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你说什么?”韩子禾没反应过来,看向生活助理,诧异的问,“你说警察要找我谈话?开玩笑吧!”
  “韩姐,我可没骗您啊!他们正在疗养院的接待处等消息呢!”生活助理很认真的表示她没说谎。天籁小说.23txt.
  “这是怎么回事儿?”韩母正好端着鲜蔬果汁过来,闻声,登时愣住了,“怎么还有警察事儿呢!”
  “让他们进来吧!”韩子禾眼眸一转,登时拿定主意,冲生活助理点点头,让她去回话,把人让进来。
  “等一下!”韩母不等生活助理离开,就将人叫住,转而跟小女儿不停地摇头,“这里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放进来的!我和她出去见他们,看看是怎么回事儿!”
  “还能怎么回事儿?杨家那位出招儿啦!”韩子禾想来想去,自诩为遵纪守法好公民的她,怎么想也想不出警察能找她的理由,这般一琢磨,便将缘由猜到杨家老太太身上了。
  “什么!她真敢!”韩母一听小女儿的分析,登时气得将桌子拍得一颤,“这回看我不把将那老货收拾服了!她简直是欺人太甚啦!”
  说话间,韩母抬腿就要往外走。
  这架势,韩子禾哪敢放人啊!开玩笑,她老妈跟她老爸也学过不少本事,真要动起手来,她老妈几个回合就能把杨家那位老太太给拆散架了!
  “别介!别介啊!您可赶紧回来!”韩子禾现在动作笨拙不少,要真追她老妈,那估计是为难她了,不过,她有帮手啊!
  “湛湛!韩品!赶紧你们姥儿劝住!”
  韩子禾一声令下,韩品和湛湛就跟两颗小炮弹一样,飞一般冲出去,一左一右将韩母拉住,双双抱着她的胳膊,开始撒娇。
  “哎呦诶!我的小祖宗们!赶紧把姥姥我放开!我现在要出去办正事儿!别捣乱啊!”韩母哭笑不得的冲俩小家伙儿令。
  可惜,想必她老人家,俩小家伙儿跟听韩子禾的话。
  就在俩孩子缠住韩母的工夫,韩子禾也走过来,将生活助理和她老妈隔开。
  飞快地冲生活助理使了个眼神儿,韩子禾让俩孩子把她老妈拉到餐厅去。
  “我就知道是你!你这孩子怎么回事儿啊!就不能让我按照心意做一回事儿?啊!感情你有帮手,欺负我没有帮手,是不是?”韩母气糊涂了,说的话也毫无逻辑。
  韩子禾胡乱地点点头,挡住生活助理,方便她赶紧溜。
  她一边应付着她老妈的抱怨,一边儿观察着外面的动静。
  “我才不要去餐厅呢!”韩母走到客厅沙处,坚持坐下来,不走了。
  “妈妈!”湛湛为难的看向韩子禾,韩品也挠着头跟那儿为难。
  “听你们姥姥的!”韩子禾见状,也不好坚持,只能同意。
  “这就对啦!我得在这儿护着你!”韩子禾闻言,也只能点点头,跟她妈招呼道,“您先在这儿坐着,我去换身衣服。”
  “有什么好换的,不都是孕妇装么!我看你这样挺好的。难不成接待他们还需要盛装以待啊!”韩母没好气儿的哼了哼,很幼稚的将头扭到一边儿。
  “我一会儿就回来,很快的!”韩子禾笑了笑,冲俩孩子一使眼色,便往卧室去了。
  两孩子见机,很默契的又开始磨着韩母说笑,登时把韩母逗得板不住脸了,跟着他俩的节奏哈哈大笑起来。
  “这么快就回来了?”韩母的注意力都放到了俩外孙身上,等抬头时才注意到她小闺女换了身儿看上去很正式的套装,从客厅和餐厅中间的小花厅走来。
  “你手里拿着什么呢!”注意到小女儿手里的信封,韩母奇怪道。
  “哦,昨天不是接到我师父的来信么!我当时顺手搁小花厅那儿了,刚才想起来,顺便就拿过来了。”韩子禾无意的将信封放到沙靠墙那边儿的台灯架上,笑道,“等来客走了,我再慢慢儿看。”
  “你师父啊!”韩母想了想,才从记忆力翻出林白衣的容貌图来,“哦,我想起来了,就是那个比你大个还大好几岁的那位先生吧!说来,他比你大了二十来岁,是吧?”
  “是啊。”韩子禾笑着点头道。
  “嗯,当初啊,你那么突兀的说要拜师,可把你老爸给嫉妒的啊!”韩母想起当初那段事儿,不禁笑道,“等他见了人家,和人家过了过招儿,就立刻同意了!我本来还顾忌他岁数儿小了点儿,可你爸说,我生你大哥时也才二十多岁,母子俩相差二十多岁,这岁数差做师徒也可以了。”
  “……”韩子禾听到这里,都替她师父心虚啊!要知道,在她师父的留书中,可也介绍了她的同门师兄呢!那俩人的岁数儿,一位只比她师父小了三岁,一位比她师父小六岁!
  这事儿要是让她老爸老妈知道,她师父的形象肯定要被划为不靠谱儿了!极不靠谱儿呢!
  “不过话说过来,你这个师父也忒不称职啦!这一走就是这么久,也没见他回来!”韩母问,“你师父和你平时还联系么?”
  “他哪有这心思!”韩子禾摇头道,“好久没联系了,这是他这么长时间以来第一回给我消息呢!”
  “哟!那你昨儿还不赶紧打开看看?”韩母皱起眉,冲女儿嗔怪道,“你这孩子也是心大啊!到底是正式的师徒关系,你这做徒弟的,怎么着也该关心关心自己的师父才对!哪有那么不上心的!还得让你师父主动联系你?……你看看你爸爸以前教过的那些学生,他们可从来都是主动上门儿看老师看导师的!”
  “我倒想看他呢!他可让我看呢!”韩子禾被自家老妈这么一说,不免直呼冤枉,“他老人家向来行踪不定,他今儿到了南极,说不定明儿就去了北极!今儿到了非洲草原,明儿说不定就跑沙漠里去了,我上哪儿看他去啊!”
  “那现在联系方式那么多,电话、邮件……什么不能联系啊!”韩母冲小女儿直摇头,“我看你就是不上心!要不然,这么长时间没联系的一封信,你要是放在心上能忘到现在?”
  “这可不怨我,若是要怨的话,就应该怨这俩娃儿!”韩子禾挺起肚子,轻轻拍了拍,“自从有了他俩,我这记性是一天比一天差呢!”
  “嘁!你真有本事儿,把锅都能甩给尚未出生的小宝宝了,出息!”韩母瞥她一眼,嘲讽道。
  “什么甩锅啊!”
  韩母和韩子禾说话间,一个充满笑意的女声从外面传来进来。
  这声音,她们都认得,正是负责她们所住区域的扈护士。
  接下来,客厅的门被敲响了,紧接着,便是扈护士领着韩子禾的生活助理,将三名警察带进来了。
  “韩姐,就是这几位同志要见您。”生活助理介绍道。
  “您好,我姓章,这是我的工作证。”为的章姓警察将证件递给韩子禾看,同时说明来意,“很抱歉,我们这么冒昧的来打扰您,实在是因为有人报警,说您借您爱人是军官的名义,将她孙子扣押在手里。”
  “你说什么!”韩母不等韩子禾说话,先气极了,一拍桌子,就冲警察喊了起来,“什么叫‘扣押’?这词儿是能乱用的!”
  “老太太,您别着急啊!这也不是我们说的,是报案人这么称的,我们也是叙述原话而已,您这么动气就不太有必要了。”章姓警察身后站着一男一女两名年轻的警察,看样子有些稚嫩,应该是刚从警校毕业不久。
  “你们这次来是怎么个意思?”韩母将小女儿一拉,不让她说话,“你们现在也看到了,我女儿现在的身体情况,她可没精力跟你们配合。
  而且,恐怕你们不知道吧?那位报案的老婆子,她口里的‘孙子’已经在两年前,经由他父母同意,将他的抚养权转交给了孩子的大舅舅,我这个女儿是因为在京城居住,方便孩子上学受教育才把孩子接来的。
  这于情于理,你们就算是接案子,也没道理找到我这个待产的女儿头上。”
  “大娘,您别生气,这不是情况人家警察同志不知道么!”扈护士一开始没有插话,等韩母将想说的话都说清楚了,她才笑吟吟的打和道,“您放心,咱们这里是军区医院,直接受军区管理,肯定不会让咱们的军嫂受委屈的……只不过,咱们做军属的,包容性要强,不管人家警察同志怎么做,咱们能配合的还是要配合,一起维护军队军人形象,也是咱们的义务不是?”
  这话说的,软硬兼施。
  听上去是劝韩母配合,可她句句不离军区、军队、军嫂、军人、同志的,分明是警告章姓警察等人注意分寸。
  章姓警察闻言,眼眸一闪,脸上的表情却不变,笑呵呵的跟韩母道歉:“您别急,是我们在叙述方面,没有注意,把报案人的原话不经修改就说了出来,让您生气了,很抱歉。
  不过,您说的这情况,我们之前不了解,所以才要过来调查,您放心,这事儿要是属实的话,我们的确不会再来打扰这位女士的。”
  “您会去调查之后,是不是还要和报案人联系呢?”韩子禾笑眯眯地问。
  “这是当然。”章姓警察点头,“我们需要核实情况,还得给报案人回复呢!”
  “那好,等您回复她的时候,请务必告诉她,这种她不占理的事儿,要是想折腾折腾,她应该去法院提起诉讼,说不定还能嚼嚼舌头,您说报警……这妥妥没戏的事儿还做,那不成了刁民不是!”
  “……”章姓警察脸上的笑差点儿没保持住,只能干笑着,不应声。
  “小朋友,你找的是这个么?”
  韩子禾说话的时候,湛湛正好注意到他妈妈和他姥姥刚才谈及的信封,他分明只是将信封拿起来端详端详,也不知怎么的,信封竟然从他手里滑出去了!还正好儿滑落到了说话的老头儿身边儿的警察姐姐脚底下。
  “嗯!”弯腰想不引人注意的溜过去捡信封的湛湛,突然被一声招呼,登时一惊,等注意到大家的注意力只是在他身上集中了一下便分散开,才狠狠地松了口气。
  他羞赧地匆匆抬头看了警察姐姐一眼,便面红耳赤地将信封结果,把脑袋最大限度的底下,快步跑了回去,蹲到沙后面去了——忒丢人啊!
  “你拿这个干什么,赶紧放回去吧!”在韩子禾和章姓口中的当事人韩品,目光在章姓警察身后的两个小警察身上转了一转后,便将信封从湛湛手里抽走,放到了客厅通向院子的门旁的窗台上。
  小家伙儿放好信封走回来,坚定的站到韩子禾和章姓警察的中间,认真地冲章姓警察鞠了一躬,礼貌又客气:“警察叔叔您好,您的来意我听明白了,我记得,法律上关于当事孩子的归属,还要考虑孩子的意见,是不是?
  我现在已经十二岁了,念小学三年级,这岁数儿读这样的年级,已经说明了杨家对我的监护失当,我有理由也有权利选择真心关爱我的监护人,所以,请您回去吧,以后也不要打扰我们了。
  也请劳烦您对跟您报案的杨家人转述我的态度,假若杨家人仍然想闹到法庭的话,我会出庭表明态度。不过,我想,他们应该不想和我对簿公堂,毕竟我被过继之前的遭遇,他们应该是想忘记的。”
  “……”章姓警察也好,扈护士也好,这屋里的工作人员,甚至于韩子禾、韩母,也让韩品的表现惊呆了。
  章姓警察没想到,他竟然从一个小孩子嘴里听到了这么成熟的话,听到这么不像孩子说的话,话中分明有威胁之意!
  话说,他的侄孙子还比这孩子大一岁呢,可说话做事仍然一团孩子气呢!
  想到这里,章姓警察的经验让他猜出了韩品曾经的大概遭遇。
  ……
  “好啦,客人终于走了!”韩母见章姓警察带着助手走出院子,回屋后冲女儿大舒了口气,挥挥手道,“你也累了,赶紧的,我陪你回房,你赶紧休息休息……对啦,那信别忘拿回你屋里去啊!省得回来你又找不到了!……湛湛,您赶紧把信给你妈妈拿过来!”
  “好哒!……哇啊!信哪里去啦!”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