失笑道,“瞧把你们给好奇的!”
  “好吧!说就说!”韩子禾放下手中棋子,笑道,“我上大学那会儿,学校突然改变军训地点——原本部队进驻大学校园,给我们这些新生训练的,结果这么改,我们大学第学期,三分之二、甚至更多的时间都要到部队里生活了。”
  “啊?那您们就不上课啦?”湛湛头回听,感觉很新奇。
  楚铮也觉得有意思,不免.插.话道:“你们不上课,那你们还有期末考试么?”
  “当然有啦!”韩子禾点点头,“我们第学期期末考试成绩分为三——个是理论考试,关于国防知识、训练常识的;第二个就是平时训练的成绩,第三就是最后汇演比赛的排名了。”
  “倒是有点儿意思,不过,你们课程这么减下来,没问题啊?”楚铮当初上的是般重点大学,还真没赶上这么有意思的安排。
  “同志!你要记住!这羊毛出在羊身上,切不过是‘朝三暮四’样的教训啊!”提起那段过往,韩子禾痛心的拍拍楚大队长的肩膀,直叹气,“第学期的课,全都扔到第二学期补了,我们整整学期啊!学期二十多星期、每星期六天、每天六节大课的高强度学习啊!”
  “呃……从早晨八点到晚上九点半?”楚铮算着时间,问。
  待看到自家媳妇儿有气无力的点点头,楚先生干咳两声,说了声“真惨”,惹得他媳妇儿俏目带嗔的瞪过去。
  “哈哈哈!”旁观自家爹妈(小姨小姨夫)互动的湛湛和韩品,排排坐的捂着嘴,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坚持好半天,终归都没忍住,起大笑起来。
  “好吧,偏题了!”被儿子和外甥通大笑的韩老师干咳两声,言归正传,“我当时正好儿跟出版社联系翻译文件的事儿,其中还有发表文章以及短篇小说版权的事儿,怎么可能离了手机?所以……”
  韩子禾以拳抵口,又干咳两声,悻悻地笑了笑:“我把手机藏洗衣粉里了,再用封口机将洗衣粉封好,这样,就算排长、班长、连长三关层层检查,愣是没查出来!”
  说到自己的“事迹”,韩子禾多少还幼稚的有点儿洋洋得意。
  瞅她这娇俏的得意样儿,楚铮把捏住她的小鼻子,宠溺的捏了捏。
  正要开口笑她两声,不成想,他家老泰山出现啦!
  “楚铮,你过来,我有点儿话想和你说。”(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