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九十章:(两章合一章啦)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眼熟?”韩子禾将玉匣子放到旁笑道,“当然眼熟啦!我刚开始随军的时候,不是你帮我整理的行李箱?当时你还差点儿把它打翻呢!”
  “诶!媳妇儿,你这么说,我也想起来了!”楚铮经媳妇儿这么提醒,眸光绽放,想起来了。
  记忆被唤醒,楚大队长拿起这只玉匣子,不禁感慨:“不提不捉mō,这么说,才恍然发现,时间已经过了这么久啦!唉!孩子都蹦跶这么大了,咱们俩能不老么!”
  “这话说的,我很老?”韩子禾故意板起脸,嗔道。
  “那不能!”楚大队长反应很快,察觉媳妇儿表情露出不满,便赶紧改口,“我这是感慨而已,完全是修辞手法,就好像‘白发三千丈,缘愁似个长’般,谁头发也不能养到三千丈不是!”
  “就你理由多!”韩子禾没绷住,不由得失笑瞅他眼,笑嗔道,“不过,话说回来,古人道‘老骥伏枥,志在千里’,你现在还算不得伏枥的老骥,还算的千里马,骏骏有力呢,不用这么感慨!”
  楚铮这厮有个本事,平时搁外面且不算,单说在家里、单说跟媳妇儿面前儿,这家伙的应变能力那是“噌噌”地上涨啊!
  尤其是和媳妇儿斗嘴的时候,那就没有斗志减少的时候。
  这不,他媳妇儿这么说,他就从那些话里挑出了夸奖的意味。
  于是,这厮摆出副羞赧的模样,转头看下个梳妆台镜子中的自己。
  他上上下下地将镜子中的自己大量番,尤其是在衣服遮掩下的腹肌处流连半晌,方才啧啧道:“果然还是我媳妇儿了解我啊,就咱这身子板儿,那比多少二十郎当岁的小屁孩儿强啊!”
  “呵呵。”面对楚先生的自恋,韩子禾干脆将手放到鼓起的腹部,转头不看他。
  “……”楚大队长回头,正好儿看到自家媳妇儿的后脑勺儿。
  “媳妇儿,其实你不用这么害羞。”
  “呵呵,我只是不想让孩子看到他们爹的真实性格。”
  “……”
  楚大队长头瀑布汗,这是让他媳妇儿给他怼出来的!
  “呵呵。”因为略微感到尴尬的楚大队长,开始准备没话找话了,“诶?媳妇儿,我咋闻到点儿药膏香呢?这香味儿还挺熟悉的!”
  “嗯?”韩子禾听他这么说,不由得回过头来看向他,“你也闻到这种药膏香啦?”
  “是啊!”楚铮点点头,“不过话说过来,我怎么不记得以前从这只玉匣子里闻到这股药膏香呢?”
  “我以前也没闻到过。”韩子禾点点头,将这只玉匣子递给了楚铮。
  楚铮接过玉匣子低头闻,不禁皱起眉来:“媳妇儿,虽然不知道这药膏香对你有没有伤害,但是好好儿的,原本无味的玉匣子突然出现这种药膏香,我琢磨着你最好还是少接触它为好,你说呢?”
  “……”韩子禾本来还想和他讨论讨论这香味的来源呢,可他倒好,句话就把她的好奇心给按回去了,这怎么行!
  “我能不知道它对我有没有伤害?”韩子禾摆出架势,用表情和目光向楚大队长表明自己意志的坚定。
  对此,楚大队长不太理解:“媳妇儿,这东西又不是必须的,你什么时候不能研究啊!等咱家的俩宝贝出生了,你再慢慢儿研究不就得了?……乖,听我的,这东西啊,咱就放箱子里,等以后再拿出来看。”
  “不给!”韩子禾把从他手里把玉匣子抢过来,反手背到身后。
  楚大队长也没想到自家媳妇儿这么好玩儿,幼稚起来啊,也真是不输自家儿子。
  “那……要不,我拿给军医院里面儿的老中医瞧瞧?等确定了没问题再交给你?”楚大队长点儿也没发觉自己在妥协。
  可惜,他媳妇儿不领情。
  “才不要呢!”韩子禾嘟起嘴,哼哼道。
  “……”楚大队长也没辙了。
  话说,自家媳妇儿这肚子越大就越幼稚,跟小孩子样,说使性子就使性子,让他防不胜防,当真无奈至极。
  好在韩子禾也不是完全不讲道理,看到楚铮纠结不已的目光,眼瞅着他想主意想的直打转转,便不由软化了态度。
  “我今儿再看看,要是敲不出什么,就以后再说!”
  “……也成!”说这话的时候,楚大队长这完全是咬着后槽牙说的啊,要不是考虑到自家媳妇儿吃软不吃硬的属性,楚大队长点儿都不打算这么迂回来的!
  好像把夺下它,然后悄悄藏起来!——楚大队长的目光再那只玉匣子上流连片刻,也只敢在心里默默地强硬把而已。
  “爸爸!妈妈!你们到底要不要吃饭啊!饭饭都凉啦!”
  韩子禾和楚铮正较着劲儿,就见自家儿子湛湛mō着肚子出现在门前,他探进小脑袋,不满地皱着小眉毛,抗议:“你们说悄悄话,能不能挑时候!这样拖延饭点儿,会饿到我的小弟弟小妹妹的!”
  好吧,这小子也学会找借口、甩锅啦。
  “好儿子!咱们这就走!吃饭去!”楚铮面上喜,赶紧拉住媳妇儿的手,就要收缴玉匣子。
  可惜,韩子禾没上当,纤手拍,就把楚大队长那只爪子拍下去了。
  “呵呵。”楚大队长看看自己那只发红的手背,无奈地苦笑声,在自家脸好奇表情的儿子的注视下,旁若无人的换了只手,扶住自家媳妇儿——向餐厅进发,吃饭去。
  ……
  这似乎只是个小插曲,除却楚大队长趁自家媳妇儿去盥洗室之际找那只玉匣子未果外,两口子都没有再提这回事儿。
  “今天感觉怎么样?”楚铮将媳妇儿照顾好,这才爬上床,关切的和媳妇儿聊起天儿来。
  “嗯,不错,挺好的,你不用担心。”韩子禾点点头,让楚铮放心,“孩子们这两天都很乖,胎动也已经按时间来了,我自己也给自己mōmō脉,小家伙儿们健康的很……就是身子越来越笨啦!”
  “你这还叫笨?”楚大队长用种可以称之为不可思议的眸光看了她眼,笑道,“我前儿还看你为接个电话健步如飞呢!”
  说到这里,韩子禾不由得面颊红。
  楚铮说的是前天的事儿,那天她将手机给落到了客厅,恰好手机铃响,她也没想太多,就快走了几步去接电话。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恰好当时屋里没旁人,她有点儿放松对自我的要求了,反正,她那速度是叫回来那文件的楚铮给看了个正着!
  为这个,她当天被这厮耳提面命地讲了整整仨小时的大道理,弄得她想在想起,耳朵还有种“嗡嗡嗡”的感觉。
  “媳妇儿……”楚铮本来是条件反射地想跟媳妇儿再多嘱咐两句的,可注意到自家媳妇儿面色上的不自在,他便改口不提原本要说的话了,转而改变话题,道,“你这两天准备的怎么样了?我和军医院的疗养院方面联系好了,应该在大后天就把你们娘儿几个送过去住。”
  听楚铮说起这话题,韩子禾脸上的不自在变成了忧心:“这次,你们……有没有危险呢?”
  “媳妇儿,你说,这里是哪儿啊!这里可是军区,咱们自己的地盘儿,我们再怎么着,也不至于在这里让他们弄懵了,不是?”对于媳妇儿的担心,楚大队长摆摆手,很自信的说道。
  韩子禾听了想想,也不多说了,只跟他道:“我已经都准备周全了,就等着出发呢!”
  “那就好……”楚铮闻言点点头,时间,心里感触良多,可是组成语言,却不知从哪里开始说才好。
  要是原来,他当然可以随便说说,哪怕逻辑和语序混乱些也不要紧。
  可是现在,他很清楚自己媳妇儿因为怀孕的缘故变得情绪有些不问,也特别容易忧虑多愁……而且再过不久,她就要生产了,若是因为他这种混乱的言谈让她多思所想,那就不美了。
  因此,时间,楚铮沉默下来,他和韩子禾夫妻俩倒好像时无话可谈的样子。
  楚铮因为脑子时间乱纷纷的,也没发觉房间里沉默非凡。
  而他身畔的韩子禾,也因为想着自己的心事,而同样没有觉察她和楚铮之间的沉默气氛。
  ……
  韩子禾想的事情不是旁的,却正是那只楚铮心找出来的玉匣子。
  “总感觉有点儿不样!”韩子禾在心里默默地想着。
  原本直平平无奇地玉匣子,为什么夕之间能由内而外的散发着股药膏香呢?
  正像楚铮之前所说的那样,那只玉匣子所散发出来的药膏香,很熟悉,和她之前配制出来的款药膏味道相似。
  当然,这不是让她感到困惑的原因,让她困惑的真正原因,确实那款药膏是她这个前身的师父亲传的药方,要说是医白骨可能有些夸张了,但是让伤口几息之间能够渐渐愈合,却是真的。
  当初她用到那款药膏,还是因为湛湛那小东西调皮,趁她个没注意,就要往树上爬,结果,爬树没摔倒,却是在从树上滑下来的时候,因为紧张,没站住,闪身摔倒在地上,让石子割破了皮肉,很是流了血。
  小家伙儿当时哭的太过惊人,把她闹得心慌意乱,没敢摆弄他。
  好在她之前想起了前身师父传给的几张药膏配方,也试着调制了出来,才让这小东西身上的伤口即时愈合,没有留下疤痕。
  好吧,说这么多,她想说的是,这款效果极为有效的药膏,完全是她师父自己研制的,据记忆里的信息所知,这款药膏配方,除却她师父就只有她知道了。
  也就是说,这只玉匣子之所以散发出这种药膏的香味,很可能和她师父相关。
  她师父……
  韩子禾想起他,就不自觉的会皱起眉头来。
  她会有这种反应,倒不是说对自己的师父有什么不满,而是她的记忆太奇怪了。
  她师父留给她的形象完全是平面的,就好像从视频资料中接受到的影像样,就是那么简单直观,点儿都不立体。
  好像有关她师父的记忆和情感都被她那个前身统统带走了般。
  留给她的就是很直观也很平面的印象而已。
  而且,她直感觉她记忆中的“师父”也是不完全的,好像有什么重要的信息被隐藏起来,不让她发现。
  就像这只玉匣子样,自从能够确切的闻到其中的药膏香,她就有种感觉,这东西和她师父有关联……而这种关联,正是之前她记忆里隐去的那段信息中的部分。
  “这东西到底有何用呢?”韩子禾不得其解。
  凭她前身的行事作风,韩子禾可以肯定的是,这只玉匣子不会是无用之物,不然,她当初在整理行李箱时,这只玉匣子被保管的那么好。
  当然,韩子禾也可以凭记忆里的前身行事风格推断出,她前身对这东西也不是分外看重就是了。
  韩子禾推断,很可能这物件儿是前身师父要求她好好保管,而她前身只是因为师父的话而照做,心里其实不以为然的。
  也就是说,这东西是在她师父眼中很重要,而又可能因为师父描述的太过夸张,让她前身不信……若是这么说的话,也许很多事情就能解释的通了。
  想到这里,韩子禾便是眸光闪——不管她前身信不信啦,反正这玉匣子竟然会散出药膏香来,就凭这点,她都必须重视!
  想到这儿,她忍住心里的跳跃情绪,只想着转天定要对那只玉匣子探究竟才成!
  “也不知道师父到底是什么人!”韩子禾这会儿只感觉脑子乱哄哄的,思绪也是东榔头西棒子的,飘忽不定。
  尽管记忆里对师父的印象比较单薄,但是韩子禾有种感觉,便是她的前身,对这位师父的身份信息,也应该是所知不多的!
  “算啦,不想那么多啦!就等探索玉匣子之后再琢磨吧!”越想脑子越乱的韩子禾,摇摇头,将之前的思索尽数驱散。
  抬起头看向这会儿直让她耳根子清静的楚先生的韩子禾,就那么不期然地、心有灵犀的,和他的视线对在起啦!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