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今天没有写完,暂且防盗一下,半小时之后更改过来,请见谅。 w?w?w?.?
  ……
  “呃……”楚铮没想到他媳妇儿一开口,就戳穿了他的安排,不由得挠头开始装傻。
  “好啦!你不用这样的!我又不是和你算账,你无需这么紧张啊。”韩子禾好笑的看他一眼,捋捋头发,移开了视线。
  “……”楚铮见他媳妇儿没有追究之意,便笑呵呵的凑过去,说起了这两天的心得。
  “媳妇儿,你之前的主意还挺管用的,至少我们的人已经追踪到vr组织的总部了。”楚铮说起这事儿时,脸上的亢奋简直是溢于言表。
  “这么有效率?”韩子禾闻声,吃了一惊。
  这速度,已经远远超出她的预想了。
  “看来,他们是急了啊!”韩子禾mō着脸颊若有所思的说道,“他们这么迫不及待的要找到贾直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不知道呢!不过,我也有个猜测,至于答案到底是什么,还得接下来看。”楚铮mō了mō媳妇儿的肚子,和俩宝宝打了声招唿。
  “能说不?”韩子禾等他和孩子交流了一会儿,才开口问他。
  “听说,最近他们有计划想要转型,以方便他们敛财。”楚铮点点头,小声道,“你也知道,这世界上赚钱快利润丰厚的,也就那几样儿。”
  “看来黑市又有的热闹了。”韩子禾随便的点点头,应和道。
  “可不是么!”楚铮也跟着她点头道,“不过,我有种感觉,他们似乎不仅仅是想发财,似乎,想要的更多。”
  “你是指?”
  “我们的人通过某一些渠道得知,他们似乎在大洋的另一端,用可以和m国媲美的军用大型装备装备了近二百座岛屿。”
  “近二百座岛屿!”韩子禾倒吸了口冷气,“这么多!”
  “有大有小,也有充数儿的。”楚铮mōmō他媳妇儿的手,“不过,因为他们采用海陆空防御,我们的人手上没有被认可的卫星磁卡,所以暂时没办法靠近那里。”
  “当然,负责人已经准备让人想办法混进去了,相信不久以后,我们就会有办法接近他们了。”楚铮这般说道。
  “我记得,我们当初打算接触、且解决掉vr组织,是因为他们不知疲倦的想渗入到我们的国家捣乱,并且,妄图对我们的保密项目进行解密……我们很多的国际行动,遭受到他们的阻拦……那种损人不利己、完全是出于高兴的动作,让上面儿决定进行铲除,也正是那个决定才让我们发现,vr根本不像他们表现出来的那么简单。”韩子禾看向一旁的楚铮,轻声说道。
  楚铮知道他媳妇儿这番话的意思:“媳妇儿,我们对付他们,也不是出于公义心,你知道,这国际间的事,若说是完全处于公义,那真就是个笑话儿!……可是,我们却不能无视它,因为我们曾经从一位奄奄一息的特战人员口中得知,他们致力于适合各人种、各地域的生物武器的研制……我们甚至有同志被他们注入了实验产品。”
  楚铮低声说着,声音里带着说不出的情绪,低沉、沉重、甚至,有难以掩饰的伤痛。
  韩子禾听了,眸光中也闪过一抹痛,楚铮的话似乎勾起了她曾经的记忆。
  “好吧,你和我说这么多,又是在打预防针么?”韩子禾稳了稳自己的心绪情绪,这才无奈地看向楚铮,问他,“看来,你不久以后的任务,是要执行很久了。”
  韩子禾虽然是问话,可是用的却是肯定的语气。
  她说是这么说,可她内心深处,其实是希望楚铮笑着说“不需要那么久”的。
  可惜,这回楚铮眼中只闪过“抱歉”俩字。
  “要不人家都说男人的话不能信呢!之前说的那么好,可等到眼么前一瞧呢!呵呵。”韩子禾抚mō着肚子,哼声说。
  她的声音也是极小的,可是语气却是婉转萦绕一般,尤其是最后那一声“呵呵”,充分向楚铮显示了什么叫“单音节甩出嘲讽最大值”。
  “……”楚铮mōmō下巴,干笑。
  这事儿也不能怨他啊,本来上面儿和他说好的,他在特战队做的最后一次外出任务,也就是到军校扮演教官,帮出任务的队员和间谍接触,就这么简单……可惜,谁想到,上面儿竟然临时改计划!
  身为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啊!
  更何况,他内心里还有向上再升几步的计划,更不可能轻易跟领导说不了。
  “你看我做什么?”韩子禾嗔了冲她使劲儿傻笑的楚铮一眼,“我知道你的想法儿,也不会阻拦你!”
  尽管心里不怎么痛快,可曾经也是军人的韩子禾,根本做不出和楚铮撒泼不让他去的事情来。
  于是,两口子的谈话,就在这里卡了一会儿壳。
  好在两口子心里还是有默契的,以至于,哪怕是彼此之间没有交流只是沉默了,气氛也不显得尴尬。
  “对啦,媳妇儿,那仨人我们已经跟进了……不过,根据队员们反映的情况来看,那位章姓警察应该没有什么问题。”沉默了好一会儿,楚铮开始没话找话起来。
  “反正线索有了,你们自己看着办就好。”韩子禾回答的兴味缺缺,看不出一点儿兴致来。
  “不过,从现在接触的情况来看,很可能又钓到一条我们没有发现的大鱼……当然,这事儿恐怕就要交给国安他们的人来处理了。”楚铮见自己媳妇儿没有像平时那样接话,便再接再厉,又说道。
  “哦。”这回,韩子禾的反应更直接了,就给了那么简简单单的一个鼻音。
  楚铮闻言,不由得有点儿不知所措。
  他干咳两声,双手在衬衫上轻轻地抓了抓,坐立不安地看向韩子禾,时不时地偷偷打量她,那样子,跟犯了错的小孩子一样。
  “你这是干什么!”韩子禾见他这样,心里那股说不出的难受滋味渐渐散去,反倒有些心疼他了。
  她扭扭身子,将坐姿换了换,轻抿着双唇,看向楚铮:“你不用这么小心翼翼,又不是做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儿?你接任务,为国做事儿,是光荣的,是英雄,不需要这样做小伏低的跟我赔笑,我又不是那种无理取闹的人,就是心里有点儿小别扭,你不用管我,一会儿就好了。”
  “怎么可能不管呢?”楚铮听他媳妇儿这么说,心里更难受了。
  他爬到床上,和他媳妇儿肩并肩坐到一起,将她揽入怀中,另一只手轻轻放在她的小腹上,缓缓地摩挲着:“咱俩在一起那么久,一直以来你都那么支持我的工作,从来没有怨言……就是生湛湛的时候,也是你自己支撑着……而我这个做丈夫的,却是等孩子快过满月了才赶回来。
  和我在一起工作的战友,只要是结婚的,就几乎没有谁媳妇儿不因为我们工作的特殊争吵过,就算是何净和老郑那一对儿,在他们家睿睿小时候,也是没少爆发这种矛盾,也就是孩子大了,他们之间才不再因为这种事情闹别扭。
  可是,只有你,从来不会因为我出任务而吵闹……我知道,你怎么可能会不担心我不惦记我呢!不过是为了安我的心,让我踏踏实实出任务罢了!”
  楚铮说到这里,轻轻地叹口气:“这回怀孩子,你跟我吃了不少苦头,先是我出任务昏迷,让你挺着肚子,无微不至的照顾我……紧接着,又是韩苗这事儿,为我们出力……到现在,孩子快出生了,却又不得不到疗养院来栖身,我……”
  “我不高兴的原因不是这个!”韩子禾听楚铮一句一句地讲着,实在忍不住,开口插话道,“你以为,我怀孕啦,智商偶尔不如以前,我就是傻瓜啦!你以为我听不出来啊!……孩子的预产期很快既要到了,你要不是对出任务的时间没把握,能现在和我说这事儿?”
  说到这里,韩子禾气愤的朝楚铮的大腿拧去,直到听到身边儿这人发出一阵酸爽的痛唿,这才出了口气:“可见,上面儿的人没给你准话,估计是等时机,等到时机一到,说不定立刻就要出发了,到那时,谁管孩子出没出生呢!”
  “……”楚铮没想到他媳妇儿一开口就说准了他开口提出任务的原因,不禁一时难以接话。
  “哼!你也不用拿话把我捧的高高的,我也没有你话里说的那么好!”韩子禾对于楚铮的夸赞,不准备领情:“你没瞧见我以前都对你出任务的事情不闻不问么!我那是耳不闻心不乱!像这回,知道跟vr组织有关,我心里能踏实,那才叫奇怪呢!”
  “……”以前不告诉你,不是因为纪律缘故么!保密条例不是开玩笑的好么!楚铮心里瞧瞧腹诽着,不过没敢说出来。
  “这回,我其实也不想告诉你的,可是因为韩苗的事儿,你有出力,这期间,追踪vr组织的事儿,还和你师父有关系……所以,上面儿也没有强调不能跟你吐露半分,我这才多嘴的。”楚铮干巴巴的开口解释。
  “笨蛋!”韩子禾见他这副憨样儿,气笑不得的一巴掌拍到他肩膀上,“我是因为你跟我说出任务的事儿不高兴么!”
  “what???”楚大队长的脑子里,大概浮现出了一副地球网络同款的黑人问号儿的画面,“……”
  女人的心思你真别猜,猜来猜去是越猜越不痛快!
  楚铮这会儿,当真是绞尽脑汁也想不出他怎么惹媳妇儿不高兴了?
  连番两次否决他的自我检讨,这简直是让他mō不着头脑。
  可怜兮兮地瞅瞅他媳妇儿,楚大队长就差对指尖儿卖萌卖可怜了。
  “我刚才不高兴是因为……”韩子禾气势汹汹地开口了,可是话到一半儿……管记忆的区域重启了。
  “嗯?是什么?”楚铮一副“我是好学生,你说我就改”的模样,眼巴巴儿的紧盯住韩子禾,等她开口。
  可惜,韩子禾脑子有点儿发懵:“是因为……因为……”
  “因为什么啊?你尽管说就是,说出来我就改!”楚大队长信誓旦旦地拍拍xiōng脯儿地说,“不用不好意思!真哒!”
  “因为什么我怎么知道!”韩子禾苦思冥想好半天,也想不起来刚才为啥不高兴了,加之楚铮在一旁不停的催促,以至于她面子挂不住,翻脸吼道,“想不起来了,不行啊!”
  “行!当然行啊!这怎么能不行!”楚大队长让他媳妇儿一喷,登时缩缩脖子,忙不迭的点头。
  此时此刻,他心里的小人儿也跟着缩脖子mō额头,不禁感叹他媳妇儿恼羞成怒得样子,就是这么霸气!
  ……
  “韩品小表哥,你已经睡了么?”辗转反侧的湛湛躺在床上,折腾好半天,实在没忍住,半撑起身子,看向身侧的韩品,小声的在他耳畔问道。
  “没睡着。”韩品闻声,扭过身看向他,“你不睡觉,想什么呢!”
  “我……”湛湛刚要开口,便又合上嘴,看上去有点儿不好意思。
  “有事儿你就说,没事儿你睡觉。”韩品对这小家伙儿的好奇心是有数儿的,只不过他不准备迁就湛湛这小东西的好奇心。
  “老妈之前把你叫到屋子里,和你说什么啦?”湛湛稍微难为情一会儿,便做好心理建设开口道。
  “你想知道?”韩品打趣地看向他,直到湛湛乖乖地点点头,他才坏笑着冲他挤挤眼,告诉他,“才不告诉你呢!”
  “!!!”湛湛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小表哥,总感觉他小表哥好像解封了什么天性一样。
  好半天,小家伙儿才意识到他小表哥说了什么,登时低声惊叫:“小表哥,你竟然会残忍地拒绝我!”
  “乖!冷静点儿!!”韩品一副“你不用这么大声,我都能听到”的宠溺表情,拍拍湛湛的小脑袋,“你听的没错,我刚刚的确是认真的拒绝你了,不用怀疑的!”
未完待续。m阅读。)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