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三十三章+第七百三十四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第七百三十三章:
  “谁要和我说啊?!”
  韩子禾轻笑着扬声走出来的刹那,楚铮便拍额头,副天塌地陷、好像被突兀的扔到丧尸遍地的末世之城般。
  “子禾!你回来啦!”楚铮先他妈妈步跑上前,无视了他老妈和他媳妇儿不满的眼神儿,挡在了她们中间,“回屋没有?走,我给你倒水喝去!”
  “放手!”“让开!”得,婆媳俩这会儿倒挺有默契的。
  “哦,对啦,媳妇儿,你看,我妈来了!”楚铮让他妈把揪了个踉跄,知道挡不住了,便只能mōmō鼻子,笑着侧身,把他妈现出来给他媳妇儿看。
  “你看,这可真不赶巧,我这急着送妈回家呢,晚饭你和湛湛先吃吧!饭菜给我留出来就成,不用等我了!”说着话,极力避免他妈和他媳妇儿正面对话的楚铮,赶紧搂着他妈肩膀,架着就要往外走。
  “松手!”“等等!”这对儿婆媳又不约而同的开口了。
  “楚铮,你不觉得有些话说明白了,更好些吗?”韩子禾看着楚铮那张纠结的脸,反问道。
  “你这不孝的东西!松手!放开我!”楚母待小儿子的手劲儿渐松,立刻把将他推开,转步上前,走到了韩子禾的跟前儿。
  她上上下下的将直视她的韩子禾打量番,提气、开口,便是质问:“子禾,不管之前我做什么了,做的对不对,我都是长辈!……你现在和楚铮还是两口子呢!至少你们俩还准备好好儿过下去,而楚铮也没打算跟我们脱离关系,那么……你是不是也该有点儿礼貌?怎么着?现在见面儿,你连声妈都不叫了?”
  “哈!”韩子禾闻声,轻笑了起来。
  她抬手将额前刘海抚到旁,神情笑中含嘲的嗤笑道:“像妈妈这么饱含深沉的爱与敬意的称呼,您觉得您配吗?”
  “你!”楚母没想到小儿媳竟然毫不犹豫的准备撕破脸了,没有心理准备的她,神色当即滞。
  旋即,她内心中的怒意便不可遏止的翻涌起来。
  她甩头,瞪向楚铮:“你媳妇儿都这样啦,你也不说管管?”
  “妈!算我求您啦!您先回家成不?!”楚铮什么看不明白?他媳妇儿出场,他就把她的心思猜的不离十了。
  看他媳妇儿这明摆着是要气人的架势……他估么着,之前他和他妈妈的对话,她很可能听了大半,甚至更多。
  自己的媳妇儿自己清楚,她要打定主意干点儿什么,他未必拦得住。
  看来,为今之计,就只有先把他妈妈拉出战场再说啦!
  可惜,在场的两位主角,都没打算如他意、都没打算配合他的剧本儿走。
  “啧啧啧,老太太,您儿子叫您回家呢,您麻利儿点儿,免得呆会儿面子上下不来,着急,腿脚不利索的再绊着了!”韩子禾注意到楚铮额角上那瞬间泌出的层密汗,心里虽然对他的表现略有微辞,但终究还是心疼他,不愿意让他太过为难,故而她只是嘴不饶人,心里却是打算放他们马,“您啦赶紧的吧!我会儿还得扫地杀毒呢!”
  “你!你这是不带脏字儿的骂人啊!”楚母让儿媳妇儿这么挤兑,怎能罢休?
  “你这是什么意思?你这是说我是细菌吗?”楚母拉着楚铮的胳膊让他看看,“你这是和长辈说话的态度?亏你还是b大的教授呢!你有师德么!”
  “师德什么的,您就甭替我担心了!我这人职业素养还是有的。”韩子禾双臂环抱笑吟吟的看向楚母,话音转,“至于,您嘛……真不用过度解读我的话,您说您又不是是学生、也不需要考试,何必自己找罪受的学人家练习阅读理解呢?……再说了,细菌和您还真不样,人家细菌还有有益的呢!”
  “你!”楚母听明白了,她这个小儿媳妇儿这就是骂她呢!骂她连细菌都比不上!
  楚母这大半辈子虽然和外人也有过争执,可鉴于她工作的原因,争执也不过是就事说事,实在恼极了,也就背后给领导打个小报告……她从不曾遇到和人动真格的打嘴仗的情况。
  于是,在儿女们面前……或者说,在儿子们跟前儿无往不利的楚母,蓦地哑炮了。
  这么点儿战斗力,都不够塞牙缝的!韩子禾见状,耸耸肩,觉得真没意思!
  楚铮苦笑着,偷偷mōmō的拉拉他媳妇儿的小手,眼神儿示意她适可而止、差不多就得了。
  “你真把我妈气到,在外人看来,你就是再委屈,可都不占理啦!”楚铮小声的分说道。
  “占理?呵呵。”韩子禾翻翻眼,她从没单蠢的认为她和楚母之间,她能“占理”!
  “她弱她有理呗!”韩子禾不无嘲讽的笑,“你要是怕我气到她,就赶紧把她带回你们家去,我现在是保家卫国、守卫领土的状态,谁惹我我轰谁!”
  她抬眼看着楚铮。
  她那俊俏的脸上,那双黑白分明的明眸,像是汪湖水,泛起淡淡涟漪。
  她站在他身旁,侧首看着他,似调笑又似认真的开口说:“我的地盘儿我做主,看不顺眼的东西统统扫出去……就是你,也不例外哦!……赶紧的吧!再不快着点儿,我可真拿扫帚把你们扫地出门咯!”
  “别介!”楚铮看清了韩子禾眼中的认真,不禁好笑的捏捏她的手指,无奈的摇起头来。
  “说够了没有!你们眼里还有没有尊长?!”楚母起初不语,纯粹是以为她儿子为她,跟他媳妇儿交涉呢!
  尽管瞧他儿子的样子,说不上严词厉色,可她琢磨着,他怎么着也得跟韩子禾好好儿的辩驳番毕竟韩子禾不给她这个做婆婆的好脸儿,就是扫他的面儿呢!她可不信他儿子那么个堂堂上校,能这么忍气吞声!
  可是,这想法儿很快就被她否定了,她在边儿等着,越等就越觉得越不对劲儿!
  他儿子和韩子禾之间的气氛可越来越黏糊,这怎么看都不像争执的样儿啊!
  想通之后,自觉受到欺骗的楚母怒了这简直是在打她脸啊!还是她生的儿子打的!真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啊!
  “你们两口子要打情骂俏,背地里找没人的地儿黏糊去!”楚母把将楚铮扽到身边儿,恨铁不成钢的指着他道,“你这没出息的东西!你妈妈都让人拿话打脸上了,你看不出来、也听不出来啊!”
  “妈!”楚铮见他妈妈浑身上下散发着的凛然战意,心里暗道声糟糕,赶紧挡他媳妇儿跟前儿。

  他刚要开口说两句,却不想,他妈还没动手,他却被他媳妇儿的只纤手,巴掌给拨楞到边儿去了。
  第七百三十四章:
  韩子禾这不按套来的拨楞,不仅是楚铮,就是楚母都愣住了这是什么意思?
  可惜,韩子禾是行动派,兴致来了,能用动作解释的,她就不会用嘴说。
  这不,把楚铮拨楞开的她,伸拉,愣是把高她将近头半的楚铮,三百六十度的左右各转了圈儿。
  转痛快了,她才掸掸手,说话:“您看,我还是有些自卫反击的本事儿的,不是?”
  她将手摊,冲楚母无辜的眨眨眼,笑道:“您要是电视剧看多了,想学那些不入流的人、撺掇着儿子动手打人的话,我只能说,很抱歉,谁让您儿子没找个包子做对象呢!恐怕您要失望了!”
  “你!”楚母让韩子禾简单直白的话戳破了心思,当即大怒,抬起巴掌就要冲过来。
  华夏有句古话,叫“识时务者为俊杰”。
  楚母这人虽然有时候脑子不太清楚,可她还算是个识时务的人。
  她知道,自己的儿子怎么打都没关系,可到了儿媳妇儿那儿,就轻易不能动手了,旦动手的话,那可就难善了啦。
  更何况,她现在还不准备和韩子禾撕破脸呢!
  故而,心思瞬间转的楚母,动作特别自然的,转身照着楚铮就拍了过去:“你这混小子!你这不孝的东西!我怎么养了你这么个没用的儿子!你没看见你妈让人家欺负成什么样儿了!你就这么干看着啊!”
  楚母也是气得狠了,打起楚铮来也没有了之前的装样子,当真是使出几分力气来。
  楚铮让他妈打得也是没了脾气。
  他想着,打就打吧,反正他皮糙肉厚的,他妈打他的力气,落在他身上,也是不疼不痒,连平时练习抗打击力的最小力度都没达到……就当让他媳妇儿出气了,没瞧见他媳妇儿正乐呵呵的坐在凳子上,跟看戏似的么!
  本来楚母巴掌落在儿子身上,她心里也疼得慌,可等她注意到他儿子直斜瞄着韩子禾看时,她心里那气蓦地下子,更冲了!
  “妈!手疼!差不多就得啦!再打下去,您啦手该肿啦!”楚铮感觉他妈忽然下了狠劲儿,劈头盖脸打过来的巴掌比刚才密集了两倍,当即开始躲闪起来。
  他妈腿脚还真好,他这动,她便紧追不舍的跟上了。
  “妈!我小时候您老可讲过小棒则受、大棒则走!您、您别逼我!别逼我爬树,我告诉您!”楚铮被他妈追得没辙了,他既怕自己跑慢了,他妈没轻没重的再把她自己的手伤着又怕自己跑的快了,他妈追的紧了,再摔着……故而,他只能边跑便回头留意,嘴里不着调的劝道。
  他们母子俩这追跑的风景,看得韩子禾跟没她事儿样的拍手叫起好儿来:“老太太,您让您儿子解开武装带给您,那样好抽他!”
  “我晕!”楚铮让他媳妇儿那嗓子喊的,个没踩稳,差点儿摔他个大马趴!
  怎么着,这还有个看热闹不怕事儿大的?!
  楚铮那闪,给他妈留出时间,把将他逮住。
  不过,楚母不打人了。
  “呵呵,你以为你挑拨我们母子关系,我就能如你愿?!”楚母副“我已经看透了你那阴险的计谋,你休想得逞”的样子,蔑视的看向韩子禾,冷笑,“你让我打我就打?这打在儿身、疼在娘心,你做媳妇儿的不懂疼丈夫,我却知道疼我自己的儿子呢!”
  “得嘞!您疼!你好好疼!这么个大宝贝儿,怎么都比楚娉那不着四六儿、不知好歹的东西强,不是?您抱回家好好儿疼,啧啧啧!”韩子禾副“这大个子,我送您了”的表情,双手比划着抱娃娃的姿势,欢送楚铮和他妈,“这身量,您抱是抱不动了,我也不好给您打包,您啦二位自己商量商量怎么走,赶紧的,慢走不送哈!”
  “子禾!”你真打算把我送人啊!楚铮无语的撇撇嘴,虽然知道这家伙就是动动嘴,可他心里还是不是滋味儿这女人怎么就这么没心没肺呢!
  “怎么啦?你这不是回娘家吗?左手个妈,抬脚就回家,回家正好儿看你爸!多和谐家!……您这么看着我干啥啊,我说的不对么?”韩子禾笑着嗔他眼,慵懒的站起身,揉揉胳膊,“我看老太太有肚子话想和你说呢,你回去和他们好好儿唠唠,多住几天也无妨……愿意回来呢,你就回来,不愿意呢,就算!免得整天把老太太往大院儿里招,知道的,她这是找你,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兼职开慈善机构,专门解决老人家的不情之请呢!”
  这嘴可真不饶人啊!楚铮苦笑着,心里还不住的自我安慰,心说,动动嘴皮子总比动手强笑脸气人总比冷脸吵吵强!……这有对比,才能最大程度闪避伤害啊!
  可是,楚铮他忘了,他是识举了,可他妈不干啊!
  “怎么着,这就要赶人啦?”楚母也不动了,走到韩子禾对面的凳子上,片腿儿坐,拍着石桌道,“你这是想把老楚家的人都赶走,就留你们老韩家的人,在这儿自由自在是吧?我儿子这还能挣钱养家呢!你就把他往外赶,给谁腾地儿呢?给你那个外甥?”
  “家里这么大地儿,不需要楚铮腾地儿,我们家韩品也住的开!”韩子禾佯作认真的说着,“您放心,就是他不回来,他工资卡也在我手上呢!跑不了的!”
  “你!……我这不是教你怎么管老公!我是让你眼里有人!知道疼自己爷们儿点儿!”楚母被韩子禾的“无耻”惊呆了。
  “啧啧啧,您这用词儿也太糙点儿了!”韩子禾捂着耳朵,啧啧摇头,“简直难以耳闻!难以耳闻!”
  “你!我不和你说话!我、我……楚铮!你给我滚过来!”楚母被韩子禾气得直哆嗦,四下环顾番,指着站在树根儿底下装蘑菇的儿子,喊道,“你都听见你媳妇儿说什么吧?啊?!这就是你心心念念维护的媳妇儿!你给她的娘家人养孩子,人家呢!拿你当回事儿吗!你看看!看清楚了!你自己拍拍xiōng口想想,为了她,你连自己的兄弟姐妹都不想帮了,对吗你!”
  “对不对的,我们俩也是两口子,还能离咋的?”韩子禾闻声,凑趣般的摇摇头,好像很遗憾的叹起气来。
  “就是啊!”楚铮也不过去,冲他妈摇摇头,两手摊,佯作委屈的嘟起嘴,“说到底,我们俩才是两口子……难不成,我还真能卷铺盖回您那儿住去啊?”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