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九章+第八百二十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第八百一十九章:
  “韩子禾同志,你好啊!”
  韩子禾被陈铎带到了院长会客室,一进门,就看到一个身体魁梧,圆脸胖乎乎,看上去慈眉善目的五十五六岁的中年军官笑意盈盈的迎了上来。
  彼此握了握手,这位肩膀上扛着金色松枝伴一颗金星的中年军官热情的自我介绍起来:“韩子禾同志,你是楚铮的爱人,咱们就都是自家人,我也不客气啦,仗着忝大了你一些的资历,唤你一声小韩啦!哈哈哈哈!……哦,对啦,你可能还不熟悉我,我呢,姓何,叫何之乡,是楚铮他们特别大队总队的政委,兼任特别行动参谋部的参谋长!你喊我一声何政委最好,要是喊一声何参谋,我也应!当然了,叫我一声老何,我更爱听!”
  呃……老公的领导太过平易近人,感觉心里也有点儿毛毛的,尤其是这个老公快被她给踢掉了。
  韩子禾赧然的轻轻一笑:“您比我哥哥还大呢,喊您‘老何’,您听着高兴,我心里怪不得劲儿的,这样吧,您叫我‘小韩’,我喊您‘何政委’吧!”
  “嘿!那也成!”何之乡挠挠他那头还算茂密的头发,嘿笑一声,“你们文化人就是讲究,成,听你的!……来,快来坐,咱们坐着说话!内个,小陈儿啊!你给小韩打开瓶水!”
  “何政委,不用客气的,我不渴!别麻烦啦!”韩子禾摆手道。
  其实,她心里恨不得赶紧把事儿说完,赶紧就撤!瞧着这位何政委这般殷勤,她觉得这人心里弄不好存着干涉她和楚铮的问题的心思呢!
  “那不成!咱们虽然是自家人,可该讲的礼节还是要讲的嘛!”何之乡接过陈铎递来的水,转递给韩子禾,又招呼着陈铎坐下,这才又道,“嗯,咱们先记着正事儿说哈!那个,小陈儿……算啦,我还是问小韩你吧!”
  他清了清嗓音,笑眯眯的看向韩子禾,问:“小韩啊,你也见到你公公婆婆啦!也见着那个何泠啦,感觉怎么样?反正我瞅着她眉眼和楚铮还是很像的,不过,她和你公公婆婆的反应,却乖乖的呢!”
  韩子禾心中一动,回道:“听我大伯子,也就是楚铮他大哥的话,再对比何泠的说法,感觉还是有些矛盾的!尤其是楚娉,也就是我那个小姑子的话,也和何泠的说法有矛盾!当然,不排除里面有种种误会……嗯,我想,也许何泠这个人的确就是曾经的楚葶。”
  她的说法比较有意思,她只是说了“何泠”这个人,就是楚葶,却没有言明里面可能存在的各种疑点。
  不过,何之乡这人也不是一般的人,自然听出了她话里的意思,不免皱皱鼻子,说道:“你们文化人说话就是不实诚,说何泠当年的事儿有古怪就是了,何必遮遮掩掩呢!”
  “政委,人家嫂子又不能肯定,您以为是我们呢,想说什么就说什么!”陈铎怕何之乡的大大咧咧的话让韩子禾尴尬,赶紧接过来说,“楚伯父楚伯母给我们的感觉,就是惊诧之于,好像有不意外,甚至能猜出当年是怎么回事儿的感觉……你们说,这是为什么?更重要的是,自从楚葶消失,她这个人就像从没有在楚家存在过一样,就算楚铮失忆过,也没必要让楚葶彻底从楚家的信息里消失吧!”
  “嘿嘿,小韩啊,我这人和他们说话习惯了,粗粗鲁鲁的,有啥说啥,你别介意啊!”何之乡不好意思的揉揉脸,和韩子禾道了个歉,又道,“小陈儿说的很有道理,不过我问过楚钢,他说是因为楚铮那小子自从失忆后,就不能想当初的事儿,一想就头疼的睡不着吃不好,整个人混混沌沌的;加之是楚娉把楚葶推下去的,她心里也有了阴影,楚家二老最后没辙,只能让已经没有的楚葶彻底消失,在家里都不让提她这个人了,这才让楚铮楚娉一点点的恢复正常。”
  “这倒也行得通。”陈铎皱着眉,点点头,看向了韩子禾。
  韩子禾却没有完全被这种说法说服,她有种直觉,若是想知道这里面模糊不清的信息,就必然要调查当年的事情,毕竟,能把楚葶变戏法一样变成仙子啊的何泠,必然要有一定的能量来操作,同时,还必须有支撑这种操作的充分理由,简简单单的结怨,都不至于这般折腾。
  同样,楚父和楚母的反应也透着奇怪,他们的举动似乎在演绎着“意料之外、情理之中”这句话;也许当初楚葶的变故,大大出了他们意料之外,但事后,他们一定心里有了某种肯能的准备,这样才会把楚葶这页儿彻底翻开——他们,会不会在事后不久,就意识到了楚葶没有死?
  甚至是!他们不去插手楚葶的事儿,就是为了给带走楚葶的人以空间?!
  想到这里,韩子禾不禁打了个寒颤——这件事的背后,到底隐含着什么?
  “钥匙扣!”韩子禾脑海里闪过一个关键词,这是个被楚娉一直提及的关键词,由此让她联想到了太多的问题——比若,要是楚娉没说谎的话,那么何泠为什么临时改变主意,要去几乎快出了市区的公园过生日,她难道真的是在等什么人?若是在等人,那她又是在等谁?
  同样,以她对楚娉的了解,她根本就藏不住话,势必会和楚父楚母提及她意识到,或者是猜到的问题,那么,对于她无解的问题,楚父楚母真的猜不出来吗?若是猜出来了,那么,是不是就能解释,他们如今对失而复得的楚葶的态度了?
  还有,楚家人搬家实在楚葶出事许多年后,那么,若是按照之前的猜测,楚父楚母明知道楚葶没有死,也知道是有人带走了她的话,按常理来推算,他们要么就盼着孩子被送回来,所以不搬家;要么,就是肯定孩子不会再回来,所以不急着搬!
  第八百二十章:
  可问题是,看楚父和楚母他们现如今的反应,以及并没有在原来的住处扎根的做法,怎么琢磨,这一条猜测线索的答案,都应该是后者。
  想到这里,韩子禾有点儿想不通了,一切纠结又回归了原点,所以,要想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除却让楚父楚母自己开口外,就要查查当初的事儿,甚至于要追溯到楚父楚母婚前的时间段了。
  以上,是韩子禾在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内,抽丝剥茧一般整理出的信息。
  若是楚铮在跟前儿,无论韩子禾此时对他抱有怎样的复杂情感,她都会毫不犹豫的把她所猜所想,尽数告知,至于怎样取舍,就看他自己的了。
  可问题是,此时此刻此地,楚铮他不在!
  楚铮不在,问话的是他的领导,代表的是部队。
  那么,她要做出的反应,就要慎重的多了。
  毕竟,假使楚家有问题,或者是楚家的上辈人、甚至是楚父楚母他们曾经做了什么的话,拔出萝卜带出泥来,对楚铮会不会有影响?这其中的因果,韩子禾自觉承担不了。
  所以,她这会儿就是有千般猜测、万般推理,也不能轻易说出只言片语。
  反正现在也不是什么非说不可的时候,还不若“万言万当,不如一默”。
  想到这里,韩子禾心里也拿定了主意。
  就算她多疑吧,明明是楚家的家事儿,部队却这么热心,这里面饱含的信息,让她不能不多想。
  当然,她不是说部队对楚家或者是楚铮有什么恶意,而是,谨慎使然,在不能确定对楚铮没有危害前,或者说,在和楚铮通气前,她都不打算“多管闲事”了。
  “也许是当初楚葶之事,让我公公婆婆太过伤心,以至于不愿意再提及……现在突然告知他们,他们的大女儿尚在人世,估计不太好接受吧。”这话韩子禾自己都不信,不过却不妨碍她这么告诉别人。
  “呵呵。”何之乡以为韩子禾抱着“家丑不能外扬”的心思,这么遮掩着说的,也不以为意,转头便问起了陈铎,“刚才我和t市的军医院取得了联系,他们帮着咱们调查一下当年值班的大夫,还是没问题的,另外,医院的鉴定部门给咱们加急进行鉴定,这都快一天了,看时间差不多就要出来了,你去院长那里看一下,结果出来了的话……”
  “咚咚咚,报告!”何之乡正说着话呢,便有穿军装的大夫敲门,大家回头一看,正好儿看到一个青年大夫手里拿着一摞纸张,看样子像是鉴定结果。
  ……
  “真实说曹操曹操就到啊!”拿着鉴定结果,何之乡翻了翻,递给了韩子禾,笑道,“果然是一家子,呆会儿你把结果给你公公婆婆送过去吧!”
  韩子禾点点头,目光在亲缘关系上看了看,忽地抬头问道:“我婆婆没有鉴定?”
  “楚伯母之前情绪特别激动,只说是不可能,说何泠是拿她的伤口在骗她!我们看她反应那么激烈,也没辙,总不能愣从她老人家身上采集血样吧?还是楚伯父同意了鉴定,他老人家的意思是,若是何泠和他是父女,那她肯定和楚伯母是母女;若是和他都对不上关系,那肯定和楚伯母没有关系……我们想着也对,便没强求,只采集了楚伯父和何泠的血液样本。”
  “哦。”韩子禾点点头,心里的想法丝毫没有流露出来,“那……”
  她刚想提出把鉴定结果带给楚父楚母时,会客室的电话又响了,何之乡起身接电话,她便不好再提这事儿。
  等了好一会儿,才见何之乡表情凝重的走过来,道:“t市的军医院传来消息,从现在的查看结果来看,楚钢描述的大夫,那人当时根本没有在医院,他当时老家有事儿,前一天就请假回了老家!”
  “什么?!”陈铎一下蹦了起来,“这事儿怎么还越来越复杂了!”
  “是啊!要是那人不在的话,当时给楚铮做手术的人是谁?他穿着那名大夫的衣服、带着那大夫的名牌,护士不可能发觉不了问题!”何之乡也纳闷儿,“……”
  他刚想说什么,又意识到韩子禾在,不免有些犹疑。
  不过,思及这事儿也事关楚家,既然已经当着韩子禾的面儿说了,再遮遮掩掩的,也就没意思了,便道:“t市军医院的负责人说,他们再往下查的时候,被通知到了权限不够,也就没有办法了,要是想再查下去,就要联系多方,至少沟通好了,才能看看是不是可以查下去。”
  看来,这其中还有更深一层的问题。上辈子见多识广的韩子禾,心里突然明了,说不得,这里面还涉及到机密问题了。
  想到这里,她突然觉得自己在这儿已经很不方便了,不但不方便何之乡和陈铎说些机密的话,她更不方便听一些她不应该听、不应该知道的事儿。
  什么地位、什么身份,参与什么样的事儿。
  韩子禾对此把握的非常精准,所以,她上辈子执行任务时才会于波澜处有生机。
  “何政委,陈队,我看,要是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先把鉴定结果给我公公婆婆他们拿过去吧,别说是他们了,就是楚铮的哥哥嫂子们,也都惦记着呢!更何况,我想,何泠她心里应该也是等着结果的。”韩子禾想到便做,立刻起身准备告辞。
  “呃……不急不急!小韩,你先坐下!”何之乡没想到韩子禾这么快就要撤,赶紧挥挥手让她坐下,转头跟陈铎说,“刚才是我失误,没有意识到还得给何泠看……那个,你去把鉴定结果复印几份出来,然后你挨个儿把鉴定结果带给楚家二老和何泠,麻利儿点儿的,别磨蹭啊!”
  “是!”陈铎一听,赶紧起身敬礼,从韩子禾手里轻轻地抽出鉴定结果,一溜儿小跑,就跑了出去。
  “……”看着空空如也的手心儿,韩子禾看着面前笑眯眯的,跟狼外婆有一拼的何之乡,顿时,头皮都发麻了。
  “呵呵,小韩啊!你不要紧张哈!”何之乡冲韩子禾笑眯眯摆摆手,特和气的说,“咱们俩现在,谈一谈关于你和楚铮的事儿,好不好啊?”
。)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如果觉得可以就支持一下哦~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