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二十五章+第七百二十六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第七百二十五章:
  “别提了,家家都有本儿难念的经啊!”何净心里不痛快,平时能听她抱怨的人也不多,这会儿见韩子禾问起,便说起来,“我们家老郑上面儿不是有仨姐姐俩哥哥么,这家里人多啊那是非也跟着多了起来,我们家睿睿的户口搁他爷爷奶奶那儿搁着,也不是我们不想动的,那是他爷奶不让动,不然我们家睿睿前两年就是b市户口了!
  我愿想着,老人有老人的道理,也不想让老郑为这事儿操心,就同意了……这原也是他们家人都知道的,可前两天倒好,他二哥那口子话里话外的,说我们三口儿占便宜了!嫂子,您评评理,我们除了孩子户口在老人那儿,哪里得过家里半点儿照应?倒是说风凉话的,没少借家里的东风占便宜呢!”
  说到这儿,气愤不已的何净拍手道:“嫂子,您说这人得多没良心呢!老二家的大小子,当初考军校,分数不够,还不是他六叔,也就是我们家老郑来来回回的给他跑关系找人脉,愣是让他进去读书的?就连老二媳妇儿娘家侄儿,都是我们老郑找关系帮忙办的转业!
  我们家老郑就这么出力,结果还落个占便宜!您说气不气人?
  我当时听她说着话就急了!要不是我和老郑不是什么时候都能出去的,我早就带着他回老家亲口问问他们有没有良心呢!
  就这个,我跟老郑说完了,就让他打开视频,跟他们做个家庭会议!话我也给他们撂那儿了,户口我们这就迁出来,可从此以后,谁有什么都自己想辙去,别净想着让我们家老郑给他们跑腿!”
  说到出气的地方,何净情绪好了许多:“嫂子,您没瞧见,老二他媳妇儿那脸色儿呢,啧啧啧!……呵呵,她想的简单啊,以为自己那好儿子进了军校,等出来就是妥妥儿的军官,这以后就路向上了!美的她!……我倒不明白,我们老郑他们家那个老二,怎么着也是家产值数亿的研发公司的老总啦!他们两口子眼皮子怎么就那么浅!”
  韩子禾见何净说的激愤,也不相劝,就是面带淡笑的听着,直到对方的语速降下来,她才问道:“那睿睿的户口办好了么?需要我们帮忙不?旁的不敢保证,我倒是有俩同学是干这方面工作的,要是需要,我可以帮你联系下他们。”
  “要不怎么说远亲不如近邻呢!您看,嫂子您们都愿意搭上把,反倒是老郑那边儿的亲人个个儿的,明明都身价不菲,还非得计较粒米半颗粮,真实让人寒心!”何净叹口气,对韩子禾道过谢,又道,“多谢嫂子的好意啦,不过我们睿睿的户口也迁过来了,这不,上周刚落实下来。”
  “哟,这是好事儿啊!速度还挺快的!”韩子禾安慰她,“你也别净想着不高兴的事儿,你想想,从今以后,睿睿就是b市户口了,将来他高考,岂不是比在你们老家那儿更便宜?”
  “那倒是!我想在也就是想着这点,才不至于心里憋屈呢!”何净点点头,苦笑不已,“嫂子你是不知道,我为了争口气,足足多花了这个数儿呢!”
  她抬手比了个,韩子禾心里知道,这可是真真的万块呢!
  “这还是我娘家嫂子厚道,也疼我,知道睿睿办户口的事儿不容易,就特痛快的同意用b市的偏单换我们在老家的三居室,而且也没让我们再添钱,不然,这花费可就大发了!”提到娘家人,何净心里多少有点儿慰藉。
  不过,有对比,她心里就更不平衡了:“嫂子,我和您说,这人啊,真得遇上事儿才知道谁好谁坏、谁亲谁远,且不说老二家的在b市有多少套房,就是老郑那几个姐姐,在b市也都有好几个落脚的地方!就这样,也没人敢问句需不需要帮忙……这是生怕我们家三口儿赖上他们样!”
  话说到这儿,何净叹着气摇摇头,不再言语了。
  “好啦,你也别为这事儿纠结了,要我说啊,只要事儿都办成了,那切都值得!”韩子禾笑着拍拍她的手,“这下好了,睿睿以后就在b市念书了,这几个小家伙儿又有伴儿了!我们家湛湛知道睿睿以后还在大院儿,肯定乐的不知怎么折跟头呢!”
  “呵呵,是啊!”提到孩子,何净面上的郁郁扫而空,她笑道,“嫂子,您是不知道,这些天,我为睿睿的落户问题,那可真真算得上是费心巴力了,可他倒好,整天美滋滋的!我倒看明白了,人家孩子巴不得回来念书呢!……对啦,嫂子,你们湛湛打算去哪儿念书?还是b大附小吗?”
  提到自己儿子上学的问题,韩子禾也叹口气:“也只能是那儿了,咱们军区学前班正处于整合状态,师资这块儿有点儿混乱,别的学校,稍微好点儿的,都按着小学的开学时间开学了,要想让他插班,恐怕得费番力气;可若是差点儿的,我心里有不愿意,反倒不若还是b大附小,来我有朋友在那里照应;二来,他们的学前班开学时间比其他地方晚个月,现在报名都来得及呢!”
  “还真是!”何净早就从老郑嘴里知道了楚铮他爸妈妹妹做的好事儿,只不过她向来嘴严,又会为人设身处地的着想,因此见韩子禾没再提这茬儿,便也含糊着略过不提,只说孩子的事儿,“对啦,嫂子,您现在还不知道吧?要是你们家湛湛也道b大附小念学前班的话,那咱们大院儿这几个小霸王,可有齐聚课堂啦!”
  “啊?真的?”韩子禾对这消息还真挺吃惊,“你们家睿睿比湛湛大了九个月呢!他也是小生日,这回应该读年级的,不是吗?”
  “嫂子,您糊涂啦!我们睿睿刚落户在b市,与其匆匆忙忙找人插班,费钱费力不说,关键是学习进度落后很多,怎么想都不划算啊!还不如到学前班悠闲届,说不定能趁机到b大附小念小学呢!”
  “这倒也是!”韩子禾点点头,对于何净的想法儿很是理解,“不过,明明那孩子应该不至于再读届学前班吧?!”
  第七百二十六章:
  提到特战队二大队队长陈铎的儿子明明,何净的脸色可有意思了。
  “嫂子,你还不知道呢!”估计是背后说人的关系,何净的声音不自觉的都低了下来。
  她来回看看四周,小声跟韩子禾说:“陈队的爱人向来比较清高,她那人做事儿向来喜欢拔高自己,做什么都恨不得比人强……嫂子,可不是我爱说嘴儿,她直因为工作不如你,心里不得劲儿呢!”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韩子禾好笑的摇摇头。
  别看陈铎的爱人和何净样,和她来往都不算密切,可因着的关系,何净心里对她还是亲近的,俩人偶尔的相处,也是比较和谐愉悦的。
  可陈铎的爱人,虽然不管孩子们接触,但她自己却直对周围的军嫂保持这面儿上客气、行动上的疏离。
  在这军区大院儿里,那么多的军嫂,就没有个能让她愿意多说句的。
  对于陈铎爱人的举动,旁人早有微词,可韩子禾却觉得无所谓。
  她意识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爱好,也有自己的生活方式,有投缘的、愿意多说句的,就聊聊;大家话不投机、性格不合的,就见面点头笑;实在是没必要因为旁人的态度而徒增烦恼。
  不过,像何净说的,陈铎的爱人见她觉得别扭——韩子禾觉得,应该不太至于,不然她也不会让明明和湛湛处的这么好了。
  “嫂子,您以为内位心里愿意呢!那是陈队要求的,她想干涉也不敢干涉呢!”何净嗤笑着摆摆手,拈起块儿拇指大小的糕点放进嘴里,就着口热茶吃下,才笑道,“您没瞧见她从来没让明明把别的小朋友叫到他们家去么!”
  “也许人家生性喜欢清净呢!你以为谁都像弟妹你这么喜欢孩子呢!”韩子禾不愿意说太深,便只笑着略过,轻轻捧了捧何净。
  “我还好啦!就是带孩子适应了,平时让他们闹得成习惯了,他们不闹腾,我还就不习惯了呢!”身为幼教老师,何净最喜欢听人家夸奖她喜欢小孩儿,这简直就是对她职业道德和专业性的肯定!
  “哎呀,说歪啦!说歪啦!”何净挥挥手,笑道,“咱们接着说明明……对啦,嫂子,您知道么,陈队和他爱人那纠结的爱情史?……我听我们家老郑说,陈队是借着家世娶的他爱人,很长时间他都对她百依百顺,可不知怎么回事儿,他突然对他爱人就变了态度,那脸变的,快的都让人不可置信……您说,陈队也不至于就出轨了,要真是出轨,那不还有迹可循?再说,瞅着他爱人在他面前底气不足的样儿,也不像啊……”
  好家伙,这人把话题带的更偏啦!这再让她说下去,说不定她真能给编出段儿言情味儿十足的爱恨情仇虐恋小说!
  韩子禾赶紧趁她停顿的空隙插话以干扰她越跑越偏的思维:“弟妹,你刚才说明明怎么啦?”
  “啊?”正沉浸在自己思绪里的何净,让韩子禾这么打断,思维有点儿跟不上。
  直到韩子禾又重复了遍,她才反应过来:“对哈!刚才咱们再说孩子呢!瞧我这思维跳跃的啊!嫂子,咱接着说!”
  “……”
  “明明那孩子出去暑假,回来之后就各种沉默!没多久,陈队不就又请假带着他爱人和孩子去h市了么!”何净知道的其实也不是那么详细,“等他们回来之后,就从q大附小退学了。前儿,陈队还和我们家老郑打听,咱们几家的孩子都在哪儿念书,听他那意思,是想让明明跟这帮小伙伴再读遍学前班。”
  就这事儿啊?韩子禾还以为是什么事儿呢!
  之前瞧何净探头探脑小心翼翼的,还以为明明怎么啦,原来是这样啊。
  “应该是他不太适应小学进度吧!”韩子禾替明明找出个理由,便将这话题又翻过不提。
  何净也不以为意,和韩子禾有聊了会儿八卦消息,便告辞离开。
  ……
  晚上,韩子禾等湛湛和韩品睡熟后,回到屋里和楚铮提起了何净说的话。
  “别理她。”楚铮放下手中正翻着的军事杂志,mōmō媳妇儿的耳朵,笑道,“最近还和我抱怨呢!说他媳妇儿最近不知怎么了,是不是和孩子家长接触太多,最近她都变得特别八卦!整天缠着说这说那儿,让她闹得都快神经了!”
  “咦?我怎么记得你之前还说,想让何净接点儿地气儿呢!这才过了多久,他就不耐烦啦?人家何净不是按照他想的变化的吗?”韩子禾捏住楚铮耳朵尖儿,拧起来,“你说你们男人,像话吗?媳妇儿不按照你们想的做,你们不满意!按照你们的想法来吧,你们有嫌弃!这是不是野花见到了,心痒难耐,开始烦家花碍眼啦!嗯?!楚铮,楚先生!你是不是也有这样的想法儿?都说臭味相投,我瞧你和关系这么好,该不是同类人吧?啊?”
  “别!别!别!轻点儿,媳妇儿!轻点儿!”楚大队长没想到自己随口那么说,就把炮口对准到他这儿来了!
  “哼!”韩子禾松开手,斜睨着他。
  楚铮凑合着揉揉耳朵,嘿笑着又凑过去:“我这不是学他说话嘛!老郑那家伙心里也每个准星的,不靠谱儿!我和他在块儿,那就是补他的不足,怎么可能和他样呢!”
  这家伙在他媳妇儿面前,朋友啥的就被扔到了边儿。
  这也幸亏人家不知道,不然……呵呵……还得说人家郑政委厚道。
  “明明那孩子,我听老陈说,好像不太适应小学生活,自从开学之后就开始上吐下泻的闹反应,他们两口子带孩子来来回回也看了不少地儿,就是不成……后来,还是他哥给他推荐了个心理老师,这才好点儿……明明退学,也是心理老师的意见,这不,自从从小学退学后,这孩子精神不少呢!”楚大队长边儿殷勤的给他媳妇儿捏肩,边儿说道。
  “啊?还有这回事儿!”韩子禾想起那个特有大孩子范儿、特有哥哥样儿的明明,不觉有些心疼,“我瞧那孩子挺聪明的,看着不像是厌学的啊!”
  “嗨!别提了,都是老陈那个媳妇儿闹的!孩子还没开学,她就给他报了十几个兴趣班儿和学习班儿,成天跟孩子耳边儿叨叨着有的没的,孩子心里压力大,才那样的!”提起陈铎的爱人,楚铮就没好气儿。
  “我怎么听着,你这像是话里有话呢!”韩子禾还头回见他这样不待见个军嫂,不觉有些稀奇。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