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妈妈,那你不要哭哦!”湛湛一进门,看到他老妈侧身的背影,还以为她和电视剧里的人一样偷着哭呢,不由得赶紧蹿上床,出声安抚。
  “你怎么过来了?”韩子禾正闭目养神呢,根本想不到他儿子正脑补她一个人偷偷哭泣的可怜样。
  她迷迷糊糊的转过身,还没抬眼看他,儿子的小手儿就已经落在她脸上,特别小心翼翼地摩挲着安抚他。
  这种小心翼翼和他爹几乎如出一辙。
  一时间,韩子禾原本愤愤的心情渐渐平复。
  “宝贝儿,你怎么来了?”一时间,韩子禾连声音都更温柔了几分。
  “我怕您太孤单,就来陪陪您呢!”湛湛小心地打量着他妈妈的脸色,见她脸上并没有泪痕,这才挠着小脑袋,松口气。
  “您不要生气。”湛湛嘟着小嘴儿,糯糯的声音哄起人来,很有温暖人心平复心情的作用。
  “我没有很生气,你知道你妈妈我这脾气的,有什么事儿发出来了,也就好了。”韩子禾笑着安抚他。
  “可是、可是……我能感觉到妈妈仍然不高兴啊。”湛湛噘起嘴哼哼着,不过,很快他便得意起来,“我刚才也凶他们了!哼!叫他们欺负我妈妈,我再不认他们啦!”
  “胡说!”韩子禾对此很不赞成,她不大高兴的说他,“你这小东西,忒是耳清目明……可你要知道,大人的事情,很多时候是说不清楚的,你现在还小,经历的少、懂得也不多,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所以不适合掺合进来。”
  “可是,我清楚的知道,他们气到了我妈妈,还让我的小弟弟小妹妹也不高兴了!”湛湛不满的皱起小眉毛,鼓起双颊毫不退让。
  “你怎么知道你小弟弟小妹妹也生气了?”韩子禾见他这般固执,虽然气笑不得,可想起他这也是为她抱不平,便一颗心都柔软下来,欣慰不已。
  “我有看到妈妈mō肚肚啊!我记得,每回小弟弟小妹妹淘气让妈妈不舒服;或者它们不舒服时,妈妈就会那么mō自己的肚肚,连走路都比平时缓慢许多!”显然,湛湛的观察力很是不错。
  韩子禾闻言,不由得惊讶于儿子的细心。
  当然,惊讶归惊讶啊,该说他的还是要说:“湛湛是个好孩子,这一点,妈妈很清楚,可这些,也不是你对长辈不尊敬的理由啊!”
  “可是,他们欺负我妈妈!这不可以的!”湛湛噘起的小嘴巴又高了几分。
  “谁是他们啊!他们是你的舅舅舅妈!是你的长辈啊!你不记得啦?他们一直很疼你不是?前不久是谁说的,很喜欢大舅舅?”韩子禾耐心的给儿子讲道理,,一点儿也看不出她刚才对韩子栋沈暖晴时的横眉冷对。
  “可是,我就是不喜欢他们欺负我妈妈!就是不喜欢呢!我很讨厌他们这样的!”湛湛见自己的妈妈竟然替他们母子俩共同的“敌人”说话,很是愤怒,就好像自己的战友背叛了自己一样,这让他很不能接受。
  于是,准备安慰妈妈、让她不要哭的湛湛同学,泪意盎然起来。
  “……”眼看自己儿子情绪就要失控,韩子禾傻眼了。
  这是搞什么?安慰人的竟然需要被安慰了?而最需要被安慰的,这会儿竟然要担当起安慰人的重任……这、这、这有没有道理!
  心里叹口气,韩子禾眼珠儿飞快一转,登时有主意了。
  她要耍赖啦!
  这招出来,别说眼前这小家伙儿啦,就是小家伙儿他爹也招架不住呢!
  果不其然,这不,韩子禾这招儿管用了。
  “哎哟哟!肚子好难受!我这头也好难受啊!”韩子禾一只手放在了肚子上、一手扶额,一阵断断续续、时隐时现的哎哟声从她嘴里“飘”了出来。
  “妈妈!您这是怎么啦!”湛湛哭不出来啦!一见他老妈这般反应,登时吓了一跳。
  韩子禾当然不可能真的吓到自己儿子,所以,很快就露出他真实的目的了。
  “呜呜呜,我好可怜啊!刚才让自己哥哥一通冤枉,这会儿自己儿子也欺负我,我好可怜哟!”韩子禾故意睁开一只眼,哼哼唧唧。
  “……”湛湛虽然是小孩子,可这么明显的耍赖招数,他还是能看得出来的。
  再一次,小家伙儿稚嫩心间滑过了一阵卷起落叶的秋风。
  倍感凄凉的小家伙儿,他也再一次理解他老爹的“难处”了。
  “妈妈……”小家伙儿的嘴唇动了动,他看着他老妈看向他的可怜眼神儿,再看看她的肚子,考虑到他老妈和她肚子里的小宝宝们,湛湛的小脑袋里进行了一阵挣扎,到最后,小家伙儿还是投降了。
  “好吧,妈妈说的都对,我听您的就是啦!”
  “这就对啦!”当小家伙儿耷拉着小脑袋叹气的同时,韩子禾立刻一改刚才的状态,喜笑颜开的将儿子拉近怀里,狠狠地在他脸颊上mua了一大口。
  “还是我儿子疼我!我最喜欢我们家湛湛啦!”韩子禾高兴的将湛湛搂在怀里说笑的举动,也让湛湛心中那一抹不情愿全数化零。
  小家伙儿窝在他妈妈怀里,又开心又害羞,哪里还记得刚才的迫不得已?早就乐呵呵的把之前的不快忘掉了。
  ……
  “韩品,您怎么不进去?”护士从值班室里出来,正看到韩品坐在韩子禾卧室的门外,双手托着脑袋,嘴角含笑的看向角落,也不知他在想什么。
  大概是职业需要的原因,护士即时吃惊韩品坐的地方,但她惊呼的声音也是很低,没有惊动到韩子禾和湛湛。
  “嘘!”韩品将手指放到嘴畔,冲护士笑眯眯道,“我准备一会儿吓唬湛湛一下!”
  “啊?”护士先是诧异一声,不过很快她便反应过来,理解的点点头,“哦!”
  考虑到这俩孩子正是淘气的岁数儿,护士小声的叮嘱韩品:“你们可以到院子里去玩儿这种动静大的游戏啊!你们得知道,孕妇是需要安静和休息的。”
  “嗯!那我就先回去好啦!”韩品像是知道自己这种行为不当,便有些脸红,他特意叮嘱护士道,“您能不能……能不能……嗯,替我保密呢?不要告诉小姨和湛湛,我刚才坐在这里啊!”
  “当然可以啊!”护士露出了善意微笑。
  韩品恍若松了口气,笑呵呵的冲护士说句谢谢,便小跑着离开回他自己的房间去了。
  护士笑看着韩品跑远的身影,她明明知道他就是个小孩子,却不知怎地,竟然从这个小孩子跑远的背影上,看到了……看到一种寂寥以及……落寞。
  ……
  “韩姐姐,您之前交代的客人到了。”生活助理敲敲门,在韩子禾的回答声中进到卧室,和韩子禾汇报。
  此时,已经距离她和韩子栋夫妻耍脾气过了一个多小时,湛湛也听话的回去和小表哥玩儿了。
  “不是说了,让他把我大哥大嫂带走就行了。”韩子禾轻轻地将手中的杂志放到一边,看向生活助理,温和道。
  “可是,客人希望和您交谈一下。”生活助理如实汇报。
  韩子禾想了想,摇摇头:“我这会儿不想见他们,你也知道的啊,我现在的精力不允许我再生一遍气了!”
  “谁惹我们小姑姑生气啦?”陈锐的声音传过来时,他本人也不请而进,笑呵呵的走了进来。
  “韩姐姐,我……”护士和另一名生活助理没又拦住他,不由得齐齐尴尬之极的看向韩子禾,毕竟,这事儿上,她们是有些失责呢!
  “没事儿……”韩子禾脾气不怎么好的看了眼面前这个明摆着不会轻而易举被轰出去的陈锐,便温和的笑看向护士和生活助理们。
  她让她们先出去,她和陈锐说说话。
  “没想到,陈总现在越来越有你弟弟的风格啦!”韩子禾看着眼前这个嬉皮笑脸的人,有点儿不适应!虽然他和他那位善于嬉皮笑脸的弟弟长的很像。
  “你可以调整回到你原来的模式!虽然知道你心虚,可你这样,我很不适应。”
  “我以为你会把我轰出去。”陈锐听她所言,点点头。
  几乎是秒改,陈锐的表情瞬间便变回了回去。
  “我可不想把力气用在这种事儿上!我想,这可没有意义!”韩子禾从床上站起来,走到不远处的沙发上,坐下。
  她抬起下巴冲茶几另一端的单人沙发点了点:“你也坐。”
  “好!”陈锐也不客气。
  他知道韩子禾向来不喜欢绕弯子,便干脆地说道:“小姑姑,我想,我也许应该和您解释一下。”
  “不用!”韩子禾一摆手,没让他把话说出来。
  看向陈锐愕然之极的表情,韩子禾摇了摇头,轻轻一笑道:“不需要解释,这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不是吗?我生气的点,和你以为的点,不是一会儿事!我想,你只需要把你需要做的事情完善一下就好!
  至于我大哥大嫂他们的反应,你不需要多说,我猜也能猜出,肯定是别有用心的人嚼舌根子了!你只要给他们把问题说清楚,让他们不要让人利用就好。”
  “您不生气啦?”陈锐试探问道。
  “谁说我不生气?可以告诉你哈,我现在特别特别生气!”韩子禾直视他,很认真的说道,“不然,我会让你把他们接到你那儿去?”
  “那……你怎样才会不生气呢?”陈锐mōmō鼻子,干笑道。
  “这就不关你的事儿了。”韩子禾似笑非笑地看向他,“陈总,我可以理解为,你现在这么问,是为自己没有做好之前保证的任务而弥补么?”
  “呵呵。”陈锐让韩子禾这么一问,不知怎么接话。
  “好啦!您要是……这会儿没什么事儿了的话,就请回吧!这时间也不早啦!我大哥大嫂估计还没顾得上吃东西呢!你带他们回去,让他们吃饭休息吧!”
  韩子禾送客的态度很明显,这让陈锐不由收回一肚子原本准备好的话。
  “您不送送我?”陈锐想把韩子禾引出去和韩子栋沈暖晴见见面,也许,有他穿针引线,两边儿能和好也说不定。
  可惜,韩子禾却不理他这茬儿:“你好意思让我这样的孕妇送你?”
  她这儿不按常理出牌的反应,让陈锐很无语。
  “好吧!那您就留步吧!”陈锐叹口气,知道这会儿韩子禾还在气头儿上,不好强劝,以免让她和韩子栋沈暖晴都尴尬。
  陈锐自己给自己搭梯子的表现,让韩子禾露出一抹孺子可教的表情。
  眼看着韩子禾表露出长辈才有的神情,陈锐终于被尴尬走了。
  别看这厮见到韩子禾,“小姑姑”这儿、“小姑姑”那儿的,但让他看着比自己小这么多的女士,用长辈的眼神儿看自己,陈锐猛然间,还真有点儿接受无能呢!
  ……
  “别怕!是我!”
  “你怎么来了?”韩子禾睡得迷迷糊糊间,感觉到自己旁边儿一沉,登时惊醒了。
  楚铮原本是怕惊扰到熟睡中的妻子,却不想反倒将她给吓了一跳,登时懊恼的给他自己一拳头。
  “你这是干什么!”韩子禾不满的拍他一巴掌。
  “媳妇儿,这里怎么样?你满意不满意?适不适应在这里生活呢?”楚铮拉着媳妇儿手就势坐到床上,关切的打量起她的脸色。
  “这里很好。”韩子禾点点头,专注的盯着楚铮双眸不放,“你可别想避重就轻哦!我问你,你怎么来啦?不是说过两天才来看我们的?”
  “这不是,我低估了我对你和孩子们的依赖了么!我也很担心他们呢!”楚铮将大掌放到韩子禾鼓起的肚子上,深情道。
  “少来!”韩子禾一巴掌把他放到她肚子上的爪子拍开,睨他一眼道,“你以为我傻?我之前怀湛湛时,都快临产了,你当时还不知道扎哪儿嘎啦里吃土呢!等到快生了,才风尘仆仆跑来!”
  “这可不一样!”楚铮mōmō鼻翼,干笑,“我这不是越当爹越粘糊么!”
  听楚铮这么说,韩子禾嗤笑着看他一眼,摆明了——她,不信呢!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