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第一千零一十章:(两章合一章啦)
  “那你为什么很快就和杨准星结婚了?”听到韩子麦那一大段的叙述,韩子禾很好奇这一点。
  韩子麦听她这么问,却好像听到什么极为可笑的话一样,顿时失笑着摇摇头,反问:“不然呢?你以为我要倒追不可能追到的人,然后去体味那种不可得的执拗滋味?怎么可能!”
  “是不可能。”韩子禾怔了怔,旋即点点头,那样的做法,的确不是韩子麦的作风。
  韩子麦道:“有时候,一见钟情的人,往往一眼就能看懂对方的想法儿!虽然我迷恋那种感觉,可是我不是白痴,很幸运的是,我的智商还在……而我的智商它明确告诉我,你师父那个男人不是良人。”
  她看向韩子禾,深深地叹口气:“你师父是一个适合被人迷恋,却不适合踏实结婚成家的人,喜欢上他可以说是视觉和精神的享受,可是要以此作为支撑自己去追逐他的理由的话,只能说‘脑子是个好东西,可是不是所有人都具备呢’!”
  “你就和他对视一眼,就能看明白这么多?”
  “怎么?不信?”韩子麦双眸充满玩味之意,她笑看向韩子禾。
  “信。”韩子禾点点头。
  “信不信都没关系呢。”韩子麦调开目光,看向一旁的微型水族箱,开口道,“反正都已经是曾经的记忆了。”
  “可是……我以为,以你的脾气,不会接受已经让你拒绝过的杨准星了。”
  “为什么不呢?”韩子麦用一种“没想到你会这么天真”的眼光看向韩子禾,“我之前拒绝他,是因为没有真正体会到爱情突然不设防的到来的感觉,没有感受过那种让人yù罢不能的感受。
  可是,我经历过、感受过之后,最理智的做法,那就是好好儿务实下来,踏实生活,尽量让自己过的舒心。
  相比起来,对我无所不应、无限度纵容的杨准星,自然是第一选择啦,不是吗?”
  “你理性的让我感到害怕。”韩子禾听着韩子麦的分析,忽地感到一阵阵凉意。
  “有什么好怕的?我这不过是最正常的选择而已呢!”韩子麦已经不在乎韩子禾怎么看她了。
  她好像想把隐藏在内心深处的话,全部倾诉出来。
  “我不是你这样有特长的人,从小到大都几乎一帆风顺,就连读书就业都比旁人快许多,我就是一个平凡的人,普通至极……所以,很多事情你不用多想,不是你自己能做到,就是旁人会给你机会……我不一样,很多事儿都需要我自己谋划,我若是不多想点儿,怎么可能有现在这样的舒心日子过呢?”
  “所以,你这么的理智,当初韩品的事儿,也不是你心血来潮了?”韩子禾面色冷凝地问她。
  可惜,韩子麦避而不谈这话题:“你跨越度这么大,叫我怎么说?说好了,我说你听的……刚才,我说到哪儿啦?哦,对啦,是说选择嫁给杨准星这事儿呢!
  我遇见你师父,感受到了那种、那种不可控的急速心跳以后,从刺激回归平常应该是最好的选择了,我……”
  “够了!”韩子禾打断她想说的话,“我已经不想听你这些理论了,我只想知道,你当初为什么要那么做!”
  “……”韩子麦将刚说到一半儿的话止住,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收起,她直视向韩子禾看过来的眸光,沉默着。
  沉默着,韩子禾紧紧地抿起双唇,倔强的看向她,不肯放松。
  韩子麦的目光从韩子禾的脸上缓缓下移,落到她已经高高挺起的小腹上,半晌才叹问道:“你一定要知道缘由?”
  “我想清楚的看看我自己亲姐姐的面目。”
  “……”韩子麦从韩子禾的目光中看出了认真和坚持,心里晓得她这人的性格,到底没有倔过她去,只能摇头低叹,“也好,说出来也好啊,说出来,我心里也乐得轻松……只是,你……”
  “你放心,今儿你说的话,出得你口进得我耳,一耳朵进一耳朵出,不会说给不应该知道的人听的。”韩子禾是认真保证的。
  韩子麦却像是无所谓一样的轻笑一声:“小妹啊,不是我不相信你,只是这里的人不少,有人就有耳朵,谁能保证只有你一人能听到呢?”
  韩子禾:“……”
  韩子麦说完,却又呵笑起来:“你不用着急,我既然打算说出来,就算是杨准星在这里,我也会说的。”
  笑到这里,她看向韩子禾,脸上渐渐严肃起来:“怀韩品的时候,我恰好正处在事业上升期,当初和杨准星相处也开始有了摩擦,时不时的吵架和猜疑,让我疲惫不已……所以,怀孕初期的反应,也让我当作了身体疲倦和精神压力产生的反应。
  因为压力太大,身心疲倦的我在出差的时候,到酒吧去解忧……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竟然是和一个不认识的男人躺在了一张床上。”
  “你!”韩子禾被韩子麦的话唬了一跳。
  她这幅吃惊得表情,让韩子麦顿时大笑起来:“小妹,我记得你可是留洋归来的人啊!怎么思想观念竟然比我们这些没出过国的人还保守?”
  “……”韩子禾这会儿不太想理她。
  不过,韩子麦也不介意她的反应,继续说着话:“你也不用大惊小怪的,我当时的反应,你都想象不到……当然,我自己也没想到,甚至于至今回想起来,我都想不通我当时怎么会那么冷静。
  我先是检查了自己的衣衫,虽然褶皱不已,扣子也零零落落的散开几颗,可是应该是没有被动过的……而那人的衣衫,也是凌乱却完好的存在。
  紧接着,我到了洗漱间给自己做了检查……基本判断是,我应该没有做出不应有的事情。
  知道这份结论,我便迅速整理好自己的衣衫,将东西都带好,不等那人醒过来就离开了酒店。”
  “所以,孩子是你和杨准星的?”
  “是这样的。”韩子麦点点头,“我当初给他们做过亲子鉴定,这你是知道的。”
  “是,我想起来了。”韩子禾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表情,“我当时看着你将亲子鉴定报告扔到了杨准星脸上,我以为你那是发泄委屈和不满,却不想,你可能是心虚过后的松口气,是对一直以来忐忑的发泄。”
  “……”韩子麦闻言,没有立刻言声,而是无声大笑片刻,才眼眶泛红的看向韩子禾,“你说的言之有理啊!人就是那么奇怪啊!明明心里清楚当初根本没有发生实质性的一步,可心里就是不安。”
  “我不方便对你之前的所作所为进行指摘,我就想问你,你既然知道韩品是你们俩的孩子,为什么还要做出当初那种举动?”
  “我不那么做,我该怎么做?”韩子麦理直气壮地反问,“难道,让我日日夜夜让他在我眼前晃,提醒我当初出现的丑态和忐忑不安?让他提醒我,我曾经差点儿做出有损我高傲的事情来?你知道我的,要真是这么坚持下去,我会疯的!”
  “所以,你就把一个婴儿扔到外面,不管他能不能顺利活下去?”韩子禾有点儿激动了。
  她知道,这种事情以韩子麦的逻辑思维是能做出来的,可是知道不代表理解。
  “这事儿的确是我没道理,你可以以此作为攻讦我的依据……我知道,我的确对不起韩品那孩子。”韩子麦垂下眼眸,轻声道,“就当他不走运,托生到了我肚子里面……错误的时间,让他成为了我和杨准星的孩子,只能说……我们两清了,我做了对不起他的事儿,他也不用偿还生恩了。”
  “呵!呵呵!”韩子禾忽地觉得她坐在这里听韩子麦说话,简直可笑!
  当然,最可笑的,还是韩子麦的理论!
  “所以,他回来之后你也不想要他,不认他、放弃他!”韩子禾点点头,深呼口气,尽量让自己保持和声,“那你现在为什么要来这一趟?纵容你婆婆……”
  话说一半儿,韩子禾忽地点点头,好像想通了什么:“也对,以你的行事风格,让你婆婆自己碰钉子,总好过她纠缠你。”
  “就是这样的!”韩子麦点点头,好像韩子禾话音里指责的对象不是她一样,“你放心,我不会当我婆婆的助攻的!甚至于,我可以当她队伍里的猪队友。”
  “你这玩笑一点儿都不好笑!”
  “我也没有和你开玩笑啊!”韩子麦轻笑道,“小妹,不管我当初和杨准星在一起的原因是什么,我们已经走过这么多岁月啦,孩子也有了俩,眼瞅着杨嘉杨诺也渐渐长大,我和杨准星是肯定要过一辈子的了。所以……我不想节外生枝。”
  “节外生枝?”韩子禾难以置信地看着韩子麦,“三姐,我明白了,你是完全将韩品从你的情感中剥离出去了,他在你心里就不是你生的,而是一个陌生到极致的路人。”
  “我当初怀的孩子,在我心里面,他已经……”韩子麦脸上涌出一丝悲伤,“已经在我和杨准星大闹的时候流掉了,我生出来的,只有杨嘉和杨诺。”
  “你可以自欺欺人,也可以让杨准星陪你一起自欺欺人。”韩子禾失望的点点头,“可是,希望等你们俩耄耋之后,不要感到后悔。”
  “这以后的事儿,又有谁说得清楚呢?”韩子麦不想想那么远。
  “所以……你这次来,是想跟我说什么呢?只是聊闲篇,说说你的情感经历和在孩子这件事儿上的立场吗?”韩子禾端起面前的果汁,打算送客了。
  韩子麦自然看出韩子禾的意思,她也不再多呆,站起身拿起身边儿的小包儿,笑道:“本来我不想一块儿来的,毕竟跟过来肯定是要两面不是人的……不过,因为不久以前接到了这东西,我想了想,还是决定应该交给你。”
  “什么东西?”韩子禾见她说的认真,不禁也端正起态度来。
  “喏,就是这个!”韩子麦没有将东西直接放到韩子禾手上,而是放到她面前的桌面上,“你现在怀着孩子,最好不要直接用手拿。”
  韩子麦说着话,便笑着伸出手,“啪”地一声,将东西放下。
  随着她撤回手之际,韩子禾清楚的看到,她放下的东西……赫然是,vr组织的徽章!
  “你怎么会有这件东西?!”韩子禾登时一惊,猛然抬头看向韩子麦。
  “你果然认识它!”韩子麦挑起眉,看向她,“这东西是一个人过来询问你和你师父情况时落下的。”
  “落下?”韩子禾不相信这么简单。
  “事实上,是我用点儿小手段帮他落下的。”韩子麦摩挲着下巴,冲韩子禾笑道,“就当是我为我青春时的那份悸动做的一点点纪念吧!”
  韩子麦说的小手段,韩子禾心里有数儿。
  在韩家,韩子麦没有继承老辈传下来的功夫,却单独掌握了一手被家族长辈不认可的妙手空空术。
  好在,她这一手,只是偶尔跟人开开无伤大雅的玩笑,从不当真做出那种有损家规的事情。
  只是没想到,她这一次出手,竟然会给她提供这样一条线索。
  “虽然我跟那人装傻了,看上去那人也相信你和你师父很久没有联系、你现在过着特别普通的生活,可实际上,就像我不知道你和你师父的事情一样,我无法肯定对方对你是无害的。”
  韩子麦提着手包走了几步,顿住:“所以……不管你有什么本事,以你现在的肚子,你也使不出来……我建议你,你最近最好保持小心谨慎的状态,别让人钻了空子。
  虽然现在想起你师父,我仍对他有好感,可我也不想这么早就开始怀念你……尽管我知道你对我的厌恶,而我也未见得那么喜欢你,我仍然愿意你在京城里活蹦乱跳的讨厌我。
  就这样,你自己保重吧,我就先告辞啦!什么时候再见,就随缘吧!”
  言罢,韩子麦挥挥手,头也不回地跨出餐厅,走远了。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