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六章:(两章合一章啦)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这就是关于贺俪的调查报告?”看着楚铮给他的沓纸张,翻过去,不禁皱起眉。
  “没错儿,就是她的报告。”楚铮食指中指相叠,扣上桌面,道,“调查过程,异常顺利调查结果,切如常。”
  “奇怪!非常奇怪!”觉得,过分的正常,就有点儿疑问了。
  他感到很不放心。
  楚铮看他沉思,将调查报告拿过来,翻到关于她身世的那页,道:“贺俪,贺鸣深的养妹贺鸣深就是你妹夫哈。
  调查上说,贺家二老是贺俪亲生父母的挚交,后来因为她父母在非洲做生意时,遭遇险境,她无人接收,方才将她收养。
  自从在襁褓之中被贺家收养,便直被视若己出,后来因为成绩优秀,考上了华夏警察大学,又在毕业前,被b市的特警中队吸纳。”
  楚铮说到这里,轻笑声道:“听起来,是个人才。”
  “的确是人才。”叹口气,看向楚铮特意推给他的那几页纸,“这是”
  “哦,这几页是情感篇我想,你肯定会感兴趣的!”楚铮笑起来。
  挠挠脸,不知他这是什么意思。
  当然,楚铮给的东西,他还是需要看看的。
  楚铮在他看的时候,也没有闲着,他在旁解说道:“贺俪年近大龄,却直没有交过男朋友。
  要知道,她容貌妍丽,身材动人,无论是读书时、还是工作后,都有大把的人才追求于她。
  其中,不乏业内精英、海归人才、权富二代你猜,她这样,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抬头看看楚铮,半晌道,“老楚啊,我竟不知你这钢铁之躯中,竟然有这么八卦的灵魂!”
  “”楚铮拳捣过去,“我这不是给你分析么!”
  “你分析人家小姑娘情归何处?”抬起胳膊,接住他这拳。
  “你真是!你不知道,很多人才,是因为情爱堕落么?!”楚铮觉得,他刚没有把调查报告直接摔脸上,那完全是他风度翩翩的缘故!
  “好好儿看看吧!”楚铮将报告塞怀里,“这姑娘情归他养父母家的哥哥!也就是你妹夫!”
  “???”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怎么可能!”不是认为贺俪喜欢、哦,不,应该是爱慕自己的养兄不可能,而是觉得,以他妹子的敏感度,不应该辨识不出来啊!
  “你妹妹这么长时间以来,或者说,自从知道她的身世以来,有哪天不是想着为她父母报仇的?揪出仇人,是她生活的动力!我想,结婚只不过是想让你爸妈放心,她的心,到底还是扑在报仇上了。”
  楚铮的意思很明显,那就是,郑染根本没有把注意力都放到丈夫贺鸣深的身上。
  “那姓贺的!”听到楚铮提起“贺鸣深”,气得咬牙切齿,钵大的拳头狠狠地砸在桌面上,狠狠地说,“亏我我们家那么信任他,我爸妈把他当亲儿子样!我们家把女儿嫁给他,他就是这么回报我们的?!”
  “嘿!嘿!嘿!老郑啊,人说话,你得讲道理啊!”楚铮见他肚子气都要往妹夫身上撒,便拍拍他肩膀,提醒他,“这事儿,是你妹妹的原因哦不!瞧我让你给我转的啊!”
  楚铮mōmō额头,心道,自己都让给带傻了!
  “老郑,你说你,你妹夫也没出轨!你乱闹什么啊你!这都是贺俪自己跟那儿单恋呢!”楚铮嘿嘿声,提醒道。
  “”你早说啊!让他跟那儿干跳脚!
  挠挠眼角儿,干脆认真的看起了调查报告。
  楚铮跟那儿还嘚啵呢:“贺俪对贺鸣深有感情,估计贺鸣深也知道,所以自从俩人都长大以后,贺鸣深就从家里搬出去了,直到和你妹妹结婚,也是他在外面买的别墅咳咳,我怀疑,这妞儿有可能因爱生恨。”
  “你那意思,她要是做出什么像是叛国之类的事儿,还是我妹妹的错儿啦!”老大不高兴道。
  楚铮啧啧两声,说他:“你这人能不能听进人话啊!没听说么!我是说她情感转变的原因,又不是说赖你妹妹!再说,这事儿要说有关联,也是和贺鸣深有关联!不过”
  说到这儿,楚铮顿了顿,清清嗓子,道:“不过呢,老郑啊,不是我说你妹妹性子也的确是太冷了点儿!要说贺鸣深那家伙也怪可怜的,自己喜欢的,是那么万事不经心的喜欢他的,又做了这么个选择,啧啧”
  闻言,已经不想理这家伙了,这厮说的话,哪句都不中听,他简直怀疑和这家伙儿交情甚重的自己,品味有问题!
  估计是看出气哼哼的了,楚铮这才不那么口无遮拦,正正经经的说:“不管怎么说,贺俪此人还要再查!”
  听他这么说,精神也是振,当即连连点头,道:“我看还得从她从前的交友情况来看,我不信,她就没有什么朋友!”
  “我看不然。”此时,楚铮已经有了其他看法儿了。
  “你想怎么做?”看向他,想听听他的想法。
  楚铮用手拍拍调查报告:“我看,咱们也许应该从她父母方面着手哦,我是说,她亲生的父母。”
  “不是查过了么?”挑出介绍贺俪亲生父母的章节,看向楚铮。
  “不够!还很不够呢!”楚铮道,“咱们需要深入调查下去,将贺俪亲生父母的人脉关系、家庭背景、亲友情况,等等,紧接着再仔细挖掘下去。
  你要知道,贺俪本人,毕竟是个未来可期的精英人才,她能做出有背于自己所学、所为信念的行为,那定是要有个强大的理由推动她这么做才行。
  否则,她不见得能说服她自己。”
  “金钱、名利、地位哪样不是可以让人堕落的?”认为楚铮想的有点儿多了。
  楚铮摇摇头:“贺家巨富不说,但说贺俪亲生父母给她留下的家财,便有上亿,我说的是美元,你想想,等闲金钱能够让她冒险心动么?
  至于名利、地位,这些东西,在她刚进入特警支队不久,就升为小队长,你觉得这些东西还远么?

  更何况,据我所知,她在绘画上颇有天赋,小小年纪就在全国开了巡回画展,还曾经受邀到国外去进行展览。
  她的作品,于她刚大学毕业时,就已经被拍卖到了百万之高。
  而她现在绘画协会里,担任了青年组副主席,且早就被选为全国政协委员啦。
  报告里面说,当初贺家二老是想她当画家,到大学做教授的只是由于她爱好当警察,才会走进这行。
  这样看来,名她早已有利也随着名气而来地位就不用说了!
  老郑,你想想,要不是有其他理由,她为什么这么做?”
  “老楚,其实还有个前提你没有说。”
  “什么?”
  “首先得确认她是否真的有问题。”
  “”
  楚铮想想,仍旧坚持:“那也要调查她亲生父母,只有这样才能将她的清白证明出来老郑,咱们只是暂时证据不足可是,你我心里都明白,你们家是谁都能进的么?
  别人不知道,我能不清楚?要真是有人从从容容进出你们家,而你毫无察觉,那只能说明,你退步了!”
  “”叹了口气,“啥都别说了,就听你的!咱们,先从她亲生的父母那里找寻可能吧!希望能有突破口儿!”
  据点里,韩苗和陈铭已经不知道他们俩这是第多少次狼狈逃窜了。
  随着敌人的追查人数郑家,以及,追查地点的推进,他们俩可供躲藏的地方越来越少了。
  就在将近俩月以前,引起他们俩冷战的那个救过他们的人,出现了。
  这次,她又救了他们。
  “你现在需要做手术!”女人看着陈铭腿上中弹的地方,皱起了眉,“你要有心理准备,我虽然可以帮你取出子弹,但是,我这里没有麻醉剂,你恐怕要狠狠地吃顿苦头了!”
  “同志,您能不能想想办法!他”韩苗双眼噙着泪珠儿,急切的说道。
  陈铭之所以中弹,是因为救她!
  当时,她刚亲手搏杀个敌人,因为力竭被绊倒在地,而另波敌人,已经快要追上来了。
  于是,已经冲到前面的陈铭,再度折返,将她背到背上,快速逃跑。
  也就是这么折腾,他们给了敌人可趁之机,从而导致陈铭腿部中弹。
  而就是这样,陈铭竟然忍住那瞬的身体本能的反应,声没吭、连顿都没有顿的将她背出了危险境地!
  想到这里,韩苗眼泪连连,心中是说不出的悔意和愧疚。
  虽然这段时间以来的历练,让她能够手持机枪和敌人面对面的战斗!哪怕是将敌人把击杀,她也能做到面不改色心不跳了!
  但是,她却是缺个对陈铭道歉的机会哪怕她主动要求陈铭训练她,哪怕她的进步和改变让她和他之间的关系缓和许多,她都直没找到和他谈开的机会。
  或者说是,让她放下自尊和面子的决心,她直没找到。
  可是,就在她发现陈铭腿部中弹的那刻,她可以说出那句对不起了。
  “韩苗!”陈铭干裂的双唇动了动,冲闻声看过来的韩苗摇了摇头,“你别难为人家这位女士能够出手相助,已经足以让我铭感五内,我们不要得寸进尺。”
  “可是!”韩苗眼泪汪汪的蹲下,看着他那仍旧汩汩冒血的腿无所适从。
  “没有可是!”陈铭的话不多,但是语气异常坚定。
  他这般,韩苗也没办法,只能点点头,保持安静。
  “你们俩说好啦?要是说好了的话,就跟我走吧!你!将他扶好!”女人双臂环抱,在旁看了会儿,见他们俩说的差不多了,便将他们带到了她的地盘。
  “你们放心,我这里还是很安全的。”女人住的地方和他们俩开始扮作研究员住的地方很像。
  “谢谢。”陈铭躺在女人和韩苗用几张办公桌拼成的通铺上,他冲韩苗点点头,看向女人,冲她道谢。
  “不客气,我这么做,也不仅仅是为了你们,也是为了我自己毕竟,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也需要助力。”女人说着话,便将做手术需要的工具和药品准备齐全。
  “你要是害怕,可以不用看。”女人和韩苗说,“你看上去需要食品和水源这边柜子里面有充足的食物和水,你可以随意用。”
  “”韩苗有些犹豫。
  她的确是害怕看到陈铭做手术的,可是不看的话,她又不太放心。
  虽然这女人接二连三就过他们,但是,对方到底不见得和他们是友,万有什么想法儿,对陈铭做了不太好的事儿,怎么办呢?
  想到这儿,她摇摇头:“对不起,要是方便的话,我想陪着他。”
  “”女人点点头,“你不放心很正常,不过,我不得不直言相告,你作为门外汉,在这儿看应该也看不出什么来,还不如让他自己感受呢!只要你带着耳朵,他呼救的话,你应该有反应的时间的。”
  “”这人说话好直接,这样不会太尴尬么?
  韩苗让她说的,都不知该怎么回话啦。
  “你先去吃点儿东西吧!”陈铭注意到韩苗的窘迫,出声替她解围。
  “好。”韩苗见他眼神坚定的冲她点点头,同意了。
  不过临走开之前,她轻轻地在他耳畔道:“陈铭,那天对不起,是我没问清就先怪罪你,是我不是!而后,又使性子让咱俩陷入险境,是我不对不管你怎么想我看我、原不原谅我,我都欠你个道歉对不起。”
  陈铭没想到她会这么说。
  之前,她表现出来的悔意他看得分明。
  虽然当时气愤不已,但是,等到事后冷静下来,便也释然了。
  他对自己要求不高,对别人也很宽容,属于“宽以待人、宽于律己”的典型。
  所以,当韩苗改变时,他便也跟着改变态度啦。
  不过,他却没有对“她跟他道歉”事报以希望。
  没想到,今儿,她却给他来了个惊喜。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