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五章:(两章合一章啦)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最近,军区的氛围,似乎下子紧张起来,不但士兵们的神情愈发肃穆凛然,便是直便很嘹亮的号子,也吼得更加震耳,就连每日餐前的军歌,唱的都杀气腾腾!
  于是,和军区重地相邻的军属区,也跟着紧张了起来。
  东西南北中几处军属区的通道大门都有增加士兵把守。
  原先人站的岗,现今两人;两人站的岗,便安排了四个。
  听说,士兵们现今当真是荷枪实弹呢!
  与以往大不相同的是,之前没带通行证,还能靠刷脸进去,现在是刷脸和通行证并行:
  ——哦,嫂子,您好!请出示通行证!……没带?不好意思,请稍等,我们会派士兵取来。
  ——您好!这是您的通行证?没见过您啊!稍等!我们用面部扫描仪识别下!
  ↑↑↑
  综上,气氛就是这么紧张,点儿余地都不通融。
  好在,军属区的这番变化虽然大,但是各家男人都有交代自家媳妇儿轻重,故而,虽然最近的节奏略显急促、规矩也过于呆板,但是,军属们还是乐呵呵的配合的。
  毕竟,谁也不想在这么紧张的气氛下,两口子还打架不是?
  ……
  “新型武器试验就要上日程了,你们几个准备好了吗?”特战队总队的大队长和政委将楚铮、、、陈铎、赵杉、魏工信和张至泓叫到起,问道。
  这六个老兵,曾经的是同战队的老特战队员,在这回,又重组到了起,临时搭档起来。
  “准备好了!”六个人个赛个地比嗓门儿大,喊得大队长面前的白瓷缸杯都在桌子上微震起来。
  “好啦!知道你们嗓门儿大啦!”大队长笑呵呵,挺满意的。
  他道:“既然准备好了,那么,咱们就再讨论讨论防范事宜。”
  大队长和政委将军区武器试验区的地形图铺展开,指着其中几处地方,道:“这几处的伪装定要逼真,包括发出的信号。
  你们交代士兵们注意,飞机要在同时间内起飞,试验型号,和我们打算公布出去的型号飞机,起起飞。
  必须做到,让该公布出去的数据,被公布,为我们日后的飞机发布做出宣传!
  当然,不该被发现的,定要隐蔽,当然,某些被标注出去的型号,可以用你们的实力,来引发敌人的想象力,让他们肆无忌惮的冲刷脑洞嘛!”
  “是!”六个人再度应声。
  大队长点点头,又指着处标注着加密字样的标志,道:“这里,是专门留给有心人的瓮!你们可要派人守好了!不要放过只虫子,也不要误伤了要放走的东西,明不明白?”
  “明白!”
  大队长满意的颔首,和政委对视眼,从身后的书架上取出份文件,给他们瞧。
  “的提议,也不错……这份,是经过专家们修改的数据,相信,对方拿到后,会有意想不到的惊喜!”
  楚铮几人接过去,相互传递着看,当即倒吸口凉气,这招儿可真狠!
  要是敌人拿着这东西做试验,开始应该看不出什么,但是量批生产,肯定能帮他们把生产线毁了的。
  ……
  楚铮回来的时候,韩子禾正在床上敲电脑呢!
  “媳妇儿,怎么还用这个?不累啊!”楚铮走过去,mōmō媳妇儿的小脸儿,问道。
  韩子禾头也不抬的将脸侧,不让他捣乱,嘴里说出的话,不禁显示出她的兴奋,也让作为听众的楚大队长亢奋起来。
  “别捣乱!我现在正在进行最后的编码呢!只要组码成功,陈锐拿来的加密文件就能破译了!”
  “什么!”楚铮的眼眸亮。
  旋即,他小心翼翼地将房门关上,小声问她:“媳妇儿,这么重要的事儿,咋不去工作间里弄啊!”
  “你怕什么?”韩子禾抽空斜他眼,双手十指却依旧速度不减的飞舞在键盘上。
  道道残影划过,都代表着解密的进程正步步进行着,道道交互的残影,似乎都在诉说着进程的顺利,即将迎来胜利!
  韩子禾告诉楚铮:“我之前就是在工作间完成初步解密的,该打散的数据都打散了,就剩下重组了!这东西,就算有人来也看不懂的……当然,要真有人来,我会提前将它关掉。”
  说罢,她嗔他:“你把门关的这么严实,才不利于侦查情况呢!”
  楚大队长无言以对:好吧,自家媳妇儿的脑袋跟电脑样,他当真不应该用自己的脑子来考量她的那个小脑袋!
  “怎么样,还有多长时间能出来结果?”楚铮问了句,忽地,睁大眼睛,他这才发现,他媳妇儿做了什么。
  “你合着,是暴力地家加密数据打散了,自己重组的?那得多大的工作量啊!还有,加密数据可以打散么?”
  “当然可以,你可以派个斥候打进数据中间。”韩子禾自信的笑,道,“毕竟为了加密,这种数码是可以用外力激活的,只要能激活它们,想派个间谍什么的,不要太简单了……当然,重组的话,虽然工作量大,但也不是难事儿!”
  “哦?这话怎么讲?”
  “楚大队长难道不知道有句话叫‘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么?”韩子禾笑道,“只要速度够快,让它们之间的原始关系联系在变淡之前‘重聚’,那么,它们自己会照着原有轨道进行接合,从而使得工作量大减……咱们就剩微调就可以啦。”
  “……”楚大队长觉得,他媳妇儿说的话,每句都听得懂,可是放到她面前的屏幕上,他就无法理解了。
  “这都什么玩意儿?我看不懂啊!”楚大队长看会儿就感到眼睛发酸,也不知道他媳妇儿怎么能做到盯着它们异常兴奋的!
  “你要是习惯了,就不会觉得难啦!正所谓‘会者不难、难者不会’么!”韩子禾回答他。
  楚大队长mōmō鼻子,不由得,轻笑起来:他看着他媳妇儿这自信又傲娇的小模样儿,心里咋就那么自豪呢!

  ……
  “解密出来了!”随韩子禾兴奋的声呼叫,楚大队长看到原本布满了看不懂的符号和数据的屏幕,突然会动了样,没多久,就将里面像盘散沙的数据归置在起,组队站好。
  到最后,屏幕上是剩下行行列列排排的有序数据。
  虽然楚铮仍然看不懂这些都是什么,但是,这却不妨碍他看出来,这些东西都很整齐!
  “你接下来就知道了!”韩子禾说话间,将陈锐交给的芯片拿出来,放到她手边儿的机器上。
  那是只有个手掌大小的仪器,上面儿有处可以放芯片的凹槽,韩子禾就是将芯片放到了那里。
  “你看!”韩子禾拉住楚铮手,摇晃他,让他看向电脑屏幕。
  楚铮闻言,按她说的去做,抬头瞧,好么,原本有序排列的数据被瞬间打乱,像是群飞溅跳跃的乱石子样。
  当然,这种像是石头暴雨般的景象,转瞬消失,重又出现在出来的,则是个个数码背后,代表着真实意义的名姓。
  “这是……”楚铮激动起来,眼看着串串人名,他的脸涨红起来。
  “这就是陈锐想拿到的具体人物名单,你可以将滚动轴向侧翻,那里还有每个人信息的备注,籍贯、职务、亲属关系、人脉关系、岁数儿、背景等。”
  韩子禾随意的翻动着屏幕里的滚动轴,演示给楚铮看。
  她说得差不多了,便将个数据盘样的东西,和电脑连接,很快,里面的数据便备份到了那里。
  “你可以把这个和芯片同交还给陈锐。”韩子禾将东西从电脑上取下,交给了楚铮,“若是你需要另外备份份儿的话,现在也可以。”
  “那就辛苦媳妇儿了!”楚铮将口袋里的数据盘交给韩子禾。
  那是个全新的、尚未用过的、内部空间特别干净的数据盘。
  虽然不过是顺便而为、并且不需要多长时间,但楚大队长还是十分诚心诚意的和自己媳妇儿道谢。
  “不客气!”理会到楚铮的心意,韩子禾笑着点点头。
  ……
  “这就解开了?”拿到自己做梦都想解密出来的答案,陈锐还有种在做梦的感觉,简直就是难以置信。
  “怎么可能呢!这么快!”陈锐脸上的表情像哭又像笑,早知道这么容易,他早点儿交给楚铮韩子禾解决,不就成了么?
  要知道,他认识韩苗之前,韩子禾就是他们集团的编外员工啦啊!
  “你这是什么意思?以为这个工作很简单啊!”楚铮见他这么激动,故意曲解他的意思,给他的兴奋降降温。
  “哦,不是!不是!”陈锐终于从自己那难以自已地狂喜状态恢复过来,忙不迭的摆手道,“我实验过太多次数儿了,根本无从下手……要不是小姑姑,我恐怕就算是把芯片放坏了,也解密不出来!”
  楚铮闻言,低头mōmō鼻子:他不好和他说,他媳妇儿是胆大包天的主儿……别人弄东西怕弄坏了,不敢折腾,可她,只要心里能有可行方案生成,她就敢上手。
  所以说,他媳妇儿的能力是方面儿,就她那胆量,搁旁人,未必有几个能赶得上。
  嗯,他也样,简直拍马不及!
  楚大队长在心里拍自己马屁,陈锐这边儿已经想好了接下来的动作。
  他跟楚铮说:“你这份备份就带给你们大队长吧,交给他们,我想,他们会知道怎么做的……至于我这份,我想亲自会总部去!”
  “你现在就走?”楚铮点点头,看向他道,“你要是也走了,你们集团可就没有人坐镇了,你都准备好了吗?”
  “当然!我这走,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了,毕竟,在问题解决前,我这个知情者是不便出来了。”陈锐垂下头,笑道,“不过,图文集团做到今天,也不是非得有掌舵者刻不停的呆着,才能运行。
  我已经给集团做好了五十载的长远规划,只要底下的人不是酒囊饭袋,只要长个脑袋按照我留下来的计划走,就算不能开疆扩土,拓展规模,但是平稳发展、慢步向前,还是可以做到的!
  要是陈铭能尽早赶回来,就更好,要是……我们哥儿俩都、都不太可能赶回来的话,集团照样有人接手……我已经留下安排和后手了。”
  话说到这种地步,陈锐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他已经做好了这次去不复回的准备。
  “毕竟国事当前,各种小家算计都必须放下。”陈锐笑道。
  他笑的坦然。
  楚铮理解的点点头,问他:“有什么需要我帮助的没有?”
  他这不是简单的客气话,而是真心实意的话。
  因为他知道,陈锐跟他说这么多,可不是只为了倾诉那么简单!
  “韩苗!”陈锐看向楚铮,道,“小姑父,我只担心韩苗……在我进入到国安的第天起,我父母就已经做好我可能为国捐躯的准备,所以,我不担心他们,我已经为他们做好了切安排。
  我担心的是韩苗……假若,她可以平安回来的话,请您和小姑姑,务必照顾好她。
  她这人,看上去很爽朗,但是其实却是最想不开的,也是最执拗的,所以,请务必看顾好她。
  我不想她未来因为怀念我而独身、或者说,自暴自弃的随便找个人过生。
  我希望您和小姑姑能够替她把好关,让她找个可以托付的人,相伴生。
  我知道,你们都是她的亲人,肯定会为她考虑,照顾好她。
  可是,我真的、我真的很抱歉,出于我自己的忧虑,我必须亲口请求你们遍,请你们理解。”
  “我能明白!也能理解!”楚铮拍拍他的肩膀,叹道,“身为她的爱人,你有理由、也有立场这么做,但是我不得不提醒你句,能够最好照顾她的,应该还是你!所以,该你承担的责任,最好还是不要逃避!你说呢?!”
  “您说的是啊!我肯定、定会回来的!平安回来的!”陈锐看向楚铮,他眼中的光愈发坚定了起来!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