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六十九章+第七百七十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第七百六十九章:
  “嫂子,根据我那同学的说法,睿睿他们再慢,在中午的时候也应该经过他媳妇儿所在的收费站了,可问题是,没有!”何净终于说到正题了,神色愈发焦躁。
  “”韩子禾沉默片刻,拿起手机拨出号码,将手机放到耳畔,在等待着电话接通的过程,她问,“你有和高老师联系过吗?”
  “我!”何净怔愣的瞪圆眼睛,眨眨,“我、我刚才没联系上睿睿,心里着急,脑子热,忘了!”
  说到这儿,她忽地拍腿,又道:“再说,我也没有她的手机号儿啊!前些日子逛商场,手机丢了之后,好多不常联系的电话号码都找不到了!”
  “先别急,等等看。”虽然这样说着,但韩子禾自己听着电话里的“嘟嘟嘟”的声音,心里也是百般急切,各种煎熬难以言说。
  “嫂子,您说,他们不会遇上什么事儿吧?”何净等了半天,也没等到对方接通电话,心里急得眼泪涌出了来,“应该不会吧,高老师那么细心又负责人,还有那么多保安和男老师跟着呢!可是、可是怎么就不接电话呢?难道是遇上什么不可抗力啦?”
  她不敢打扰韩子禾,只能个人跟那儿嘀嘀咕咕,自己吓唬自己。
  “啧,你冷静下,再等等!”韩子禾没挂掉电话,皱着眉头强忍惊心的等待着。
  终于,当那嘟嘟声第二十二回响起之后,电话接通了。
  “喂,您好,我是高冷!”高老师平淡的声线在电话那头响起。
  这瞬,侧耳靠在韩子禾脸侧的何净,颗心咚的声落地了。
  韩子禾看她快贴过来了,很细心的将通话改为“扩音”状态:“您好,高老师,我是楚剑行的家长,我姓韩。”
  楚剑行正是湛湛的大名,这名字是楚铮挠头好几晚,选来选去选出来这么个简单又顺耳的名字来的。
  “哦,韩女士啊,您好,有什么事儿吗?”高冷的声音仍旧没有波动。
  “是这样的,高老师,我我刚才给我们家睿睿”何净迫不及待的接口道,“睿睿,就是郑云升,我给他打电话,没打通,所以有点儿担心,不知道您们到了哪里!”
  “哦,这样啊!”高冷轻轻笑,“因为刚才在车上组织小朋友们做游戏,所以让大家把声音都调成静音了,大概他们没有听到吧?”
  “那么,能劳烦您叫他们把电话打过来吗?”韩子禾皱起的眉毛就没松开过,不过说出来的声音,听起来却挺自然的。
  “”高冷那边儿沉默两三秒,道,“是这样的,两位家长,孩子们刚才玩儿的有点儿累了,正在休息,要不,让他们晚会儿给你们报平安?”
  “这样啊”韩子禾把按住准备接话的何净,无言的冲她轻轻的摇摇头,“那么高老师,您们现在到了云锦酒家了吗?正好儿那个五星级酒家在您们必经的那条路上,您们要是快到了的话,就把车停那儿,进里面歇歇吧!那家酒家是我朋友开的,我跟她打了招呼,她会招待您、几位老师和孩子们的。”
  “不用了,我们已经从那儿经过了,这高速路上不好调头。”高冷说完这话,想了想,又道了句谢。
  “不用客气,到底让高老师和你的同事受累了!”韩子禾的眼眸缩,嘴上咳咳气气的,可眼底却是冷冷的、格外凛然的怒意。
  “带孩子们接近大自然是我的乐趣,没有受累不受累说哦,韩女士,您和郑云升的妈妈还有什么事儿吗?要是没有的话”高冷客客气气的准备挂掉电话,可惜,韩子禾却没按套路出牌。
  “还真需要劳烦您下。”韩子禾快语道,“劳您把楚剑行叫醒下,我这里还真有点儿事要问他。”
  “需要这么急吗?”高老师的声音听上去有点儿不高兴,“孩子们睡得很香,这会儿好像不太好叫啊!”
  “还真就这么急。”韩子禾佯作不好意思的轻笑,“那孩子太淘气,临出门前鼓捣我用的电脑不说,竟然还设了密码!我用的时候才发现!我这电脑有锁定功能,天密码可错次数只有六次,若是直错的话,今天就要被锁住,用不了了!现在我已经试了四次,可不敢再试了!问题是,我现在还有稿子存在电脑里,现在就要调出来发给出版社,这是急需要的谁人,只能拜托您把楚剑行叫醒了。”
  韩子禾都这么说了,高冷那边儿似乎也没有了推托的借口,只能轻应声,“那那我试试吧,也不知道能不能叫醒他。”
  高老师这么说着,好像真的朝湛湛那走去。
  反正,电话那头儿传来的,只是阵悉悉索索的走动声。
  大概过了两三分钟,韩子禾清楚的听到电话那头有高老师轻唤的声音,以及,几个小孩子不情不愿、明显是睡迷糊的嗯啊声。
  又过了会儿,高老师抱歉的声音传来:“韩女士,很抱歉,楚剑行实在是叫不醒,您看”
  “那事不烦二主,劳您再叫叫韩品,我们家韩品觉轻,只要叫就能醒过来的。”韩子禾并不甘心,支使起高老师来也不客气。
  “我刚才连同韩品也推了推,那孩子竟然有点儿晕车,昏昏沉沉的,我看还是不要打搅他为好。”高老师无奈地说道,“当然,您也不要太担心,我已经给韩品吃过解晕药了,等他饱饱的睡觉,等到了地方,就有能生龙活虎了。”
  “有您在,我不担心。”韩子禾故意露出点儿着急的情绪,“只是我这儿真需要密码您看这样成不成,您把手机放到楚剑行耳畔,将声音顺便调大点儿,我来叫他!”
  “这样啊好吧!”高老师犹豫片刻,点头应下,“我试试吧!”
  这回,她刚叫了湛湛几声,韩子禾就听电话那段传来湛湛似乎没有睡醒、还带着鼻音的声音,“唔,我要睡觉觉,别理我!”
  第七百七十章:
  “韩女士,您看?”高老师待湛湛又咕哝了几句,为难地说。

  “这样那就算了吧!”韩子禾也是相当艰难的说出这句话,勉强道,“不好意思啦,高老师,打扰您了,那就先这样儿吧!嗯,在劳烦您下,您看,等到了景区,还需要劳烦您提醒楚剑行下,让他赶紧给我回电话,我等着密码急用呢!”
  “这没问题,您发心吧!”高老师答应的特别痛快,“就算他们忘记打了,我也会提醒他们的,毕竟孩子出这么远的门儿,家长们肯定不会放心的!当然,也请您们相信我们,我们会照顾好孩子的!”
  “当然会相信您,毕竟,您带孩子们出去很多次了。”韩子禾应道。
  “那就这样?我就先挂掉电话啦?”高老师笑着说声再见。
  韩子禾也轻声笑道:“再见。”
  电话刚挂掉,何净怔愣片刻,蓦地问道:“嫂子,这还没问完话呢!怎么就挂电话?睿睿他”
  “高老师不对劲儿,你什么都问不出来!”韩子禾攥紧何净的手,试图冷静,“现在要做的,是跟部队的领导打声招呼。”
  “不、不报警吗?”何净都让韩子禾弄迷糊了,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儿,就磕磕巴巴的接话道。
  “怎么报警?孩子们离开还没到二十四小时呢!更主要的是,我们没有直接证据他们出问题了。”韩子禾想来想去最好的办法还是找军区的领导。
  “对、对啊!嫂子,你怎么知道高老师不对劲儿的!”何净猛地反应过来,不过她反应过来,就吓坏了。
  怎么知道的?韩子禾心道,难不成我能告诉你我从湛湛的声音里听出来的?
  是的,刚才湛湛那迷迷糊糊的声音,在别人听来能放心,可韩子禾在湛湛刚开口,心就凉了大半。
  确切的说,不是湛湛开口,而是那个能把湛湛声音学得像模像样的人开口,韩子禾的心就收紧了。
  不要问她如何分辨出来的,哪怕那个和湛湛声音几乎如出辙的“童声”能把许多人都蒙骗了,也骗不了韩子禾这个行家。
  上辈子在地球上,她曾经和个级的家伙取过经,那时她还稳稳的卧着她的底,而对方也还逍遥自在没被活捉,那是关系算得上是谈得来的那人,比较系统的教过她模仿各种人说话。
  比较有意思的是,这个任务对象教的技巧在后来,救过韩子禾许多次。
  俗话说得好啊,熟能生巧。
  正是次又次的实战“练习”,让韩子禾可以做到,只要听某个陌生人说两句话,就能在心里进行精准推演,从而达到模仿相近度近九成的地步。
  所以,模仿湛湛声音那人,在韩子禾跟前儿,完全不够看。
  可这理由怎么说出来呢?说出来,就意味着又要编许许多多话。
  这事儿放在之前,韩子禾就当好玩儿了,说说也无妨,可现在,对湛湛和韩品的担心,让她毫无心思放到别处。
  “云锦酒家就在你那高中同学爱人所在收费站和景区之间,你说呢!”何净的疑问,韩子禾还不能不说,毕竟上报到领导那里,也得给人家怀疑的理由。
  “中间?”何净眼眸睁圆,“她说已经从云锦酒家经过了,那意味着,她们应该已经经过收费站了,可实际上,却没有?!”
  她声音瞬间拔高,拉住韩子禾就要向外走,几近尖叫道:“嫂子,咱们得赶紧找人救他们!”
  “你先等等!”韩子禾拉住她,“你能保证你同学说的很精准吗?万他爱人没注意到学校大巴呢?”
  虽然知道不可能,可韩子禾需要证据。
  “不可能,他爱人是在收费站负责检查超载的,每辆车停下来时,她都必然从车边看看,然后收费站才会放行的!”何静说得相当笃定,“哦,对啦,他们那儿还有监控呢!嫂子,等等我,我求她帮我查查!”
  “她可以调取监控?”韩子禾怕她高兴早了,不禁提醒道。
  “没问题,监控就在她的工作间,她兼任超载检查和监控两个工作,平时和同时倒着来,可以的!”何净连忙找出她同学的电话,拜托起来。
  韩子禾见她这样做,揉揉眉间,明知是无用功,却也还是连续拨出了湛湛和韩品的电话,甚至,连妞妞、胖胖、小白和明明的电话她都打过来了。
  只可惜,等许久,都是无人接通。
  “怎么会这样!”韩子禾看着手机屏幕上不动的红点儿,饱满的额头尽是密汗。
  “嫂子,怎么啦?”何净刚挂上电话,回头,就看到韩子禾紧紧的盯着手机屏幕,不禁吓了跳。
  “肯定是出事儿了,不然,湛湛他们的联络器和定位仪不会失效的!”韩子禾嘴唇发干,唇瓣都明显的哆嗦起来。
  “嫂子”何净的声音也颤颤悠悠的,“您说,要他们男人干什么!到关键时候,就靠不上他们!”
  她这是把源于心底的焦急,向丈夫身上输出了。
  “嫂子,您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难道那辆大巴有问题?”何净紧张巴巴的看着韩子禾,在等同学消息的空当,她又开始胡思乱想起来。
  “有问题的是人!”韩子禾攥紧了拳头,看向何净。
  “嫂子!”何净听,当即捂住嘴,惊道,“您是说高老师?!怎么会!”
  “怎么不会?!”韩子禾眼神转向手机上,“当然,除非是咱俩虚惊场,不然,她最可疑!”
  “可是、可是他是睿睿他们的班主任啊!”何净仍旧难以置信。
  韩子禾闻声,却没有说话,也不反驳,只是静静的看着她。
  不需多久,何净低下了头,失魂落魄的原地跌,跌坐在沙发上,喃喃道:“这可怎么办啊!”
  “嘀!嘀!嘀!”何净的手机发出声响。
  这简短急促的声音把何净从恍惚中拉出。
  何净点开看,脸色唰地下,竟然无丝血色了!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