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八十八章:(两章合一章啦)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到底还是拿到了贺俪的真实身世调查报告。
  说来,到底是特战总队的总队长啊,出手就是不样!
  原本让楚铮和都没把握拿到的信息,他只用了几日工夫,便将信息完完整整的放到了自己属下的跟前儿。
  “呵呵,这弯儿拐的啊!”总队政委看过之后,不禁摇头低笑。
  “实没想到,贺俪的亲生父母,竟然,是她名义上的亲生父母的亲兄长!只不过,她真正的亲生父亲,在小时候,因为家庭条件等原因,被过继出去了。”总队长将调查报告扔给楚铮,让他们拿回去瞧。
  回到他们平时聚会的地方,陈铎直摇头:“谁能想到,贺俪的叔叔有个和她般大小的儿子,可惜,那孩子刚出生便就没保住!……那时候,贺俪的父母才刚刚接手任务。
  等贺俪的父母在那次任务中消失后,贺俪的亲叔叔就把贺俪接到身边儿,当成亲生的养,对外也说是他们夫妇当初生的那个孩子!
  因为他们在外打工,所以对于他们的话,老家人深信不疑。”
  “说来,他们夫妇去非洲做生意,没有带贺俪走……估计也是因为他们直到点儿什么。”魏工信道,“你们说,会不会是贺俪的父母将自己的事情告诉了亲弟弟?”
  “换句话说,贺俪拿到的那几亿美金,很可能是贺俪亲生父母‘做生意’的奖金!”阴着脸,道,“对方的手段里,不是没有这招儿,将人卸磨杀驴,但是奖金会分不差的给过去。”
  “那么说来,贺俪的叔叔和婶婶他们……他们在非洲那里做生意出事儿,不定是意外!”赵杉分析道,“只是不知道,是什么原因,让对方对他们出手了。”
  “可惜,非洲那块儿向来很乱,想要调查当初这种对他们而言是家常便饭样的纷乱,恐怕不可能。”张至泓看了看众人,言道。
  楚铮冲他点点头:“当然,差不差得出来什么,无所谓,反正消息已经递给国安方面了,相信他们对于当初的真相,会更感兴趣!”
  “只是……”不由叹气,“只是可怜我妹子啦!你说说,要是贺俪的亲生父母当真是叛变的人话,她、她竟然是仇人女儿的嫂子!”
  “话不能那样说!”楚铮很不赞同的泪点,“问题是,贺家和贺俪亲生父母之间,他们是没有关系的!贺家二老只是贺俪叔叔婶婶的朋友!……你这样勉强把他们联系在起,可是会坑了贺鸣深的!他对你妹妹可是情根深种、痴心片、往情深啊!”
  “知道你会用成语,你不要刷屏啦!”陈铎听楚铮卖弄,不由得抗议。
  楚铮不睬他:“我认为,老郑、老陈,你们两个的注意力应该放在贺俪身上。”
  “贺俪?”让楚铮点名的、陈铎看过去。
  “就是她!”楚铮道,“你没有没有想过,她身为特警部队重用的精英,立场变化的原因,很可能是那背后的人,找到她,告诉了她当初真相……而且,我们有理由相信,敌人是会将我方叛变人物的叛变证据牢牢掌握在手的!
  要是这样的话,切都说得通啦!
  有那样对父母,无论他们当初所作选择是不是迫于无奈,无论贺俪有多优秀、多有潜力,只要信息曝光,她就在特警部队呆不住了……同样,她所有的全国政协委员的身份,也会难以保留。
  同样,她于绘画协会的地位、甚至于她的画作的价值,会随之消散。
  而她叔叔婶婶给她留下的财产,万当真是她亲生父母的‘奖金’,那么,那么笔庞大‘奖金’,会让国安全部没收……那样来,她将变成无所有的人。”
  “可是贺家不会不管她啊!”认为他对亲家二老的了解,对方应该不是那么无情无义的人!
  “天真!”陈铎笑道,“贺家巨富,但是也是立足国内,是要考虑国内影响力的……你以为那些人旦发现贺俪不合作的话,会那么容易放过她?
  况且,贺家企业也不是你家亲家枝,只是相对他们是家独大,却不意味着贺家其他人的想法儿不重要。
  说到底,贺家二老再有心偏袒贺俪,那也是有限的,毕竟不是亲生女儿不是?
  再说了,就算是亲生子女,为家族企业发展,而将亲生的儿女放弃,也不是没有!
  若是贺家二老真疼贺俪,最多也是分她些钱财,安排她出国。”
  “这么看来,她不配合对方,结果是被流放。”魏工信跟道,“而她若是选择和对方合作,结果看来,也不定很好!”
  “其实,她应该还有条路可以走。”楚铮道,“若是当初那些人找到她,她能在混乱后选择和组织汇报,那么,也许她不会像现在这样越陷越深。”
  说到这里,楚铮看向。
  让他看的惊,不由道:“老楚,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
  “老郑,你可还记得咱们俩前不久说的话?”
  “什么?”
  “当初我调查出来的内容里,可是明确写着贺俪心慕自己的养兄。”
  “这有什么关联?”看不出来
  楚铮说他是榆木疙瘩脑袋:“你想啊,小姑娘,感情用事不说,有特别执拗……她肯定不愿意以‘失败者’的面目出现在心上人和情敌面前……尤其是,她亲生的父母曾经将情敌的亲生父母推进了深渊!”
  “你是说,我妹子的身世、以及她对贺鸣深的在意,让她选择向最不应该选择那条路走下去。”皱起眉来。
  “这人思维怎么这么奇怪!明明是他们家人对不起我妹妹啊!”要不是知道应该控制自己,他现在已经将贺俪拎出来了。
  “你们说……假若,我们说动贺鸣深,是不是可以让贺俪反水呢?”张至泓忽然说这么句。
  看过去,不知道是不是该赞同他的想法儿:“我认为不太可能,不是说贺鸣深愿不愿意的问题,而是贺俪那里动,肯定会惊动其他棋子。”
  “我就是这么说而已,毕竟以情动人,让贺俪为我所用,也不错。”张至泓笑道。
  “就怕她太固执、太自我。”魏工信摇摇头,“万,贺俪此人,是那冥顽不灵之辈,恐怕咱们掌握的信息,就不占先机了。”
  “看来,这事儿,咱们还是要慎重。”赵杉点点头,“宁可慢、宁可慢工出细活儿,也不能功亏篑。”
  “这话正确!”陈铎赞成,“诸位,咱们不要忘记,我们此次任务的内容是什么?贺俪也好、当初的是非和恩怨也好,都是为我们成功完成任务服务的,若是因此而让我们忘记初衷,从而本末倒置,那么,咱们之前请老大出手,就是招臭棋!”
  “嗯嗯嗯!”楚铮连连颔首,“这话虽然听起来,很是无情,但是不得不说,很有道理!”
  “你们放心,我不会不知道缓急轻重的!”听出战友言语中的奉劝之意,保证道,“这事儿,我不会插手,我叔婶的仇,当然要留给我妹妹去报!”
  “你能想明白就好!”魏工信和陈铎相视眼,脸上露出笑脸。
  “好啦!来吧,大家!”楚铮见气氛又轻松起来,便大手挥,招呼大家,“都过来!都过来!咱们接着商量商量,怎么将现有的棋子利用起来。”
  “你小子!这是准备现趸现卖?”陈铎笑他。
  楚铮不以为意:“那怎么啦!她都能把自己卖给敌对势力,我们利用利用她也是让她不枉做回华夏人,也算她为她自己的行为赎罪了!这是好事儿!懂不懂?和做慈善是种意义!”
  “……”这厮本正经的耍无赖的样子,还挺顺眼的!
  ……
  “张至泓!有人找!”张至泓刚回到自己的“藏身”之处,就听到楚铮的声音在他耳机里响起来。
  “张至泓不在!他出去进修啦!”张至泓躺在军用床上,随意的回答。
  因为怕他出错,楚铮自从他名义上出去进修开始,时不时地会在他耳机里搞突然袭击。
  开始,张至泓总是中招儿!
  不过,这人吃亏吃多啦,也就习惯了。
  很快,他就不再上当。
  估计此时,有人当面儿喊他“张至泓”,他都不定会答应。
  “我跟你说真事儿呢!”楚铮通过耳机告诉他,“席婷的爸妈来找你了!老陈接待的!”
  “她爸妈?”张至泓的脸色沉下来,“他爸妈应该知道我出去进修吧!难不成她没说?”
  旋即,他反应过来啦,此时的席婷应该不是过去的席婷了,所以……
  “她这是利用自己父母啦?”张至泓不满道。
  “你有什么可不满哒!人家又不是你真媳妇儿!”楚铮坐在窗台上,听外间儿的说话声,小声和张至泓道,“席家二老对她而言,和陌生人也差不多呢!又不是有深感情地亲子和父母,她这么做,很正常不是?”
  “诶?好像是他们自己故意来的!”楚大队长耳朵动,轻声告诉陈铎,“我先去听听,你不要出声啊!”
  说罢,他却又怕张至泓管不住自己,便干脆将和张至泓的对话通道关掉。
  “喂!喂!喂!楚队!楚队!楚队!”张至泓气得直跳脚,说好的起听呢!
  这人怎么说话不算话啊!说好的,相互之间的信任呢?你难道都给捐啦么!
  楚队啊!你可是大校啊!欺负他个中校,算什么本事儿!有本事欺负总队长那个少将去啊!
  ……
  且不提面对楚铮的食言,张至泓是如何的风中凌乱;只说楚大队长,他正以个极为生动的姿势,展示着“偷听”这门记忆的艺术性。
  门之外的外间儿里,陈铎正听着席家二老的消息。
  “陈队长,我们家张至泓直在您麾下工作,作为您的副手,他直成长的很顺利……这都托了您的福。”
  “您二老这话可言重啦!小张是个很有能力的人,他能成长到今天,完全是他个人努力来的结果。”陈铎笑道。
  席母点点头,再度声明来意:“我们老两口儿过来,真正的目的,席婷并不知道。”
  “哦?这话怎么讲?”陈铎给二老的水杯里续上水。
  席父接过水,道谢。
  席母道:“我们来军区,的确是想找张至泓的,可席婷告诉我们,他去进修啦,等闲见不到,也联系不上!至于什么时候回来,她也不清楚。”
  “我们夫妻俩虽然老迈,但是也能听出真假来。”席母慢慢道来,“可是,我们当时就是装傻,推说她肯定是把张至泓气到宿舍里去住了,现在还骗我们夫妻!
  席婷很不高兴,说,我们老两口儿要是不相信,只管过来问您,到时候自然就知道她的是真是假呢!
  我们老两口儿见机,就答应下来,只说定要和您问问清楚!
  她听我们这么说,倒也不生疑,只是很气愤,说我们关心张至泓甚过她!
  于是,我们老两口儿,便佯作和她不欢而散,气冲冲地过来,和您询问。”
  说到这里,大概是觉得自己交代的差不多了,席母笑道:“陈队长,等席婷问您的时候,请您务必要告诉她,我们是过来和您确认张至泓的行踪的,且说,我们直认为您也是偏帮席婷!
  直到您好说歹说半天,我们老两口儿才半信半疑……您为此,多留我们好半天呢,就是为了劝我们老两口儿消消气。”
  席父在旁听着,不停地点头,看样子很是赞同妻子的意思。
  陈铎听得心中动。
  不过他还是问他们道:“席伯父席伯母,恕我冒昧问句,您二老跟我将来龙去脉说通,恐怕不只是想和我对口供那么简单吧?”
  “陈队长,您睿智,我们老两口儿此次来,的确有事情相告啊!”席母和席父相视眼,看向陈铎。
  “哦?愿闻其详啊!”陈铎眸中精光闪,笑道。
  席母和席父不约而同地叹了口气,告诉他:“现在这个席婷……她、她、她……她、她、她已经不是我们家原先那个小女儿啦!”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