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一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后半章还没写完呢,暂且防盗,十分钟之后恢复过来,谢谢。
  ……
  “子禾!你想什么呢!”
  楚铮伸手在媳妇儿肩膀上一拍,就见她当即浑身一颤,显然是叫他给吓到了。
  登时,他赶紧乎撸她额头,安慰:“别怕!别怕!是我!是我!媳妇儿,是我啊!……对不起!对不起!吓到你了!赶紧mōmō,mōmō就不怕了。”
  韩子禾的确是让楚铮吓了一跳,不过她心理素质相当过硬,还真不至于被吓到懵圈。
  她到现在还没反应过来,只是木然的看着楚铮,完全是她的思绪尚且混乱着。
  “想什么呢?嗯?”楚铮很有耐心的将他媳妇儿揽到怀里,低头看着她,也不催促,只是轻轻地在她耳畔小声说道。
  “啊!是你啊!”韩子禾忽地打起一个激灵,这才反应过来。
  她看向楚铮,问道:“你怎么过来了?”
  “我正好来市内办事儿,借机好好儿看看你。”楚铮给媳妇儿端来一杯鲜蔬果汁,关切的问她,“我听你身边儿工作人员说,你三姐来了?是不是她说了什么让你不快的事儿了?你别理她,她那个人你还不清楚?”
  “不是这个原因。”韩子禾摇摇头,冲楚铮伸出手,将手掌展开,露出手心儿的那枚图章。
  “又是他们!”楚铮墨眉一皱,面色有些难看,“媳妇儿,你怎么会有这个东西?”
  “我三姐带来的。”韩子禾叹口气,便一五一十的将韩子麦过来的事儿说了一遍。当然,对于韩子麦那回出差去酒吧的事儿,韩子禾没提及。
  “他们竟然找到她了!”楚铮食指和中指齐齐地扣着桌面,沉默的思考着。
  “我现在关心的是,她会不会有危险?”韩子禾嘴上说讨厌韩子麦,可也不希望这种事儿牵扯到韩子麦身上。
  “你放心,我们会安排人照顾咱家人的。”楚铮想了想,为安媳妇儿的心,这般说道。
  韩子禾摇摇头:“这样听起来是安心了,可想想却不妥……这不是明晃晃告诉他们,咱们猜到了他们的意图?”
  “你放心,不会太明显的,就是就近原则关照一下,不会让人发现不同的。”楚铮解释道,“不管怎么样,在我们能确定他们没把主意打到和你相关的人身上前,就不能放松警惕。”
  “还是会显眼……其实,只要能让他们‘找到’关键人,应该能分散他们注意力的。”韩子禾想了想,摇摇头,不太同意楚铮的意见,反倒提出另一种观点。
  听自己媳妇儿这么说,楚铮勐然明白,她这是有自己的主意了:“你想怎么做?”
  “只要让贾直露上一面,我相信,他们就不会再在我们这些无关人身上làng费时间了。”韩子禾意味深长地笑看向楚铮,红唇轻启间,将听起来很不可思议的事儿,说的轻描淡写之极。
  “道理说得通,可怎么做呢?咱俩都知道,贾直早就被灭掉了,怎么可能再找那么个人?”楚铮觉得自家媳妇儿是想给贾直找个替身,不由说道,“自从知道有这么个人,我们也想找个替身来李代桃僵,可惜,你给的素描像已经落灰了,还是没找到……虽然开始找的时间不长,可是,真想找到长得像、又有能煳弄住人的本事、且业务能力相当强的人,短时间内是肯定没戏的!”
  “谁说要找到真人啦!”韩子禾知道楚铮理解偏了,不由得嗔他一眼,“这种事儿,就和作弊一样,不能拿出实物来,一旦拿出来了,被发现的几率就会飙升。
  同理,你就算是把我师父找到,让他真的代替林清源,被发现他是冒牌货也是早晚的……更何况,匆匆找来的人呢!他们肯定没有我师父对林清源和贾直更了解。
  楚先生,你认为我会想这么简单的招式,等待着让对方一击破解么!你要是真这么想,可就太小看人啦!”
  说到这里,韩子禾之前的无精打采之色尽褪,转而换上了活泼的表情。
  她甚至很淘气的将手在楚大队长的xiōng膛上点了点,毫不客气地把他的xiōng膛当做画布,将她自己的手指当成画笔,在人家xiōng前胡乱地捣乱。
  “坏丫头,不许淘气捉弄人啊!”楚大队长让她这番举动,弄得脸从脖子根儿起就红透了。
  “呵呵。”韩子禾看着楚先生一脸的坚忍,看他那副咬牙切齿却偏偏拿她没辙的样子,不禁笑得肚子直颤。
  “快点儿!说正事儿呢!”楚大队长看着面前的媳妇儿笑得前仰后合的样子,无语地抿着嘴,站起来,走到她身后,将她揽住,免得她笑得太激动,再从凳子上摔到。
  “……好吧。”韩子禾一开始笑起来是有意气人,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自从怀孕之后,她这人的笑点就越来越低,就像现在这般,她自己都不知道在笑什么,就是单纯想笑的样子。
  好在当她脸都快要笑僵了的时候,她大脑终于发来指令,让她一秒收住哈哈大笑之势了。
  “我明白了!”楚铮不等媳妇儿开口,忽然抬手就拍大腿,“我真煳涂啊,怎么就忘了呢!要说了解,此间世界上,还是你这个贾直其人的宿敌最了解他啊!”
  “就是这意思!”韩子禾欣慰的点点头,冲楚铮露出个代表“你终于聪明一回”的赞扬的笑。
  她说:“我知道他惯用的一些手法,也算是上辈子解密出来的吧!……我想,只要你们根据我提供的线索,将这些手法在不同的地方、不同的场景、不经意的显露出来,我想,也许你们会真的钓上大鱼呢!”
  “钓不钓的到大鱼,我现在不关心,只要能让你这边儿的压力减轻,我就放心了!”楚铮最关心的是他媳妇儿和孩子。
  “我这边儿有何压力?”韩子禾是真不理解,“你是说那帮人?”
  “虽然知道他们不太有可能潜入进来,可我还是不免杞人忧天。”楚铮说出自己真实的想法儿,“其实,我能不明白么!那帮人对于你的危险系数,远远低于这回行动中那帮内jiān。”
  “也许是因为,这次行动的目标儿,你是有掌握他们行踪的……至少,行动计划的每一环你都掌控着,但是,对于那帮人,来无影去无踪,你看不到他们、找不到他们的轨迹,所以心里不踏实而已。”韩子禾分析的头头是道,她跟楚铮说道,“估计是这俩小宝宝要出生了,你心里压力不自觉的有点儿大了。”
  说到这里,韩子禾不等楚铮反驳,便问他:“这两天怎么样?是不是很忙?”
  说话间,韩子禾的指尖便落到了楚铮的脸上,心疼道:“我看你怎么憔悴多了?这才两天没见!”
  “没事儿,你不用担心我,这不过是任务需要而已。”楚铮注意到媳妇儿眼底的关切和担忧,欣慰的拉住她的手,放到嘴边儿轻轻一吻。
  他道:“你知道的,我们要准备的事情不少,尤其是我这个担任后勤部总指挥的干部,更要考虑很多。”
  “后勤部就是忙。”韩子禾打趣道。
  楚铮闻言,耸耸肩:“那可不是!像我这样尽职尽责的训练有素的干部,放到哪儿,那都是发动机一样的存在啊!”
  “你就自夸吧!”韩子禾好笑的看楚铮得瑟。
  两口子说笑了一会儿,就听到院子里传来一阵热闹的说笑声。
  不用说,这肯定是韩母带俩孩子回来了。
  “爸爸!”湛湛这几天没看到楚铮,所以对他特别稀罕!
  这不,一进屋,刚和他老妈打声招唿,就惊喜的奔向他老爸的怀抱,连习惯性的和弟弟妹妹问好的举动都扔到一边儿去了。
  “老幺,你过来!”韩母见楚铮主动请缨,要给大家煲汤,便也不和他争,趁俩孩子跑一边儿玩儿的机会,将女儿拉到角落里坐下,问她,“我听说老三来你这儿了?是什么事儿啊!”
  韩子禾无奈地噘起嘴来。
  她就知道,不管是为了她身体和精神状况着想,还是仅仅因为不想背锅的缘故,这里的工作人员肯定会把任何来客都和楚铮以及她妈汇报的。
  “是啊,三姐刚来过啦,说是看看我。”
  “就这么简单?”韩母明显不相信,“你以为我那么好骗?”
  “不然呢!”韩子禾肯定不能和她妈提及韩子麦情感上的事儿,又不能说vr图章的事情,只能隐晦的说出韩子麦在韩品事情上的态度。
  可就是这般,还是让韩母难以接受!
  “这个孽障哟!”韩母拍着大腿,气得身体直颤。
  “您别太生气了,我三姐的态度不已经很明显了?您就不该想太多!”韩子禾劝道,“这件事儿,现在已经不是谁对谁错的事情了,而是,三姐从心理到精神,已经认定她自己的孩子当初没生出来!您这么强求,只能让他们双方都感到痛苦,何苦呢!”
  “这是心理问题!”韩母听得明白,“你说,咱们要不要给她找个”
  *
  他道:“你知道的,我们要准备的事情不少,尤其是我这个担任后勤部总指挥的干部,更要考虑很多。”
  “后勤部就是忙。”韩子禾打趣道。
  楚铮闻言,耸耸肩:“那可不是!像我这样尽职尽责的训练有素的干部,放到哪儿,那都是发动机一样的存在啊!”
  “你就自夸吧!”韩子禾好笑的看楚铮得瑟。
  两口子说笑了一会儿,就听到院子里传来一阵热闹的说笑声。
  不用说,这肯定是韩母带俩孩子回来了。
  “爸爸!”湛湛这几天没看到楚铮,所以对他特别稀罕!
  这不,一进屋,刚和他老妈打声招唿,就惊喜的奔向他老爸的怀抱,连习惯性的和弟弟妹妹问好的举动都扔到一边儿去了。
  “老幺,你过来!”韩母见楚铮主动请缨,要给大家煲汤,便也不和他争,趁俩孩子跑一边儿玩儿的机会,将女儿拉到角落里坐下,问她,“我听说老三来你这儿了?是什么事儿啊!”
  韩子禾无奈地噘起嘴来。
  她就知道,不管是为了她身体和精神状况着想,还是仅仅因为不想背锅的缘故,这里的工作人员肯定会把任何来客都和楚铮以及她妈汇报的。
  “是啊,三姐刚来过啦,说是看看我。”
  “就这么简单?”韩母明显不相信,“你以为我那么好骗?”
  “不然呢!”韩子禾肯定不能和她妈提及韩子麦情感上的事儿,又不能说vr图章的事情,只能隐晦的说出韩子麦在韩品事情上的态度。
  可就是这般,还是让韩母难以接受!
  “这个孽障哟!”韩母拍着大腿,气得身体直颤。
  “您别太生气了,我三姐的态度不已经很明显了?您就不该想太多!”韩子禾劝道,“这件事儿,现在已经不是谁对谁错的事情了,而是,三姐从心理到精神,已经认定她自己的孩子当初没生出来!您这么强求,只能让他们双方都感到痛苦,何苦呢!”
  “这是心理问题!”韩母听得明白,“你说,咱们要不要给她找个”
  他道:“你知道的,我们要准备的事情不少,尤其是我这个担任后勤部总指挥的干部,更要考虑很多。”
  “后勤部就是忙。”韩子禾打趣道。
  楚铮闻言,耸耸肩:“那可不是!像我这样尽职尽责的训练有素的干部,放到哪儿,那都是发动机一样的存在啊!”
  “你就自夸吧!”韩子禾好笑的看楚铮得瑟。
  两口子说笑了一会儿,就听到院子里传来一阵热闹的说笑声。
  不用说,这肯定是韩母带俩孩子回来了。
  “爸爸!”湛湛这几天没看到楚铮,所以对他特别稀罕!
  这不,一进屋,刚和他老妈打声招唿,就惊喜的奔向他老爸的怀抱,连习惯性的和弟弟妹妹问好的举动都扔到一边儿去了。
  “老幺,你过来!”韩母见楚铮主动请缨,要给大家煲汤,便也不和他争,趁俩孩子跑一边儿玩儿的机会,将女儿拉到角落里坐下
未完待续。m阅读。)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