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八十五章+第七百八十六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第七百八十五章:
  “你们这是闹的哪一出儿啊?”韩母看着被自家女儿女婿握住的行李箱,诧异的问道,“子禾?楚铮?”
  “哦,没事儿!”韩子禾干咳两声,勉笑着摇摇头,问,“您和爸怎么想起过来了?也不提前打招呼!”
  “哼!这还不是你妈兴致起来,想给你们个惊喜啊!”韩父本身就对楚家人不满,因此除了一开始冲楚母点点头,算作打招呼以外,便不再分一丁点儿注意力给她。
  他只管背着手走近,四处观望的问:“湛湛和韩品不是放暑假了吗?我和你们妈妈想带俩孩子出去溜达溜达,小孩子就应该多点儿见识、开阔开阔眼界!我们也知道你和楚铮都忙,所以,也没打算你们一块儿去,你们俩赶紧把孩子叫出来!东西也不用现收拾啦,我们到了目的地现买就成!”
  “怎么这么着急?”韩子禾听到他爸爸神色正常的提俩孩子,当时心便咯噔一下。
  湛湛和韩品的事儿,她一直没敢告诉他爸爸妈妈,在她看来,事情结束之前跟家里打招呼,除了让他们跟着提心吊胆、让他们跟着着急以外,没有半点用处。
  因此,这事儿她一直瞒着韩家。
  而楚铮,这两天也是忙昏了头,顾不上跟岳家通气儿。
  可以这么说,这会儿韩家老两口儿还不晓得自家俩外孙出了事儿。
  “这还算着急?不是很正常嘛!我们今儿晚上的飞机,直接飞s市,争取到那儿看日出去!”韩父呵呵一笑,“算啦,让你们喊个孩子,就都叽叽歪歪的,求人不如求己,我自己叫俩小家伙儿去!”
  “爸!”韩子禾见她爹一点儿都不可以的抬腿就往湛湛和韩品的房间跑,登时有点儿慌了。
  韩父虽然看上去英俊儒雅,可实际上为人大大咧咧的,很是粗心。
  他没发现韩子禾和楚铮的不对劲儿,可韩母却不一样。
  之前叫门无人应,她见院门半开,便干脆和丈夫一起进了来。
  虽然一开始就看到楚铮和自家女儿在抢行李箱,她也只是以为她那个亲家不开眼的想住进来而已。
  直到女儿开口说话,她才恍觉不对劲儿。
  她女儿分明之前哭过!
  尤其是,听到她和老头子提起俩孩子的时候!
  “老韩!你等会儿!”韩母立刻叫住走到一半儿的丈夫,招手叫他回来。
  而她则盯住女儿的脸不放,半晌又打量着极其不自然的楚铮,问:“你们俩给我说实话,你们这是怎么啦?是不是湛湛和韩品出事儿了?”
  “老伴儿,你说什么呢!”韩父听妻子这么一说,不免被吓一跳。
  “你别说话,我问他们俩呢!”韩母瞪了韩父一眼。
  韩父韩母这么一问,却把楚铮难住了。
  他小心翼翼的看看媳妇儿,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韩子禾在自家父母的目光下,也说不出话来,只是泪珠儿点点,摇摇yù落。
  “哟!这是受委屈啦?!”韩父一向护短,加之他本来就对楚母看法很深,此时一见向来生龙活虎的女儿变得可怜巴巴,当即便杀气腾腾的看向楚母,大有不交代明白,他就要大开杀戒的架势。
  楚母被韩父这么一瞪,有点儿心虚,还很委屈。
  不过,她眼珠儿一转,想到了替儿子诉苦的主意。
  她一把拉住韩母,悲切切的嚎啕起来:“亲家母啊!你们是不知道,我那宝贝孙子出大事儿啦!……”
  要说楚母也是人才,她那眼泪留得相当真实,哭得也相当悲切,可这一切,包括眼泪鼻涕什么的,却都不妨碍她利索的哭诉。
  她这一开口,楚铮和韩子禾都不自觉的松了口气。
  之前不和自家父母说,是怕吓到他们,也怕他们这么大岁数儿还要跟他们担惊受怕;可既然他们都过来了,这再瞒着,就不对了,也说不过去。
  只是韩子禾和楚铮都不知道该怎么开口才好。
  好在楚母抱着先发制人的目的开口,无形之中带给他们解决了个难题。
  “……呜呜,我可怜的湛湛啊,也不知道他现在在哪里,到底有没有危险!我可怜的孙子!”楚母语言组织能力比较强,几句话便将湛湛他们出事儿的来龙去脉、以及现在的进展说了个差不离儿;不过,她说这么多可不是为了给亲家解释的,她是想让他们管住韩子禾,让韩子禾不要再提离婚的事儿了。
  在她看来,女方家里父母,肯定是不愿意自家女儿离婚的,毕竟都是有孩子的人了,能就乎,就不要拆开。
  至于韩家老两口儿听了,能不能接受,那就不关她的事儿了——毕竟,她比他们还大两岁呢,知道这让人揪心的事儿,不也好好儿的,挺住了没倒么!
  “老妹妹,你说,现在家里出这么大的事儿,他们两口子不说同舟共济、守望相助,还嚷嚷着要离婚,这像话不?”楚母半真半假的抹着眼泪,哽咽道。
  她嘴里是把韩子禾和楚铮都说进去了,可韩母怎么可能听不出她实际上是指责韩子禾没有大局观,不愿意和楚铮共患难?!
  本来摇摇晃晃,差点儿摔着的韩母,使劲儿攥着丈夫扶她的手,不乐意的看向楚铮:“楚铮,你别怪你妈妈我偏心,我自己养的女儿我自己知道,湛湛是她的命,韩品是她的责任,就算她再不懂事儿,在孩子们找回来之前,她都不可能跟你翻脸!到底怎么回事儿,你跟我说清楚!”
  “老妹妹,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吧!我们家楚铮可一直在挽留子禾啊!”楚母见韩母当着她的面儿就这么质问楚铮,登时觉得自己的“领.土”遭到了.侵.犯,不高兴了。
  “老姐姐!”韩母沉着脸,冲她冷笑,“我问我女婿,其实是给你面子呢!要是我猜的不错的话,他们俩小的闹成这样儿,是因为你吧!”
  “我……”被韩母说中,楚母的脸登时一红。
  不过,她也不是认人说道的,便是自己不占理,她也不可能就这么接了亲家的话:“您这么说就不对了!……要是仔细说来,她闹这么一出,也是儿媳妇儿容不下婆婆!……这不明摆着一副有我就没她的架势么!这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能有的素质?”
  第七百八十六章:
  “我算是领教了楚家的行事作风!”韩母皱着眉头,上上下下打量了楚母片刻,轻蔑的摇摇头,冷笑,“这般颠倒黑白厚颜无耻的作风,怪不得他们俩能闹成这样呢!看来,也只有你们这样做派的人,才能做出胳膊肘往外拐,帮着外人坑自己人的事儿来!我倒是后悔了,当初子禾和楚铮闹,我还想着楚铮说话,却没想到……”
  没想到什么?韩母没有说下去,她不屑的叹口气,冲楚母一摆手:“咱们不是一层次的人,就不用对话了,免得我控制不了自己,做出什么不合适的事儿来!”
  人都道“居移气,养移体”,韩母经过当初的“大彻大悟”,又经过这数载的养尊处优、无忧无虑,基本上是恢复了青春年少时那般高雅的气质不说,还凭增了岁月赠予她的贵气和优雅,故而举手投足之间的文雅之意,当真把楚母比下去了。
  女人之间本来就多攀比,尤其亲家见面,两边儿的母亲更是希望自己能把对方比下去——这叫抬色儿,也是人之常情,很正常也很普遍的。
  正因为具备这种心理,所以,楚母对一露面就把自己衬得相当粗鄙的韩母分外不满——尤其刚才对方还这么显而易见的下她面子,她根本难以容忍。
  “呵呵。”不等楚母瞪圆了眼睛发飙,韩父便冷笑着把自己的手指掰的嘎巴嘎巴直响。
  这是武力威胁!楚母气得直哆嗦。
  “楚铮,你是不是也和他们一家子是一伙儿的?就欺负我老伴儿没在跟前儿是吧?”楚母到底没敢招惹看上去很可能冲动的亲家,只能再度拿自己儿子开刀。
  “你别误会!”韩子禾冷眼看着她故技重施,嗤笑,“我爸妈要真是想动手,就算楚铮他爸爸来了,也不过是送个出气的。”
  “子禾!”楚铮无奈的看向她:你在这儿瞎说什么大实话?
  “不管咋么说,她都是长辈,你就是再烦她,当着岳父岳母的面儿,也别太跌她面儿,好不好?”楚铮几近央求的小声道。
  韩子禾见他满眸都是哀求,双唇动了动,将头一扭,虽然不高兴,却也没再说下去。
  “子禾,你过来!”韩母看看楚铮,摇摇头,冲韩子禾招手道,“你到底想做什么?”
  她视线在韩子禾手边儿的行李箱上划过,说道:“我和你爸爸以前就和你们兄妹说过,两口子过日子,不要轻易说分手,更不要动不动就要搬走!这人只要结了婚,就是大人了,就应该有责任感,也该为自己准备做的事儿负责任,绝不能说一出是一出,不能儿戏!”
  韩母这么说着,楚母闻之,脸上不觉露出喜意——她就说嘛!女方的父母,肯定不愿意自己女儿动不动就闹离婚的!瞧瞧,别看他们家闹的声势大,到最后,还不是得把小夫妻俩囫囵到一块儿去?
  不过楚铮却没有他妈妈这么乐观。
  “我知道。”韩子禾便是心里有千言万语,这会儿也是有心无力,没有力气全都说出来,“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我就是太累了!想歇歇!……您们,就当我是迷途知返吧!”
  韩子禾的话,像一把锋利的小刀子,一下一下割着楚铮的心。
  “你想好了?”韩母叹口气,认真的看着小女儿的眼睛,重复问道,“你真的想好了?朝令夕改可就没意思了!”
  “我……想好了!”这几个字,韩子禾说的相当费力,若不是楚母还在跟前儿,她真的想立刻就扑到父母怀里好好儿的哭出来。
  把楚铮从心里生生剥出去,她又如何不心痛?
  “你是知道的,感情最怕出现裂痕,闹过这一出儿,万一,将来你后悔啦……要知道‘覆水难收、破镜难圆’的道理!”韩母苦口婆心的说,“楚铮他现在如何难以松手,可一旦松手,人家未必会永远这样等着你……我的意思,你懂吗?”
  韩母这是怕小女儿一时冲动,做出让她将来心生悔恨的事儿来,故而一而再再而三的反复询问。
  她已经做好了,只要小女儿有半点儿迟疑,她说什么也要把她劝住的准备。
  可惜,她看到的却是女儿倔强、决然的颔首。
  “孩子啊孩子,这人啊,活一辈子不容易,能遇上合意的伴侣,更是不容易!这世上有太多的夫妻是就乎在一块儿搭伙过日子的。”韩母握着女儿的手,语重心长的说,“对的时间遇上对的人,实在太难得了,错过一个人,下一个,未必就更适合你!……这些,你都考虑过吗?”
  “自己酿的酒,是苦是甜我都认!”韩子禾低头看着她妈摩挲着她手掌的手,忽地一笑,抬起头坚定道,“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我渴望精神的.自.由,和身心的放松!……太累了,真的太累了,那些事那些人……我不想把真实的自己关在笼子里。”
  “对!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韩父一听女儿道累道苦,登时心疼的不行,也不管妻子的眼色,立刻上前护短,“没事儿!你觉得这臭小子委屈了你,那咱就不跟他过!大不了爸妈养你一辈子!”
  “说什么呢你!”韩母嗔了不着调的丈夫一眼,“少跟着起哄!”
  “谁起哄啦?我这是声援咱女儿呢!”韩父不敢顶撞妻子,只能咕哝着,冲韩子禾眨眼。
  “有时间替你女儿拿箱子!”韩母好笑的摇摇头,轻叱。
  “哦!诶?!”韩父刚点下头,旋即眼前一亮,立刻干劲儿十足的笑道,“好嘞!”
  当即一把拨楞开还护着行李箱的楚铮,乐颠颠儿的拿起行李箱就要往外搬!
  “妈妈!”楚铮大惊失色的拉住韩子禾,求助的看向韩母,“您……”
  “楚铮啊,什么话都别说了!”韩母有点儿于心不忍的看着他,“你们俩以后怎么样,我们管不了,毕竟现在当务之急,是先把孩子平安接回来,这才有空间有余地谈其他……之于现在,你们俩眼下这种情况,的确不适合在一块儿干瞪眼了,我看,还是暂时的分开一下比较好!”
  虽然心有不忍,可比起自己女儿来,韩母宁可对楚铮残忍。
  “爸妈,真的就这么急于一时吗?”楚铮恳求,“您们不关心湛湛他们的消息么?”
  “你放心,我们也不会去别的地儿。”韩母想了想,还是心软了,“你是知道的,我们韩家虽然不是什么大富大贵之家,可在b市,还是有祖业的,至少两三套房产是不差的,我们会找合适的地方住下,等着你的消息。”
  “可……”楚铮怎么甘愿眼睁睁看着媳妇儿走出这里?
  “可什么可!”韩父嫌他啰嗦,大手搭在他肩上,微微使力,便一把将没有防备的楚铮按倒在地。
  “你做什么!”楚母一见儿子吃亏,也顾不上怕,当时跑过去,挡在楚铮前面儿,一副要拼命的架势。
  “嗬!还行!你还知道护着你儿子啊!早这样,他们俩也闹不到这种地步!”韩父讥讽一笑,看向楚铮,冷声道,“你小子忒怂!男子汉大丈夫护不了妻儿,混到你这份儿上,还好意思不放手?”
  “行啦!你少说两句吧!”韩母懂得凡事留一线的道理,阻止了丈夫的奚落。
  “哼,不说就不说!走!咱们回自己家!”韩父抻抻衣衫,顿时又恢复到之前的儒雅状态,拉着行李箱,和他妻子一起,维护着女儿,冷笑着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