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20章连读 添加书签

上一页(快捷键:↑) 下一页(快捷键:↓) 上一章(快捷键←) 下一章(快捷键→)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两章合一章啦)
  《军嫂重生记》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两章合一章啦)
  欺人太甚?
  到底是谁欺人太甚?
  韩子禾面对着顾盼质问的目光,毫不客气的回瞪回去。
  她一般不冲旁人露出气势,便是对楚铮,也是在和楚母撕破脸的时候,和楚铮闹过。
  所以,当韩子禾将她上辈子在战场上厮杀的气势,放出了十分之一还不到的时候,顾盼就坚持不住了。
  “既然弟妹什么都明白,看来我是枉做好人啦!”顾盼心慌的难受,她也顾不得丈夫杨科叮嘱过的话和安排好的剧本了,匆匆的站起身,面色不善的就要告辞。
  当然,她到底没忘最后提醒韩子禾一句:“弟妹不在军属大院儿,消息应该不像以前那么灵通……虽然弟妹不灵我的好意,可我也不能对你避而不言。
  这么说吧,人家颜少将给楚大校安排的任务,可以说是杀机重重,就不知道楚大校到底有多大本事能够度过这关了!
  哦,还有一件事儿,弟妹你可能不知道……楚大校要闯的那关,可是之前已经有很多精英战士折戟其中了……而那其中,就有和b市军区特战大队并肩的兄弟部队的王牌队员呢!啧啧啧,真希望楚大校能凯旋呢!”
  “那就借您吉言。”韩子禾脸色未变,轻笑着“领情感谢”道。
  顾盼:“……”
  她就真没见过这样的人!
  已经无话可说、也不想再说什么的顾盼,哼笑一声,摆摆手,算是正式跟韩子禾告辞了。
  ……
  “、老郑、郑政委!我想和您打听个事儿,您同意吗?”
  接到韩子禾的电话时,就是一个激灵。
  虽然韩子禾从未在他面前露出彪悍的面目,可不知怎地,其实发自内心的对她有点儿怵。
  “嫂、嫂子,有事儿您就说……要是需要我叫老楚,我这就把他给您叫过来!”干巴巴地说道。
  “呵呵,老郑,您说我要是找我们家老楚的话,还用给您打电话儿?只要他不执行特别任务,我联系上他可不是难事儿吧?”
  因为大家都是老朋友了,所以韩子禾和说话,也随意许多。
  要是此时接电话的是陈铎,韩子禾就会含蓄许多……当然,韩子禾也不会轻易把电话打到陈铎那里。
  “嫂子,您有话直说吧!只要不事关机密,我肯定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忍着身上起的那些鸡皮疙瘩,苦笑道。
  “那好,我问你……”
  ……
  “老楚!老楚!你快过来!”在楚铮他们家门口儿堵他呢。
  一见到楚铮的身影,他便小声的招呼道。
  “嗬!你吓我一大跳呢!干什么啊!”楚铮辛苦劳累一整天,正疲惫的很呢,就见在夜色中跟做贼一样,轻手轻脚的冲他挥手,登时不知该作何表情了。
  “进来吧!”将门打开,楚铮做出一个“邀请”的手势。
  “……”张了张嘴,看向楚铮的目光里充满了同情。
  “靠!你这是什么表情啊!”楚铮让他这种莫名其妙的眼神儿看的一哆嗦,好家伙,这有点儿吓人啊!
  “老楚啊!”又动了动嘴唇,挣扎半天,左右环顾一番,迈步进了院子,“进屋和你说去!”
  “你这是搞什么!”看看的背影,楚铮摇头晃脑地将院门关上,一头雾水的嘀咕起来,“简直让人看不懂啊!”
  ……
  “说吧,这么老晚的跟这儿等我,想干什么啊?有什么不能在办公室说的?”楚铮端过来两杯茶,将其中一杯推给,这才将整个儿人扔到沙发上,舒坦地眯起眼,舒口气,“这一天,可把我折腾狠狠地啊!”
  “你去训练了?”打量着楚铮脸上的疲色,皱起眉来,“虽然说,临阵磨枪不快也光,可是,我认为,你现在应该更多的考虑一下战术方面的安排。”
  楚铮点点头。
  问他:“试验的时间安排好啦?”
  楚铮道:“就是后儿。”
  “我安排咱们的队员陪你一起闯!”又出主意,“毕竟都是老搭档啦,合作的默契还是有的。”
  “他们不会放的!”楚铮摇摇头,没有接纳的好意。
  “怎么会不同意?!”又要暴躁,“这种战术安排,怎么就不能啦!毕竟,目的是解决设备问题!算啦!我也不和你嚷,明儿我跟严政委罗主任说去!”
  “今天老陈也说了这意思,想安排人和我一起闯,我当时没同意。”楚铮叹口气道。
  “你是不是傻?!”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才好了,“这种时候是你成个人英雄主义的时候?”
  “谁逞个人英雄主义啦!”楚铮哭笑不得,“我这是避免更大的损失好不好!这回你还没看出来么?他们分明是有所戒备,想趁机斩掉咱们行动的臂膀!难道你想让我明知道是陷阱,还带着你们一起跳?!要真是出现人员方面的损伤的话,行动的时候谁去?!”
  “那你就不想想你自己的个人安危?”也知道楚铮言之有理,可是,就让他那么眼睁睁看着这位老伙计跳坑,他心里就十分抗拒。
  “个人安危在行动使命上,算得了什么?”楚铮笑得有些不太在乎,“而且,我不认为我就一定会输给一群机器!”
  “我看你还是多想想为妙!”见劝不过楚铮,只能叹气了。
  “好啦!不要这样子啊!”楚铮注意到脸上的担忧和失落,反倒拍拍他的肩旁,劝道,“咱们俩合作这么久了,你又不是第一回眼见我‘明知山有虎,偏上虎山行’啊!哪一回咱们出任务不是枪林弹雨、暗礁险滩?按说,你应该适应了!”
  “那不一样!”不高兴的看向他,道,“这是你在咱们自己的地盘儿历险,还是和咱们穿一样的军装的人把你推进坑里的!”
  “怎么会不一样?咱们不一样都是和敌人周旋战斗的么?”楚铮却是心很宽地笑了笑,“我们的使命和任务不会因为战斗地点和敌人身份的不同而不同。”
  “算啦!说不过你!”沉默片刻,叹口气。
  “知道我能说就好!”楚铮笑呵呵地,冲道,“倒是你,嘴皮子得练练!你可是政委诶!是做思想和政治工作的!”
  说到这儿,楚铮想起他好像给忘了问过来的目的了,便将话题一转,询问起来。
  “呵呵。”经楚铮这么一提醒,也想起让他给抛到一边儿的茬儿了。
  想起电话那端韩子禾的话,以拳抵口,干咳两声,一脸坏笑的冲楚铮挤眼睛。
  “靠!你小子,没事儿吧?该不是看片儿看太多了?”楚铮让莫名其妙的举动吓了一跳,“好家伙,告诉你啊!老子和你可不情投意合,你要没事儿赶紧出去啊!”
  “咳咳咳咳咳!……说什么呢你!”没想到楚大队长竟然能说出这种让他“惊心动魄”的话,还一本正经的说!顿时,一张脸从脖子红到了脑袋顶儿!要是拿放大镜观察他,很可能看到他脑袋顶儿滋滋冒水气……于是,恼羞成怒也不过这般的郑政委,出拳了。
  “你可想好啦!我可不让着你!”楚铮哪里可能让他打到?长拳一包,将的铁拳握住,认真的皱眉告诉他,“我可会认真的!”
  想爆粗口!
  “告诉你一个可喜可贺的消息!”想来想去到底收手的郑政委,却不打算让眼前这装傻充愣的大尾巴狼好受,便露出一抹看热闹的嘲笑,“你媳妇儿我嫂子,从顾盼嘴里知道了你的试验任务呢!”
  “……”楚大队长瞬间便达成了石化!
  咳咳,接下来,的会心一击,让已经石化的楚大队长瞬间碎成渣渣!
  “嫂子让我祝你通关顺利!”
  “这话我媳妇儿可以对我说啊!怎么可能需要你来带话!”楚大队长脑子一懵,他心里知道这风格很他媳妇儿,但是嘴上却不承认。
  “信不信的,我把话带到了,你自己好好想想怎么攻克嫂夫人的不满吧!”属于扔了炸弹就跑的,这不,冲楚铮扔出一只规模效果堪比核弹的炸弹,抬脚便跑了。
  ……
  “喂?媳妇儿?”
  楚大队长辗转反侧了一整晚,等到天蒙蒙亮时,实在憋不住的他,终于拨通了韩子禾的电话。
  一开口,便是小心翼翼的试探。
  “这么早来电话?有事儿?”韩子禾迷迷糊糊的声音从电话那边儿传来,听起来,好像是刚睡醒的样子。
  “媳妇儿?我没打扰到你吧?”楚铮心里的情绪此起彼伏,十分忐忑,生怕他媳妇儿一把把电话给挂了。
  “你说呢!”韩子禾躺在床上,胡乱地挠挠头,非常使劲儿的努力半天,终于将一只眼睛睁开,虽然她那只眼睛只睁开了一条缝儿。
  “呵呵,媳妇儿,要不你再睡个回笼觉?”楚大队长被他媳妇儿的直率弄了一脸尴尬,只能挠挠脸颊,给自己已经碎成渣渣的面子修补修补。
  “不睡了!”韩子禾坐起身,呆愣愣地隔着窗帘看向窗外发了会儿呆,意识才渐渐回笼了。
  揉揉脸,让自己清醒下来,她打了个哈欠,随口问道:“说吧,楚大队长,这么早来电话,是不是有什么心虚的事儿没有如实汇报,所以忐忑难安,枯等了一宿,这才眼巴巴儿的等到天一亮就打电话来啊?”
  “呵呵。”条件反射要说“不”的楚大队长,及时反应过来,赶紧用干笑来掩饰心虚。
  “很好笑?”韩子禾这脑子一清醒,就小嘴儿不饶人地“算起账”来。
  “没!不、不好笑!”楚大队长让他媳妇儿的态度吓得,话都说不利索。
  “呵呵。”韩子禾回了他一个呵笑。
  楚大队长自觉让媳妇儿看穿了,只能忍着被吓出来的口干舌燥,乖乖地交代。
  “所以说,你这还是让这一波儿的桃花运给坑了?”韩子禾等楚铮一说完,便嗤笑起来。
  “……”楚大队长硬着头皮说了那么一大通,本来就有点儿力不从心要虚脱了,还被自家媳妇儿这么取笑,登时郁闷的叫唤起来,“媳妇儿,再说一遍!再说一遍!这不是什么桃花运啊!你看不出来这里面儿有问题么!”
  “是有问题。”韩子禾拿着手机点点头。
  这话,只让楚铮感到欣慰了一小会儿,便又让他感受一回啥叫加强版的会心一击。
  韩子禾是这样说的:“只不过,设计你的方法那么多,人家偏偏用桃花运这种招数来坑你,可见你沾花惹草的体质有多明显了!”
  这都哪里对哪里啊?!楚大队长非常委屈地瘪瘪嘴,他可是有苦难言哇!
  “媳妇儿?老郑跟你老实交代了吧?”楚大队长虽然不愿意媳妇儿怀着孩子那么辛苦还为他担心,可等他媳妇儿不理睬他这一茬儿时,他就有点儿别扭了。
  “人家是政委,有什么好和我交代的?你以为我和你一样,那么大脸啊!”韩子禾没好气儿的反问过去。
  “……”楚大队长现在是一点儿都不敢招惹媳妇儿啊,因为快到预产期啦,他媳妇儿的性子愈发喜怒无常起来,他可不敢在言语上和她短兵相接。
  于是,不想惹媳妇儿生气的楚铮,赶紧改口道:“我是说,媳妇儿,你是不是已经知道我明天的任务了?”
  “是啊!怎么啦?”韩子禾回答的那叫一个痛快又轻松啊!
  她这么轻松的语气,都让楚铮产生一种“这种任务小菜一碟儿”的错觉了。
  “呃……没、没事儿!”楚大队长都不知道该怎么接他媳妇儿的话才好,他总不能还特意提醒他媳妇儿,他这次的任务难度系数很高吧?
  再说了,他就算是说了,以他媳妇儿现在的精力和身心,除却替他担心,也不能做其他,何必让她牵肠挂肚地,惹得她肚子里俩孩子也不得安生呢!
  想到这里,楚大队长幽怨地噘起嘴,哼两声,算作撒撒娇,又开始了每天一回的细心叮嘱惯例。
  ……
  放下电话,韩子禾得意的冲手机傲娇的哼了一声,拍拍手,轻柔地mō了mō小腹,既像自言自语,又像和俩孩子说话一般:“宝贝们,咱们要干活啦!”

更多爽文-尽在魔书网

阅读设置